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魔者⑦|重庆禁毒警14年缴毒八百斤,车祸昏迷仍紧抓毒贩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邱萧芜

2017-06-25 2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乔礼。  重庆市公安局供图
【编者按】
有人把禁毒民警比做“与魔鬼打交道的人”、“擒魔者”,每一场行动,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多缉一克毒,可能就会少让一个家庭受害。
2016年上映的禁毒题材电影《湄公河行动》就取材于2011年震惊世界的“湄公河惨案”,部分还原了禁毒故事。
近日,公安部禁毒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介绍,从2016年以来,全国共查处吸毒人员134万人次,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8.1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9万名。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禁毒民警多达600余人,其中因公牺牲16人。
时值6·26国际禁毒日三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澎湃新闻近日奔赴广西、云南、甘肃、辽宁、湖北等地,采访多名身处一线的禁毒民警、志愿者,讲述这些“擒魔者”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情感。

14年前,因对禁毒工作的热爱,从警校毕业两年的乔礼(化名)主动申请,成为了一名缉毒民警。他当过卧底,遇过危险,破过大案,是缉毒侦查一线的“刀尖舞者”。
乔礼是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一支队的一名缉毒民警,长年奋战在禁毒一线,用“在暗处工作”形容自己的岗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重庆市公安局获悉,多年来,乔礼累计侦破重特大毒品案件起36起,抓获嫌疑人200余名,缴获毒品400余公斤。
2001年,乔礼在连夜押解嫌犯时遭遇车祸,昏迷17天,左眼失明。醒来后,乔礼的第一句话却是“人跑了没有”。乔礼的同事透露说,“他自己都昏过去了,但还紧紧抓着杨某”。
6月25日,乔礼告诉澎湃新闻,毒品犯罪社会危害大,重庆是毒品犯罪的第三道防线,自己的岗位责任重大,“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屡破大案
“虽然很危险,但我确实喜欢这个工作。”爱笑的乔礼不掩饰自己对缉毒工作的热爱。
2001年,20岁的乔礼警校毕业考入重庆市公安局。后面在岗位选择时,乔礼主动申请,投入法制预审、缉毒侦查等工作,正式成为缉毒民警。
乔礼说,在警校读书时,并没有禁毒专业,他主要学的是刑侦,禁毒工作与其他警种不一样,他投入禁毒工作几乎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在乔礼看来,打击毒品犯罪跟侦办其他刑事案件不同,缉毒需要做情报工作,发现线索,对正在发生的毒品犯罪进行侦查。
2006年,乔礼和一位缉毒领导提着35万元钱,卧底当买家去和毒贩交易。乔礼透露说,当时,领导留在车上观察,他当马仔,下车和毒贩进行毒品交易。
见到真钱后,毒贩才拿出毒品,早已潜伏的同事伺机行动,抓捕3名毒贩,缴获900克毒品。
2009年,乔礼侦办“代老幺”跨境贩毒案时,就险些遇到危险。侦查员收集到代老幺贩毒的相关证据后,决定在他即将乘车逃离之际,对其实施抓捕。乔礼和其他侦查员一拥而上,将代老幺抓捕,大家一搜代老幺的腰间,这才发现他已经将手枪上膛,随时可能对侦查员进行射击。
事后,代老幺拒不交代,乔礼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成功突破团伙主犯口供,并顺线缴获全部毒品和制式手枪9支,及时消除了社会隐患。该案被评为当年公安部禁毒局十大优秀案件。
澎湃新闻从重庆市公安局获悉,多年来,乔礼先后参与侦破重特大毒品案件36起,抓获嫌疑人200余名,缴获毒品400余公斤。业务过硬,成绩突出,乔礼被誉为缉毒侦查一线的“刀尖舞者”。
重伤昏迷仍抓着疑犯
乔礼表示,禁毒工作对侦查手段要求高,对民警的锻炼也大,同时也是危险重重。
2010年12月底,乔礼牵头侦办一起大要案件,在昆明抓获涉案主犯杨某,缴获冰毒和冰毒片剂共计6.674公斤。
因侦查需要,他连夜押解嫌疑人返渝实施延伸打击。12月31日,由于天冷路面结冰,在押解犯罪嫌疑人杨某返回重庆途中,乔礼所乘警车不幸遭遇交通事故。
“当时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乔礼身负重伤,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了17天后才醒了过来。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人跑了没有。
乔礼的同事表示, 车祸发生后,乔礼“都昏过去了,但还紧紧抓着毒贩杨某”。
在这起车祸中,毒贩杨某没有受伤,但他和多名同事都受伤,其中他的伤最为严重。诊断结果显示,乔礼的颅骨凹陷性骨折、颅内出血、颈椎滑脱并多处骨折。
乔礼一度生命垂危,先后接受长达3个月的重症监护,3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并经辗转重庆、北京、上海等医院救治。最后,乔礼保住了生命,但却失去了他的左眼,伤残程度六级。
康复后,乔礼第一时间重返工作岗位,并把自己的微信名改为“不忘初心”。
带动培养200余人查缉骨干
2015年,经验丰富的乔礼转岗,开始从事禁毒堵源截流工作。
“以前的工作,往往在打击毒品犯罪后去追根溯源,相当于从分枝上的树叶去调头寻找树根。”乔礼表示,用大树来做比较的话,这个工作就是将“毒之树”从根斩断,比过去的工作方式更能起到截流的作用。
据乔礼介绍,国内的毒品主要从金三角地区流入,在禁毒堵源截流工作上,云南是第一道防线,贵州是第二道防线,重庆是第三道防线。
为尽快实现转型,乔礼开始苦练查缉本领,很快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他主动对查缉的警力设置、技巧规范、勤务模式进行细化完善,积极开展毒品查缉专业培训,筹建全市查缉骨干队伍。
2015年以来,乔礼先后率队在江津、秀山等省际交界地区连续组织开展7次全市性查缉行动,共查获毒品30.1公斤,抓获吸贩毒嫌疑人137名,逃犯4名,实现重庆市在路面盲查公斤级毒品历史性突破。
重庆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在乔礼的努力下,重庆市毒品公开查缉工作从无到有、逐步规范,有效积累了实战经验并培养了全市约200余人的查缉骨干队伍。2016年,重庆市堵源截流工作考核名列全国第4,取得良好成效。
家人认为禁毒工作辛苦而且危险,有时会劝乔礼放弃。然而,在乔礼看来,毒品犯罪比很多刑事案件危害更多,会诱发其他违法犯罪及社会问题,禁毒工作意义非凡,值得坚守。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禁毒,车祸

继续阅读

评论(31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