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县官汤梓军找下属处理“桃色事件”,终被小圈子害落马

农青静/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2017-06-23 22:37

字号
2016年2月底,广西百色市召开“两会”。时任那坡县委副书记、县长的汤梓军像往常一样按时报到。
汤梓军前脚刚刚进入会议分配的房间,纪委工作人员后脚就到了。随即,广西纪检监察网权威发布:汤梓军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在汤梓军的违纪历程中,平果县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原主任黄荣峰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2009年7月,汤梓军调任平果县委副书记兼新安镇党委书记,认识了时任新安镇副镇长的黄荣峰。汤梓军不再兼任新安镇书记后,极力推荐黄荣峰任县政府办副主任。2014年1月起,汤梓军调到那坡县工作,对黄荣峰依然十分信任,个人私事难事甚至“桃色事件”都找黄荣峰办理。
2014年下半年,汤梓军的情人黄某怀孕,却始终不同意做流产手术。焦头烂额的汤梓军找到了黄荣峰,而黄荣峰也很快解决了这一问题。事后查明,黄荣峰为此送给黄某一辆红色别克英朗小汽车,外加南宁市某小区一套住宅。
汤梓军之所以如此“器重”黄荣峰,连个人私事都找其帮忙,还得从黄荣峰的身份说起。明面上,黄荣峰是公职人员,熟悉政府机关的工作和规定;背地里,他违反纪律承揽工程项目,拥有一定经济基础。这两重身份恰恰符合了汤梓军的需求——既能出面办事,又能私下出钱。
汤梓军到那坡县工作后,黄荣峰很快找上门来,让汤梓军帮忙关照自己做工程的两个弟弟。对此,汤梓军一口答应。
汤梓军帮黄荣峰这些忙,可不是白帮的。除帮助汤梓军解决黄某问题花掉37万元外,黄荣峰这些年陆陆续续送给汤梓军16万元,感谢汤梓军帮他向有关部门打招呼,让他得以顺利承揽了平果县、那坡县的有关工程。
到那坡任县长后不久,汤梓军意识到当地已形成一个工程老板圈子,黄荣峰很难分一杯羹。再加上黄荣峰的两个弟弟做事不低调,甚至打着汤梓军的幌子办事,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因此,当他听到黄荣峰被人举报并被纪委叫去问话后,正式向黄荣峰下了逐客令:尽快做完手头上的几个小工程,不要再来那坡,不要再惹麻烦。
让汤梓军预料不到的是,黄荣峰撕下了之前鞍前马后的面具,不再唯汤梓军命令是从。更令汤梓军无法忍受的是,黄荣峰竟想对黄某不轨,还对黄某说了很多汤梓军的坏话。
汤梓军很后悔,觉得自己怎么就看走眼了。但考虑到自己表弟和姐夫的银行卡还在黄荣峰的手上,拿出的钱还没收回,更怕得罪了黄荣峰引火烧身,便强忍怒火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要求黄荣峰尽快做完工程,还钱给自己的表弟、姐夫,尽快离开那坡。
作为县委副书记、县长的汤梓军,醉心于和黄荣峰等搞“小圈子”,让别有用心的人敏感地收到了信号。从在平果县担任副书记开始,就有干部为了能得到更多的“照顾”,过年过节给汤梓军送上礼金。汤梓军也毫不客气,前前后后总共收了40万元人民币。
身为“烂树”,自当拔除。广西纪委在立案审查汤梓军后,很快将其做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警示剖析
纯洁的党内关系一旦沾染上圈子文化,必然变得庸俗不堪。汤梓军不仅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还大搞“小圈子”谋取利益。党员干部一定要清醒认识到,所谓圈子,本质上都是以利益为“黏合剂”的腐败“共荣圈”。入圈容易出圈难,对此不能有丝毫模糊认识,必须时时警醒、处处提防,时刻检点自己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原题为《在与“心腹”的圈子里陷落——广西那坡县委原副书记、县长汤梓军违纪案件剖析》)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西反腐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