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中东丨IS已势穷力蹙,为何顶着它名义的恐袭仍在全球频发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实习生 沈馨妍

2017-06-16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去年底在伊拉克摩苏尔战役中节节败退,曾令人闻之丧胆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已颓势难掩。今年6月,拉卡战役新阶段的开启使得“伊斯兰国”组织实体被消灭的进程又更近了一步。然而,败落中的“伊斯兰国”外溢效应却大大增强,美国、欧洲、东南亚、南亚、非洲,都有其“效忠者”作乱的身影。
那么,“伊斯兰国”到底正在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威胁?它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战况究竟如何?哪里将可能成为其下一个发展重点?而惨无人道的“童子军”又将给当下与未来的反恐战争造成怎样的影响?
第一届上海中东学论坛现场。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图
6月10日,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等7家研究机构共同举办了《第一届上海中东学论坛——“区域国别研究视角下的中国与中东关系”研讨会》。会上,多名专家对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中东恐怖主义的新发展进行了论述。
专家简介(以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包澄章,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蒋真,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王震,上海社会科学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魏亮,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IS在阿富汗的长期性、反复性
魏亮:目前为止,“伊斯兰国”极端组织(IS)在阿富汗的演进可分为三个阶段:2014年下半年的酝酿期、2015年的成长与斗争期、2016年初至今的低谷与重组期。2016年初,普遍认为IS在阿富汗的力量达到了顶点,一个通常被引用的数据显示,IS当时已覆盖了阿富汗70%的省份,34个省份中已有25个省有了IS力量,且延伸进入了首都喀布尔。2016年2月2日,IS的“哈里发之音”电台在IS进入阿富汗后长期盘踞并稳固据点的省份被摧毁,随后,IS面临美国联军、塔利班武装等各方的打击,所谓失地又失声,陷入低谷期。
IS在阿富汗的成功与失败是一体两面的。IS走向衰落或受到重创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曾经所拥有的“胜利效忠”和“金钱效忠”,在最近一年时间是迅速衰退。这与伊拉克、叙利亚战场上的局势有着直接关系,IS在这两国的“领土”迅速缩减,摩苏尔与拉卡战役开始后,IS的税收也减少。士气、网络宣传、“推特”的数量等(的减少),都会影响它在阿富汗的运作。此外,阿富汗国内政治力量复杂、派系林立、意识形态多元化等因素,也既成为IS兴起的可利用之机,又成为后者进一步扩张的一大阻碍。
应当承认,IS已成为威胁阿富汗稳定的一个重要的、不可忽视的因素。它既利用自身实力、灵活策略,又利用阿富汗复杂的政治局势,为自己的生存谋求空间,同时也能够从全球网络里吸取人力、财力、物力和智力支持。因此,IS在阿富汗的整体发展脉络是具有长期性、反复性的。
外籍人员构建IS全球网络
钮松:IS当前在全球的“影响力”、恐怖威胁程度,来自于其成员的国际化、全球化。
根据一般定义,IS组织的“外籍人员”是指在冲突中参与动乱的但没有公民身份的群体。这主要有3方面的定义:一、外籍人员在发生动荡的国家没有公民的身份;二、外籍人员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官方的军事组织;三、他们不是我们所理解的机构的雇佣军。
从IS角度而言,招募外籍人员一方面推进其所谓的“建国”目标、扩展势力范围、巩固恐怖大本营;另一方面,也为其境外恐怖主义活动提供强大的人力资源支持,构建一个全球网络。
而外籍人员之所以加入IS,则同样出自多方面因素:一些移民后代在本国(尤其是欧美国家)国内经历了身份危机,被主体民族疏远边缘化,因而转向IS,实现身份归属;不断增长的外籍人员进入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形成了“马太效应”(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通讯技术、交通的便捷也为外籍人员最快速前往IS大本营提供了便利条件。
然而,由于外籍人员来源复杂,很难有较明确的统计数据。当前争议比较小的,主要的5大来源国为突尼斯、沙特、摩洛哥、约旦、土耳其等。此外,欧盟成员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是非阿拉伯国家中的来源主体。
另有统计显示,高学历男性较容易被恐怖主义所引诱。
这些外籍人员的命运,与国际制度的改良、西方国家社会制度的优化、宗教参与当前国际体系当中的合法性等,都将息息相关。
IS“童子军”的暴力观或超其父辈
包澄章:IS“童子军”主要是指在6-18岁,受到极端意识形态的蛊惑,被迫参加该组织暴恐活动和军事活动的未成年人群体。其中,年龄较低的“童子军”也被称为娃娃兵。
IS内部设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招募机构,并将系统招募和培训“童子军”组作为该组织的战略目标之一。从来源上看,主要有以下3类:第一类是该组织控制区域的未成年儿童,包括孤儿、当地人的孩子、失踪找回的孩子;第二类是IS本身组织成员的孩子,包括外籍武装分子和本地武装分子的孩子;第三类是IS俘虏或人质的孩子。
对于“童子军”的招募,IS主要采取了5种方式:通过宣传影响其自愿加入;以金钱等利诱招募;以威胁、恐吓等手段强迫招募;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充分利用未成年人被社会边缘化、渴望被爱和理解、以及寻求社会认同的心理来进行招募;海外分支机构进行招募。
未来,IS“童子军”的暴力观可能超过他们的父辈,将会对全球的安全造成更加严峻的影响。此外,随着IS面国, 回流趋势的增加,未来IS将可能在冲突地区建立新的据点,以恢复士气、重整出发,这些武装分子的孩子,也将与父母一起回流与转移,而IS也将加大对分支机构的支持力度。最后,自杀式袭击目前已呈明显上升趋势。
打击IS问题上,伊朗毫不含糊
蒋真:在打击IS问题上,伊朗的态度一直比较明确,毫不含糊。主要因为IS确实威胁到了伊朗,挑战了伊朗自身的利益。伊朗与伊拉克共享长达1200公里的陆地边界,伊拉克境内的IS势力对伊朗的西部安全产生了威胁。同时,IS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的不断蔓延,又在东部地区对伊朗产生了威胁。另一方面而言,属于极端逊尼派的IS与最大的什叶派国家伊朗在教派观念上也存在分歧。2014年,IS就曾在占领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后处决了400多名什叶派囚徒。
当前,伊朗对IS的政策可归纳为3点:向地区盟友积极地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以对抗IS;直接参与打击IS,尽管伊朗对此态度比较模糊,但许多数据表明,伊朗切实参与过直接打击;积极寻求国际合作,包括与俄罗斯、伊拉克、叙利亚共建打击IS的情报分析中心,而俄罗斯轰炸机从伊朗的空军基地起飞打击IS也是一个典型例子。与此同时,伊朗还积极地与欧洲国家、中国等国进行交流访问,把打击恐怖主义与IS作为一个重要议题。
伊朗对IS的政策是基于维护其国内利益,但同时符合了国际社会反对恐怖主义的主流,它在一定程度上为伊朗赢得了一定声誉。然而,伊朗对IS的打击也受到一些挑战,伊朗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的、长期的军事投入,但伊朗本身长期受到美国制裁,其经济国力等是有一定压力的。
IS短期内不会彻底消失
王震: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作为有组织的、大规模的军事政治的实体存在,它的溃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接下来就可能要进入到一个政治层面,但在政治层面上,旨在解决叙利亚内战或IS问题的政治方案还没有,或者大体的共识还没有完全出现,这就增加了整个问题的复杂性,这是对当前整个局势的一个大的判断。
在未来,IS面临的前景将有两种可能:1,像基地组织一样被边缘化,在全球“圣战运动”中逐渐丧失领导权;2,与其他组织结盟,改头换面。然而,无论是哪一种,IS短期内并不会彻底消失。
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地区层面而言,在当前大国没有共识的情况下,冲突难以得到彻底解决,个别大国需要为干涉这些地区事务寻找借口,如果IS不存在了,那么其他国家的驻军可能就没有必要了。
此外,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矛盾已被激发出来,IS挑动着两个教派间的矛盾。矛盾被激发之后,IS在当地的社会根基、宗教根基就很难被消除。
在全球层面,IS的扩张速度已超出预期,其意识形态短期内不会消失,它从战术、宣传层面对全球所谓“圣战者”的“激励”也将持续下去。对于回流的所谓“圣战老兵”,据美国国防部最新评估报告统计,过去两年间,已有千余人扩散到全球120多个国家与地区。未来,“圣战老兵”回流问题将越来越厉害,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东,IS,恐袭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