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天堂寨独臂男子当挑夫供养女上大学,拒绝去大城市乞讨

刘孝斌/楚天都市报

2017-06-21 11:58

字号
在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九资河镇大别山天堂寨景区,游客们常常会在山道上遇见一位50多岁的“独臂挑夫”,他喘着粗气、肩挑背扛100多斤的重物,在峭壁上踽踽独行,受到震撼的游客,纷纷用相机记录他负重前行的影像。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罗田,走近“独臂挑夫”王惠敏。
扛150斤重物走70分钟赚42元
19日下午,楚天都市报记者在罗田天堂寨哲人峰一处建筑工地旁,遇到了王惠敏。皮肤黝黑的他穿一件衬衫,里面套着T恤,左臂的半截衣袖随风摇摆。他肩上搭着一条红毛巾,右手拿着一个1米多长的马杈和一个编织袋,脚上的解放鞋已有多处磨损。
肩扛150斤的重物,500米的山路要走一个多小时,肩上都是老茧。楚天都市报 图
王惠敏准备去500米外、位于仙女峰半山腰的材料场,扛一袋砂石上来。500多米的山路,几乎都是紧挨着悬崖,蜿蜒曲折,很不好走。记者空手而行却难以跟上王惠敏的步伐。
刚到材料场,山间突然起了大雾,原本隐约可见的山下停车场也不见了踪影。“这像不像仙境?我们每天在仙境里干活呢!”王惠敏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他用右手熟练地打开编织袋,将编织袋紧贴地面放置,用半截左臂撑着袋口,右手用铁锹往里面铲砂石。随后,掏出一卷绳子,左脚踩住一头,右手拽着另一头,再用力将装了半袋砂石的编织袋扎上口。整个过程不过五六分钟。
紧接着,王惠敏将马杈歪放在地,试了几次,才用右手将编织袋移进马杈,黄豆大的汗珠已经爬满额头。
27岁的游客赵先生路过见状,想试着用马杈将编织袋扛起,结果,几次用尽“洪荒之力”都未能成功。“半袋砂石约150斤重,马杈十多斤,合计差不多有160斤。”王惠敏说。
上山走了大约100米,王惠敏已是口喘粗气,遂将马杈放下短暂休息。衬衣和T恤早已汗湿得能拧出水,在他敞开领口扇风的间隙,记者看到他双肩厚厚的老茧,也被压得通红。“最开始都是血泡,时间长了就成茧了。”王惠敏腿上也是伤痕累累,他说避让游客时,时常会碰到崖边的利石。
从仙女峰到哲人峰,约有500米的路程,王惠敏中途一共歇了5次,70分钟左右,终将这大半袋砂石扛到指定地点。用磅一称,150斤,按照每斤2角8分钱的运输费,他这一趟获得了42元的报酬。
作为一个挑山工,生意好时,这样的活他一天来回8趟,一天可以赚三四百元。通常情况下,每月也能赚五六千元。
为了养女再苦再累也值得
他这么卖命是有原因的。
今年54岁的王惠敏家住九资河镇河西畈村7组,在半山腰上。33年前,王惠敏在帮人用圆盘锯锯树时,不慎锯到左手而不得不截肢,自此成了一条胳膊的残疾人。
半截手臂没了,给生活带来了太多的不便。经过短暂的消沉,王惠敏凭着毅力和乐观精神,克服种种常人想不到的困难,能生活自理了,甚至还学会了单手干农活。如今,他和年逾八旬的父母一起住在一栋二层楼房里,这是他于2015年花十多万元建起来的,当时借了6万多,如今已还了一半多了。
王惠敏也曾经与村民一起外出打工,因独臂总被拒之门外,只好在家附近四处卖苦力、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现在,家里不仅种了1亩多水稻,还种有3亩多中药材。耕地、播种、锄草、收割等农活,一条胳膊的他样样在行。
父母身体不好,听力很差,但是说起儿子,止不住地夸他孝顺,也说他不容易。1984年,时年21岁的王惠敏正和邻村一女子处对象。但从他的左臂被截肢后,处对象的事也没了下文。从那以后,王惠敏再也没想过处对象的事。
1996年冬天的一个黄昏,刚从别人家干完活回家途中,王惠敏突然听到路边传来婴儿的哭声。他循声找去,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一个女婴,衣服里有张小纸条,写着她已经8个月,希望有好心人能收养。
王惠敏将女婴抱回家悉心抚养,并取名兰兰(化名)。“不管每天干活多累,生活再困难,只要回家看到兰兰蹦蹦跳跳的身影,疲惫都会一扫而空,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说起兰兰,王惠敏黝黑的面庞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
两年穿坏20多双解放鞋
2015年下半年,刚盖了新房的王惠敏欠下了6万多元债务。而兰兰也正读高三,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多。正值大别山天堂寨景区建设高峰,需要劳力将建筑材料运上山,王惠敏就在熟人介绍下,在天堂寨当起了一名挑夫。
从山脚下的台阶开始,所有施工用的条石、水泥、砂石、钢筋、门窗等,都是王惠敏和他的同行们,通过肩挑背扛“蚂蚁搬家”的方式一点点运上去的。
景区的工作人员介绍,山上原来几乎没有路,都是一步步修上去的。现在山顶还有少量配套工程没完工,所需的材料先由货运索道送到仙女峰,卸下后,再由王惠敏等7个搬运工转运到需要的地方。“最开始,一次只能扛100斤,一天跑一趟都累得不行。渐渐适应之后,现在一般一次能扛150斤。”王惠敏说,钢筋就是两个人合伙抬,9米长的钢筋,两个人一次可以抬3根。开始工期紧时,大多时间吃住都在山上,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
除了运送建筑材料,王惠敏有时也给山上的小店挑矿泉水、饮料等货物,“从2015年下半年到现在,我已经穿坏了20多双解放鞋。”
为了养家,王惠敏总是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每天,他带着方便面或者馒头上山,活少时就着自带的凉开水干嚼一包方便面。有人看他身体残疾又如此辛苦,曾建议带他去大城市乞讨,说来钱比他当挑夫还快些,被他当场拒绝,“我有力气,靠力气吃饭,不丢人”。
女儿感恩“最伟大的父亲”
在王惠敏心中,女儿兰兰就是他的小天使、开心果。孩子很懂事,去年,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父亲节那天,我正在山上干活。中午休息时,发现微信里有一条兰兰发来的信息,祝我父亲节快乐,我觉得特别开心。”王惠敏说,这是收到的第一份父亲节礼物,那天整个下午干活时觉得浑身都是劲。
女儿离家上大学了,父女俩见面少了,但是女儿经常给他打电话、发微信,每次都让王惠敏觉得很温暖。
兰兰告诉记者,她很感激父亲把她养大,还供她读书。“虽然父亲只有一只胳膊完好,但是我觉得他是最伟大的父亲。”兰兰说,她觉得父亲太辛苦,希望他能保重身体,也希望自己早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能挣钱减轻父亲的负担。
河西畈村村主任叶庆华说,王惠敏在村里口碑很好。只要提起他,大家都会伸出大拇指称赞。他自强自立、坚毅乐观,还将养女供上大学,非常了不起。
(原题为《天堂寨“独臂挑夫”肩挑背扛撑起一个家》)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独臂挑夫,天堂寨景区

继续阅读

评论(8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