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视节丨中国综艺市场的未来在哪里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7-06-12 12: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深圳卫视节目创新研发部主任林建均、恩德莫尚中国内容总监Rebecca De Young在论坛上。本文图片 上海电视节“中国模式日”组委会供图
近两年,唱衰电视业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数据显示,观众人均电视观看时长在2016年已下降到历史最低值,平均每人每天155分钟,尤其年轻人正在远离电视。与此同时,电视广告投放已连续3年出现了明显下滑,去年总体投放额已下降3.7%,广告时长减少4.4%。电视业是否真的寒冬已至?
第三届“中国模式日”上,比利时《达人秀》创意制作人 Jean-Stéphane Malherbe、Talpa Global全球制作总监 Etienne de Jong。
6月11日,在第三届“中国模式日”上,来自各方业内人士交流并讨论了全球和中国电视市场行业现状和未来趋势,有业界指出,就中国综艺市场而言,从前两年的一种“不正常的热”已回归到“正常的热”,资本更谨慎、运营更多元,若从业者以更平和心态面对市场,前景依然乐观。
虽然整体行业下行,“但总体看,电视综艺至少在2015年、2016年呈现的是逆势上扬的趋势,我们可以从各项指标都看出这样一个趋势。”在“2017全球和中国综艺市场的真实温度”为议题的论坛上,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彭侃说。
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彭侃博士。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势头?彭侃认为,虽然电视业整体处于一个下行趋势,反而会让各个电视台对综艺节目更加倚重,因为相对别的内容形态来说,综艺节目会有更强的广告吸附的能力,它反而成为了各大平台在广告中依赖的产品。
“在《中国好声音》之后,它所开创的收视对赌、广告分成的这样一种模式,打破了传统的制播分离收益的天花板,它让资本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想象。所以涌入这个行业的社会资本在不断地增多。”彭侃补充说。
资本是双刃剑,大量资金涌入综艺市场带来的弊端就是节目参差不齐,行业趋势更期待类型专业化细分和加强原创研发。
世熙传媒总裁刘熙晨。
“去年一个一线卫视综艺节目80%是亏损的……这是很具体很现实的问题。”世熙传媒总裁刘熙晨谈到现状时一针见血。
刘熙晨说,“我们英国公司的老总到世熙开会的时候,他跟我们讲他的创意,他的新模式。我们很羡慕。因为他要跟BBC合作,跟BBC合作的时候,广告谁来经营?他说我们做内容的,只做内容不管广告。我只要拿出好的创意好的模式,电视台就会跟我合作,电视台就会来做这个节目。同时,电视台还会把版权给你,给到创意人。我说我们的综艺制作公司、创意人太苦了,创了意还不一定归你,你掏钱,电视台还跟你分享版权,太难了……”
刘熙晨感触很深,为什么英国能够出现这么好的创造?“它的环境是支持创意人的,是支持创意的。那么现在我们的环境,不管是从经济上,商业上,和版权的分享的规则上,都是不支持创意的。所以逆势上扬这个事情,还是值得考虑。”
抛开外部环境因素,在国内的大环境下做综艺节目,到底需要具备哪些要素才能成功?
彭侃表示,在对2016年的收视率排名前50位的省级卫视的综艺节目梳理后发现,2016年省级卫视前50名的综艺节目当中,一线卫视平台(前五位的平台)占的数量是96%,也就是说非一线卫视要推出一档成功的新节目会越来越困难,市场的马太效应在进一步增强。
其次,类型更加的多元化。2016年前50位节目当中有14大类节目,音乐类与户外真人秀依然是最热门的两大类型,生活方式类的节目在增多,以及文化类、科学类等比较契合政策导向的节目成为新的重点。
广电时评的总编高琦。
在上午的另一场“中国电视和网络视听观察”报告会上,广电时评的总编高琦借助网络大数据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从去年到今年一季度,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作用下,整个综艺的荧屏,人文情怀和文化内涵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创新方向。
他在报告中总结了中国电视综艺的市场方面的四个取向:
一、建构,剧情类综艺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建构情境。比如《极限挑战》,它通过特定的情境的建构,运用伪纪录片的方式完成了一个浸入式的叙事。
二、连接,《中国诗词大会》播出时有不少人,尤其是学生、小孩,也会跟着一起来答题。这种互动很原始,不是我们常见的扫一扫、摇一摇,但是这种互动其实是最难达成的一种连接和互动。
电视剧国际合作新图景(从左至右):传驿人影视创始人王一、华策集团克顿传媒常务副总裁刘智、ITV Studios节目模式主管Ella Umansky 、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德宏。
三、智趣。智力很有趣,简称叫智趣。这是非常垂直的,也是成果很多的一个探索方向。和之前的益智类的节目提法有某种呼应。智趣,关键还是要有趣,要比之前的智力竞技、偏科学的节目要更新一些,更互联网化一些。具体来讲,当前这种发轫于互联网的烧脑、悬疑的综艺节目小潮流,最能代表智趣这两个字。《最强大脑》是一个很有重工业感的,更偏于科学的,反过来讲,智趣就是在它的延伸。
四、精工,是讲的大投入大制作,这个目前在央视里面还是要提到,就是《挑战不可能》,它完成了很多大的装置,大的关键概念的搭建和完成,代表了当前的,中国电视的一个很高的水准。
全球娱乐研发制作高级副总裁Dug James谈到全球综艺市场时说:“非剧本类虽然还是没有退出舞台,但可以看到剧本类的节目热度可能更高。所以剧本类的节目,也从综艺类的节目当中,占掉了一定的成分。不是说综艺类节目的市场份额在下降,但是非剧本类的综艺节目现在确实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有一些热播的大的模式,还有一些小型的节目,生产制作成本都比较便宜。但是中型的这些热播的综艺节目比较少,这是一个趋势。”
为什么好的IP成本越来越高?C21 Media高级主编Ed Waller认为:“经营模式业务的人,不愿意把业务交给出口商,因为说到模式的方式,要有本地的公司,有本地的IP。再出口到国外,这样实际上国外又生成国外的IP。因此IP的成本就越来越高。实际上本地的制作公司,它们并没有分享海外的IP的收益。”
嘉宾签到。
海外IP水涨船高,加上限模令,同时刺激了中国电视节目的原创机制,原创生力军跃跃欲试,如何让更多原创者真正的充满信心充满激情来合作和研发?刘熙晨认为,“你的制作是不是建立起了一个系统,你的运营是不是能够做到多元运营,而不仅仅是依靠广告。我觉得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其实在这些地方。”“爆款内容一定会有,你不知道是哪一个。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如何看待所谓爆款的时候,我觉得用一种更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问题,可能那才是中国综艺节目的未来。”
上海电视节第三届中国模式日论坛现场。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电视节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