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视节|有能力的团队能不能解决热门IP网剧的大问题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6-17 12: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几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上,已经不只有电视剧片方和导演的身影,开始有更多平台参与,网剧也渐渐成为讨论的主角,成为各大平台发布自己片单的重要时刻。
相比去年所有平台投资方一窝蜂争抢几个超级IP,签约各大传统制作公司和演员,今年主要玩法有啥区别?答案是,电影界资源开抢。
爱奇艺中国网剧“未来式”论坛现场。
在今年电视节开始前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电影人冯小刚签约监制网剧《剑王朝》,韩三平合作项目《战争传说》,周星驰《西游降魔》也将网剧化,王晶的《卫斯理传奇》处于待播状态。将播出的下一部《鬼吹灯》已经是管虎来导演,接下来几部,恐怕他还是接着来。
确实,这个入侵电影界的片单让人没想到。但其实今年的片单和论坛听下来,感觉是有些分裂的。
在片单里,每个剧集背后的阵容都实力不容小觑,电视剧市场几乎所有排在前面的制作团队都开始松口与网剧项目合作,趋势异常喜人。
而在论坛上,相比较最后一天“育良书记”在电视剧论坛的大胆发言,网剧论坛显得友好温和很多。围绕“IP、年轻用户、网感、数据”等几个问题的友好探讨,气氛一片祥和,一边吐槽小鲜肉要价高,时间紧,一边还在用数据炫耀自己用过多少人气高涨的大偶像。这个趋势,不太好。
去年网剧领域的最没用的高频词是“网感”,今年听到最没用的高频词则是“好制作”。
在爱奇艺主办的“中国网剧未来式”论坛上,编剧白一聪、制片人侯小强、导演五百、爱奇艺戴莹等人,都对这一年的网剧市场进行了总结,也对未来说了说看法。
爱奇艺中国网剧“未来式”论坛现场观众。
去年的网剧刷出存在感了吗
不得不承认,这一年的网剧市场没有收获喜人的成绩。
在传统电视剧市场,尽管小鲜肉要价日益增高,特效团队日益敷衍,拿着IP只顾赚钱,抠像、替身、提词等现象屡禁不止,却还是出现了《人民的名义》《好家伙》《鸡毛飞上天》《白鹿原》等一系列质量过硬,而且收获了巨大关注的剧集。因为这些剧的走红,意外打破了各大投资方和制片方唯粉丝论的理解,使得观众对剧集的要求默默地又上了一个台阶,不少传统制作方也开始反思用高价年轻演员时的尺度。
而网剧市场最傲人的成绩,除了《余罪》《最好的我们》《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这几部剧,剩下的几乎可以分为内容不精彩、大IP大烂剧、低质量低制作等几个大类。当然,像《花间提壶方大厨》这样的网剧确实也吸引了许多粉丝,但依然难以和认真制作的几部电视剧相比,只是在当下的电视剧市场中没有用IP鲜肉等概念做过度宣传包装,在影响力和精细度上,实则经不起推敲细究。
在去年白玉兰有关网剧的论坛上,不少大佬对于国产网剧和美剧、日剧的差距几乎是信心满满。到了一年收割之时,前几部盗墓IP剧得分偏低,远不达预期,《择天记》完全成了粉丝剧集……当下得到的反馈能看出,国内网剧要走的路还相当远。
除此以外,除了喊着口号“好制作”,今年论坛上对于数据的分享,年轻人快节奏的推崇,和分季来拍的推荐这三样,也都是各个导演制片口中的高频内容。网感被替换为年轻人的节奏,也改变不了根本上的认知偏差,这时很想捶胸顿足地问,都忘了年轻人们是怎么强烈要求“达康书记”“育良书记”“瑞金书记”开会的吗?
冷淡的成绩归冷淡,前方的路还要走。如果想要看到以后真正朝着Netflix走去的国产网剧,还是要看手握资源和资金的各位大大们到底在想什么,说什么。
圆桌讨论
付费的网剧市场发展如何
要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第一步是要看目前的情况是否良好。这个问题里,两个关键词是“付费”和“良好发展”。
在网剧论坛一开始,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就分享了有关网络看剧的几个数据。“2016年收入已经突破了100亿元,人群在6000万左右。”
在平台看剧的年轻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一年付费模式的发展。王晓晖认为:“付费用户是重要的指标,这是改变在互联网上观看电视剧、连续剧商业模式的革命性的变化,观众、我们的用户靠自己的付费来证明这个剧到底是好或坏或者是我喜欢或不喜欢。”
爱奇艺在最近推出的和制作公司五五分账模式更加刺激了制作公司的神经。正是因为电视台可以一次高价买断的模式,导致无数人气演员身价水涨船高,成为天价,毕竟制作公司依靠一个人,就可以保证卖的出高价而回本。
《花间提壶方大厨》的制片人曾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想涉猎网剧市场,正是因为对剧集质量更考验,而不是剧集主角人气更考验的,五五分账模式。“我拍得好,但你要花钱看,你花一块钱看,我能分到五毛,这么直观的反馈方式,简直是太好了,解放了我们。”他表示这个方式让他们不再依赖人气演员让剧集一次卖出高价来回本,而是依赖观众买账。
而是不是“发展良好”?王晓晖在论坛上提出,这一两年,国内网剧价格递增非常可怕。“头部电视剧的价格增长了200%,网剧、自制剧的成本增长了230%。按照现在的速度,顶级剧的单集价格将会到2000万。”
看似这个价格已经接近HBO等电视台费用,但真的是这样发展吗?王晓晖表示担忧:“第一供给量增加了,我们有1万家影视公司,身边做剧的人越来越多了。第二,头两年资本化的涌入,让所有剧的价格和数量都迅猛的增加了。让我们也很焦虑,因为好的不多,消耗的时间又特别长。第三,资本化的程度。大明星扑街的影视剧已经开始比比皆是了。”
爱奇艺中国网剧“未来式”论坛现场。
这些数据和反思都证明,平台和大部分制作方都已经知道,人气明星的方式保证收视率行不通。就像今年国产电影的情况,业内人对这种情况并没有视而不见。
除了资本化的追捧这个原因,不匹配的IP制作是另一个问题。白一聪认为:“超级IP你做成了,大家不意外,但更多的是扑掉了,这取决于制作团队本身,我在意的是创作和制作团队能不能匹配整个IP。”
侯小强也这样认为,“我觉得IP放在手里面之后有两个东西很重要:一是IP运营者是谁,二是IP谁来制作。IP运营者为什么非常重要呢?因为他要找到符合这个IP气质的制作人,我觉得这个非常难。”
可能各个兜底的平台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我们会看到正午阳光、张黎等有能力的团队来把握热门IP。好团队能不能避开这两件事只能等,马上将播出的《琅琊榜2》就是头一个考验。
良好发展需要什么策略
对这种情况,每个大佬都意见不同。侯小强认为,IP是“必须经过检验的”,他而自己,则是IP原教旨主义者。“因为我们类型非常多,有重生、穿越、盗墓、后宫等等。为什么网络文学驱动影视,目前编剧、制片为什么选择网络文学?第一个原因,网络文学有非常好的故事内核,如果基于这个目的走原创之路绝对没有问题。第二个原因是网络文学在文学阶段已经积累了很多粉丝,当年付费看网络文学的是85年出生的人,他们现在已经成长起来。”
而传统制作人滕华涛态度比较有意思,他并没有同意去追求这类IP,而是坚决没有加入网剧的滚滚洪流。“可能在座唯一没拍过网剧的是我,有点滥竽充数的意思。目前我也不是特别想加入网剧的滚滚洪流当中,能够做一个特别棒特别震撼的季播为主的连续剧,不管叫网剧还是什么形式,但是始终好像还没有找到那个方向,也许剧本上看了好多,包括我自己试着开发几个,但是好像还没有到能够达到我要求的程度。也不是价钱的问题,我指的可能还是创作思路。我还是希望能够看到每集能够让我产生我想看下一集(这样念头的剧),不管你是一周之后还是一个月之后。”
可是在说完以后迅速地被打断了话头,再也没有发言的机会……这番话确实对互联网平台来说,并不友好,但本质上要说的问题,是几乎所有在场创作者都在逃避的:创作思路和好不好看。
前段时间,因为重拍版《射雕英雄传》被认为良心的导演郭靖宇则认为,是不是季播,选什么题材都不是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相信平台的人。“我觉得最初我们做网剧的时候,确实是找五六个题材讨论,又在五六个题材中筛选出三个题材一起商量,最后龚宇定的选哪部。网剧发展到今天,任何题材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来播了,你最后收入肯定一大部分来自于互联网,这个时候就不是当初选择什么题材的概念了,而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内容,你能不能内容做好。如果你做得好,我想爱奇艺一定会买单。”
说实话,拥有这种观点的大佬不在少数,完全相信互联网,让互联网的人决定拍什么,怎么拍。并非数据力量不可信,而是作为导演,将题材挑选权力让给完全在影视圈外的人,实在让人难以可信。即便最终挑出的剧是《射雕英雄传》,也不能保证不是一部扑街“幻城”。
韩三平和冯小刚
冯小刚和韩三平说了什么?
听了几天的论坛和片单,今年所有到场的制片和导演都对几个话题没有完全彻底的掌控了解和准备,因此几个小时听下来,记者认为收获甚少,网剧现有的问题在回避,原来的问题没解决,未来的问题没预测。在后来的签约仪式上,冯小刚和韩三平说的话不多,但都是大实话,直至内心,而完全值得重新看看,再仔细想想。
冯小刚:“关于你们的受众小镇青年,你们认为服务小镇青年,但是现在小镇青年跟过去不一样,他对娱乐产品的接收,过去是二轮三轮,有时间差,现在是同步的,英剧美剧,坦率说,我们的网剧、我们的电视剧、我们的电影,都跟英美的差距其实挺大的,在内容上,在制作上,群众演员看着太不像回事了。要警惕所谓抓住一个IP,抓住有流量的明星,甚至把一些非常有演技的明星排除在这个之外,这个始作俑者是你们,所以这个恶果也显现在你们身上。我举个例子,我说张嘉译是非常好的演员,他们说不行,没有流量。这太扯淡了。所以一定会出现你刚才说的小镇青年也不买账,流量明星也要提高演技,一方面我们要受惠于网剧这个新的产品,另一方面还是要抓住内容、抓住演技,观众都不是傻子。”
韩三平:“今天的网剧,我觉得它未来会非常有前途,它是一个集体消费又高度个人自由消费的产品,可以几千万人点击一个网剧看,也可以你自己随意看,快进快倒,你可以看一遍看两遍,非常符合现在的文化娱乐的消费。第二个,刚才为什么说我们现在很多网剧怎么要表现人物命运,这个网剧是最适合的,因为它最自由,1个小时也行,3个小时也行,几十个小时也行,非常自由,为创作提供了巨大空间。”
文艺
我是《陆贞传奇》《杜拉拉升职记》编剧张巍,关于大IP下的剧作改编,问我吧!
编剧张巍 2017-06-15 150 进行中...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电视节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