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被低估的NBA新秀也最励志,他曾被困在毒品和家暴中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2017-06-24 0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斯瓦尼根
NBA选秀大会,一场持续数小时的大秀,从台前到幕后,有说不完的故事——
今年的选秀之夜,费城76人用交易来的状元签选中了到高二还籍籍无名的马克尔·富尔茨;郎佐·鲍尔如愿加入家乡的湖人队,他的父亲甚至豪言在儿子的“菜鸟赛季”就要带紫金军团杀回季后赛;
法国新秀弗朗克·尼利基纳刚接过尼克斯球衣,就被媒体断言“七成是个水货”;而吉米·巴特勒和扎克·拉文也毫无征兆地互换了东家……
在这60多个关于篮球和梦想的故事里,有这样一段尤为特别,他不属于富尔茨、鲍尔、塔图姆这些响亮的名字,而是属于凯莱布·斯瓦尼根——一名在26顺位被开拓者选中的20岁内线“野兽”。
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才最终站在了选秀大会的舞台上。
斯瓦尼根被球迷称作“野兽”  东方IC 图
家暴和毒品,这是斯瓦尼根的童年
NBA的魅力就在于,当两名球员站在同一片球场竞争,他们可能为球迷述说两端完全不同的人生故事。
当富尔茨的名字第一个从NBA总裁萧华口中蹦出来后,这位大一新生自豪地说,“我在高中时就想要成为状元。”;而比富尔茨晚了25轮出场的斯瓦尼根,在刚进高中时,想的只是如何找到一个安定的家。
“我曾经换了9所小学,然后读了4所不同的高中。”当斯瓦尼根和ESPN的记者聊起儿时的故事时,几乎没人会想到,这个满脸堆笑的“野兽”曾经历过无法想象的磨难,“在我遇到我的养父之前,我觉得人生里没有一天是安全的。”
斯瓦尼根的父亲卡尔有着严重的毒瘾。从斯瓦尼根记事开始,父亲做得最多的事除了吸毒,就是对母亲拳打脚踢。
母亲坦尼亚没有固定的收入,一人照顾着6个孩子,根本无法支付沉重的生活费。斯瓦尼根只能跟着母亲不断在犹他和印第安纳波利斯往返,试图找到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
他们的努力换来的只是不停地住着不同的流浪收容站。斯瓦尼根至今仍记得,在他刚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在收容站的走廊里看到一群男女注射海洛因,瘫倒在地上。
“那些人恶狠狠地盯着我,我也盯着他们,然后我能做的只是走开。”斯瓦尼根回忆道,“我当时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天天都能看到。”
除了毒品,恶劣的生活环境给斯瓦尼根一家带来最大的伤害,就是每天都暴露在危险中。
斯瓦尼根还未出生前,他的大哥卡尔二世就曾经在1995年因涉嫌谋杀被逮捕入狱,直到5个月后,才被证明是清白的。
据ESPN报道,卡尔二世其实也是一名非常有潜力的球员,甚至有能力进入NBA,但是他和其他兄妹一样,早早地辍学。更不幸的是,2006年,当他想努力进入大学篮球联盟的时候,一场莫名的冲突夺去了他右眼的视力。
“一切都在阻止我接近篮球梦想,我不希望这些也发生在我弟弟身上。”卡尔二世担心他的弟弟会遇到同样的困境,因为斯瓦尼根从小就沉默自闭,默默看着周边发生的一切。
他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喜欢叫他“大胖子”(Biggie)。
肥胖,曾让他跳不过一张纸片
斯瓦尼根进入八年级前的那个夏天,是他叩开NBA大门最重要的转折点。
哥哥卡尔二世给自己在北美大学联盟(AUU)打球时的教练罗斯福·巴恩斯写了封信,“请你帮帮我的弟弟,我的妈妈准备搬到休斯敦,但在那里斯瓦尼根可能会过得更加糟糕,甚至浪费篮球天赋。”
罗斯福·巴恩斯了解卡尔二世的为人,他同意收养13岁的斯瓦尼根,并教他打球。从那一刻起,斯瓦尼根第一次有了一个安定而温暖的家。
摆在斯瓦尼根面前的另一个难题是,他不仅遗传了他的父亲206公分的身高,也“继承”了父亲的肥胖症。在斯瓦尼根16岁那年,父亲卡尔就因227公斤的体重和长期吸毒产生并发症不幸离世;而斯瓦尼根刚开始跟着养父巴恩斯生活时,188公分的他已经重达182公斤。
他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喜欢叫他“大胖子”(Biggie)。
“他来我家的第一天,我叫他起来吃早餐,结果我发现他把一大盒麦片和一桶牛奶都喝光了。”巴恩斯告诉ESPN,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场景,“他的食量太大了,我常会在车库找到一两个藏起来的披萨盒。”
斯瓦尼根巨大的食量和对垃圾食品的沉迷是从小养成的坏习惯。“我小时候,想吃得健康要花很多钱的,我没有钱,所以我只能选择便宜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于是,巴恩斯把他带到了篮球训练场,也正是从中学后半段开始,他接触了正规的篮球训练。“那时候的斯瓦尼根连一张纸片都跳不过去,更不要说打比赛了。”巴恩斯回忆着斯瓦尼根训练的场景,“但他非常刻苦,他想摆脱过去的生活,所以他拼尽了一切。”
斯瓦尼根开始严格按照训练控制饮食,自从开始打球,他就几乎不吃垃圾食品;每天他都完成别的球员两倍以上的训练量,从基础控球,到力量,再到投篮……
6年时间,斯瓦尼根甩掉了70公斤的赘肉,从199公分、182公斤的“大胖子”,变成了206公分、112公斤的内线“野兽”。
“他训练起来太疯狂了,如果别人不说,我都不敢相信,他曾经是个没有运动能力的胖子。”斯瓦尼根在普渡大学的队友哈斯这样评价他,“他为了篮球可以控制自己的一切欲望。”
他去年曾放弃选秀。
最被低估的新秀要享受篮球
在走上2017年NBA选秀的舞台前,斯瓦尼根曾诚恳地说,“我从没奢望过能进入NBA,能在大学打球,不辍学,就已经很好了。”
一年前,还是大一新生的斯瓦尼根就在养父和队友的鼓励下,考虑NBA选秀。彼时,他已是2015年印第安纳州“篮球先生”,甚至被媒体认为是10年来印第安纳州最好的球员。但最终,他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他自己觉得与NBA差距很远。在去年的球探报告里,不同球队的球探指出了斯瓦尼根的不少问题,“体重还是太大,速度不够快,脚步不够灵活,投篮不够好,视野不够开阔,传球基本功不够扎实……”
“我要变成更好的自己,才会考虑NBA。”斯瓦尼根去年放弃选秀时这样告诉家人。而他也确实做到了他想要的。
在普渡大学,斯瓦尼根统治了内线,特别是在大一退选后,他在大学篮球赛场上的表现更加疯狂——场均18.5分、12.5个篮板以及2.9次助攻——在一个赛季的35场比赛里,他有28场比赛打出了两双的表现。在这个赛季的全美大学生里,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
斯瓦尼根将在NBA证明自己。  东方IC 图
斯瓦尼根在内线的实力是被NBA认可的,他保护防守篮板的成功率是33.3%,在这个赛季的大学生比赛中,只有2个人比他做得更好;不仅如此,他在大二赛季还连续打出“20+20”的疯狂数据,甚至交出了“20+20+5”的成绩单。过去10年里,仅有其他的两名球员能够做到——一个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本·西蒙斯,另一个则是俄克拉荷马大学的布雷克·格里芬。
按照这样的表现,斯瓦尼根本应是属于乐透区的成员,但他在大前锋位置上206公分的身高,让他和当年的格林一样,处于了“不三不四”的状态。
在ESPN资深记者古德曼看来,“斯瓦尼根是几年选秀最被低估的年轻人”。
斯瓦尼根并不在意这些,之前13年人生里的苦难让他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我现在非常快乐。”斯瓦尼根总是这样说。
“在我受苦的时候,我曾经想要很多,但怎么努力都得不到,那让我失去了很多乐趣。现在,我努力变得更加乐观,享受着篮球带给我的一切。”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NBA选秀,斯瓦尼根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