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次贷十年︱美联储前高管买房被套:担心危机卷土重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金蓓蕾

2017-06-26 10: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理查德·罗伯茨画像。 澎湃新闻 刘筝 制图
姓名:
理查德·罗伯茨
职业:纽约联储银行前信贷风险主管
居住地:美国·新泽西
作为纽约联储银行前信贷风险主管和美联储的危机处理团队的主要领导人,理查德·罗伯茨积累了许多次贷危机最前线的第一手的工作体验;作为美国金融业的监管者,他目睹了处于风暴漩涡中心的华尔街所经历的巨变;作为在次贷风暴期间购房的屋主,他的个人生活同时又受到了危机的影响。过去的十年,是美国个人、行业和社会与危机纠结斗争的十年。
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次贷危机爆发后,整个纽约金融业都笼罩在阴霾不安的气氛中。虽然最终华尔街在纳税人的资助下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然而它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彭博社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今全球最大的数家银行已缩减了超过50万个工作岗位。纽约州审计长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华尔街在这一时间段内削减了2万多个工作机会。根据CNBC频道去年底的报道,华尔街金融企业的雇员数量可能已经达到金融危机后最高点,接下来恐怕会出现更多裁员。高盛、摩根斯坦利、巴克莱、花旗、汇丰等华尔街各大银行都升级了裁员减薪的计划。此外,办公自动化正在给财富管理岗位和其他一些高薪华尔街岗位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
理查德记得,危机爆发后的那几年曾经捧着华尔街金饭碗的朋友接二连三地失业。不少一度年薪高达两百多万美元的华尔街精英不得不接受年薪不到80万美元的工作。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收入依然是个天文数字,但是飞得越高摔得越痛。没有存款习惯的美国人并没有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做好准备。“我那些丢了工作的金融业朋友突然失去了维持原先的生活方式和基本开支所必需的稳定收入来源,他们的眼中写满了恐惧。有些人买了大房子,需要每月支付大笔房贷,还有些人需要为孩子们支付高额的名牌大学学费。有一个朋友为了能够支付他女儿的大学学费,最后把房子卖了,全家搬到了一栋比原先小得多的房子。奋斗了几十年,生活质量却在倒退,这样的例子,过去这十年我看到了很多。”
次贷危机在美国衍生出了一个新词——“叮当邮件”。在正常情况时,贷款人一旦付不起房贷,银行(或称放贷人)会没收房地产,并将其拍卖以抵销未还完的贷款。但当房地产泡沫发生时,有大量的房地产被没收。在贷款数额大于房屋价值之时,房地产变成了负资产,因此不少屋主索性直接放弃房地产,将房子主动寄给放贷人,美国贷款人将这一些主动送上钥匙的邮件称之为叮当邮件。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从过去几年的楼市反弹中获利。尽管一些人从接近历史高值的房屋资产净值中扳回一局,但也有一些人还是处于困境。“叮当邮件”现象,将很多美国人的家底一夜掏空。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的数据显示,接近400万的屋主依旧处于负资产状态。理查德也是这400万屋主中的一员。
2002-2005年左右,美国住宅房地产市场蓬勃发展,大城市的房价和房租节节高涨。当时理查德在纽约市租了一间公寓。虽然公寓面积不过才50多平米,然而在2005年,他却要为其支付每月4000美元的房租,几乎是三年前他刚搬进去时候的两倍。作为经济学家,他明白这样疯狂的楼市泡沫不可能一直吹下去。虽然当时他很想购买一间公寓,但是他决定等一等,到这波热潮冷却后再下手。2006年的时候,市场开始出现崩溃迹象,观察了一两年后,理查德开始寻找理想的公寓。然而,当时纽约市场上待售的公寓非常有限,屋主不愿意放弃多年积累起来的盈利或以亏损价卖房。在做了一番搜索和研究之后,理查德在河对面的新泽西买下了一处可以观赏到曼哈顿全景图的高层公寓,成为了许多每天通勤到纽约市工作的上班族的邻居。
由于担心房价会继续下降,为了保险起见,他在竞价的时候开出了比估价低20%的价格。本以为这样的“安全价格”应该不会带给他很大损失,然而理查德没有料到,之后楼市继续跳水,到了2009年公寓楼已比买入价跌去了近三分之一。虽然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公寓的价格有所恢复,然而却依旧离其顶峰时的价格相差甚远。“虽然我很希望我那价格已沉入水底的公寓有朝一日能够回升到买入价,然而我很担心,我们接下来又将进入一场新的衰退,看到它浮出水面的一天也许遥遥无期。当时我应该继续租房,而不是在政府‘让每个美国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的号召下去买房。”
著书审视错误的美国模式
理查德几年前辞去了在美联储的工作,开始在自己创业之余著书,通过自己处理危机第一线人员的工作经验,审视美国的经济模式、金融体系和生活方式究竟哪里出了错。“作为经济学家 ,我明白经济衰退在自由市场中来来去去是很正常的。但我们目前身处的这种情况是非常糟糕的,几乎是前所未有的。更糟糕的是,似乎美国当局完全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范围之广、程度之深。”
理查德认为,太多的政府资金花在了华尔街的银行上,而相反,花在普通的失业人员的家庭上的钱却很少。从十年前危机爆发到今天,美国贫富差距已经越拉越大。“虽然我们可能在新闻里读到诸如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达到危机后新高之类的消息,然而,如果你仔细查看图表,你会发现,消费者信心完全恢复到危机前的是金字塔尖的最富有的那些人,根本没普通百姓啥事儿。据美国CBS新闻报道,美国四分之三的消费者每个月都要为生活费挣扎。即使经历了10年的近零利率,美国的经济也几乎没有增长。美国人习惯于在经历了短暂的衰退之后伴随而来的是增长,然而,这次我们并没有看到增长。”
在理查德刚刚完成的有关危机审视的新书《美联储——手持柴火的灭火人》(暂定中文版名)中,他检讨了美国的发展模式以及美国监管机构在过去这次危机中需要承担的责任。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在基础的市场干预和监督上都不称职。相反,一些需要不同级别和类型的政府干预的关键市场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干预。这些都刺激了次贷危机的爆发。此外,美国和其他的一些中央银行应对危机的方式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用大量实验性政策。这些政策包括在经济中注入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和将利率保持在历史低点。然而这些政策一般是无效的,而且还有待反转。
他还在书中对新上任的特朗普总统的政策做了一些分析,当然结果不甚乐观。“我们选出了一个对在这场经济衰退中受伤最深的美国百姓作出了许多承诺的总统,但他似乎并没有兑现他许下的这些承诺。美国选民以为他懂经济,所以把他选上,但是他的很多理念和政策并不能帮助美国。比如,他说希望重建美国低端制造业的就业市场,给那些被海外廉价劳动力抢了工作机会的美国工人们创造工作岗位。但我想不出这样做能帮助美国经济的理由。他的这个计划不但不会使美国的工人更有竞争力,而且由于这些工作生产力低下的属性,会使美国经济发展更加困难。”
自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美国从未迎来过繁荣时期,反而增长停滞的状况年复一年,美国商业和工业贷款已连续至少6个月无增长,为上次经济衰退以来首次。今年以来申请破产的零售企业数量已经超过了2016年全年的总额。美国商业破产速度为上次衰退以来最快,消费者破产状况也为上次衰退以来最严重。此外,当前美国汽车行业也出现了经济危机结束以来最糟糕的表现。美国商务部数据,美国一季度经季节性调整后的GDP同比上升0.7%,低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1%,也低于近8年来复苏期的均值水平。0.7%的增速基本上是一个停滞的速度,而根据美国影子数据网站的数据,美国GDP从2005年以来应该都是负增长的。
让理查德担心的是,美国还未能真正从这场由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中恢复元气,美国1.5万亿美元的学生贷款危机很可能又将引发一场新的经济衰退。如果说次贷危机和美国政府过去大力推动“让每个美国人拥有住房”的美国梦不无关系,那么现在所面临的学生贷款危机也是在政府极力推动本科教育的背景下形成的。美国学生贷款违约率目前已达27%,目前总数已达1.3万亿美元且在不断膨胀的学生贷款已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学生贷款还款延迟或者坏账的总额超过1360亿美元,占了全美债务总额的6%,已经超过了全美非房屋贷款(如信用卡和汽车贷款等)坏账的总额。“和以往不同,在经历了衰退后,这次美国人民并没有迎来繁荣。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一场新的衰退,对此,我并不觉得美国人民准备好了。”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联储,次贷危机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