英国大选|英国出现悬浮议会,脱欧“共识”会扭转吗?

殷之光

2017-06-09 2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经过连夜的分选区开票,北京时间今天中午,英国大选结果出炉。令人意外的是,执政的保守党在各大选区连连败退,最终拿下318个席位,成为第一大党,然而并没有达到单独执政的326个多数党席位,工党一路逆袭,拿下了261个席位。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党派能够在议会内取得绝对多数,这将形成英国史上第五个悬浮议会。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有意与北爱的民主统一党组成联合政府,这一局面对“脱欧”谈判也会产生影响。
4月18日突然宣布进行大选的特雷莎·梅应该不会想到,今天结束的选举竟然是这个结果。在4月份梅姨信心满满宣布大选的时候,民调结果还显示保守党将会有20%多的绝对优势。一心想要装扮成退欧大潮中英国利益的铁血守护人的梅姨当时还指望,自己可以通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选,一举摧毁工党,吃掉英国独立党的选票,重新巩固保守党在2015年竞选中得来的多数席位。并且,还可以来一场议会大换血,以便她顺利上演“强硬脱欧”的“世纪大戏”。当时的梅姨,在各种场合的演说中都反复强调,英国退欧是众望所归,退得好退不好,那是要影响英国国运的千年大事。而在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能担当如此历史大任的领袖舍我其谁!
可惜,梅姨脑补的辉煌时刻却被那个“还生活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科尔宾一举打破。梅姨用自己的政治生命和英国的国运给我们上了一堂反面教育课。一场本来不应该有的大选结果揭晓。保守党用2016年的退欧公投和2017年的大选,把自己2015年好不容易拿到的议会多数席位丢掉了。2017年大选,打碎了梅姨的铁血梦,将英国再次送入了一个“悬浮议会”(hung parliament)的僵局。
而且,相比2010年卡梅伦选举时出现的“悬浮议会”情况,此次梅姨所面对的问题更加窘迫。坚持以硬退欧为唯一大事的保守党梅姨政府,在选举之前保守党占多数的议会里便已经面临着重重阻力。除了希望推行“软退欧”的工党之外,之前曾与卡梅伦的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自由民主党则是坚定的留欧支持者。事实上,在竞选期间,自由民主党便已经暗示,希望与工党组织联合政府,抵挡梅姨的保守党。至于此次排名第三的苏格兰民族党则更是要以苏格兰独立来回应英国退欧的决定。
然而,强硬的梅姨仍然表示,尽管保守党输掉了来之不易的议会多数席位,但由于在这种退欧的生死存亡动荡时刻,国家需要稳定,所以自己坚决不辞职。这未免不让人心生疑惑,早知道要稳定,何苦当初临时宣布大选?可以说,这场选举,梅姨不仅仅压上了自己全部的政治生命,还把自己的政党乃至全体英国民众,都一同绑架到了这条本来就千疮百孔的退欧小船上。这场原本在梅姨脑补中,可以成为成就自己跃升为新世纪英国政治铁娘子美梦的选举,彻彻底底成为了一场精英政客以个人利益绑架民众与国家前途的闹剧。
可以说,从退欧公投时显现的民众之间的分裂,到今天这场本不应该举行的大选,英国社会从上至下,从政党到民众的撕裂,都彻底成为了英国政治的常态。按照目前的局面,梅姨的保守党甚至可能无法成功组成联合政府,更无法推行她反复强调的“硬退欧”路线。而受到广大愿意留欧的年轻选民支持的科尔宾,很可能带领工党与其他小党派一起,组成少数派联合政府。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么之前在多方宣传中被描绘成英国世纪大事的退欧,则前途未卜。换句话说,从2015年到2017年,围绕英国社会的头等大事——退欧,闹了半天很可能只是毫无结果的瞎忙一场。而对广大英国民众以及在英国生活工作的欧盟公民与移民来说,这短短两年中的闹腾,不但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由英镑贬值而带来的生活成本急速提高,其中甚至有不少人还因为对未来强烈的不安而彻底失去了工作。
从本世纪初工党的布莱尔政府开始,英国政治的精英化色彩便愈发严重。与之相呼应的,是在普通选民中间对国家前途的迷惘,以及对现有政治体系越来越强的怀疑色彩。然而,就像是2016年美国大选时,特朗普以“让美利坚强大起来”的口号获得了胜利。英国的退欧也建立在一个对恢复大英荣光的想象基础上。
从21世纪初布莱尔的工党政府开始,英国经济发展速度便每况日下。与之相比,房地产与房租价格却连年成倍上涨。而在这一过程中,伦敦的生活成本则更是增长迅速。除了越来越多的英国人由于巨大的生活成本压力而搬出伦敦之外,新一代的年轻人还面临着就业市场不景气,以及住房成本急剧提高的严重问题。此外,让战后英国人引以为豪的全民医保与低廉的大学学费,也随着布莱尔政府推进私有化改革而显得岌岌可危。到了布朗政府时期,大学学费上涨。而到了2010年联合政府执政时,原本以维护大学生与高校知识分子选民利益为基础入阁的自由民主党,却在上台之后不久又再次拿学费开刀。目前英国一般大学本科生的学费已经达到了每年9000英镑以上。这还不包括大学期间高昂的住宿与生活费用。这些除了成为广大英国年轻人在步入社会之前便开始承担的负债之外,不少也转嫁到了他们的父母头上。在这次竞选中,特雷莎·梅还在竞选纲领中,进一步将脑筋动到了免费的国家基础义务教育上。一方面提出取消普通中小学免费午餐供应,另一方面还试图重新复兴精英式的“文法学校”。这一系列政策,无疑令不少年轻父母倍感失望。
国家医疗保险是之前在退欧宣传期间讨论最为热烈的另一个话题。退欧派的假设是,一旦退欧,多出来的欧盟会费就能用在现在已经入不敷出的国家医保体系里。然而,就在公投结束当天,这个保证就被收回。同时,在此次大选纲领里,保守党并没有从实质上提出任何改进国家医保体系的政策。相反,却一再强调只有选择了保守党的梅政府,英国人才能获得“最好的条件”(best deal),措辞造句,跟特朗普如出一炉。难怪在听到了这个政纲之后,BBC用了“最高领袖”(supreme leader)来形容满口空话的特雷莎·梅。
在2015年大选时,退欧被卡梅伦当做一个打击工党,获得潜在的英国独立党选民支持的重要筹码抛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退欧作为一个诉求,其最初目标几乎仅仅是服务于党争需要。它造成的结果就是退欧被当做一剂处理英国社会问题的万灵药,通过2015年的选战“普及”给了所有英国人。这项原本只在为数不多的英国独立党选民群体中讨论的极右翼话题,随着这场选战,进而却成为了一个所有英国人面对的公共话题。2016年正式开始的退欧公投期间,连续数月,英国各大媒体的核心议题,几乎完全围绕着退欧展开。而退欧公投结束,退欧成为既定事实之后,最初抛出这个议题的英国独立党也迅速丧失了其政治基础,党魁辞职,党派也分崩离析。此时,由于卡梅伦辞职而上台的特雷莎·梅便抓住机会,不懈努力包装自己作为能够挽救英国,战胜欧盟的强人领袖。试图用这种铁血精英的形象,争取群龙无首的英国独立党选民。
但是,这种把宝全压在退欧上的投机式宣传,并未让英国选民感受到真正的福利。也无法掩盖英国任何政党都无法预知退欧谈判的进程与未来可能的结果这一事实。因此,在此次保守党的竞选政纲里,除了空泛的保证以及用不可知的未来恐吓英国民众的措辞之外,从根本上缺少必要的政纲连续性,甚至连基本的政策都不明晰。甚至还出现了头天在纲领中宣布一条政策,第二天就收回这种“180度大转弯”的笑话。相反,工党以“免除大学学费”的口号,吸引了大量原本就反对退欧的大学生新选民。还以其传统的工党纲领,吸引了不少原本选择了退欧,但却对退欧之后生活情况变化深感不满的蓝领英国独立党选民。
在英语世界里,有一句俗语,叫做“房间里的大象”。用来指称那种人人皆知,但却无人愿意去主动谈论的尴尬问题。无论是退欧公投,还是2015年与2017年的两次大选,都无法掩盖一个基本事实。在新自由主义政治与机会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这种形式的选举,是否能够真正发挥其社会整合作用,在众多分歧意见中,通过选举达到动员、教育民众,联通社会精英与民众,并最终产生共识与社会公共议题。今天投票给科尔宾的选民,不少都是政治冷淡的年轻一代。科尔宾确实同那种充斥西方政坛的精英主义政客有不小的差异。除了那些传统的工党铁杆选民之外,此次大选中出现的从英国独立党转回工党的选民,以及那些之前对政治选举毫无兴趣,但却特别注册参加此次选举的投票者们,确实显出了一个很值得进一步讨论的问题。在这其中,多少人的票是投给了对政党未来的希望,又有多少人,是将票投给了对当前状况的不满。这不仅仅是2016年退欧公投之后,英国民众讨论的内容,也将会成为这次2017年大选之后,英国社会需要面对的问题。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017英国大选,保守党,工党,“悬挂议会”,退欧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