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那点事|奥巴马挖坑和特朗普被查,已打破白宫“潜规则”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修木

2017-06-13 12: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六月八日,被特朗普解职的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终于来到国会山,在参议院作证,讲述他与白宫的过节。主流媒体已经翘首盼望了好一阵,听证会前两天就开始发出铺垫的文章,介绍背景[1]。各大电视网络也做好现场直播的准备。在三大无线电视网来说,实况传播要挤掉日常的节目安排,广告费的损失数百万美元。如此规模的阵仗摆在听证会上是难得一见,上一次发生已是十九年前,国会调查克林顿的绯闻,为弹劾做准备。
坐在证人席上,准备接受参议员询问的前FBI局长科米。
白宫住久了总是引来调查
调查失职或丑闻,抓行政当局的尾巴,在美国是政治较量的常用手段,住在白宫的总统都难以躲过。从尼克松水门事件下台开始,各类“某某门”事件不断涌现。他之后的总统分成两类,一类未能连任,已经是政治失败者,不会有人追查。站在此列的有福特,卡特与老布什。另一类连任成功,到第二任时几乎没有例外,总有某件事会查到总统或是主要官员头上。
里根时期有伊朗门,白宫属下的国安会私自将武器卖给伊朗交换人质,得来的钱又交给中美洲的反叛组织,两件事情上都公然违反国会定下的法规。好在国安会的助理愿意承担责任,这把火没有烧到总统身上,由几位助理受审定罪了事。
克林顿时期被调查的事件有好几起,最后栽在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裙子下。总统不但在办公室里偷腥还不讲老实话,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小布什时期惹上麻烦的是副总统切尼的办公厅主任利比。为打击政见不同者,他故意向媒体泄露中情局女特工的身份。虽说利比在白宫内部算不上位高权重,调查期间还是弄得满城风雨,华盛顿几乎停摆。
奥巴马第二任刚开始的时候,却是卸任的国务卿希拉里被国会调查,追究她对美国在利比亚领馆遭受恐怖袭击是否负有疏忽的责任。大家都知道她四年之后会跳出来选总统,对共和党来说是最有价值的调查目标。虽然查来查去没查出什么东西,却发现她使用私人电邮,为她2016年选总统投下最大的绊脚石。
旧朝对新朝本该让着一把
特朗普的特别之处在于第一届刚上任就碰到麻烦,参众两院各有一个委员会在调查,上个月又产生一位特别检察官专职调查白宫。通常来说,要在国会落入反对党控制的时候,让行政当局头痛的调查才能得以展开。可是现在明明是共和党控制着参众两院,参议院就举行如此轰动的听证会。
这其中的麻烦源自上届奥巴马政府,在离任前高调宣布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对莫斯科定下几项制裁。以现状来说,俄罗斯与乌克兰闹翻后西方的制裁已经有一段时日,多加几项根本就无关痛痒。真正受苦的是准备上台的特朗普,被奥巴马这么一闹,难免让人怀疑是在外国干涉之下才赢得总统宝座。
美国新旧总统之间的交接短则四年,长则八年。竞选期间肯定会有争议,选票接近的时候尤为激烈,但是不管结果如何,前朝通常不会这样出难题给后朝,使人怀疑其合法性。毕竟一国之首刚上台,合法性就受到质疑,对国家很是不利。
比如说1960年的大选,由参议员肯尼迪对副总统尼克松,选票开出来之后有几个州的票数非常接近,甚至有肯尼迪亿万富翁的老爹花钱买票的传言。但是尼克松还是主动出面接受失败,避免出现新总统难产的尴尬。
又比如说1968年大选,尼克松再次出马代表共和党迎战代表民主党的副总统汉弗来,而被越南战争搞得焦头烂额的约翰逊却放弃竞选连任。竞选期间越战成为民主党的执政包袱,约翰逊努力到最后一刻,在离任前几乎与北越达成和平协议。尼克松却担心协议签署会让汉弗来胜选,因而私下知会南越总统阮文绍,让他拒绝和平,等共和党上台后争取更好的条件。约翰逊当局通过窃听知道尼克松的把戏,这种私下破坏政府外交努力的行为严重来说可以算是叛国。但是约翰逊却将事情压下来不对外公布,为的也是避开争议,给新朝一个机会[2]。
奥巴马到底在给谁挖坑?
以这两例为参照,所谓俄罗斯干涉选举可以算是小儿科。明里暗里影响别国选举的事情美国政府又不是没有干过,连政变与暗杀都搞过。冷战结束后,俄罗斯的选举同样受过美国的插手。在资讯发达的今天,选民不关注就业、医疗、教育,却盯着希拉里的电邮,民主党内部的争议?这也太低估选民的智慧。以美国之强大,俄罗斯“黑”下电邮就可以左右美国的政局?美国的民主制度如此脆弱,真是匪夷所思。就算奥巴马真的认为这是很大一桩事,若是厚道一些,也应该留给候任总统处置。
以民主制度的运作来说,办一场选举,点清楚票数并不难。难的是点票结束后,大家平心静气地接受结果。新兴民主国家经常出现的问题,就是投票过后有人不愿意认输,明里暗里抗拒新政府,造成争议不断,施政难行。美国在这一点上原本表现成熟。这一回,或许奥巴马对特朗普真是看不上眼;或许今天的美国是超强,傲视天下无敌手,不在乎新总统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或许经过民主、共和两党几十年来僵持不下,政治对立严重到让奥巴马难以释怀。只是这种前朝给后朝挖坑的举止出现在华盛顿,给人的感觉是美国的政治水准滑向“小学”水平。
当然,如果换成希拉里当选,华盛顿估计也是一样热闹。共和党掌控的国会肯定不会放过希拉里,话题也是现成的:她的私家电邮有没有泄密,克林顿基金会的运作等等。只是点票过后,希拉里没有选上,关于她的话题失去政治价值,也就不值得追究。她到底有什么过错,其实在选举之外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在意。
挤在酒吧中观看科米听证会电视直播的观众
而特朗普主持下的白宫,果然比电视上的真人秀还要精彩。俄罗斯涉选事件的调查,迄今为止查不到特朗普本人的马脚,却已经衍生出另一番调查:总统曾否利用职权,阻碍调查的进行。里通俄罗斯只是烟雾,很难查到什么证据,最可能的结果是不了了之。妨碍司法调查才是真正的陷阱,科米的证词不但严重损伤特朗普的形象,还提供不少进一步追查的具体线索,好戏还在后头呢。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1] Devlin Barrett and Ellen Nakashima, “All eyes will be on James Comey this Thursday — again”, The Washington Post, June 6, 2017.
[2] Robert Dallek, Nixon and Kissinger: Partners in Power (HarperCollins: New York, 2007) pp.74-76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科米,“通俄门”

继续阅读

评论(12)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