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次贷十年︱与女儿做校友,安·贝克:重新开始永远不晚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金蓓蕾

2017-07-03 12: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 刘筝 制图
姓名:
安·贝克
职业:公寓前台管理员
居住地:美国·新泽西
顶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爆炸头的安·贝克是新泽西李堡镇一栋酒店式公寓楼的前台管理员,这份工作是20多年来她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作为三个孩子的单亲母亲、20多年没有外出工作过的全职妈妈,次贷危机彻底改变了她生活的轨迹。
曾是5栋房屋的主人
安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卡尔加里长大,那里是1988年加拿大冬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7岁的时候安的父母分居,她和哥哥姐姐们过着跟父亲一阵跟母亲一阵的不规律的生活。后来在搬去和父亲与继母住之后,父亲又有了新的女朋友,安不得不再跟着父亲搬去和父亲的新女友住。在安的记忆中,她总是在转学,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安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律师或教师,然而频繁换轨的成长火车最终并没有驶向那个目的地。
18岁的时候安从加拿大来到美国纽约看望祖母,虽然在这座大都市,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她在加拿大从未经历过的种族歧视,但是这里丰富的文化和机会吸引了她,她决定留在美国。安很快在纽约州扬克斯市的沃尔沃斯连锁商店打起了零工,并在20岁的时候成为了母亲。4年后,她的二儿子出生,29岁时她的小女儿出生。婚后,安做了20多年的全职母亲,她送他们去学音乐,悉心地照顾全家的起居,希望尽量给孩子们营造一个她所缺乏的稳定的成长环境。这位加拿大移民的美国梦曾经一度看上去很美好。
在超低利率的环境下,美国家庭拥房的比例从1994年的64% 增长到了2004年的史上最高水平69.2%。安的一家就是拥房大军中的一员。2001年安从纽约州搬去了隔壁的新泽西州,贷款购买了5栋房子作为投资,将其中的4栋房子出租,一栋自住。2005-2006年,在楼市出现拐点的时候,安和丈夫卖了其中的一栋。
2007-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伊始,他们失去了欧文顿市的一栋房屋,因为租客拒绝支付房租,还将供暖锅炉偷走,最终他们决定在属于他们的那部分房屋款项清算后将那栋房子留给连排屋的邻居。2008年,在次贷危机的高潮爆发期,无房可造、无工可开的局面导致在建筑业工作的丈夫和许多同事一起失业了,待业在家的一年半时间里,丈夫的消极情绪让夫妻俩的关系第一次出现了裂痕。
由于全家的生活开支完全依赖于安的丈夫,他们不得不从丈夫的养老金储蓄中提款来维持基本的生存。“当时真的很艰难,”安回忆说,“2008年,我们卖了第三栋房子。在那之后,大儿子离家去大学念国际商务和市场营销专业。2010年,丈夫再次失业,那次他在家呆了9个多月。我开始重新学着和他相处,然而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沟通者。每次丈夫一失业,家里的财务吃紧,气氛就会变得很紧张。”危机前,安全家每年都会去迪斯尼乐园或去别的州度假,然而在整个危机期间,他们甚至连去电影院看场电影这样简单的娱乐活动都因为无力承担而取消了。“危机对我们而言是生活方式的转变。每一分进账都要先确保孩子们的需求和基本的生活开支得到满足。娱乐休闲并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在挣扎着支付账单的日复一日中,夫妻俩越走越远。
四十多岁递交人生第一份简历、重返校园
整整20年,安将青春全部奉献给了家庭和孩子,没有机会发展自己的事业。现在孩子们长大了,她终于可以开始追逐自己搁浅了许久的梦想。三年前,在和丈夫离婚后,安第一次考取了驾照,给自己购买了一辆本田车,开始了新的生活。独立,是她迈向新生活的第一步。四十多岁的她递交了人生的第一份简历,并获得了在公寓楼任前台管理员的工作。同时,她开始在泽西城进行滥用药物上瘾心理咨询的培训。在安曾经生活过的一些美国的黑人社区,嗑药毁了无数个家庭。经济惨淡的时期,一些人找不到工作就开始自暴自弃,尝试用药物来麻痹自己。在目睹了滥用药物如何让一个正常的人做出丧心病狂的举动后,她决定要帮助社区改变这个局面。
不满足于拿到一张证书的她计划要拿到相应的学位,于是她进入了艾塞克斯郡大学学习专注于滥用药物上瘾咨询的社工服务,并于5月26日毕业。手握社工大专副学位和戒瘾咨询师(CADC)证书的安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她目前在一家机构为保释期期间的服刑人员和酒后驾驶资源中心(IDRC)、儿童保护和孕妇分部(DCPNP)以及任何与药物上瘾有关的被捕后等待上庭的人员提供咨询服务。安刚为一位18岁的年轻女子提供了咨询,她的男朋友在她的车中被逮捕,警方在车中查出了大麻、赞安诺(一种用于治疗压力和焦虑的处方药,过量服用会导致多种症状,严重时会导致死亡)和手枪。她必须进行一系列与滥用药物有关的治疗,由于是首犯,她得到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完成治疗后她的犯罪纪录可以被清除。
“如果这些人能在一开始就得到专业的帮助,他们今后沉沦于药物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我的目标就是要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这种专业的帮助。”今年9月,安即将进入罗格斯大学开始攻读社工和心理学本科学位,届时她将和女儿成为校友。
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
兼着两份工还要完成学业的安有一份非常疯狂的时间表。她典型的一周是这样的——
周一:早上7:30分,起床,健身;9:00-12:30分,实习;下午1:00-9:20分,学校进修。
周二:早上7:30分,起床,健身;9:00-13:00,实习;16:00-24:00,公寓前台工作。
周三:早上7:30分,起床,健身;9:00-12:30,实习;13:00-19:30,学校进修。
周四:早上7:30分,起床,健身;9:00-16:00,戒赌瘾咨询课程学习,公寓前台工作。
周五:上午:打扫卫生;16:00-24:00,公寓前台工作。
周六和周日:8:00-16:00,公寓前台工作。
“我的孩子很为我骄傲,虽然有时候我忙得没时间做饭,但他们很理解我,很支持我。”在妈妈的影响下,家里的三个孩子都早早开始自立。安最小的孩子今年17岁,一边学习一边每周5天在麦当劳打工,此外还积累了很多歌舞舞台表演的经验。
虽然次贷危机的爆发让曾经共同拥有5套房的夫妻两人日渐疏远,最终分道扬镳。然而,安却很感谢这场令人心碎的分手——“我因此成为了我想成为的那个人,我的人生和幸福不再依赖于其他人而是我自己,我的个人成长列车正加速驶向计划中的轨道。我的工作和实习改善了我与人沟通的技巧,拿到证书和学位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我更明确了奋斗目标。我曾以为我的人生够乱糟糟的了,然而这份公寓前台的工作,让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比我遭遇更惨的大有人在。我因此更为感恩人生了,更珍惜我所拥有的,更积极地生活着。人生从来不是完美的,但是如果你知道什么对你是最重要的,好好把握那些重要的就行了。”
如今的安和小女儿一起生活在次贷危机前买下的一栋房子的一层,二层则出租出去以支付每月的房贷。虽然对于新总统领导下的美国经济并不抱太大的信心,但经历了经济周期的起起伏伏之后,安对于未来有着一份曾经沧海之后的从容和期待。安希望未来能开设一家自己的公司:一家女性避难所或是一个失足者之家。“每个人都应得到第二次机会。我想给他们提供帮助,从而走向新的人生。”按照安的计划,她将在3-5年内取得硕士学位和心理咨询师执照。在完成3000个小时的药物戒瘾咨询服务和100个小时戒赌瘾咨询后,她就会递交申请开设自己的咨询服务。
从这场十年的人生转折洗礼中脱胎而出的是一个全新的、积极的、独立的中年母亲。热衷跑步的安已经连续两年完成了一年一度的马拉松,今年她将参加布鲁克林马拉松。“我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的,但我每天充满了干劲,向着目标前进的感觉很棒。我今年46岁了,重新开始永远不晚。找到你自己,知道你想要什么。十几岁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明白我想要什么,想要成为怎样的人。我对我的孩子说,做让你的内心欢愉的事情,如果那是音乐,就去追逐音乐,如果那是成为一名律师,就去努力学法律。不要依靠他人,自给自足的同时,照顾好家人。”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次贷危机,单亲妈妈,公寓前台管理员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