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学校长被查时企图20万元摆平纪委,获刑罪名增行贿罪

邢东伟/法制日报

2017-06-22 09:16

字号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学校工程项目建设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在组织调查期间,为规避纪律审查公然行贿调查人员……”
说的是谁?他就是人称“胆大校长”的海南琼州学院附属中学校长(正处级)符冠烨。
根据检察院指控,2008年10月至2015年4月,符冠烨利用职务之便,帮助杨某、庄某某顺利中标并承建自己学校的工程,从中揽财98.3万元。当得知自己被纪委调查时,符冠烨竟拿出20万元行贿纪委工作人员。
近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犯受贿罪和行贿罪,判处符冠烨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曾醉心于教育事业
1964年10月出生的符冠烨是海南临高县人,华南师范大学化学教育本科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学校教育教学工作。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已大学毕业两年的符冠烨又到武汉大学有机化学研究生课程班进修学习;1997年,符冠烨参加海南省高校实验室建设和实验教学调研考察团,分别在兰州大学等考察学习;2001年9月,他又以国内访问学者身份在西南大学进行分析科学专业课程研究;2004年,在首都师范大学参加教育部新课程改革国家骨干班培训学习。
符冠烨走上仕途是从1996年10月开始的,当时他刚好满32岁,担任琼州大学化学系实验室副主任(副科级)。两年后,他又任琼州大学化学系党总支副书记(主持工作)、系副主任,后升至正科级。2006年3月起,任琼州学院化学系党总支副书记、系副主任(副处级)。
自2008年7月任琼州学院附属中学校长(正处级),身居“一把手”要职之后,找他办事的人越来越多,诱惑也越来越多,他逐渐在权力中迷失自我,底线也逐步失守。
学校成自动提款机
据指控,2008年10月的某天,符冠烨担任琼州学院附属中学校长刚满3个月,五指山市某公司负责人杨某和符冠烨喝茶时提出,如果能承建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工程项目,他将拿出工程款的5%给符冠烨当作好处费。
之后,杨某分别挂靠茂名市电白建筑工程总公司、海南金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参与投标。在符冠烨的帮助下,杨某顺利中标并承建了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科学馆及科学馆续建项目、学生宿舍综合楼项目、学生宿舍饭堂等工程。
“为感谢符冠烨的帮助,先后3次送给符冠烨好处费共计人民币94.3万元。”杨某供称。
2011年年底,五指山市某建筑公司总经理庄某某对符冠烨表示,希望能承建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的运动场看台工程,并称可以给其好处费。
当符冠烨同意之后,庄某某分别挂靠海南中明工程有限公司、海南祺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顺利承建琼州学院附属中学田径运动场看台工程、400米跑道坐台建设工程。为感谢符冠烨的帮助,庄某某先后两次送给符冠烨4万元好处费。
记者了解到,符冠烨在担任琼州学院附属中学校长期间,把学校视为“自动提款机”,为工程承建商杨某、庄某某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杨某、庄某某财物共计人民币98.3万元,用于生活开支。
20万摆平纪委领导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2015年4月15日,符冠烨得知海南省纪委正在调查他先前帮过的杨某,因为担心收受杨某贿赂的事情败露,他便通过五指山市旅游山庄餐厅总经理符某约海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刘某某在五指山市珠江水晶酒店客房见面。
“2015年4月15日晚上10点,符冠烨让我一起去海口。路上,他说杨某被‘双规’了,要去海口了解和处理一些事情。”证人林某供称。后来,符冠烨接了一个电话,又掉头回了五指山市见符某,说符某给他介绍了一位负责杨某案件的省纪委姓刘的领导。
据指控,刘某某向符冠烨透露,杨某已经交代在承建琼州学院附属中学工程期间送钱给符冠烨的事实。听到这话,符冠烨慌了,请求刘某某帮他“渡过难关”,并承诺会给20万元好处费,刘某某同意。符冠烨随即送给刘某某两万元,两天后的一个晚上,符冠烨将剩余的18万元送给刘某某。
“我是因为刘某某的恐吓,才向刘某某行贿的,属于被索贿,不属于行贿罪。”符冠烨在法庭上辩称。
法院查明,刘某某确实向符冠烨透露海南省纪委正在查处符冠烨受贿的事实,因此有受贿的故意;但符冠烨因其受贿事实被查,而准备了两万元打算到海口“找关系”,中途又返回五指山向刘某某行贿,企图逃避党纪国法的追究,有明显的行贿故意;双方均有行贿、受贿的合意,不是索贿与被索贿的关系,符冠烨的行为应认定为行贿,且系为逃避法律追究向纪委、司法工作人员行贿的行为,应适当从重处罚。
近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符冠烨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说“法” “摆平自己”筑起廉洁“防火墙”
纪委,作为党内执法监察部门,是正义的化身,是人民利益与意志的体现。“摆平纪委”,不仅仅是不把纪委放在眼里,而且是对党纪国法、对人民利益视若无睹。
有的贪官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四处打探,看能否用“糖衣炮弹”去摆平纪委。事实上,作为领导干部,欲想“摆平纪委”何如“摆平自己”?“摆平自己”,一是对于深陷泥潭的贪官来说,要深刻认识贪腐的危害性和严重性,做到反省自新,拿出勇气来向组织和盘交代争取组织上的宽大处理。二是在平时“摆平自己”,要坚定信仰、牢记宗旨、守住底线、不越红线,筑起廉洁自律防线,争做清正廉洁标杆。
(原题为《企图摆平纪委未得逞最终获刑》)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纪委,海南,行贿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