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涉嫌纵火保姆:平时开奔驰豪车去买菜,家人避见外人

陈伟斌、蓝震/钱江晚报

2017-06-24 11:57

字号
这两天,蓝色钱江小区的这场大火,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昨天,保姆莫某晶因涉嫌放火罪,被上城警方依法刑拘。
昨天下午,记者抵达东莞,来到莫某晶的老家——广东东莞市长安镇厦边村,探访这名女子的成长环境和家庭状况。
莫某晶的家
村里人说她好赌欠了不少钱
莫某晶家所在的村子,已经不是人们普遍印象中那样的村庄。街道繁华、楼房林立、各种方言口音杂糅,更像是一座驻满了各类企业的小城市。
这个村的原住民,绝大部分姓莫和秦,他们的宗族观念很强。
莫姓人家现在只有部分人聚居在老村周围,但因为企业较多,外来务工人员住房需求极大,当地人一般都将自己的老房子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只需“吃房租”,就能拥有一份可观的收入。
网络上,有关莫某晶的种种过往被披露出来,在网友们的议论中,这些消息传到莫某晶的家乡。
在厦边村社区,记者遇见了一名工作人员。
“请问,您认识莫某晶吗?您知道她家在哪儿吗?”记者刚开口问话,这名工作人员就显得很谨慎,他微微点了下头:“嗯!她是我们村的人。我们也从网上看到了她在杭州做的事。不过她很久没在村里了,了解她的人也不多。”
这名工作人员还说,据他们了解,莫某晶好赌。
“前些年还和别人一起去澳门赌博,输得很厉害,欠了不少钱。听说家里的钱被她输掉不少,朋友那儿也都有借钱。总之,她很早离开村里,可能是为了躲债吧。”至于详细情况,他表示并不知晓,“她的家人还住在这边。”
莫家人避见外人,见到记者转身进屋
离开社区居委会,记者在当地一位老人的指引下,找到了莫某晶的家。
这是一栋四层楼房,外层贴着浅红色瓷砖,阳台外包着铝合金防盗窗。房子的外观略显气派,但相较于周边的房子,并不算好。
刚一走近,记者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二楼防盗窗窗口。两人锁着眉头,有些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见记者是生面孔,女子抱着孩子赶紧进了房间,男子一开始并不言语,但当记者表明身份后,他承认自己是莫某晶的弟弟。
“我不接受任何采访,我不知道她的事,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显然,他的情绪很不好。
在反复说了上述这番话后,他转身走入房间,“我不愿和记者见面。”
记者还拨打了莫某晶父亲的电话,但对方一直没有接听。
一位知情者说,莫家人听说莫某晶犯下如此大事后,一直都避见外人,更不愿听人提及杭州的事。
自小母亲去世,嫁人后染上赌瘾
在走访周边邻里时记者发现,由于当地外来人员较多,且莫某晶离开较早,因而对她有所了解的人并不多。甚至连住在莫家旁的住户,也对这户人家了解甚少。
一名该村的老联防员对莫某晶稍有印象:“人(莫某晶)是这里的,但不常在村里,所以大家对这个人印象很少,只听说喜欢赌。她跟她一个亲戚走得比较近。”
记者发现,在这个宗族观念很强的村子,一些村委会的人一听到莫某晶的名字便连连表示不认识、不知道、不想说,人们并不愿意谈及这个女人,甚至有人还表现出了强烈的反感。
昨天晚上10点多,当记者再次来到莫家楼下时,二楼三楼亮着灯。记者又一次拨打了莫某晶父亲的电话,他随即按掉了。
杭州火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这个村庄,“村子现在很大,但姓莫的本地人都已经知道那个事了。唉!不知道该怎么讲。”当地村民说。
此外据当地媒体称,莫某晶出生在厦边村,在她小时候母亲已经去世,后来父亲再婚,重新组建了一个家庭。莫某晶长大后,到了适婚年龄,嫁到了隔壁的长安厦岗社区。在厦岗社区有了自己的家庭后,莫某晶染上赌瘾,欠下不少债务,后来离开长安北上。
记者也走访了与厦边社区紧邻的厦岗社区,但无人知晓莫某晶的过去。
另据媒体报道,一名曾和莫某晶参与赌博并一起前往上海打工的当事人也表示,莫某晶确实因赌债引发借贷纠纷而逃离广东,曾去往上海、绍兴、杭州打工,从事家政工作。
保姆平时开奔驰去菜场,东家还借她10万买房
关于这起放火案件的关键人物——保姆,很多人猜想,是不是东家让她受了很大的委屈?她才干出了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6月22日傍晚,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发布通告:经公安机关调查,明确为一起放火案件。该户保姆莫某晶(女,34岁,广东东莞人)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这则重磅消息发布后,震惊了所有关注此事的人,也包括死者的亲友。
“当天早上5点20分,还是保姆打电话给两个老人家,说家里着火了,怎么可能是她放的火呢?”那天早上接到电话,孩子的伯母李女士开着车把老人家送到了小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打电话过来的人竟然是放火者。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多位家属都表示,在他们的印象中,女主人一家对保姆很好,平时相处也还融洽,根本没把她当过外人,甚至家族聚会的时候还会叫上她一起参加。
李女士说:“弟妹对保姆挺好的,保姆说要买房子,钱不够,就借了她10万元,平时家里那辆奔驰ML350也是给她开的,用来去菜场买菜和接送孩子上学……”她说,保姆是通过上海一家正规中介机构介绍的,月薪约7500元,来家里帮忙有一年左右了,中途曾回过老家一段时间,但后来还是到这边来做了。
对于外界盛传这位保姆手脚不干净的消息,家属们都表示没怎么耳闻。
“平时也没怎么听说过,唯一一次听嫂子提起过,是家里一块价值二三十万的手表丢了,但当时也没什么证据,只是怀疑而已,也怕说了保姆不高兴,所以也没当面说,嫂子还是把她留在了身边。”孩子的姑姑林女士告诉记者,嫂子平时也是大手大脚,孩子的首饰链子什么的丢一两件,说实话她自己也不知道。
一旁的李女士也插话说:“弟妹为人和善,也有涵养,平时对保姆非常尊重,不太可能和保姆产生什么过节……”
尽管东家对待保姆不薄,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切依然没有改变悲剧的发生。
(原题为《保姆平时开奔驰去菜场,东家借她10万买房!一个好赌女人,同村人不愿提起》)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纵火案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