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悬浮议会的来龙去脉是什么,可能会带来哪些影响?

曲蕃夫/政治评论人,“欧罗万象”成员

2017-06-13 10: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6月9日,英国在脱欧公投后的首次大选落下帷幕。执政的保守党虽然取得议会最多的318个议席,但是并未赢得326席的过半席位,时隔7年,英国再次出现“悬浮议会”(hung parliament)的政局。
什么是悬浮议会?这种情况是英国独有的吗?未来又将会对英国的内政和脱欧谈判有什么影响?本文将采用问答的形式,尽量全面地分析“悬浮议会”的来龙去脉,以及对英国政坛可能带来的影响。
什么是“悬浮议会”?
悬浮议会,又称为“悬峙议会”或者“无多数议会”,是指议会民主制下,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政党集团取得绝对多数(一般指超过半数)的议席。悬浮议会是议会民主制中独有的情况,类似美国这种实行总统制,且行政权和立法权分立的国家,并不会使用这个概念。
悬浮议会是英国独有的制度吗?
首先,“悬浮议会”并不是一种制度,而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也不是英国独有的。理论上,在任何一个实行议会民主制的国家或者地区,这种情况都可能出现,事实上也比较普遍。比如荷兰,因为议会选举中使用无门槛的比例代表制,导致小党林立,悬浮议会和联合政府执政就成为了一种常态,反而就极少使用这个概念。
当今的政治实践中,“悬浮议会”这个概念更多地是在采用“西敏制”的议会民主国家出现,不只英国,例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印度等英联邦国家的大选中都曾多次出现这种情况。
出现“悬浮议会”意味着什么?如何解决?
在起源于英国,并广泛应用在各英联邦国家的“西敏制”中,一次大选之后,由国家元首(君主、总督或虚权的总统)指定首相来组织政府,从这之后,首相和他的政府就理应一直保持获得议会中过半数的支持,否则,执政党将时刻面临着被不信任投票推翻或者无法通过重要议案,尤其是财政预算案的风险。
本次英国大选后悬浮议会的情况,在程序上将会导致以下三种可能。
第一,保守党作为最大党,联手其他政党后获得多数,组成联合政府。这种情况就和2010年保守党和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执政的情况一致。
第二,保守党单独组成少数派政府。并与较小政党达成“信任支应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这样,在不信任案和财政预算案投票中,政府就可以保证自己获得小党支持而不被推翻。但是,在其他议案上,这样的一个少数派政府将无法保证自己提出的议案都能获得通过,其施政能力将大幅受限。
第三,若以上两种可能均无法实现,工党作为第二大党将联合其他政党组织一个少数派政府。但是,由于这样的少数派政府控制的议席数更少,施政将更加困难。
首相特雷莎·梅已经宣布,自己将带领保守党同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DUP)展开谈判,争取获得对方的10个议席支持。到本文发稿时为止,双方采用“信任支应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的可能性比较大。目前来看,虽然科尔宾坚持不放弃自己成为首相的可能性,但除非短期内有一次新的大选,否则由工党牵头组织少数派政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英国历史上出现过悬浮议会的情况吗?
出现过,但是并不多见。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起稳定两党政治格局的国家,从早年的托利党和辉格党,到19世纪中叶转型为保守党和自由党,再到20世纪后替代了自由党地位的工党,英国政坛长期上保持这两大党轮流坐庄的态势。加上英国在大选中实行的是小选区简单多数制,小党即使在全国范围内能获得相当比例的民意支持,最后也不可能获得与支持率相称的议席数量。
自从二战后保守党和工党的两党格局形成以来,不算本次大选,英国只有过两次悬浮议会的情况,一次发生在1974年,另一次发生在2010年。
1974年2月的大选,情况和本届大选有些相似。当时英国经济深受滞胀危机影响,时任保守党首相爱德华·希思选择了提前解散尚未到期的议会,希望可以扩大保守党在议会中的领先优势,从而更有效地应对经济危机。不料,保守党在大选中,议席数从334掉到297,而工党却拿下301席一举反超,但两党议席数均未能过半。希思一开始拒绝辞任首相,试图和第三大党自由党谈判组成联合政府,被自由党拒绝后,希思辞职,由工党党首威尔逊接任首相。但是工党同样不能组成一个多数派联合政府,靠少数派政府勉强支应了半年后,议会再次解散,1974年10月进行了一年内的第二次大选,这次工党勉强获得了多数,并开启顺利执政,直到5年后被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击败。
2010年大选中,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和布朗领导的工党都受到了重新崛起的自由民主党的挑战,最终两大党席次均未过半,再次出现悬浮议会。随后,取得了306席的保守党在5天内成功说服了原本执政理念和自己差距巨大的自民党,两党组成了英国二战后的第一个联合政府。本届联合政府最终顺利执政5年,直到2015年议会到期解散。
那么这一次会像1974年一样,短期内再有一次大选吗?
目前的答案是,可能性不大。但是这要看保守党的组阁进展,以及脱欧谈判是否能顺利进行而定。
根据2011年通过的《议会固定任期法案》,现在的首相已经不再像1974年一样,拥有随时解散议会提前大选的权力了。即使是今年4月特雷莎·梅的选择,也需要经过议会投票,并且需要三分之二的压倒多数才可以通过。何况这次梅首相的提前大选豪赌失败,保守党对于这个选择会更加谨慎,缺少了保守党的支持,理论上就无法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
不过,如果在未来一段时间保守党组阁不顺,或者未来两年内,脱欧谈判出现巨大的变数,比如议会对谈判结果出现巨大的分歧或不满,保守党的这个少数政府都会面临极大风险。一旦出现对于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投票,只需要简单半数,政府将倒台,如果新政府无法在14天内逆转形势通过一个新的信任投票,议会就将自动解散。
要不是悬浮议会,都没听过北爱尔兰这个“民主统一党”呢!这是个怎样的政党?他们和保守党能同心同德共事吗?
其实除了北爱尔兰民众之外,绝大多数英国人也对这个党一头雾水。自周五选举结果渐渐明朗开始,Google上面对于“DUP”的搜索次数暴增。民主统一党的官网一度因为访问量过大而宕机。
民主统一党(DUP)是一个北爱尔兰的右翼亲英派政党,1971年由新教长老会教士伊恩·佩斯利建立。自从2003年开始,他们一直是北爱尔兰议会中的第一大党。
由于北爱尔兰在整个20世纪都长期处于动荡状态,其地方政党也因此分为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亲英派和共和派。前者主张北爱尔兰是联合王国的一部分,后者则坚定认为整个爱尔兰岛应该统一在爱尔兰共和国之下。民主统一党是坚定的亲英派,他们在政治光谱中又属于右翼政党,同时,不列颠岛上的所有主流政党在北爱尔兰都没有实际的势力,彼此不存在竞争关系,所以该党和英国保守党的天然联盟关系还是比较稳固的。
在去年的脱欧公投中,民主统一党是除了英国独立党之外,唯一一个在英国议会中有席位的主流政党选择脱欧阵营的。但该党认为,在脱欧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应该继续维持现在的自由通行区,反对建立陆地边界。不过,鉴于脱欧之后,除了英法海底隧道之外,北爱尔兰将成为英国和欧盟唯一的陆地接壤区域,如果不设立边境,届时将如何限制英国和欧盟间人员和货物的自由流动,仍是一个未解难题。这也给意图推动“硬脱欧”的保守党未来会否受到民主统一党的掣肘,蒙上了一层阴影。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该党的创立者佩斯利教士的个人背景,民主统一党的基督教色彩非常强。他们一贯强烈反对堕胎和同性婚姻,并且因为他们的反对,北爱尔兰目前是英国唯一未能合法化同性婚姻,以及法律禁止(非医学原因)堕胎的地区。不过鉴于北爱尔兰地方议会对此类内政事务有独立的立法权,民主统一党并无必要在这些问题上在英国议会中给保守党找麻烦。
综上,总体说来,在这次的悬浮议会中,民主统一党算是保守党的合适好盟友,但是保守党难免需要在地方经济发展以及脱欧后的北爱边界问题上向民主统一党作出一定让步,才能换取对方的协议支持。
特雷莎·梅的政治生命还有希望吗?她未来会像卡梅伦一样辞职首相吗?
短期内还看不出有这样的迹象。虽然遭遇挫败,梅依然很坚持地表示,她不会辞职,而是将尽全力维持国家的稳定,并按照既定的时间表,在6月19日与欧盟开启谈判。
不过这次挫败,毫无疑问是梅政治生涯的滑铁卢。两个月前她解散议会时,即使是最悲观的估计,也无法预测到保守党议席数会不升反降,甚至丢掉多数。这个近乎于羞辱性的结果,让选前信心满满的特雷莎·梅,政治信用几乎破产。反对党的群起嘲笑自不必说,现在保守党内部也有不少抱怨声音传出。前任财相奥斯本就公开表示,梅已经是一个“行走的死人”,她的离职只是时间问题。而一直以来觊觎唐宁街10号的前伦敦市长,现任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是摩拳擦掌等待机会。
更令人担忧的是,特雷莎·梅原本的算盘是获得更多的议席,以更强硬的姿态走向脱欧的谈判桌,带领英国走出被欧盟27国孤立和讹诈的困境。目前看来这个计划完全落空,而英欧双方分歧巨大,很难想象欧盟各国在这个当口上,会给英国留什么余地和空间。脱欧的谈判进程蒙上阴影,而在议会中力量更加壮大的反对党也势必要在脱欧谈判的每一个重要节点上给政府制造麻烦。因此,特雷莎·梅在未来的脱欧谈判遇到重大挫折时,引咎辞职并不是小概率的事件。届时英国政坛势必将面临一场新的洗牌。
(欧罗万象是一个观察欧洲事务的中文知识社群。微信号:EuroScope。)
焦点
我是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成员曲蕃夫,关于英国政治制度和刚结束的英国大选,问我吧!
曲蕃夫 2017-06-13 229 进行中...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悬浮议会,英国政治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