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毒品检验师:每天戴口罩工作,曾一天剥70多个“毒蛋”

华商报

2017-06-26 07:07

字号
华商报6月26日报道,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都在实验室中,将各种毒品通过仪器、试管、图谱分析、鉴定,他们就是毒品检验师——神秘而有力量的职业。
每天都要戴着口罩工作
在西北大学校园里,有这样一个机构,叫陕西佰美法医司法鉴定所,是具有法医物证鉴定、法医临床鉴定、法医毒物鉴定和法医病理鉴定资格的第三方专业鉴定机构。41岁的刘茜平,就是这里的毒检师。
6月23日,华商报记者走进这里的实验室,大小高低不等的瓶瓶罐罐干净整齐地排列着,而毒检室又在偌大的实验室中单独隔离开来。因为检验的是毒品,每天上班的时间里,刘茜平和同事们都要戴着口罩工作。
“其实每天的工作都一样,会接到不同单位送来的样本,我们要跟民警做交接,看样本是否完整、无损,标识是否清楚,会在办案民警的见证下,对样本进行称量、摄像、拍照……”刘茜平说,“接下来,就是取样、研磨、称重、溶解、稀释、上机……”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体内藏毒运毒的案件,“那些运毒者将毒品包裹成一个个小球的样子,吞下去再排泄出来,多数民警送来会清洗一下,但也有不洗的就送来了。”刘茜平说,她曾整整一天都在剥“毒蛋”,“70多个,一个一个剥,还不能剥快,不能将重量损失。”
刘茜平说,他们的毒检,常见的检出毒品种类除了海洛因、冰毒外,还有K粉和麻古。
不冤枉好人 也绝不放过坏人
枯燥的工作中,和办案民警聊天,以及和送检样一并附上的案情摘要,则是实验室中工作人员的谈资,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西安一所大学的一名女大学生,家里条件非常好,人也长得漂亮,却因交友不慎,谈了一个吸毒的男朋友,因此学会吸毒。不但自己吸,还供男友吸毒,最后学都不上了,和男友跑了……”为女孩惋惜的同时,刘茜平还说,“我们曾检过的海洛因,其纯度只有0.97%,里面掺杂着其他东西,有墙灰、淀粉,还有混着具有兴奋和迷幻作用药物的,对身体危害特别大。”
每一次毒检,背后都是一个涉毒案件。刘茜平说,他们在检测时始终坚持“宁慢勿躁”的原则,就算再加急的检测,也绝不简化任何一个检测环节,“我们不会冤枉好人,但也绝不放过坏人。”
比如去年西安的一起连环交通肇事案,一名男子开车在二环上连撞几车,交警当时推断可能是“毒驾”,但经过对其排泄物的检测,查到有癫痫类的药物,后来交警向其家人了解,该男子患有癫痫病,确认该男子事发时应是癫痫病发作。
花两个多月破解制毒新成分
“我们也有遇到难题的时候。”让刘茜平印象深刻的是一起破解制毒者制毒中的非管控试剂。
“那是藏匿于蓝田县的一个制毒作坊。在一个极不显眼的民房里,警方缴获了大量制作冰毒的化工原料,其中多数是国家管控试剂。”刘茜平说,他们受警方委托,对所有的化学原料成分进行检测,检测显示,除一种材料外,其他都是化工管控试剂,这种材料在制毒中起到怎样的作用,是制毒中的哪一种替代品?
通过常规检测,没能测出它的成分,刘茜平说,整个毒检团队的姑娘小伙们开始研讨,还请了很多专家教授,用了很多大型仪器,根据多个仪器的数据分析,最终确定它是“甲缩醛”,这不属于管控试剂,却被制毒者代替了常规的管控试剂,仅这一个检测,就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确定后我们兴奋不已,这是毒检道路上的一个大进步,制毒者们不断寻找非管控试剂制毒,我们也在不断尝试破解。”
毒检决定案件的定性
刘茜平说,毒检就是对毒品或者疑似毒品进行定性、定量检测,但它不仅仅是对毒品本身的鉴定,更是和毒品身后的那吸毒的、运毒的、制毒的,还有那些毒贩们的无声较量。
在刘茜平所在的实验室,每天都会接到全市多部门送来的样本,而每个样本从前期处理、到后期分析,一般都要三到五天,“从我们这里出去的每一份鉴定报告,都将决定着案件的定性,决定着能否将嫌疑人绳之以法,所以,检测作业虽枯燥,但却一定会一丝不苟。”
(原题为《毒品检验师曾一天剥70多个“毒蛋”》)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品检验师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