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乘客被困美联航飞上海机舱7小时:没吃的,机组换十多人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7-06-14 2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8日,近300名从美国新泽西州飞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中国乘客在等待乘坐美联航UA86航班过程中,经历了备受煎熬的11个小时。
据该航班乘客反映,在此期间,美联航方面以超过安全飞行时间为由,先后更换超过10名机组成员,导致近300名乘客在缺少水和食物的情况下被困在机舱内部近7个小时,而在这些乘客中既有年近八旬的老人,也有仅仅4个月大的婴儿。但是在此期间,美联航空乘人员却没有及时主动提供必要的服务和帮助。
美联航13日通过其中国地区的公关代理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此事做出回应。美联航在声明中,对由于“飞机维修保养问题及机组人员工作时间安排”导致的航班延误表示歉意,但并未就延误过程中美联航工作人员的服务表现做出评价。
机舱内被迫坐等近7小时
美联航UA86航班是从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机场(临近纽约)飞往中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一条直飞航班,该航班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6月8日上午10:45起飞,于次日13:40分左右抵达上海,中间飞行约14小时。不过美联航UA86航班的这次行程从一开始就不顺利。
航班当天上午起飞前,因为机械故障一再延误。直到当天下午15:00左右,乘客才登上另一家替代飞机,距离原登机时间晚了4个多小时。
据乘客介绍,登上飞机后不久,机舱广播就通知乘客称,由于该航班机组成员少一人,因此需要等待机组人员到位。
约半小时后机组到位,飞机开始滑行。然而广播再次通知称,在等待过程中,又有5名机组人员超过了安全飞行时间;在再次更换乘务人员过程中,广播又表示又有4名机组人员超过了安全飞行时间;此后,又再次更换2名机组成员。直到当天晚上21:30左右机组成员才全部到位,飞机最终于当晚22:00左右起飞。此时航班已延误超过11小时。
记者发现,2014年1月生效的美国联邦航空局(FAA)限制飞行员飞行时间新规要求,根据一天中不同的时间段,飞行员的执勤时间从原来的最多16小时降至9到14个小时,飞行时间降至8到9小时。此外,飞行员每7天必须有30小时的不间断休息时间,再次飞行前必须有10小时的休息时间。据报道,FAA出台这一新规主要是防止飞行员疲劳驾驶造成事故。
对于出现这种反复更换机组成员的情况,中国一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谭先生向澎湃新闻表示,国际航班一般配有两名机长和两名副驾驶,为了保证飞机上有足够人员,可能会出现断断续续换人的情况。
但是,对于美联航是否了解此后更换的机组人员飞行时间即将超时,部分乘客仍然提出质疑。而对于这一疑问,美联航没有向澎湃新闻做出回应。
“机组成员完全没有工作状态,上飞机就躲在一边不见,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会超时下飞机。”一名乘客表示,乘客在询问情况时,他们还会故意强加说乘客没有坐下,所以不能飞,事实情况是连机组都不到位,他们自身没达到起飞条件。”
美联航服务再遭诟病
UA86航班的不少乘客感到愤怒和忍无可忍的还有一方面——在飞机上等候机组人员到位的六七个小时中,美联航的服务存在严重问题。
6月8日下午13:30左右,UA86的乘客再次被要求在替代航班的登机口等待,大部分乘客从早到晚都没还有进食和饮水,美联航也没有主动提供任何帮助。因此有部分乘客主动与美联航工作人员进行交涉。
交涉之后,14:30左右美联航向每位乘客发放了一张10美元(约人民币68元)的食品代金券。然而一些乘客称,机场很多食品柜台并不接受美联航发放的代金券。此外由于机场不使用现金支付,造成许多人即便拿到代金券也无法使用,或者根本不够吃一顿午餐。另外,由于15:00美联航突然宣布登机,大量乘客甚至来不及使用食品券,最终仍然饿着肚子登上飞机。
最令机上不少乘客感到难以忍受的,则是登机之后在舱内等待的近7个小时,许多乘客回忆起这近7个小时时都充满了愤怒。据一些乘客描述,在这近7个小时里美联航工作人员对乘客的状况不闻不问,没有主动提供水和食物等服务。
“从下午2点多钟一直关到晚上9点多钟,在飞机的密闭的空气当中,他们没有拿午餐来,也没有拿晚餐过来,水是需要我们去向他们要。”乘客马先生回忆说。
长时间处于机舱内的密闭空间也让许多乘客倍感煎熬,特别是老年人,一些老年乘客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不适。现年71的乘客吕先生每年都会乘坐美联航前往美国探亲,是美联航的会员,但仍然对美联航当天的做法感到气愤。
“我有糖尿病,带的东西也吃光了,关键问题是没人管啊,我后来都心发慌淌虚汗了。一个中东模样的人让我在前面的商务舱休息了会,我要了点面包才好点。”吕先生告诉澎湃新闻。
“乘务员都没有主动慰问老年,也不解释,没通知。”吕先生说到,“坐飞机安全第一,飞机有故障很正常,但是不能骗我们,干等七八个小时,怎么得了,怎么吃得消?”
乘客詹女士的父亲今年76岁,患有老年痴呆。据詹女士介绍,由于旅行时间过长,以及延误期间反复更换地点,詹女士的父亲回国之后出现了焦躁的症状。
“我觉得自己非常不舒服,我再不出去呼吸,可能要窒息了。”马先生表示,“我作为一个34岁的壮年,我都感觉这样,别说飞机上还有4个月的新生儿,最老的还有80多岁的老夫妻。”
乘客马先生多次要求下飞机,但是均被阻拦,最后跟随几名因超时下飞机的机组人员离开了机舱,他是最终没有搭乘这驾飞机的两名乘客之一,另一人是一名外国人。
乘客不接受赔偿集体维权
飞机抵达上海浦东机场之后,除最终并未搭乘飞机的两人,大部分乘客每人都拿到了一份美联航的文件,这份文件对航班的延误表示了歉意,同时提出赔偿。
在这份以美联航客户联络中心副主席Sharon Grant的名义发出的文件中说到:“我对您在今天从纽瓦克机场飞往上海的UA86次航班上的经历感到很抱歉。您的安全始终是我们关心的首要事情,我们理解对于这类事情的回应对于保持您的信任至关重要。”
文件称,考虑到乘客的经历,美联航愿意向向乘客提供1000美元的机票抵用券或者50000英里飞行里程。
美联航在通过中国地区的公关代理给澎湃新闻的回应中,也提到“滞留机场期间,我们为乘客提供了用餐券,并针对航班延误给旅客造成的不便作出了补偿。”
不过,部分UA86航班的乘客并不接受美联航单方面做出的赔偿决定。
在谈到此次美联航UA86次航班时,美国华人全国委员法律委员会主席华强律师直言“很糟糕”,并认为美联航做出的赔偿不合理。华强律师目前正在积极参与这一事件的维权,此前她一直在推动美国修改航空法,保护乘客权益。
“(美联航)赔偿不合理,应该给现金赔偿……如果有人因为误机生病或者耽误其他事情,可以要求额外赔偿。”华强律师对澎湃新闻表示。
而中国飞行员谭先生对澎湃新闻表示,航空公司对旅客的赔偿依据的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和航空公司的规定,“如果完全是在合理规定之下运行的话,很难提出额外的赔偿。”
谭先生表示,按照中国国内标准,航班延误超过四个小时,包括在地面的延误,都可以申请一定的赔偿,每个公司规定不一样,但是赔偿金额很少,具体原因也需定性。
6月12日,针对美联航对待乘客的诸多不当行为,华强律师代表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向美国交通部华裔部长赵小兰发出了请愿信,信中要求赵小兰采取必要措施防止美联航做出不当行为。目前,UA86航班的部分乘客已向美联航和美国交通部发出投诉,并正在收集证据,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权的益。
就在今年的4月9日,美联航从芝加哥飞往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UA3411航班要求4名已登机乘客推迟行程将座位让给该公司机务人员,其中3人服从离开,一名亚裔乘客表示自己是医生需要次日出诊而拒绝,被强行拖拽下飞机,嘴部受伤流血。此后美联航遭到广泛批评,美联航CEO事后亦表示对事件感到“耻辱”,还称“美联航需要更好的为顾客服务。”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联航

继续阅读

评论(90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