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影帝”之后,黄渤说了些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6-26 08: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黄渤凭借在影片《冰之下》中的表演,将金爵奖最佳男主角揽入怀中。在颁奖典礼上,黄渤还不改往日幽默有礼的风范,金句频出。首先在红毯环节表示“影帝就是拍电影的小弟,希望可以继续努力”。总被贴上“喜剧”标签的黄渤还在领奖时“自黑”:“老是演喜剧片没出息”。
2017年6月25日,上海,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现场。黄渤凭借《冰之下》获得最佳男演员奖。视觉中国 图
黄渤在《冰之下》中所饰演的角色是挣扎在东北国境线边界底层,在大时代中混沌生存最终自我救赎的一个警察线人,对于表演极具挑战。在获奖之后的后台采访中,黄渤对自己这次在《冰之下》中的角色进行了深度剖析:“为了这个角色,接触了很多社会人士,能感受到他们的状态。得奖是高兴的,但重要的是点燃自己,每个奖项都是助燃器。喜剧演员好难拿奖,喜剧表演也很难的,几乎都没有得到过肯定。不会减少相关的创作,争取把一百个哈姆雷特演出不同的状态。”
在表演上已经收获肯定的黄渤,并未停止自我挑战。在颁奖时,黄渤首次宣布了自己导演的身份,目前正在执导自己的导演处女作。获得“影帝”后,黄渤和媒体们谈起了自己这些年对于表演和行业的心得体会。
谈停下来的这两年
Q:离开电影圈两年,回来就拿了影帝,有没有点小骄傲?你觉得这次表演和你这段时间的休息有关系吗?
黄渤:也没离开,从《寻龙诀》之后就想停一下,可能是有那种危险感,觉得自己老是一步一步这样拍可能不太行。自己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一般的角色其实靠你的经验。所谓演技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也挺害人的。一开始我们没有它的时候特别需要它帮我们支撑表演。但是慢慢多了以后,你就会发现,会了这三板斧好像能应对好多的事儿,我们就开始慢慢用这三板斧应对所有的角色。后来慢慢有一些演员,大家觉得怎么还不错,但慢慢地怎么就……就是这样。其实我也怕这个圈子慢慢会套在自己脖子上,因为那太简单、太容易了嘛,别人也不会说不好,然后你也安全、观众又喜欢。何乐而不为呢?但就是时间长了以后你觉得这个从没意思变得开始有点可怕,而且让你对表演这个事情慢慢失去了乐趣,这个就坏了啊,再加上工作繁忙啊,就丝毫没有时间生活。
《寻龙诀》剧照
所以说想停下来做一些不同的尝试,最近这一段时间,也接了一些不同以往的角色。从《亲爱的》开始吧,其实一直自己也都在尝试或多或少做一些调整跟改变,还是慢慢慢慢有一些东西需要自己冷静一下,总结一下。它是个过程,就是我希望慢慢的、可以不用那么激情,或者说不用那么奔放,不用那么地失声痛哭,就是简简单单,用普通的线条,不用过多笔画的勾勒能够出来一个大家能够认可认同、有感受的一个人物。
《冰之下》剧照
Q:这是否意味着以后就慢慢远离甚至不演喜剧了?
黄渤:你看惹麻烦了,我是开玩笑的,我说演喜剧没有出息,是因为喜剧演员很难拿奖,终于你看这不演喜剧,就拿奖了呗。因为确实是(这样),从国外到国内,从一百年前到现在,你是卓别林也好,金凯瑞也好,或者周星驰也好,都是这样。其实都知道喜剧很难演,但是演好了的人也确实很难拿奖。这好像是从一开始就不被大家默认啊,所以今天开个玩笑。
Q:怎么看待奖项和票房号召力?
黄渤:其实获奖这事儿啊,真的慢慢想得也比较明白。有了你就高高兴兴的,皆大欢喜的,拿着庆贺庆贺。没有也很正常,这个并不是你付出了它就一定会给予你的。我说它是这个成长路上的助燃剂,但是它别变成目的地,变成目的地也会有点吓人。就是在过程中不断给你一些鼓励,让你在过程中,不断地坚定自己,让自己能够更加兴奋起来,我觉得是好事儿。但是这个毕竟不是体育竞技,没有什么一加一必须等于二的事儿,这都是属于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可观看的事儿就好一些。
我也不认为有什么票房号召力,其实有的时候当然有你自己的努力,有的时候是运气好,你能碰到好的剧本,碰到好的档期,碰到好的合作伙伴、导演、对手,大家齐心协力能够把一个片子做到了市场上的效果好,观众口碑满意。但是其实这都是福是祸,好当然好了,谁也不会拒绝这个,但是其实这两年说没接戏也主要是因为这个,感觉到这事儿开始慢慢对你产生了作用。它开始过来要挟你,绑架你了,这个就不太好了,因为你会衡量:哎呀,这个戏票房会不会好啊?哎呀,这个会不会有风险?那就变得你只是在自己有经验的那个小范畴里边,然后找到一些投资好、合作伙伴也都保险的这种项目去做。
但时间长了,那你就永远在那框框里边儿,你会觉得乏力,再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厌烦。而且是有一些你觉得可能票房有危险的,或者说是口碑有危险的,或者说这个角色你能力实施有危险的,你都会刻意抵触或避免它,这个就不太好了。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的这个创作的乐趣就来自于对一个未知的、对一个看起来不太好完成或不可完成的事儿的每一次尝试之中,在这些尝试过程中。你每一次的收获,每一次的超越,每一次的完成克服,它都会给你带来喜悦,这才是创作应该有的喜悦。
你说票房跟成绩跟奖项当然也会给你带来喜悦,但是把这种喜悦覆盖了所有其他的,就可能得不偿失。所以说,还是说让自己小停一下,有时间考虑考虑,有时间琢磨琢磨也挺好的。所以说有的时候人也得活得自私一点儿,就是这东西我没办法完全完全为观众服务。所谓为观众服务,其实就是你要不要跳到第二个阶段为观众服务,其实首先你得先遵从自己的内心,先能够找到更加充沛的力量。
《疯狂的石头》剧照
“小鲜肉”的问题慢慢会优胜劣汰
Q:今天老段在台上跟曹保平调侃说被小鲜肉们抢了活。而如今越来越多老戏骨也因着热播剧集而受到了大众关注,你是如何看待老戏骨和小鲜肉的问题呢?
黄渤:最近听他们聊得也挺多,小鲜肉这事儿,其实就说年轻演员嘛,年轻演员他是在这个市场里边儿客观存在的,他能够有那么大的流量那说明市场是真的需要他的,他是有这个受众跟需要的群体的。存在就有道理,目前出现的问题,是因为我觉得市场急剧膨胀,市场的需求也在急剧膨胀,对于年轻演员的需求肯定是有的,年轻靓丽帅气不是一个坏事儿,但是我觉得这些问题可能都不是单单纯纯归结于某一个人、某一个演员,是一个整体的现象,这一现象的催生可能都有它的本质原因,其实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太担心。
我们市场总是需要一些年轻演员的出现吧,突然需求量过大,而且一下子出来这么多的年轻演员,他们的市场机会又很好,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历练,而且市场的不正常又催生了这种状态的继续蔓延跟发展。其实我说不用担心是因为这些都会被慢慢自然矫正过来的,就是时间长了自然市场机遇好,会有更多的戏出现,需要更多的年轻演员,这些年轻演员有一些在这戏里面得到一些锻炼,他自己知道自省、自己知道努力,慢慢地会从一开始的一张白纸变成有实力的演员。这都是个过程。
其实在我才入行不久的时候,那时候的一些演员前辈们,也对像我们这样当时的年轻一点儿的演员充满了担忧,充满了危险感。觉得说是下一代演员怎么办呀。但是在这过程中慢慢也会出现一些有实力的,有责任感的,有能力的。这样的演员慢慢也就培养出来了。但是这需要一个时间。目前的状态,可能大家看起来会比较着急。但是,就是客观存在,我们得正确面对,而且我觉得时间会优胜劣汰地为我们呈现出来一些好的年轻的演员。
老戏骨那当然是应当被关注和尊敬的,因为他们身上真的有很多让你值得去学习的地方。比如说李雪健老师,人物刻画的那个准确和生动啊。有的时候也很简单,那个就是力量,那是一个能力。那是一个对表演的控制跟审美都到达一定高度以后才能呈现出来的,我们都加油吧。
《亲爱的》海报
做导演:即便危险也愿意尝试一下
Q:这么多演员纷纷转型做导演,是因为演员这个工作缺乏安全感么?
黄渤:没有。其实演员他是一个电影里面的一个环节。你也有可以表达的空间,但是跟导演相比较来说它有不同之处,我这次在做的这个电影七八年前就想弄了。觉得特别好玩儿,想起来就会兴奋。然后一直萦绕在脑子里面,你觉得还有必要去做这个事儿,它会自己冒出来,觉得是跟别的电影都不太一样的。
对我来说是有难度,因为导演和演员是主观客观来回跳换这事儿。这是有点儿折磨。但是呢,它又会让你兴奋起来。就是我现在可能特别想也特别需要的,就是找到一些能够让自己兴奋的点,这个是创作里边最重要的东西。你high进去再苦再累也觉得是兴奋。这个特别重要。
尝试吧,它就一定会有风险啊。不尝试嘛,我就可以舒舒服服拍几个保险的戏,然后还可以玩儿,还可以乐呵乐呵。那自己给自己找这个麻烦,或者说这个危险,那你说导戏也好,怎么样也好。第一不是很喜欢凑赶这个热闹,第二就是,即便有这个危险,我也愿意去尝试一下。因为喜欢,因为觉得好玩。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