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王丹凤,也许你就会哼起那首歌:小燕子,穿花衣

澎湃新闻记者 沈河西

2017-06-24 16: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过去的一周,久未露面的王丹凤终于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
一次是出现在上海电影节开幕式,获颁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
王丹凤获得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 图片来自上海国际电影节微博。
第二次是出席6月23日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2017沪港文化月“电影人眼中的石库门摄影展”暨“香港经典电影展映”开幕式。在开幕式后,放映王丹凤的从影代表作《女理发师》。
王丹凤与秦怡出席“电影人眼中的石库门摄影展”暨“香港经典电影展映”开幕式。该活动现场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张新燕 摄。
活动开始前,偶遇一位从北京远道而来的电影研究者,四十岁上下,他开玩笑,“来今天的活动,让我觉得自己特别年轻,今天来的都是爷叔和阿姨,平均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爷叔和阿姨们人手一本王丹凤画册《春满人间》,有很多人以为买了画册就可以免费进场,亲眼目睹偶像尊容。在得知要票之后,有的人悻悻然,还问我可否将手上的票卖给他。我也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阿姨对本次活动的工作人员说,“小伙子,我买了书,但没有票,能不能把我带进去,看王丹凤一眼,你帮帮忙好伐。”我很担心工作人员会拒绝她,但没想到他非常好心,把这位阿姨带了进去。其实这不是一场商业性质的电影放映,入场券上甚至都没有写座位号。
王丹凤。
入座后,我问旁边一位六十上下的老阿姨,“您应该是王丹凤的老影迷吧?”她笑笑,“应该算是吧,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看她的电影。”我跟她聊到今天网上只有零零星星几部王丹凤的电影,她说着说着,说到,跟王丹凤同一辈的那些好姐妹都已经西去了。“石慧不知道还在不在?李丽华没有了,白杨也早就走掉了,去年夏梦也没了。”她说,王丹凤平时也不出来,估计最后一次看她了。
这次的活动,王丹凤和秦怡都坐轮椅来参加。一位93岁,一位95岁,王丹凤全场没有发言,秦怡进行了简短的致辞,走不动路了,但思路依然清晰,语言也简洁有力。在场所有观众都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因为有两个环节都需要秦怡上台,但台上台下有二十来公分的距离,老人家走不上去,只好站在台下。始终不发一言的王丹凤只是坐在轮椅上,笑眯眯像一尊佛一样看着这满场老中青三代观众。要知道,在她当红的那些年,这全场至少有一半人可能都还没出生,而那已经出生的另一半也不过垂髫小儿。她身后,是一张张电影剧照,芳华绝代,倾国倾城,背景音乐是她主演的《护士日记》的插曲《小燕子》: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看到几天前梁波罗老师的一篇文章,王丹凤说:“老燕子咯!”
王丹凤主演的电影《护士日记》剧照。
有一位博士,她的论文专门写建国后女演员的改造,我和她聊起王丹凤。她说她当年想专辟一章写她,但后来只好作罢,因为关于王丹凤的资料太少了,她是那种金口难开滴水不漏的人,极少向公众讲述过去的故事,她同时代的同事回忆起王丹凤来也都语焉不详,含糊其辞。她说,对其他人,她都能大致感觉到是怎样一个人,但唯独王丹凤是一个谜。她的结论是,王丹凤很会做人,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只是世人无法知道。
的确,仅就中国电影史研究来说,与上官云珠、周璇、夏梦等人比起来,关于王丹凤的研究寥寥无几。她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谜,而且是一个活着的谜。今天说到王丹凤,很多人都会说这是1950年代最漂亮的女演员。在工农兵文艺逐渐占据主导的时代风潮下,关于美的标准也在改写,那王丹凤这样一种从旧时代的月份牌美学走过来的美貌,如何面对当时的时代?
秦怡与梁波罗。
对于今天许多像我这样的年轻观众来说,除了看到王丹凤年轻时代的美丽容颜,或许也不该忘记她在《护士日记》里饰演的简素华那句青春告白:服从组织分配,哪需要就到哪去。这样晴朗明媚的青春告白在今天的版本或许是《致青春》里那句:爱一个人就像爱祖国,爱山川,爱河流。但在《致青春》那里,对祖国的爱需要寄托在个人的小情小爱之上才能成立,但简素华的青春告白显然更朴素,脱去了文艺腔,爱祖国与个人的生命行动一体。今天听来恍如隔世。
耳熟能详的《小燕子》,但像我这样的后生晚辈记忆中只记得前四句: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后面还有几句许多人不记得了:小燕子,告诉你,今年这里更美丽,我们盖起了大工厂,装上了新机器,欢迎你,长期住在这里。几年前,小燕子王丹凤开始长居故乡上海,叶落归根。欢迎你,长期住在这里。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