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第一家庭纷争或上升至法律层面,前总理吴作栋出面劝和

澎湃新闻记者 刘乐凯

2017-06-18 17: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2004年的宣誓就任典礼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誓言,要把新加坡建成一个避风港,让新加坡人从外地回来的时候感到家的温暖。不过近日,“避风港”并不风平浪静,新加坡“第一家庭”纷争不断,家庭成员间的内讧,引发了新加坡乃至全球的持续关注。
6月17日,“第一家庭”成员间的公开纷争数仍在持续,李显龙亲弟弟李显扬当天表示,挑战遗嘱的适当渠道是上庭。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李显扬17日下午再发长文,逐点反驳兄长李显龙总理提出的质疑,并指兄长若要挑战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最终版遗嘱,他应通过法律途径。
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澳大利亚莫道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亚洲研究中心教授加里·罗丹(Garry Rodan)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若纷争上升至法律层面,对事件中所涉及的所有人来说,在声誉上都有很高的风险。
家庭纷争损害亚洲价值观“神话”
17日晚间,新加坡前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脸书上发文称,国人应该规劝他们私下里友善地处理纷争或是通过闭门仲裁来解决。吴作栋还从家庭血缘亲情上规劝道,不论歧见有多深,为此撕裂用超过一生的时间构建起的亲情纽带都不值得。
研究新加坡政治的香港城市大学亚洲与国际研究学系的斯蒂芬·奥特曼(Stephan Ortmann)则分析说,强调家庭和谐重要性的亚洲价值观(Asian values)“神话”也受到第一家庭纷争的损害。
此前为澎湃新闻撰文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罗传芳认为,李光耀被认为是亚洲价值观的头号代言人。
李光耀特别强调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是“巩固国家、民族永存不败的基础”,《李光耀传》的作者张永和在2015年也这样写道。针对强调家庭重要性的“亚洲价值观”对新加坡发展的积极作用,《亚洲价值观:新加坡政治的诠释》一书的作者吕元礼就指出:“作为新加坡模式内在价值的亚洲价值观,促成了新加坡的经济腾飞。”
“任人唯贤的官员制度”引关注
新加坡的战后经济奇迹建立在两条原则之上,其中一条便是社会中的唯才是用,《金融时报》15日分析道。新加坡开国元勋李光耀把这个城邦从一个缺乏自然资源、民族分歧严重的落后热带港口,打造为一个光彩夺目的世界大都市,在此过程中,他一直强调社会中的唯才是用这条原则。
此次“第一家庭”的纷争,把“唯才是用”的议题再度推入公众视野。
《金融时报》报道,李显龙的妹妹和弟弟声称,他没有拆除李光耀的故居——位于乌节(Orchard)地区的一栋平房——是因为“显龙的政治权力与他身为李光耀之子的身份有关。因此,他有极大动机保留李光耀故居,以继承他的公信力”。上述指控以及关于李显龙有扶植儿子李鸿毅的政治野心的指控,都被认为违背了新加坡的唯才是用信条。
在回应弟弟和妹妹的指控时,李显龙在社交媒体平台脸书上表示:“我将继续全力以赴以无愧于父母。同时,我仍将继续诚恳地为新加坡民众服务,竭尽全力。特别是这意味着坚持唯才是用,而这是我们社会的一条基本价值观。”
“新加坡任人唯贤的官员制度不太会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 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山大学南海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黎相宜对澎湃新闻分析道,“新加坡地理位置独特、面积狭小、资源缺乏,面临巨大的挑战,任人唯贤的官员制度是新加坡能平稳发展的重要保障。”
黎相宜还说,可以预见,下一任总理所要面临的挑战将更为严峻。
法新社15日的报道也称“管理严格的新加坡因这起史无前例的政治戏剧而震动。”
但新加坡前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表示了乐观,并于16日深夜临近午夜时分在脸书上写道,战胜了多次危机与挑战,新加坡都挺过来了。新加坡人能吃苦耐劳,从简陋的起步上建设起家庭和国家。“李光耀子女之间在公开场合发生之事并不是我们,也不应该被允许用来界定我们是谁。”吴作栋还表示,新加坡人不会被一个家庭的细碎纠纷拖垮,将永远向前,为真实的战斗而战,也为自己和儿女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谢瑞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加坡第一家庭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