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保守党受挫说明它的精英治国路线out了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冠杰

2017-06-12 1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8日英国举行了大选,计票结果,保守党获得议会318个席位,工党则获得262席。虽然保守党仍是第一大党,但这次选举并未实现保守党预期的借助大选获得人民授权以解决脱欧问题的梦想,也没有增强特雷莎·梅的领导力。对于工党而言,这场选举可谓是“大获全胜”,工党较此前的议席多了30个。从结果分析原因往往会被指责为事后之明,但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这一事件,无论分析所找的原因相不相关,反思一下总还是没错的。
民调、恐袭、民生,保守党误算了什么?
当地时间2017年6月9日,英国伦敦,英国大选结束投票,英国保守党失去绝对多数席位,现任首相、保守党领袖特雷莎-梅和丈夫一起离开保守党总部。  东方IC 图
一、保守党被民意测验所误导。特雷莎·梅决定提前大选是毫无征兆的。2017年3月底,特雷莎·梅按照预设时间表顺利启动了脱欧的程序。此前,特雷莎·梅一直声称她不会提前大选。但4月18日,特雷莎·梅突然宣布提前进行选举。从启动脱欧到梅宣布提前大选这段时间里,民调数据在不断攀升,以YouGov/The Times、ICM/The Guardian的民调数据为例,保守党和工党之间的差距从16%左右上升到21%。
如果说3月底如期开启脱欧程序也是这位强硬女首相的一项政绩的话,那么民调数据的攀升给了首相梅更加坚实的信心。如果没有民调数据支撑,梅是不会随意开启提前大选的。她把提前大选的理由归结为“整个国家正在团结起来,而威斯敏斯特并不是这样”,而她得出的结论是:“保证未来几年的确定性和安全的唯一出路就是这次大选。”
梅的目标就是通过大选,一方面取得压倒性多数,另一方面向欧盟展示硬脱欧的决心。但民意测验似乎误导了保守党,民调数据的攀升并不等于会让保守党获得压倒性优势,因为英国的选举制度是单一选区简单多数制,全国的民调数据不能反映在一个选区的民意变化,也无法影响这个选区。在后来的实践中,民调数据的攀升不仅没有为保守党取得压倒性多数,更是起到了相反的后果。
二、保守党并未有效处置突发事件。在宣布提前举行大选后,保守党面对的任务非常艰巨。因为是突然决定进行大选,这对反对党非常有利,因为反对党可以完全把工作重心放在大选上,而执政党还需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执政上。更关键的是,在此期间,发生了两起重大恐怖袭击案件。一个是5月22日曼彻斯特体育馆恐袭事件,另一个是6月3日伦敦恐怖袭击案件。事实上,在3月22日伦敦已经发生了一次冲击议会大厦的袭击事件。当时,执政的保守党并没有当回事,除了谴责和颂扬英国价值观之外,并无实际有效措施阻止此类事件发生。
曼彻斯特恐袭让事态升级,梅的讲话除了表达同情、谴责恐怖分子、暂停大选宣传活动之外,并没有采取大动作或大口号大力打击恐怖主义。大选前几天在伦敦桥等地发生的恐怖事件让人们失去了安全感。工党更是趁机攻击保守党的相关政策,把恐袭的发生归咎于保守党削减了大约2万名警察人员。保守党毫无反击之力,特雷莎·梅只能发出修改人权法律的激进口号。
这些突发事件的发生留给老百姓的印象是:执政的保守党政府没有办法提供安全保障,恐怖事件在发生,政府却无能为力。在大选期间,保守党没有制止住恐袭的发生,也没有取得反恐胜利去向民众展示的机会,而特雷莎·梅“撕破”人权法律的激进口号却被人拿来攻击。要知道,撒切尔当年是通过打赢马岛战争才赢得民众多年支持的,梅只靠修改法律无法起到相应的效果。
三、保守党并未深入了解英国民众的真正关切。影响保守党赢取议会多数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保守党在竞选纲领中选错了重点。按照保守党的思路,治理英国必须由外而内或内外兼修。也就是说,英国必须是个外向型国家,向外在国际上寻求发展空间,打开国际市场,才能长久地让英国繁荣下去。
当然,保守党也注重国内发展,该党在经济发展方略上的确比工党要强很多。总体看,保守党是从国际视野出发看待英国的发展态势。但问题在于,英国国内又有多少老百姓关心英国不断压缩的国际空间,关心英国在国际格局中的战略诉求呢?显然不多,老百姓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钱袋子、自己的生活。
工党切中了老百姓的脉搏,在竞选纲领的标题就是《为了多数而非少数》,开篇就讲要对富人征税,后面还有在教育、养老、国有化等方面的激进纲领,只把英国的国际角色放在最后一章略带提过。可以说,工党的竞选纲领是由内而外的,它展现给人们的是一个能够切实感受到的政策变化。而保守党的竞选纲领流于形式,以“变革的世界”、“数字化时代”等脱离百姓生活的话题进行阐述,容易让人觉得乏味、空洞。当然,这并不是保守党一时的想法,而来自它一直以来所坚持的精英治国路线。在民粹主义兴起的情形下,保守党没有深入民众,不了解民众真正关心的东西,至少它在形式上没有这么做。
四、保守党已失去保守主义精神。依笔者所见,保守党已经好些年没有哲学了。任何一个长盛时代都有主流哲学思想。撒切尔时代,保守党的哲学思想是把新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相融合;在布莱尔时代,第三条道路改变了工党的社会主义性质。从2010年以来,保守党没有哲学上的创树。卡梅伦时期,保守党意欲借助全民国家的概念进行发展,后被抛弃;特雷莎·梅似乎更加关注具体事务,而失去了保守党的哲学建构。
按照保守主义精神,一切还能说得过去的东西无需进行变革,不是迫不得已不要随意进行革新。但卡梅伦执政后严重违反了这一哲学原则,他不但同意苏格兰进行独立公投,还把整个脱欧决定留给了民众,这种种创新的借口都是民主,但却忘记了公投是最自由主义的形式。虽然卡梅伦意识到需要加强领导力,但他总是以自由主义的形式瓦解这种强大领导力,结果在民众面前丧失了领导力的真正品质,因为最强大领导者无法与最自由的民众相融合。
特雷莎·梅也忘记了保守主义的本质,她在毫无征兆之下进行了提前大选,失去了议会多数,有损个人威严。也许,特雷莎·梅比卡梅伦做得要好一点,虽然大选中保守党失去议会多数,但特雷莎·梅没有辞去领袖之职,而是在努力组阁成为首相。就这点看,她似乎找回了一点保守主义的实质。未来五年,保守党需要弥补自身在哲学上的不足之处,需要从哲学上重塑保守党。
这场由保守党发起的提前大选对保守党来讲简直是种“灾难”,它也会让我们反思我们当下生活的这个时代。在这个信息化、全球化、民粹化、焦虑化、以及存在局部战争的时代,如何治国才能让人们生活得更好?这是个必须要反思的重要问题。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大选,保守党

继续阅读

评论(9)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