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遇车祸等钱救命,"感动中国山村教师”豆红波求助:很愧疚

重庆客户端-华龙网

2017-06-22 14:56

字号
十年前,重庆彭水偏远山村一名身患尿毒症的乡村老师豆红波的事迹感动了全中国,学生、家长、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自发为他凑齐了换肾的手术费,他因此获得重生。
十年后,曾感动中国的公益人豆红波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不过这次是因为他的母亲。
近日,一条“感动中国山村教师豆红波之母遇车祸急需救助”的消息在朋友圈被疯狂转发,他的母亲3个月前遭遇车祸至今躺在病床上仍未苏醒。一边是昂贵的医疗费用和遥遥无期的治疗,一边是对社会爱心人士的心存感激与亏欠,豆红波陷入了痛苦的挣扎,“我真的不想再成为社会的负担。”
母亲遭遇车祸等钱救命 他却拒绝
“好心人给我的红包我不收”
3月份一次车祸,豆红波(右一)的母亲头部颅脑严重损伤。本文图片 华龙网 
病房里很安静,医疗器械发出“滴!滴!”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出。豆红波拿起注射器,正在往插在母亲鼻腔里的管子注入米糊。他还是很瘦,和十年前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比,现在的他虽然已经重获新生,但不间断的排异治疗依然让他看起来很虚弱憔悴。以前都是母亲照顾他,而这三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毫无意识的母亲得靠儿子照顾了。
3月2日晚上,来重庆主城打工的豆红波的母亲张福兰遭遇车祸,头部严重损伤,脑干血肿,被送进重庆市第四人民医院后进行了三次开颅手术,在医院躺了100多天至今仍处于昏迷状态。现在每天靠插在鼻腔内的鼻饲管注入营养液和一些米糊等流食维持。
这次突发的事故让原本就清贫的豆红波一家更加雪上加霜,据豆红波介绍,截至20日,医院给出的清单上已经花费39万余元,现在他们还欠医院近5万元的治疗费。
好友给豆红波发来的红包,他都没有收。
在母亲住院以来,偶然得知消息的朋友都会给豆红波转账或者发红包帮助,他还告诉记者:“其实最近志愿者关注、媒体报道后,很多只有过一面之缘或者都没见过面的网友会给我发红包,或者微信转账。”而记者从豆红波的手机上看到,这些转账和红包无一例外都没有收。
社会给了他二次生命 他在愧疚
“我没脸再来麻烦社会”

现在这么需要钱,但红包和转账为什么都没收?面对记者的疑问,豆红波眉头皱紧、欲言又止,沉默许久,终于他开口了:“是社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没脸再来麻烦社会,我真的不想再成为这个社会的负担!”
早在2006年底,豆红波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急需换双肾,面对昂贵的医药费和本就困难的家庭,豆红波的学生和孩子家长们自发为他捐款,学校、村镇也行动起来,在媒体报道后,社会各界纷纷慷慨解囊为豆老师凑手术费,于2007年成功进行了换肾手术。而豆红波的事迹也感动了全国,曾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中国首届最美教师志愿者、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等称号。
社会给予他的帮助,豆红波心存感激,所以出院以后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再回到讲台的他坚守在了公益一线,多年来,组织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为山村教育、孤贫儿童、贫困大学生、患重大疾病老师等带去帮助和温暖,至今已募集超过700多万元的善款和物资。
而今年母亲受伤住院的消息,这几个月来只有豆红波的亲戚和几个身边的朋友知道,医药费也是找他们借的,豆红波面露难色:“我如果把自家的私事拿出来让大家帮助,实在愧对大家对我的同情和爱心。”
妈妈曾为他跪地乞讨 他很纠结
“现在才把事情公之于众 我真的没办法了”

因为花费太大,豆红波不敢再请护工,而且用的营养液也减少了,逐渐在用自己熬的米糊等流食代替,甚至不敢给妈妈用一些昂贵的药物。
豆红波的父亲和弟弟也一直在医院陪伴照顾。
谈及时隔3个月才将母亲生病的事公之于众,豆红波说:“我到现在都在进行自我谴责,我一直纠结,但现在我真的没办法了。”
该不该再次求助社会?母亲往昔对自己的点滴一直与豆红波内心的亏欠、倔强、尊严在拉扯。
“在我生病初期时候没钱医治,妈妈曾为了给我筹钱跪着去全村乞讨了一周。这些都是我后来从邻居那儿得知的。”说到这里,豆红波双手掩面,深深吸了口气,说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妈妈。“如果当时没有生那场病,家里也不可能被拖累,妈妈也不可能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打工挣钱。”
记者询问是否有母亲之前的照片时,豆红波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兄妹几个说起这件事都懊悔,至今家里没有一张合影,我做公益时经常给别人拍照,但是真后悔没给妈妈拍过一张。”
志愿者发起网上众筹 他很感激
“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大家的爱心”

现在豆红波的近况被网友传开,也有爱心志愿者为他在网上募集善款,谈及豆红波的遭遇,牵头为豆红波在网上众筹的北京志愿者武岳称,自己和豆红波是在一次公益活动中认识的,两个月前自己在和豆红波聊一项公益活动时,发现其回复消息特别慢,而且经常晚上才回复,问了之后才知道其母出车祸的事情。
“他一直叮嘱我,这是他的私事,千万别和其他人说。”武岳告诉记者。豆红波之前一直害怕给社会添麻烦,最近无计可施的他终于向一个朋友说起了自己的处境,在朋友的几番劝说下,他最终同意众筹。
面对众筹平台上每天不断捐助的网友,以及发来红包或发来慰问信息的朋友,豆红波每天都要抽时间回复表达谢意。他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报这些爱心人士。
治疗遥遥无期 他如何承担
“如果可以请伸出你的爱心援手”

记者向重庆市第四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处了解到,目前豆红波的母亲在受到外界刺激时眼睛会睁开,但是仍处于昏迷状态,现在进行的就是神经、脑功能的恢复,并且避免一些并发症的发生。但医生也坦言,其苏醒的可能性极小。
家里,弟弟今年25岁刚毕业,妹妹偶尔帮别人化妆挣点钱,豆红波除了要负担母亲的医药费之外,自己还需要每天五次的药物维持,以免移植的肾出现排异,这些药物每个月都要花费1700—1800元,对于每个月只有2800元工资的他来说,根本无法承担母亲遥遥无期的治疗以及昂贵的医药费。
目前,在易宝公益圈平台为豆红波展开的众筹已经开始3天,截至记者发稿时,在该平台上已筹集的金额为35751.31元,牵头发起爱心众筹的武岳也希望通过媒体帮到豆红波:“如果可以请大家伸出爱心援手,一起帮豆老师渡过难关。”
如果你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可以通过该众筹平台为豆红波以及其家人献出一份爱心,对于豆红波及其母亲的情况华龙网记者也将持续跟踪报道,在此,我们也希望豆妈妈早日醒来。
(原题为《十年前社会给予他重生十年后母亲等他救命 豆红波该如何抉择?》)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感动中国,山村教师,豆红波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