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乐视影业CEO:非常关注资本看法,联手融创做电影小镇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2017-06-20 19: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张昭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
“确实有员工去‘支持’别的互联网公司。”6月19日,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张昭在接受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透露了乐视影业的裁员状况。
当天,几乎沉寂了半年的乐视影业,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召开了IP垂直生态发布会,乐视网CEO梁军,乐视影业董事、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席为张昭站台。
持续了3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严重超时,彼时已过饭点,张昭又紧接着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场采访过后,张昭又被工作人员催促着去了隔壁房间,那里是等待着他的乐视影业投资人,包括孙宏斌。
今年1月,在乐视系公司深陷资金链困境的时候,孙宏斌携百亿资金驰援,其中10.5亿元投入到了乐视影业,获得其15%的股权。
“(乐视影业的现金流)非常健康,我觉得,其实一个好的公司好的模式不是靠钱堆出来的,是靠运营出来的。”张昭说,他也承认,他非常关注资本的看法,“当然认可需要一段时间,需要我们实实在在干出成绩,大部分资本还都不是价值投资。”
发布会现场,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称,融创投资乐视是价值投资,但孙宏斌也从来不啻表达“利用乐视的资源去拿地”的“醉翁之意”。
有记者提问,是否会和融创一起做电影小镇,张昭迅速给予了认可,“我们现在已经在聊了。 ”不过与迪士尼乐园的形态不同,张昭似乎讲述的是一种居民小区乐园的形式。 
张昭反问,“中国人现在正在造房屋,是不是每个小区以后都可以想象有一个小乐园呢,为什么不行呢?”
追问具体的项目时,张昭笑笑说:“你就当没有吧!”记者们也一下笑出了声。
“我们这种方式IP直达小区、社区的方式,是非常流行的,说不定就比迪士尼的模式先进了。”张昭说。
由此可见,“家庭场景娱乐与社交”,是融创和乐视试图画的下一个“饼”,也是二者业务结合的探索,家庭影院、社区乐园、影视小镇,这些场景究竟实现得如何,还未可知。
值得的提出的是,当天的发布会,除了融创系的孙宏斌和刘淑青,乐视网新任CEO梁军,还有乐视网前任二股东曾强到场,唯独乐视网、乐视控股公司创始人贾跃亭缺席。张昭在一张PPT里放上了贾跃亭的照片,称赞了其远见并表达了感谢。
谈及与孙宏斌的关系,张昭说,“挺简单的,他(孙宏斌)就是支持我。”
张昭对澎湃新闻记者否认了与孙宏斌出现过意见分歧,“当然他是商业精英绝对是传奇人物,但是我们讲的语言是一样的,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说,我也是充分研究美国的资本市场、中国的资本市场什么内容合适。”
乐视影业董事长、CEO 张昭,背后是乐视影业成立以来的关键词,值得提出的是,乐视影业在2016年出品发行的电影,票房“片片过亿”。
张昭此前是光线影业的创始人,在事业风生水起之际,加入了彼时如日中天的乐视,于2012年创立乐视影业,回顾乐视影业过去的作品,有《归来》,也有《小时代》《熊出没》《爵迹》,还和万达合作了电影《长城》,口碑褒贬不一,但票房成绩漂亮,迅速地让乐视影业进入到了影视发行的第一梯队。
附:张昭采访实录精选
澎湃新闻:融创在投资乐视影业后,对影业有什么影响?
张昭:我觉得很认可,他是年底年初进来的,其实我已经做了半年了,很清楚了,第一次聊完就知道了,想干什么,我说还可以结合一下,结合到整个的市场。无非就是做了一个延伸而已,一切东西都是,我是从乐视影业的角度来看的,孙总同时又是乐视网、乐视致新的投资人,所以会跟我一起商量整个内容。
澎湃新闻:你们有没有意见分歧
张昭:没有什么,其实因为我讲的语言都是他听得懂的。当然他是商业精英绝对是传奇人物,但我们讲的语言是一样的,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说,我也是充分研究美国的资本市场,中国的资本市场什么的内容合适,有最大的是一个新的内容行业的一个增长模式,怎么可持续增长,怎么针对中国的现实现状,就是这样的。我觉得特别好,挺简单的,他就是支持我。
记者:孙总其实很认可您的团队,乐视影业的团队,我们知道过去的半年乐视的人员流动很大,乐视影业这个团队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
张昭:我们的团队现在也有一些去支持其他的互联网公司,我觉得挺好的。说实话其实大家也都知道,我觉得各个公司都要,因为这个产业不是乐视影业一家公司,其实我们跟别人没什么竞争,我们是闭环的,没有什么竞争。
阿里影业定位成基础设施,腾讯说我是社交IP社交化,个人做个人的我们是这样的维度是不存在竞争的,我讲过真正的顶级的这样的一个在这样层面上的产业,这一家公司一定是各有各的模式,你只有足够差异化你才能够存在在顶端,大家做一样的事到最后就变成一家人了,一定是各有各的模式,互联网就是这样,横向纵向,我们各做各的模式,这个非常好。
我也希望有这么几家一起大家在,比如说是横向的,我们是纵向的,大家做是大家的,我做家庭影院跟谁有竞争,没竞争。我们也不去抢IP,我有能力把一个十几万的IP打造成几千万的IP为什么要抢,不需要。我这么多创作者都是处女作我怕什么,也不是去抢导演,不用抢,大家都是能力、体系、商业模式是核心,这个竞争就健康了,所以乐视影业是互联网影视的黄埔军校,这个话不是错,这也是我希望能做到的。本来我希望就是做产业的方式做公司,要不然我一个人孤独,在电影圈变化太快了,需要更多的互联网进入到这个行业。
记者:会和融创一起做电影小镇吗?
张昭:一定会,我们现在已经在聊了,什么东西可以把小区做成。我们去拿做地产就做一个园区,一下就落地了,这里面想象力很大的,假以时日这个很快就出来了。
这个跟迪士尼的乐园是两种形态,我们希望足不出户就游乐园,不要出小区就游乐园。你说迪士尼乐园还有很大的价值,家庭影院不能代替公共影院,因为那是社交,那是大社交,小区是小社交是跟你住在一起的人,圈层不一样,社交的方式也不一样。所以这一块觉得对中国老百姓来讲,我们这种方式IP直达小区、社区的方式是非常流行的。说不定就比迪士尼的模式先进了,我们走在前面了,中国人现在正在造房屋,是不是每个小区以后都可以想象有一个小乐园呢,为什么不行呢。
记者:现在有没有在谈这个?
张昭:你就当没有吧。
记者:您到(发布会)最后的时候情绪已经哽咽了,很激动,我觉得是孙总应该提到了乐视影业之后不会缺钱的,这句话对您影响比较大吗?
张昭:其实不是说我真缺钱,我们这个公司从来不是靠钱堆出来的,乐视影业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我最关注的事是价值,就是我们现在我这么多年在做的事,是不是一种价值认可,这个是我最关注的,
我很关注的是资本怎么看我,我们模式都打造好了,我可以规模化。
第二打造这个模式也需要资本,大家电影行业人都说,一聊就聊商业模式,我最关注的就是模式,模式打造好了方向对了,模式对了,团队对了,这个模式是新的增长的模式,我很关注资本是不是认可这个东西。
当然了认可需要一段时间,需要我们实实在在干出成绩来,大部分资本还都不是价值投资。
其实投资乐视影业多少钱,对我来讲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是他认可了,我们这么多年试图在传统影视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挣扎希望融合起来,这个过程很痛苦,所以这种认可是很重要的。
记者:财务投资者会不会很挑剔?
张昭:是需要价值投资给信心吧,因为很多投资人是跟投,他需要像融创这样价值投资者,其实是个信心问题,人家资本追求回报,到底是短期回报还是长期回报,是这样的问题,价值投资带来的是对你的长期回报价值的肯定。
记者:乐视影业这边的现金流是什么样状况?
张昭:非常健康,我觉得其实一个好的公司好的模式不是靠钱堆出来的,是靠运营出来的。比如说,拍了个小片子,今天看到10个导演,因为周转很快,你给我两个亿我干什么?我8个月就可以周转一批年轻导演,我宁愿说两个亿每个片子3000万我就可以做6部,这样两个亿我就周转了24部电影,还是我拍一部,三年两年?
记者:这跟融创的项目也是高度吻合的。
张昭:公司一定要盈利,要有健康的现金流,不一定要做大片,我们也有像《长城》这样的,耗资很大,我们只投一小部分,大量的我们是青年军我更愿意做互联网产品,这样经营得很健康。
大家都知道,从第一天开始都知道,我坚决不干烧钱的事,因为我相信一种模式不是烧出来的,是运营出来的,如果你的模式做的好,不要心急,你自己做垂直的事封闭的事,没有竞争。
中国年轻人有的是,我找他们来拍电影,我跟谁都不是经营,郭敬明当年不是什么大家要抢的东西,我们都做出来了,不是都成功了吗,也有很多失败的,那又怎样,慢慢做吧。你的路子对了,你的模式对了,你的现金流对了就可以了,融创还是很看好我的这种模式。
老孙见我的时候,我说你看看我们的管理体系,我们的现金流管理体系,我们所有的总经理很多部门每个月每个星期都在更新,有一个线上系统,每天都在看,我们碰到再大的困难,不可能一会儿有钱一会儿没钱。
我们现金流管理非常严格,我们把研投制宣发放内部环节全部运营化了180多个管理阶级,这个是乐视影业,大家不了解,觉得我们是一个传统电影公司。你看你拍这个电影,拍那个电影,表面上是这样,但是我们的运营是像互联网公司,这个不一样,因为我做的项目很多,现金流是非常健康的。
乐视影业的发布会,乐视网新任CEO梁军来了,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来了,甚至乐视网前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的创始人曾强也来到现场,唯独乐视系公司创始人贾跃亭缺席。
记者:乐视影业在哪块有欠缺?
张昭:我觉得就是乐视影业当然是IP打造这个现在正在建的体系,我们今天宣布了12个准备好了,当然内容的制作,这套东西在行业当中还没有其他的公司能够到我们这样的体系化运作,因为我一直没有在追求爆款,把这个体系打好,发行体系打好,再搭营销的体系,再搭内部的体系,这个谈不上缺。
其实我觉得现在大屏,智能终端这块也做的不错,做的非常扎实,我们家庭影院这块是很不错的。
我觉得乐视网需要改革,刚才我说了,不要再去走视频网站的模式,烧钱的模式,那个是极不健康的模式。这么多年了,烧了几十年了还在烧钱,我指的是大的视频行业,乐视网其有一些在广告业务和会员业务之间处在这么一个状态,我觉得应该更加坚决,要彻底转型,要走在这个行业的前面。
记者: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协调会不会内部有一个统一?
张昭:我会来负责整个的三个公司的内容。
记者:刚刚也谈到有12个IP,我想知道一下你们需要按照什么标准选择IP?
张昭:分众。选择IP这个事其实我关注的是第一分众是不是精准,《熊出没》就是亲子,你说《钢铁飞龙》可能是6-12岁,那些小男孩们,我每一个选IP都很关注,首先分众不一定是影响力最大,你只要用户精准。
比如说我们选《推理笔记》,其实不是一个很热的IP,但是很精准,校园学生,天才、学霸,这个东西做起来你以后中国有多少学生,逐渐把它做起来,就把IP从小的做成大的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所以我觉得当然我们也有影响力很大的IP,《奇门遁甲》,泛众的。
很快我们就会推出分众体系,会分的很清楚的,亲子乐,超少年,向上青年,新中产,大娱乐,回头专门关于这个事情跟大家说。
记者:我在发布会上听到乐视影业也在做游戏,做网剧,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摆脱票房的依赖?
张昭:绝对的,你就看迪士尼和派拉蒙,大家百思不得一解的时候,2013年派拉蒙的票房是最高的,一年一年往下走,是模式变了,时代变了。你要是在美国的话,你还不愿意成为奈菲的观众吗,买一个奈菲会员,多少剧,多少电影都在上面。碎片化时代内容产品局面,你要有品牌迁移,用户迁移,IP迁移,而不是靠流量迁移,要系列化迁移,一直打造下去,变成一个正向循环。
记者:今天您很多次提到IP,如果第一个衍生的产品票房口碑不好,是不会对其他的衍生产品产生影响?
张昭:今天的高票房是因为有它庞大的衍生体系逐渐推起来的票房,我刚才举例子,《熊出没》,《熊出没》第一季票房两个多亿,最后为什么变成5个多亿?因为这个IP一直在运营,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喜欢的人越来越多,就起来了。为什么你讲的这个IP的价值很高,《熊出没》现在已经变成了孩子们的念想,我儿子每天爸爸我要看《熊出没》。
咱们千万不要上来就追求票房,乐视影业从来在行业当中能力是最强的,但是从来不说票房是最高的。为什么?我有意拉下来,大家不要着急要一步一步来,我宁愿低一点,往上涨,有时候你为了票房你会放大他的票房,稀释品牌的含金量,希望覆盖越多的人越好,这都是问题,《熊出没》5个亿票房远远超出我的预期,这些小孩围住了。
中国有多少人,每一个分众都是几个亿,千万不要想到什么都去做,票房最大化,这时候你的用户、品牌就不垂直了,就开始边界开始模糊,其实那些人因为不是他的东西,你不能说让(观众看)《小时代》(又)去看《归来》,也不能让《归来》的白发观众看《小时代》。
你在争取更多观众的时候你已经稀释了现在的方法论,当你以用户为中心,思路全都变了。票房重要吗,重要的是有没有准确的进入这个群体,这才是重要的。
电影院有两种,一种是好莱坞电影,不管用户不用户,你讲你做的很大,人家是全球成本,全球制作的高度跟你竞争,你作为中国本身的电影,你的对抗之道,生存之道,就是变的更加垂直,更加深入,更加进入本土的分众的市场,你才能站得住脚。
是不是说一定15个亿票房才能生存呢?恰恰是错的,我刚刚讲了《熊出没》《小时代》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投资回报最高的电影系列,好几百倍。
15亿票房,25亿票房,有这样的回报率吗,因为投入在那摆的。我不是说其他人不应该做工业化电影,大家要做好,制作水准要上去,但这不是商业模式的平台,尤其不是好莱坞暴利的模式。人家来了都10个亿,《速度与激情》那是人家的事,你能不能给中国的观众,中国的用户提供出好莱坞电影全球市场的产品,差异化的服务呢?如果你能,你就要为小群人服务,你不需要为所有人服务。
对于民族电影来讲,对于中国电影来讲,对于中国的影视作品来讲就更要这样,要不然你跟好莱坞抗衡理论上是不可抗的,人家是全球市场,咱们比什么,咱们比怎么为中国的观众服务的更好,这是你的特点,你跟好莱坞没法比,他没有办法为中国某一群观众服务。
到今年到明年甚至未来的三年就更明显了,我认为中国是互联网大国,是人口大国,小危大机,利用好中国庞大的互联网机制,用好中国文化人口红利,大家都需要文化消费的升级,希望有三五年的时间,让这个体系真的变成中国的一个方案,你才能影响到其他的公司。没有这种力量你怎么对抗好莱坞?很多人糊涂的把好莱坞当成追求,完全错的,还是不太了解全球市场、地方特殊性。
责任编辑:陈宇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