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这部小成本惊悚片,拍出了老港片味儿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7-06-22 1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守灵》预告片。(01:02)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共收到来自106个国家和地区的2528部申报影片,最终有400多部中外优秀影片进入各大展映单元。其中,一部低成本的惊悚片《守灵》显得尤为独特。
《守灵》预告片一出,被不少影迷点评说,洋气得像港片。两个演员三只羊,一口棺材一间房,这就是《守灵》的蜜汁阵容,预告片中营造出的阴郁惊悚的氛围,也让看过的观众“产生了严重的窒息感”。
6月20日,电影主创团队齐聚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聊起了这部在惊悚外衣下拷问亲情孝道的独特影片。当天,英国先锋导演史蒂芬·库克森也来到发布会,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这部探索电影,“《守灵》的质量非常高,我也在尽我所能从各种渠道把这部电影推广到伦敦,甚至英国全国。”
“我觉得整部电影,其实讲的就是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导演李东介绍说,《守灵》讲述了一个不大孝顺的孩子,在为自己母亲守灵的当晚,发生的一系列惊悚诡异的事情。
李东表示,《守灵》是目前国产影片中,为数不多的禁闭空间类影片。片中90%的戏量是由男主角张优来完成的,且电影台词很少,全部的台词量仅仅不到一页纸。
《守灵》主创人员
肯接这么有难度的剧本,编剧王秋声表示,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对于这部场景单一、台词极少的影片,王秋声却自信看点十足:“全片90分钟内有五六处反转,观众应该会喜欢这种种悬疑反转所带来的快感。”
尽管是一部惊悚片,但王秋声认为,影片最终呈现的效果是会“让人流泪”。“当然不是吓哭的,”王秋声打趣说,“电影中的惊悚元素,仅仅是吸引眼球的一种工具。而影片实际是要在封闭空间讲述人性变化,用尽可能少的演员、台词、场景、道具,来专心拷问何谓亲情,何谓孝道。我们的影片不是恐怖故事,而是一个触动人心、催人泪下的故事。”
编剧王秋声
大银幕里的男主角纵身跳进了水缸,看到这一幕的李东仿佛一下子穿越到戏里:扎进水缸的人变成了自己,而被人从冷寂昏暗的水缸里捞出来后,他又被带到了刺目灼热的灯光下,任凭身上的棉袄被烤出缕缕白烟……拍摄《守灵》,就是李东的主意。
两年前,在自己人生第一部独立执导影片《正果》即将开机之际,李东收到了爷爷病危的消息。奔回家时,老人已重度昏迷。然而,就在李东痛苦地抱起爷爷时,这位因肺疾而吐出满嘴白沫沫的老人,却挣扎着留下一句:“东,我没事,你好好拍电影去吧。”之后,便长眠于李东怀中。带着老人遗愿,李东在第二天天亮之际咬牙踏上列车赶回剧组开机。“电影杀青后,我长跪在爷爷坟前。心中满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彼时,想了很多的他,立志要带着此情,拍一部关于“孝与亲情”的影片。
李东的主意,跟王秋声一拍即合。
这个小李东两岁的85后年轻编剧,则带着独特的“先锋派脑瓜”,把李东想表达的“孝与亲情”,寄托在“守灵”这一习俗中。这个自带瘆人元素的习俗,也让两个年轻人“顺水推舟”,将新作类型定位为惊悚片。
李东跟王秋声的“idea”,报给了河南独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国钦。邱国钦和另外两个出品人未做太多思量,就同意了。
“要探索吗!”这个80后制片人,客气中却带有掩藏不住的匪气。而熟悉邱国钦的人却都知道,他肯出钱投拍这么一部名字晦气、题材沉重、风格阴郁的“非主流电影”,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老邱投资的第一部影片就是在探索。
彼时,为了投一部网络大电影,他用新买的50平米的房子为抵押,借了20万高利贷。然而,仿佛是命运的玩笑,勇气并未为他带来运气,首部“网大”折戟,还不上钱的邱国钦,把房子赔了进去。
“老婆当时考上戏(上海戏剧学院)时就差两分没考上,心里一直有个电影梦。所以,我投电影受挫,她什么都没说,抱起一岁多的孩子,离开家跟着我出来租房住。直到现在,老婆还会在那套抵押出去的房子前驻足,那里有我们一起种的一颗葡萄树。”提及往事,邱国钦有些沉重,“所以即便涉足光怪陆离的影视圈,我也会守身如玉。”
《守灵》
“探索”一词,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守灵》还没开机就遇上了天大的难题——演员找不来。饰演不孝子的男主演还好说,饰演逝者的女主演请谁谁不来。
“开始都聊得蛮投机,一听说要演逝者,有躺棺材、摆遗像的戏,全都一口回绝。多少钱都不接,嫌犯忌讳。”说起这段,李东一脸的生无可恋。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见了二三十个老太太过后,在电影《灵臆事件》中有出色表演的老艺术家宋词女士,终于被影片所体现的亲情与孝道的内核所打动,接下了这个被很多人认为“不那么吉利的角色”。
饰演妈妈的宋词,在战胜心理难关后,表演起来就很轻松了。而饰演儿子的张优,在接下剧本后当场崩溃。张优表示,至今有想打编剧的冲动,“说是男主角,可台词只有一页纸,并且还没有表演对象——这不是想把我难为死?”
崩溃归崩溃,工作还得继续。接到剧本后的张优,一直在琢磨如何打破常规,重建表演体系。因为所饰演的不孝子是个赌徒,张优建议导演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断指的造型。他揣测断指后可能的自卑心理,又给自己加了个指套。经过一段时间表演,张优几乎与剧中人达到“合一”的境界。有一天张优在睡梦中惊醒,第一反应就是到处找自己的指套,令身边的女友哭笑不得。
男主角苦,整个剧组也都在陪他一起“受苦”。
有场冬夜里跳进水缸的戏,需要男主角身着大棉袄纵身跳进水缸。拍戏时,张优入水后因为浑身战栗,无法继续表演。李东见状直接披上棉袄,头下脚上的扎进了水缸,当了一回张优的“脚替”……
“我们俩一起穿着湿冷的大棉袄,在剧组千瓦棒的强光下,一边哆嗦一边冒烟的场景,绝对让人印象深刻。”如今,说起这段,李东已能笑对,然而,对他而言拍摄期间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跳水缸,而是战胜山羊……
“山羊不听话,想拍一个两秒钟的眼神,足足用了9个小时‘调教’。”影片中有三只有所寓指的山羊,每当拍它们的戏份,李东都浑身颤抖:“有一次需要拍山羊卧倒的镜头。我提前告诉道具师,让他开拍前追着山羊跑,想着先耗尽山羊的精力。谁知,追了一下午羊,道具师累得爬起不来了,羊却还是很精神……”
“接到上影节组委会的电话,我非常意外。”邱国钦认为:“我相信,他们(组委会)也许更多的想鼓励我们的诚意。毕竟,‘守灵’就是守自己,李东、王秋声这帮年轻电影人,守住了自己的职业精神。”
“就像电影海报里那句话一样,我们也想用这部作品,献给世间所有有遗憾的亲情。”邱国钦还表示:“如果观众能够在看过这部电影后,能回家多陪陪父母,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国际电影节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