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第一次录音频节目鸡皮疙瘩起来了,后悔没做内容平台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实习生 王梦琦

2017-06-13 13: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2日,高晓松在《矮大紧指北》音频节目发布会现场。
文艺青年高晓松,还是阿里巴巴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在“转型”担任科技公司高管几年后,大家一边能看到他依然活跃在娱乐圈,一边能听到从他口中开始蹦出“数据”“付费”“人工智能”,甚至是“区块链”这样的专业词汇。
6月12日,高晓松现身蜻蜓FM《矮大紧指北》开播发布会,这是高晓松第一次做付费音频节目。高晓松与蜻蜓FM董事长张强等一起,就内容创作者与平台如何合作共赢,以及内容付费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第一次录制音频节目的高晓松坦言,做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把自己说哭了,掉过眼泪。“当一个人在夜色中坐在窗前,这时候就可以走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说到了很多表演时想不起来的人,以及平时说不到的东西。”高晓松说。
高晓松自嘲自己创作新歌不多,累计发表了90多首歌,而其他人在他这个年纪可能已经发了1000首歌。高晓松说,物欲少一些,为自己腾出安静的时间。
谈及“内容付费”,高晓松一开始说自己对经济搞不通,但后来还是忍不住说了。“在我从事内容创作的20多年没有一家平台给我付费,人家都是说我们是互联网精神,你懂吗?就是白用你音乐。”有一阵子的高晓松,信用卡还是经纪人垫钱给还款的。
这两年高晓松去了阿里音乐,主管虾米音乐、天天动听等。“今天大家拼命给音乐版权付费的时候,我又跑到平台方来了变成出钱,还得求大家说大家你给我点版权,便宜点,”高晓松说:“我悲惨的一生是这样的,内容倒霉的时候我在内容,平台现在变成弱势群体了我又跑平台来了。”
对于数据,高晓松作为阿里娱乐的高管,开发了“高度机密工具”,能抓取阿里所有平台以及外面平台的节目、IP、明星等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能看清楚一个明星的粉丝画像。不过,作为创作人,他表示,内容创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数据不能左右风格。
高晓松还预计,未来音乐播放器在全球来看只能存在1家或者是联合起来的1家。“只要有2家,版权上涨成天价是不能遏止的。现在有4家,导致今年的音乐版权费收入全是零,今年的版权费比去年涨了5倍以上,这样下去只要还剩2家,版权还会以最疯狂的速度在涨。”
高晓松在发布会上发言。
以下是高晓松在蜻蜓FM付费音频节目《矮大紧指北》开播发布会上的演讲和论坛发言:
张强(蜻蜓FM董事长)和我都是80年代末在北京求学的那一代学生,那代学生之间是有一种天然的黏合剂,大家放在一块一坐都是那几年在北京求学经历过怎么样的成长和故事,所以就充满了愉悦的感觉。
我不太会像CEO一样,而且人家得穿牛仔裤和圆领汗衫得在上面,我就穿一个大裤衩子就上来了。这个我要求很多次,这个照片下面一定要写一行字图片仅供参考图片以实物为准,不然人家告你欺诈。
我已经很久没有愉悦感,做节目做了很多年,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做了很多年,很少特别放松地干一件事,每天都是这种状态,但是第一次录音频,我到蜻蜓的办公室去,我一进到那个小房子里就特别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也许我年少的时候,那个时候带着唱片、带着刀郎到全国的每一个电台里每个人戴着耳机对着话筒都这样很低沉地说话,因为视频的时候有人看你,你就容易抗拒,但是你在外面坐着的时候声音就比较低沉、比较骚柔,然后就是这种路子。我很多年没有经历这个事,因为唱片行业都已经被摧毁掉了,所以很多年没有带着年轻歌手到电台里面戴着耳机骚柔地在那聊天放一些歌给大家听,那种生活好像已经很遥远。
突然我坐在那戴着耳机的时候,突然浑身都是那种昔日重来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来我就变得很上瘾。没说我就在家说再录一段这个、再录一段那个,我录视频节目的时候对我是有压力的,又要录像了怎么样,因为视频节目你还得表演,所以你就要花费脑筋做这个事,你会发现视频节目做好几个小时还得分好几集,《金瓶梅》分了五期直播还有很多的题材。但是生活上不是每天都跟人讲讲《金瓶梅》或者很庞大的题材,经常有一些小的想法、高兴的事情,想跟大家分享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坐在那录这个节目,因为这个节目很短,差不多每一期就十几分钟,让我觉得好舒适,正好在我不用上厕所也不用思考的最舒适的地方,所以录这个的时候就特别的感觉到是我自己,就变成矮大紧是我自己了。大家听那个节目的时候,我声音比现在要低好多慢好多,就是很舒服地在跟大家聊。
跟大家介绍一下都说什么。心里一定是有高低的,比如说人的美丑、饭的好吃等等,所以这个《指北排行榜》很有意思,自己私房完全没有公信力也没有评委会的排行榜。今天开播第一期就聊我心里的十大美人,曾经到我心里那口井十米深的井到过8米深地方的美人们,有些是电影上看见的、有些是生活中遇见的,有些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她深深地在我心里,所以我把这个讲一讲。当然还有美食或者是难吃的,咱们不能讲丑的讲难看的人就别排了,比如我自己很容易被排进去。难吃的东西也有很多,世界上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可以排一排,历史上最二的那些人。
《文青手册》其实是一个文青养成节目。文青失去了光环很多年之后现在又回来了,总是跟着社会的发展和经济螺旋式的回到舞台的中间,经常在大家要挣钱的时候就有文青说“你滚,再也不要谈钱骗我”。过去我和张强上大学的时候一把吉他都能干很多事,后来一把吉他就是“你滚”,你要拿房子、汽车、创业、股票等等才可以,但是那个东西也挺乏味的,有一个就够了。等你有了房子、有了一个汽车、有了一点股票之后,你觉得如果有一个男生给我弹琴依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是说你住在一个房子里你有了股票你的生活就圆满了。所以今天大家生活好了,我看到文青好像又有魅力起来。还有就是怎么把你养成一个富二代是比较难的事情,因为主要得养你爹,不然的话怎么把你变成一个富二代?但是把你变成一个富一代也比较难。但是我教别人怎么成为一个文青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你总要做一些能做到的事,省得人家听完了节目骂你,比如说人家听完了节目说“还是没创了业”,这不是赖我,人家听完节目还没上了市,人家说你这是忽悠了,听了半天上市失败,但是你失败了之后会发现全都失败了,你学习的创业和成功学只有在你成功的时候才有用,没成功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用,但是你听了音乐、学习了美成为文青的道路上所有的东西都有用,那些东西都留在你心里,都是在点滴地改造你。
我自己的生活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但是大的视频节目通常说今天有时间赶紧过来,然后说得上吐下泻说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就播两个月,我也没办法随时在那个节目里跟大家汇报。终于有了一个短平快的节目,《闲情偶寄》就是我每周汇报一下。就像出差了一个礼拜,回家跟媳妇说“我告诉你,我这一个礼拜都碰见了谁、跟他说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事、我怎么想的,我脑子里是思考一下这个事有一件新闻我很生气,但是有一个事让我觉得很高兴。”我不是在征婚,但是确实挺有意思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生活,每天我的脑袋也一直都咕嘟着也没关过火,大火烧出来的大菜就当做视频节目去做了,但是常年咕嘟着也别浪费了。
免费和付费这种事不要让我讲,我首先实在是对这件事经济上搞不通,学习过很多老师也没学会,所以还是一会儿留给他们每天都在算账,每天都在算谁挣了多少钱、市值多少。我也不知道从哪开始讲,我也不能说我缺钱大家给点吧,我也不能说我不缺钱大家白看吧,所以最好还是别聊这件事,我个人汇报就到这里,谢谢。
(以上为演讲部分,以下根据论坛内容整理)
现在的社会是凭借美就能让社会掏钱的社会吗?怎么不会,人家把我脸印在抱枕上结果在淘宝卖成爆款,真的是超过所有小鲜肉,你说我们颜值卖不了钱?颜值就是生产力。而且我也没找人要宣传费和分成,因为我觉得有人能拿我的脸营生这事简直太好了,他们就是这么想的,他们觉得我脸往上一放钱就哗啦哗啦的来了,看着有点像佛哈,把一个钱箱子放在佛前面然后两个人坐在那哗啦哗啦钱就出来了,好像上帝也有这个功能。
音频没有人给你化妆,我今天还化了妆了,大家看出来了吗?人总有表演型,只要有人围观你就会亢奋、比划,但是一个人没有也不能说没有人,而且外面人潮起落你坐在哪一个人坐在窗前你是有很好的内心深处,能往内心深处去。当有人围观你的时候你其实脑子是沸腾的,但是想不到内心很深的地方去。我还说什么啊?我做视频节目从来没流过眼泪都是哈哈大笑,但是这个节目我自己说着说着还掉过眼泪,因为我觉得自己说到很多,你会怀念起很多你在外面耍把式的时候想不起来的人、事情,曾经的坚持和等待你都想起来了,我觉得这是最后的区别。
关于现在火热的知识付费,我认为知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识是指导你这件事背后的原因。识是一种经历,走遍千山万水,见识到了很多东西之后才会看到的东西。丁磊(网易CEO)正在亲自在找人做节目,他找的那个人给我打电话问应该怎么做?因为他是心理学教授,我就说,你就做得浅点呗。我觉得能做到知识付费的人,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可以放低身段去做更通俗的东西,也就是降维攻击。打个比方,这几年美剧突然间异军突起,这是大量拍电影的导演和演员去拍美剧了,包括《纸牌屋》的大导演,那可是拍《七宗罪》的。伍迪艾伦也去拍了美剧。所以,市场就是这么做起来的:第一,有人、有平台愿意进入这个市场;第二,有高级人才愿意进入到这个行业。这就是形成良性循环的好市场。
有这么多粉丝,我们要干吗?把我们家粉丝钱掏空?那不行,千万不可以,绝对不能觉得自己青春很短瞬间要把粉丝炸干,这是绝对不能干的事情。我曾经多次阻止了当年的视频平台企图做线下的运营等等,每个人抚摸我一下收点钱这种企图都被我阻止了,虽然摸摸我也没事我还挺爱被人摸的,但是不能这么干。
我从来不管自己的歌迷叫粉丝,只有长得好看的明星才有粉丝,我那叫知音。我把19999元、1999元的套餐都取消了,留下的199元也改成了200元,多挣一块。咱们就光明正大的200元。后来中间还有写了一个436画了一个叉现在200,我说干吗呀?我们久经考验的内容提供者始终都在被检验过,干吗要打折?而且本来就打算卖200干吗要写436然后划一个叉?后来我说不要了,不要干这个事,就光明正大地卖200,我觉得挺好的。
我说的这些话就是说,因为音频平台最开始实际上是UGC加上二手的内容,就是视频或者文字文学,真正好几十亿估值的公司真正的开始成为从渠道变成平台的公司,因为渠道公司的价值远没有平台公司大。渠道公司的价值就是内容都是大家的我只是搭一个渠道,平台公司才会说我是一个有机物、有生命力、有自驱力的平台,我能诞生起内容的时候才会来跟内容生产者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互相校正对方从前的做法,比如说做渠道商的时候当然会写一个价钱打一个叉渠道商告诉你我给你打折、我定价心里学,但是你从一个渠道变成真的平台的时候大家有很多磨合,我们等于是第一代真正来音频平台做内容的。
我一生一共发表了90首歌,是音乐创作者25年最低产量,正常音乐创作者25年应该发表过1000多首歌的,林夕大师也发表了9000首歌。我一共写了90首歌,拍了4部电影,做了3个节目,服务了两个公司。实际上干的事情非常的少,我经纪人在那坐着有好几年我都没收入,就是把老本抽光,他有的时候还垫钱替我还信用卡,我也不知道我没钱了反正钱都在他那,他就没钱了也不告诉我,就垫着钱养着我。
我有一个大家不具备的优势,我还被人强制思考了半年,就是强制什么事干不了只能在一间屋里坐着,坐着半年,在那里读了本科然后翻译了马尔克斯小说等等,强制自己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反省。我觉得挺好的,唯一的经验就是这个让自己少做一点事情、多一点时间。还有一个优势,你长得也不招人所以你省下了很多时间。你要是长成吴彦祖那样的,你想你还能有时间吗?每天有一堆人追着你,你长成这样就让自己很安静的有很多时间。
我身份有好几个,我作为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我天天都看数据,因为你在一个平台公司服务,当然要看很多数据。我还开发了一堆数据工具,开发了一个高度机密工具,抓取阿里所有平台以及外面平台能抓到的数据计算粉丝画像,所有的节目也好、IP也好、人也好、明星也好放进去,基本上就全看清楚他的全国粉丝画像,有多少人在哪里、受什么教育、用什么手机、开什么车、吃什么饭、男的女的、结没结婚、有没有房,这是我作为内容工作者。
我作为创作者的时候你即使看了数据也没有用,一个创作者能够通过数据改造自己的创作那这个人就是AI,就是人工智能。因为人是有风格的,我们从小学过一个课文叫风格即人,你的创作就是这个风格,你跟贾樟柯导演说我用一个数据告诉你,你如果不想永远拍得奖的电影我告诉你怎么拍一个票房电影。贾樟柯看了半天这个电影,他拍出来的电影仍然是戛纳电影而不是票房电影,他不是看完数据就能把贾樟柯电影风格改成了冯小刚电影的风格,如果你给他看数据要告诉他说电影里要有180个镜头要很慢很慢,好莱坞电影有2000多个镜头,可是冯老师学习了半天也不能拍一个得奖的电影,所以内容创作者是有自己风格的,内容创作的数据指导是指导在用不同的人而不是指导带改变一个人的风格,所以数据告诉你不要用高晓松,而不是说改造一下高晓松,让高晓松变成那样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数据的用处不能直接在思维层面指导创作,而是在选择创作者合作的时候是有用的,所以我作为一个创作者本人,我看数据是没有用的,我看了急死了我也不能做得更好,你明白吗?或者不能做得更差。
不单是数据,连钱也不能改变。一个歌手上台唱歌的时候今天绝对不会出现说,这个歌手说今天只给了我8折我要唱一个8折,于是上台就唱了一个8折的歌。然后说今天给够了哥们上台唱100%,绝对不会。你今天一分没给他上台唱也是这个水平!你今天给他加10倍他也不能唱得更好,我们也一样,既不能被数据左右。其实也不是跟钱有直接性的关系,他的数据是平台选择方面而不是指导我们用的。
大家习惯于说原来我听一个节目是要花点钱的、看一篇小说是要花点钱的,那音乐怎么了?凭什么别的都要花点钱唯独到音乐非要一分钱不给呢?但是音乐还有自己很大不同的地方,一个就是音乐的产量是非常有限的,不像其他的可以降维竞争、跨界竞争,因为其他的东西都很通,比如说请一个导演来做脱口秀不是很难,演员也没问题,但是音乐这个东西门槛非常高、产量非常低,很难跨界过来,一个音乐家当导演容易,一个导演写一个歌很难,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很难驱动对新的东西渴望,大量音乐播放都是老版的。第二,音乐是伴随性消费,你必须要有全版型的才能收费,你怎么来收人费而且你版权不稳定在4家之间来回跑,人家可能刚付了费两个月之后周杰伦跑别人家去了,导致音乐伴随性消费需要全版权的布局以及新版权产量很低有这么几个特性以后,整个商业属性很难做到。我就特别羡慕他们,那天我都觉得,我在阿里做了一个错误的角色,就是把天天动听改造成阿里星球的时候,如果当时我能够想到两年以后蜻蜓和其他的音频平台做到这么大,当时应该觉得把天天动听改成内容平台,因为我们有依托庞大电商碎片内容的需求,结果我做了错误的决策。人家做的就是好,不是因为阿里没做,确实最后给了我们很大的教育和教训,但是未来音频知识付费的平台应该是能存在2-3家的,但是音乐播放器在全球来看只能存在1家或者是联合起来的1家,因为最重要的是只要有2家版权天价的上涨是不能遏止的。现在是有4家,包括友商在那,导致今年的音乐版权费收入全是零,版权费很缺上涨了5倍以上,今年的版权比去年涨了5倍以上,这样下去只要还剩2家版权还会以最疯狂的速度在涨,最后应该会形成联合性一家,当然我们大家也都在探讨这件事。但是音频没关系,因为是卖单体节目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而且这个模式在两年前一点都想不到,有些事人家干了你突然觉得这不难想,可是你说那个时候我坐在那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想起这个事我都要戳自己眼珠子。
我悲惨的一生是这样的,在我从事内容创作的20多年没有一家平台给我付费,人家都是说我们是互联网精神你懂吗?分享你懂吗?白用你音乐。今天他再也不敢说这句话了,这句话谁说的大家都知道,当年说你有分享精神吗?今天大家拼命给音乐版权付费的时候我又跑到平台方来了变成出钱,还得求大家说大家你给我点版权,便宜点。内容倒霉的时候我在内容,平台现在变成弱势群体了我又跑平台来了。
对于作者和创作者的赞赏好像要额外增收30%的费用,不知道在座的各位不管是内容主体还是平台主体你们对这事有些什么想要说明的吗?
关于苹果修改App审核规则,从用户对作者和创作者的赞赏抽三成费用,我觉得只要是集成平台做分发他有话语权、定价权,当然就可以这么做。如果谁手里拥有这东西谁都会这么做,不是说怎么要求苹果发善心,人家要当第一家破一万亿美金市值公司,但技术的前进尤其是区块链技术飞速发展,实际上是能在可见的几年内迅速摧毁原有的模式,会导致消费者直接向创作者付费,这样的技术而且是不能被修改的,像未来的版权变成了比特币,大家所有的交易都在你和我之间,你要听我的歌、听我的节目、看我,全部是在去中心化的区域里执行这个东西,当然这个东西突飞猛进向前进的时候所以你能感觉到目前几个大的中心分发平台都在拼了命地做,因为他也不想养你了,等到区块链技术上来以后。
麻省理工的媒体实验室,他在这个月底就准备开始发布这个技术,直接在社交平台上认证版权,说这首歌是我写的有几个人给我作证我拥有这个版权就认定你有,你就可以在依托区块链技术的公开分发协议里获得了一个拥有版权收取费用等等的权利,等于你拥有了一个比特币,所有人也都可以来加入你。比如说大家都觉得你这个挺好想要你5%的版权、我想要你2%,结果对后发现你出售版权相当于版权是比特币,你会发现版权的增值来自于像比特币式的增值而不是仅仅来自于消费者、使用者的付费,那只是对你的一次没有加PE之前的证明。
技术在迅速的前进中,当然对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以集成平台为运营模式的都会有一些冲击,尤其是无形的知识、内容、音乐这些无形的东西受到冲击。
社会不管发展成什么样子,在这个社会里的读书人能够赚到钱就是这个社会的进步。
责任编辑:杨鑫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蜻蜓fm,阿里文娱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