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特雷莎败选与英国命运:脱欧或被拖延,对谁都不好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实习生 沈馨妍

2017-06-10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原本希望能通过提前大选为脱欧谈判扫清障碍,但现在来看,英国首相特雷莎的这一做法,可能反而让她未来在谈判中更加艰难。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0日10时30分,在2017年英国大选中,英国现执政党保守党在全部650个议会席位中共拿到318席,最大反对党工党则获得262席。
这意味着,保守党已确认无法获得议会的绝对多数席位(326席),将无法单独组阁,只能寻求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目前,特雷莎已经确认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组建联合政府。
“这一局面出现后特雷莎就需要和联合执政伙伴讨论脱欧事宜,就不可能像原来那样完全坚持自己的硬脱欧路线,特雷莎在党内的地位、在英国民众中的地位、在脱欧谈判中的地位都将随之削弱,这肯定会使得脱欧进程更慢,更加充满不确定性,这对于英国和欧盟来讲都是坏事。”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现在留给特雷莎的时间也不多了,复杂的英国脱欧谈判在10天后就要启动。
而反思特雷莎的失败,丁纯认为并不意外,“这从大选临近阶段的民调数据就可以看出,保守党和工党的支持率趋近……这是由特雷莎对当前形势的误判所致。”
政策需求驱使选民态度摇摆
今年4月,特雷莎突然宣布把2020年将要举行的大选提前到今年6月举行,而在当时,保守党在民调中大幅领先工党。外界普遍分析认为,特雷莎希望借提前大选拉开与其他所有党派差距、在议会中获得绝对主导权,以扫清脱欧谈判障碍。
但在竞选活动中,工党的竞选宣言受到欢迎,使两党的民意支持率差距缩小。舆论认为,科尔宾的大选政策为其带来了加分,这也是为什么在大选中工党议会席位猛增的原因。
丁纯认为,特雷莎在组织提前大选前对形势做出了误判——她认为英国老百姓会把整个脱欧看成是头等大事,自己在主导脱欧谈判中强势的风格会让选民认为她是当前首相最合适的人选,而忽略了民众在福利、税收政策方面的诉求。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教育、老年人护理等方面的福利削减是导致保守党失票、工党票数增加的主要原因。
奉行极左路线的科尔宾其实在工党内部并非根基牢固。科尔宾去年在党内曾遭不信任动议,多数工党下议院议员要求他辞去领导职务。虽然科尔宾最终在重选党魁的选举中胜出,安然度过危机,但也引发人们对其领导力的担忧。
但工党的大选政策似乎更迎合英国选民对民生问题的关注。
在本次竞选中,工党提议:向富人加税5%,这样年薪超过12.3万英镑的富人要缴纳50%的个人所得税;盈利超过33万英镑的企业需要额外征收企业所得税;关键产业部门国有化;增加工人权利,大学免收学费;投资2500亿英镑用于基建;建设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
反观特雷莎一方,虽然去年6月匆忙从卡梅伦手中接任首相时,在脱欧历史机遇下“打造更公平的英国社会”就成为特雷莎的一大政治主张,在此后的“新英国计划”宣言以及保守党的竞选纲领中,“公平”也是反复被强调的概念。不过,保守党漠视穷人利益、削减公共开支等惯有政策,再加之特雷莎本人在具体政策上的推行、落实不力,让其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支持率。
“对于英国部分民众来说,他们长期忍受保守党的偏右路线,福利被缩减、利益被忽视,这种不满情绪已经酝酿很久了。对特雷莎来讲,她也注意到了这点,但显然没有想到在大选中体现得这么明显。”丁纯指出,特雷莎要带领大家“硬脱欧”,脱欧又必然为英国经济带来一定冲击,这需要紧缩的福利、加强经济活力等政策来弥补,老百姓显然更加不满。
曾采访过英国前首相撒切尔的资深英国记者费边·阿克(Fabian Acker)此前对澎湃新闻说:“我希望保守党能赢得大选,但我也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反对派来制衡保守党,迫使其对一些政策做出调整。所以我投了工党议员的票,尽管我不希望科尔宾成为首相。”
特雷莎不明朗的政治前景
没有一个政党能拿到议会绝对多数席位,也导致英国“悬浮议会”的出现,新政府的组阁情况面临考验。
据BBC统计,在全部议席中,保守党获得318个席位,但距离绝对多数(326)还差8席,无法单独组阁。工党则获得262席,苏格兰民族党获35席,位列第三。自由民主党获12席,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获10席。极右翼的独立党未获得任何席位。其余党派共获13席。
曾在2010-2015年期间与保守党联合执政的中左翼亲欧政党自由民主党表示,继续同保守党联合的路线可能走不通。
而早在竞选期间,特雷莎就曾表示,如果保守党失去多数席位优势,柯尔宾将成为首相。在特雷莎的预测中,苏格兰民族党和自由民主党将支持柯尔宾。
路透社分析称,虽然这只是竞选说辞,旨在争取党内支持,但同时也表明特雷莎并不看好与其他党派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因为几乎所有其他党派都反对她的脱欧策略。
不过,面对现在的大选结果,特雷莎现在已确认将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组建联合政府。DUP党首Arlene Foster已表态称,希望在未来的日子同保守党能够建立“某些联系”,不过也表示接下来特雷莎将面临“艰难处境”。
丁纯分析指出,北爱民主统一党早有与保守党结盟的愿望,但北爱民主统一党会选择何种方式与保守党合作,之后又是否会出现弱势政府的局面,这也是保守党要考虑的。
在工党一方,路透社指出,柯尔宾可能与其他较小政党共同筹组政府,这些小党与工党一样,强烈反对特雷莎的多数国内政策,包括削减公共支出。倘若工党真的在苏格兰民族党及自由民主党支持下掌握一定权力,英国的未来将与保守党所规划的大不相同。
由于保守党选情不利,科尔宾已呼吁特雷莎就此辞职。科尔宾表示:“首相失去了信任,这足以使她辞职。”科尔宾曾因英国近来发生的恐袭呼吁特雷莎辞职。
英国《卫报》9日消息称,保守党党内议员们也对特雷莎个人表现出愤怒,特别是其在竞选中将自己打造成“强劲而稳定的”的领导人形象。
对此,丁纯分析认为,“要特雷莎自己辞职,这不符合她的性格;而且到现在为止,保守党还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的位置。”
“特雷莎本身就是在脱欧公投后的非常时期,保守党内部各方平衡选出的党首并接任首相,现在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能够取代特雷莎成为新首相、或者说特雷莎在党内还能不能获得支持,出现首相替换会否会影响到保守党利益,这都是保守党更换人选要做出的考虑。”丁纯说。
脱欧前景充满不确定性
脱欧谈判计划于6月19日展开,但大选带来的变数可能令谈判进程脱离正轨。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大选选情明朗后,欧盟高官担心,这一结果可能会导致原本这个月开始的英退谈判要延迟,并加大谈判崩裂的风险。
特雷莎和科尔宾都将带领英国退出欧盟,但与科尔宾不同,特雷莎主张“硬脱欧”,她还曾表示已做好准备,如果不能保证为英国人争取到一项满意的协议,她将退出谈判。《华尔街日报》指出,保守党若能在大选中扩大在议会中的多数优势,将使特雷莎在脱欧谈判中有更多灵活性。但依照目前的情况看,英国的脱欧道路可能会更加坎坷。
路透社称,工党表示将推进脱欧进程,但会调整特雷莎的谈判计划,优先侧重于保住欧盟单一市场和海关同盟的好处,认为若在无协议情况下脱离欧盟,将是最坏的结果。
据英国《卫报》报道,科尔宾在选举结束后已表示英国脱欧工作将继续进行,他将坚持“工作机会优先”的脱欧策略,并说英国这边不会拖延谈判节奏。
丁纯指出,对欧盟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谈判对手既有足够的权威、又能受到充分的制衡,这样既不用担心有限的谈判时间在英国议会扯皮中被消耗,也无需担忧面对一个过于强势、不愿意妥协的对手。
 “本想通过大选夯实首相合法身份地位、稳固保守党内部地位的特雷莎,现在可能面临联合执政的情况。这肯定会使得脱欧进程更慢,更加充满不确定性,这对于英国和欧盟来讲都是坏事。当下保守党未能单独组阁局面的出现又将促使谈判向‘软脱欧’方向转变。”丁纯说。
事实上,成为保守党执政伙伴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也是反对“硬脱欧”的。欧盟预算委员京特·厄廷格9日表示,英国大选结果将使“脱欧”谈判更加困难,一个在国内处于弱势地位的谈判伙伴可能导致谈判向对双方都不利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大选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