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欲限制中国投资人工智能,外交部:勿用政治干扰商业并购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 韩声江

2017-06-14 20: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对硅谷的科技投资正在引起美国国防部的警觉。当地时间6月14日,路透社援引美国国防部官员消息,以及一份未公开的五角大楼报告称:美国担忧中国资本正在绕过监管,通过投资美国的科技,获取技术并转移回中国,应用在国防领域来抢得先机——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
在6月14日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回应:正常的商业并购就应该按照商业原则和市场规律办。我们主张外界不要对这些商业并购案作过多政治解读,更不要进行政治上的干扰。中美经贸合作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希望美方能够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兴业提供良好的环境。事实证明,中美之间良好的贸易投资合作关系能够为双方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硅谷的中国投资人已经听到了风声。一名不愿具名的硅谷基金合伙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美国从今年初开始,从国防部到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层面,对中国资本投资敏感科技类项目都有审核,也传出很多消息,可能将有措施出台。但审查主要针对美方认为的敏感资本,比如涉及中国政府的资本,以及敏感行业比如半导体、生物信息学等,不是说整个科技领域遭遇审查。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在今年4月发布研究结论: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相比,中国的投资者在完成收购后,没有更明显的转移研发和高附加值部门回国的倾向,相反,他们在美国雇佣了更多的员工。
在美国国防部格外警惕的人工智能领域,DXD点芯数据集团联席董事长董海涛在硅谷完成了数项投资合作,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人工智能的确是硅谷当下最大的投资热点,一些财务投资出身的中国投资人,或许大举投资收购硬件、成型的功能性产品,引发美国政客担忧。但是这些投资人和美国的政客都还不明白,人工智能的核心并不在于硬件或是产品,这些昂贵的投资并没有触及人工智能核心的算法和深度学习。用政策壁垒去阻击这种收购,也无法阻断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发展。
中国没有明显转移技术的倾向
路透社援引一份未公开的美国五角大楼报告称:中国企业绕过美国的监控,获取了一些敏感的技术。这是由于中国企业的一些投资交易的类型,不会触发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比如合资企业、少量持股、以及对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
据荣鼎咨询数据,中国对美国高科技和创新密集企业的直接投资,从2013年起出现激增,在2014年到2016年,平均每年的增长额为90亿美元。在2016年,对于中国在半导体、机器人和其他领域的收购和竞标,引发了美国对于中国投资影响的讨论,而科技在国防领域的应用,和涉及中国国有资本的收购,尤其遭受争议。
前述硅谷基金合伙人称,在硅谷,很多中国基金打出的宣传重点,就是中国资本通过投资美国公司,可以将技术带回中国。或许这被媒体误解成以投资为名,行技术转移之实。对于美国政府加强管控的意向,人工智能领域暂时没有看到明显影响,中国资本也暂没有受到实际影响,但有消息说审查资金来源将会是一个措施。该基金此前投资了一个商用航空航天项目,而另一家投资公司来自香港。因为香港公司与中国内地有合作,商用航空航天项目表示不方便接受这项资本。
但是,荣鼎咨询通过分析2016年的数据得出结论:中国投资人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相比,没有更多地把研发和其他高附加值活动搬回中国。相反,大多数中国投资人继续在美国增加雇员。这与前几年的观察也是一致的。
荣鼎咨询报告称,中国对美国初创科技企业的投资,一方面引起了美方担忧,一方面又为大量的美国创业企业提供了资本。在2016年,中国投资者尤其关注软件、金融和商业服务、以及生物科技。而担忧则在于,中方对资本外流的控制、对美直接投资条款的修改,以及宏观的中美经济关系,或许使这种投资繁荣难以持续。
政治壁垒难以阻断人工智能合作
路透社援引美国共和党的二号人物、参议员John Cornyn的助理称,“人工智能是中国寻求投资的尖端科技之一,也有军事领域的应用潜力。这些科技出现的时间太近,导致我们的出口控制系统,还没有想出办法来对它们实现覆盖,这也是技术能够从我们现存监管的漏洞中溜出去的原因。”而John Cornyn正在起草立法文件,以给予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更大的权力,来阻击一些科技投资。
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军方正在加大对人工智能应用的投资,比如把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与无人机技术结合起来,侦测出环境中的不正常现象。而相似的图片识别技术,在硅谷已经作为商业技术开发出来,可以被对手获取,用于军事目的。
在硅谷投资人工智能的董海涛认为,人工智能的核心原理是公开的,通过大量输入数据,进行深度学习才是决定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假设中国的算法落后于美国,但是通过大量的数据输入和学习,不断“进化”,将不会输给在起跑线上更为高级的美国算法。而在硅谷大量收购的成型技术产品,很快将被超越,没有太大意义。
他认为,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优势在于算法、模型、深度学习,而中国则在数据、输出方面有美国难以匹敌的优势。比如中国短时间内投放的千万量共享单车,以此收集到的庞大数据,在美国就难以实现。
董海涛表示,从这样来看,美方担忧、阻断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与合作,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美国人工智能的核心竞争力是设计出算法、模型的人才,尤其在美国的斯坦福、普林斯顿、卡耐基-梅隆大学。而即便美国政府通过审查、限制资本阻断两家公司的合作,其封锁的人工智能技术也将会被其他研究者突破。因此垄断与壁垒,都难以阻止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而一旦硅谷被封闭孤立,难以获得算法和模型之外的数据等资源,也将难以取得发展,甚至落后于中国。而如果中美能达成合作,互补长短,反而是推动人工智能发展最好的方式。
责任编辑:蒋晨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投资,中国,人工智能,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