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前局长抖出“六大猛料”,特朗普面临“四个困境”

叶胜舟

2017-06-14 15: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真实版的“纸牌屋”高潮迭起,比虚构的电视剧精彩得多!
美国东部时间6月8日上午,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被特朗普撤职一个月后,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这是一场号称“数十年来最受期待的国会听证会”,备受全美关注。此前一天,他的证词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官网公布,长达7页,记录了他与特朗普胜选后,9次单独对话中的5次内容。科米的书面、现场证词至少抖出“六大猛料”。
一、特朗普莫斯科不雅传言的材料属实但未证实
2017年1月10日,美国媒体引用情报部门提供的消息,纷纷报道足以导致特朗普身败名裂的“未经证实”丑闻。CNN还有底线,只公布情报部门给奥巴马、特朗普的2页机密简报。新闻网站BuzzFeed毫不客气,公布35页完整版备忘录。
备忘录称,2013年,特朗普在他下榻的莫斯科丽兹卡尔顿酒店总统套房雇用数名妓女,被俄联邦安全局秘密录像、录音。
备忘录还称,莫斯科“栽培、支持、协助”特朗普至少五年,目的是促成“西方联盟分裂和分歧”,“他和他的核心圈子定期接到克里姆林宫提供的情报”,包括涉及民主党政敌的情报。科米在6月8日听证会上认为,“俄罗斯毫无疑问干预了去年的美国大选”。
这份备忘录写于2016年6月,执笔的是英国军情六处一名退休特工,他的消息来源为俄情报人员。美国情报部门认为事态严重,形成2页的机密简报,国家情报总监、FBI局长、CIA局长、NSA局长四人联名,分别报告时任总统奥巴马、候任总统特朗普、国会领袖。
这是“通俄门”调查的源头。特朗普迅速在推特上怒斥这是“假新闻”,是对他的“政治猎巫”。1月11日,他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召开当选以来的首场记者会,当场怒怼CNN记者,拒绝让他提问,痛批CNN搞“假新闻”。
1月17日,普京为特朗普辩护:“作为选美大赛的组织者,特朗普一直与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在一起,没有理由到莫斯科招妓。”6月1日,普京回应干预美大选指责,否认俄罗斯在国家层面实施过任何黑客攻击行为,同时表示不排除一些俄罗斯“爱国人士”发动黑客攻击的可能性。
科米证词表明,这份2页的机密简报确实存在,美国多个情报部门确知其事。1月6日,他和其他情报部门首领集体拜访特朗普,“简报接近尾声时,我单独留下向候任总统特朗普介绍了一些我们在评估过程中收集到的私人敏感信息。”这些信息“淫秽且未经证实”(salacious and unverified),“国家情报总监要求我个人完成这部分的汇报工作”。原因有三:一、“我仍将留任FBI局长一职”;二、“这些材料也是FBI的反情报职责”;三、“以便尽可能地,将这对候任总统造成的尴尬减到最低”。
证词还说,1月26日,特朗普上任后不足一周,邀请科米单独共进晚餐时,告知科米“正在考虑下令让我调查这些指控,去证明这些事情从未发生。”科米建议特朗普,“应该慎重考虑,因为这可能会落下‘我们(指FBI)正调查他个人’的口实。而我们不会调查,因为很难举出反证。”
二、科米是美国情报界的“深喉”之一
尼克松被迫辞职,差点被国会弹劾;如果不是继任总统福特赦免,他差点坐牢。在“水门事件”立首功的,就是时任FBI副局长马克·费尔特,也是《华盛顿邮报》秘密线人“深喉”(Deep Throat)。这位正直的知情者,不断向媒体爆出尼克松掩盖“水门事件”的细节,准确、及时、权威,终于搞垮涉嫌违法的总统。如今,尼克松面临的困境可能在特朗普身上重演。
5月16日,《纽约时报》援引FBI的信源报道,特朗普曾在今年2月的一场“一对一”的会面中,口头要求科米停止对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通俄门”的调查,而且引用特朗普对科米所说的原话。白宫当日迅速发表声明否认。
6月8日,5月16日《纽约时报》报道的FBI“深喉”身份谜底揭晓。科米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承认,他被特朗普开除后,有意将其一份备忘录(即2月14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特朗普单独谈话的内容)告诉他一位“在哥伦比亚法学院任教授的亲密朋友(丹尼尔·里奇曼)”,指示这位友人将该备忘录的内容分享给媒体。目的是吸引外界关注,促使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独立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干预。
科米如愿以偿。5月17日,即《纽约时报》报道次日,在白宫不知情的情况下,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宣布,任命FBI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俄罗斯是否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高调抨击,“这是美国历史上针对政治家的最严重政治迫害”。
三、FBI甚至整个美国情报界都不信任特朗普
科米完全不信任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每次与总统“一对一”交谈后,就迅速记录下主要内容,包括自己的心理活动、观察判断。按照美国司法惯例,FBI在第一时间所做的记录,可以作为采信的物证。当然,还需要与其他证据进行交叉验证。
证词说,“我觉得有必要在备忘录中,记录我与总统候选人之间的首次对话。为了确保准确,当结束会议后,我立刻停在特朗普大厦外的一辆联邦调查局用车内,用一台笔记本电脑记录下来。从那以后,我与特朗普先生一对一交谈后建立备忘录,成为惯例。在此之前,我没有这个习惯。”
这表明,科米信任奥巴马,却对特朗普有强烈的不信任。在6月8日的听证会上,科米陈述自己的动机更直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沃纳问他,为什么决定把他和特朗普的对话录音。科米回答,“我真的很担心特朗普会对我们见面的实质撒谎。我知道总会有一天我需要一份录音来证明我和FBI的清白。”
更绝妙的是,科米不仅保留物证,而且有意扩大阅知范围,从而保留众多证人。他每次记录与特朗普的单独谈话内容,然后在FBI领导层中传阅,甚至有时集体商讨对策。
这给所有公职人员一个示范。当你面对一个无能、无底线的上司,给你下达涉嫌违法的命令时,你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在诱惑和良知、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平衡?如果上司包括总统的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现行法律有直接冲突,你是否还无条件效忠于他?更进一步质疑,你是愿意效忠一个人,还是愿意效忠信仰和国家?
1月27日,特朗普邀请科米一人赴白宫晚餐。精明的科米就推测出特朗普示好、拉拢的意图,“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样一个一对一、且假装这是我们第一次谈论我职位的场合下,这顿晚餐至少有部分原因,是为了让我请求留任这份工作,并(在我和总统之间)建立某种主仆关系。”
果然,特朗普在晚餐时向科米索要“忠诚”。他对科米直言,“我需要忠诚,我期待忠诚”,“之后便陷入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晚餐快要结束时,他又说:“我需要忠诚。”科米回答:“您将永远受到我的诚实相待。”特朗普停顿了片刻,然后说:“这就是我想要的,诚实的忠诚(honest loyalty)。”科米也停顿了一下,说:“您将从我这里获得这个。”
由这两段证词可看出,作为FBI资深高层领导,有意含糊其词的科米清楚,特朗普以保留FBI局长宝座为诱饵,交换他的“忠诚”;他清楚,美国情报界抱团反特朗普的内幕,如果他中止调查弗林,很快有其他“深喉”向主流媒体爆料;他清楚,擅自中止调查弗林一旦败露,即使特朗普力挺,面对舆论、国会排山倒海般的压力,他的FBI局长宝座仍然保不住。
剧情进一步失控,特朗普依然头痛。5月19日,《纽约时报》又披露,获得一份白宫内部的会议纪录摘要,特朗普在解雇科米的次日,会见俄罗斯外长及俄罗斯驻美大使时,声称“我刚刚解雇了FBI的头。他疯了,真是个疯子”,“因为俄罗斯的事我压力很大。现在压力消除了”。这些抱怨和家丑,本来不宜与外国外长、大使讨论,更何况这个国家既是被调查对象,又是美国的数十年死敌。
请细心的读者关注时间──会谈时间是5月10日,媒体报道的时间是5月19日。此时科米已被撤职,但《纽约时报》仍然及时获得如此小范围的机密会谈纪录,说明美国政界高层不止科米一个“深喉”。
FBI的调查步步惊心,直逼核心,“矛头”已指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5月26日,轮到《华盛顿邮报》爆料,早在特朗普正式就职美国总统之前,库什纳就曾秘密会晤俄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提议在俄驻美使馆开建一条秘密的安全渠道,避开美方监听,与克里姆林宫直接接触。美方窃听到俄罗斯方面的通话,进而知晓库什纳计划。这表明美国主流媒体各有各的“深喉”,这个极可能来自FBI另一位高层。
四、澄清未对特朗普进行调查的真实含义
科米证实,他曾多次告诉特朗普,总统本人并非FBI的调查对象。但他的证词中有三段话值得琢磨。
其一:“FBI反情报调查的目标,在于了解被敌对外国势力用来影响美国、盗取美国机密的技术及人为手段。某个美国人已被外国势力视作招募目标,或正秘密地成为外国势力的代理人时,FBI就会对该美国人展开调查。”
这段证词表明,按照FBI的定义和程序,至今没有对特朗普本人进行调查,与他是否任总统无关,而是FBI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成为俄罗斯的招募目标,或者秘密成为俄罗斯在美国的代理人,即成为俄间谍。如有涉嫌叛国的事实和证据,依据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特朗普不仅被调查,而且必定被弹劾和定罪,即使总统豁免权也保不住他。
其二:“基于上述背景,我在1月6日简报会之前,曾与FBI领导团队讨论,是否应该准备好向候任总统特朗普保证,我们并没有调查他本人。这是事实,我们没有针对特朗普本人展开反情报调查。”
这段证词表明,科米向特朗普保证没有调查他,不是特朗普理解的个人“忠诚”,恰恰相反,只是描述一个客观事实,只是科米所理解的“诚实”,最多就是中间状态“诚实的忠诚”。更为关键的是,告知特朗普这个信息,科米提前与FBI领导层讨论;证词还说,“我们也告诉国会领导层我们并没有调查特朗普总统本人。”所以无论就人品还是法律而言,很难责问科米。
其三:“我没有告诉总统,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不愿就此公开发表声明,指出我们没有针对特朗普本人进行调查,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如果事态又起变化,我们又得更正此前表述。”
这一段证词最关键,含蓄表明科米和FBI的严谨立场:现在未调查特朗普,不等于今后不调查,不等于特朗普一定没事。
FBI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调查,无疑对特朗普造成极大的压力和困扰。由他与科米接触密度就可看出。科米在听证会上说,他4个月里与特朗普进行9次私人谈话,3次是面对面交谈,6次是电话交谈;而在3年里与时任总统奥巴马仅有2次谈话,一次是谈政策,一次是告别。
特朗普3月30日、4月11日两次致电科米,至少3次将调查形容为“一团乌云”(a cloud)。“减损了他代表国家行事的能力”,询问科米“可以做什么来‘拨开乌云’”,要求科米“必须把事实(FBI没有调查总统)放出去。”科米和FBI磨磨矶矶,一直故意拖延。
五、特朗普涉嫌干预司法调查但FBI集体决策抗命
据科米证词,在2月14日的单独会谈中,特朗普清晰表达中止调查弗林的愿望。他告诉科米:“我希望你能看清楚,放过此事,放过弗林。他是个好人。我希望你能放过他(I hope you can let this go)。”科米只回答“他是个好人”,并没有说会“放过此事”。
这次谈话之后,科米按先例“立即准备了一份关于弗林谈话的非机密备忘录,并与FBI的高级领导层讨论。”科米故意曲解,“总统要求我们放弃调查弗林就其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在去年12月谈话过程的错误陈述。我当时并未认为,总统指的是停止对他的竞选活动与俄罗斯之间可能有更广泛联系的调查。”《纽约时报》接受他爆料,5月16日报道的观点表明特朗普的真实意图、科米对特朗普意图的理解,都是“当时并未认为”的后者。
证词说,“FBI领导层也同意我的观点,认为不能因总统的要求而影响到调查团队,我们不打算遵从。我们也得出结论,鉴于这是一对一的对话,也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证实我的陈述。我们的结论是,向司法部长塞申斯报告此事意义不大,我们预计他可能会回避与俄罗斯相关的调查。”
这段证词表明,FBI领导层不仅集体故意曲解特朗普中止调查弗林的要求,而且集体决策不执行特朗普的要求,集体决策不向FBI的直接领导司法部长塞申斯报告。
其实,读者、媒体、国会议员都心知肚明,不向司法部长塞申斯报告的关键原因是,他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主要成员之一,与弗林一样,也未经美国政府授权,曾与俄大使秘密接触。弗林正是因为与俄大使举行会谈,被FBI秘密录音,这个录音泄露后又撒谎,导致被迫辞职。换而言之,FBI的直接领导塞申斯有可能成为FBI的调查对象。所以他很明智,决定并公开声明回避调查。5月17日任命特别检察官独立调查的决定,就是司法部副部长而不是他做出的。科米和FBI不向他汇报调查的进展或决策,合法、合理。
至于特朗普干预FBI调查是否构成犯罪,科米聪明地不下结论,但把难题抛给特别检察官,强烈建议他研究、调查。他在6月8日听证会上说:“关于我与总统的那番谈话是否构成妨碍,我不认为我有资格下结论。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但我相信特别检察官会研究这个结论,以试图了解意图是什么……以及这是否构成犯罪。”
六、特朗普宣称科米被解职的原因不成立
美国国会立法规定,FBI局长的任期为10年。这是个折中方案,既预防首任FBI局长胡佛48年任期至死,权倾朝野,无人敢动;又避免任期过短,受现任总统制约,沦为总统鹰犬。2013年9月,经奥巴马提名,美国参议院表决任命科米为FBI局长。特朗普任总统不足4月,就将做局长不足4年的科米解职,他成为FBI在109年历史上第2位被解职的局长。
5月10日,科米遭解职后次日,特朗普接受NBC专访时解释原因,“科米是一个爱出风头、哗众取宠的人,让FBI变得一团糟”,“他的工作做得不好,就是这么简单,这与俄罗斯的调查无关”。
5月11日,FBI副局长、代理局长麦凯布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与特朗普前一天言论大唱反调:“我对科米报以崇高的敬意,我敬佩他的能力和正直,能与他共事是我职业生涯最大的荣耀。科米在FBI获得了广泛的支持,直到(被解职后的)今天依旧如此。”由此可以断言,特朗普绝对不会容忍副局长麦凯布接任局长,因为他和科米一样,不接受摆布,缺乏所谓的“忠诚”。所以FBI新局长从外部产生,一点不稀奇。
在6月8日听证会上,科米多次指责特朗普撒谎。与严谨平和的书面证词迥异,他开场白就愤怒地反驳特朗普解除他职务的原因,谴责特朗普说FBI“管理不善”、“处于混乱状态”,是“诋毁我、更重要的是诋毁FBI”,“这些都是谎言,彻头彻尾的谎言”,“FBI是诚实的,也是坚强的。FBI是,也将继续是独立的”。
6月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NSA局长罗杰斯分别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回避参议员的尖锐提问,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特朗普向他们影响中止调查弗林。所谓“放过”弗林,就是中止调查弗林,就是中止调查“通俄门”,就是设立“止损点”和“防火墙”,就是保护特朗普核心团队甚至他本人。
科米没有执行特朗普的要求中止调查,反而加速调查。据他的证词,不仅“调查全力快速进行,没有任何调查团队成员或司法部的政府律师知道总统的请求”,他还“恳请司法部长,阻止总统与我之间再有任何直接沟通”。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塞申斯保持中立,“并没有作出回应”。但这对特朗普而言,是个强烈的讯号,科米对他没有“忠诚”,依然“独立”,而且调查已对他的核心团队构成威胁。
无条件效忠信仰、效忠国家,而不是效忠个人,即使他是总统,科米和FBI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因此,科米被撤职就没有悬念,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尾声:特朗普的四个困境
以“推特治国”著称的特朗普,在科米6月8日作证期间异常沉默,未发表任何推文。他的小儿子出马回应30多条推文,护父心切,但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特朗普这回极可能听从律师团队的良言,否则这个大嘴巴胡言乱语,铁证如山,极可能捅出更多的“娄子”。9日一早,他憋不住发推特攻击:“科米的证词充满了错误和谎言,完全是在为他自己辩解,而且,科米还是泄密者”。他无论是沉默还是攻击,掩盖不了他的“四个困境”。
其一,“深喉”越来越多。特朗普的硬伤、把柄一堆,丧失公信力,情报界和政府高层的“深喉”爆出猛料接二连三,美国主流媒体应接不暇。
其二,司法调查进行到底。科米因坚持调查、追查真相被撤职,加剧美国情报部门对特朗普的不信任、不合作。尤其是他在听证会上对特朗普撒谎、污辱的反驳,将激发情报部门的“圣战”情结,为荣誉而战、为真相而战、为正义而战。无论谁出任新的FBI局长,没有胆量、没有权威、没有能力阻止,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中立,配合特别检察官。“通俄门”调查的要害和路径将指向以下问题:特朗普竞选团队如弗林、库什纳、塞申斯,与俄大使秘密接触几次?是否还与俄方其他人员接触?每次谈了什么?是否达成某种协议或者默契?是否从俄方获得有关大选的情报或帮助?总统候选人、候任总统特朗普对上述情况是否知情甚至就是他下达接触的指示?有关俄罗斯掌握特朗普的“黑材料”是否属实?
其三,弹劾概率小但风险有。科米证词可成为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证据之一,但不足以动摇特朗普的总统宝座,他的民意基本盘依然稳定。民主党议员必然穷追猛打,但不会真心弹劾,特朗普越狼狈,明年中期选举和三年后大选,民主党夺权翻身越有机会。共和党议员更是轻描淡写解释,例如6月8日,众议院共和党议长瑞安辩护,“总统在这里是新手,他对政府来说是新人,因此他也许不了解涉及司法部、FBI和白宫关系方面的长期规定。”除非有特朗普“通俄”的铁证,否则两党不会联手弹劾。特别检察官调查程序极为漫长,没有两三年结不了案,即使特朗普涉嫌有罪,国会启动弹劾程序,还未定案,他的总统任期可能就结束了。还不如等他任期结束后进行彻查和起诉,以免羞辱美国总统这一职位、羞辱国家。
其四,执行力越来越弱。一个FBI副局长就能把有硬伤的尼克松赶下台,何况现在是整个FBI、情报界怒怼硬伤更多的特朗普,还有同仇敌忾的美国主流媒体助阵。特朗普后续任期不好过,干什么都受束缚,都干不好。美俄关系很难在他手中改善,他被调查和丑闻缠身,将很难有更多精力解决重大国策,很难取得漂亮政绩。塞申斯何时辞司法部长职务,将是围观FBI“通俄门”调查的下一个重要窗口和指标。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通俄门,科米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