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饭|太孤独啦,那就多来点血浆

兮酱

2017-06-27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西方人看了园子温这部《东京吸血鬼酒店》大概要气死了,吸血鬼不仅从绅士性感变成了扭曲变态,还要指望一个东京女孩子夺回被一群东方吸血鬼霸占掉的地盘。
《东京吸血鬼酒店》海报
园子温鲜少出现在电视剧制作中,此前预告放出时,就有很多粉丝前去膜拜了。在看了全部6集以后,不出所料满脑子被血浆填满。
据园子温自己说,拍《东京吸血鬼酒店》是因为他一直都很讨厌东方鬼怪故事,本来就很喜欢性感的吸血鬼……后来去旅游的时候看到各种古堡心生向往,于是跟亚马逊一拍即合,还高兴地说,很多事情电视上播就不能拍了,网络上播尺度可以放很开。
吸血鬼这个介于人鬼之间的物种,一向是西方文学和影视擅长,东方国家很少触碰的题材。
大概一是吸血鬼最先出现在西方,由爱尔兰作家布拉姆·斯托克所著的《德古拉》中形象而来。二是最原始的吸血鬼模样是彬彬有礼穿着燕尾服的绅士,能屡试不爽得吸到人血正是因为太有魅力。东方能跟这个特征挂钩的只有贵族宫廷,恐怕不管哪个时代都很难进行改编。
另外,这类题材实在太难写出拍出什么美感,咬一口,吸血,再丢掉,这对一群吃饭得拿筷子的人来讲,未免也太草率……
不过吸血鬼进食草率,一点不影响我们进食的仪式感,这次可以拿着满屏幕血浆下饭了。
去年的《釜山行》一群韩国人把僵尸拍得面目可憎不留余地,这次园子温是怎么把吸血鬼跟日本人放在一起的?
《东京吸血鬼酒店》故事基底就推翻了西方德古拉吸血鬼族。在2021年,名为科尔宾的日本新吸血鬼族已经占领地上世界很久,德古拉则一直被抑制在地下世界,也无法回到吸血鬼故乡罗马尼亚。
为拯救德古拉族,他们在1999年曾选中三个在9点9分9秒出生的孩子滴入德古拉古老的血液,三个转世童子可以在长大到22岁之际,被古老的血液唤醒拯救老德古拉族。实际上这是一场新老势力的斗争。
科尔宾族为长期存活下去,以一对萝莉姐妹花为首,用姐姐的下体在东京建造了一间酒店,可以与世隔绝,前提是必须不停地用人类血液供养。而妹妹则是没有肉体的头面人物,因长期喝不到新鲜人血了,只拥有个干瘪身体。
园子温还是园子温,在酒店概念上用了重口味的下体建造,掀开艺伎妆容姐姐的裙子,看得见里面充满了血液和拥挤的半人半鬼。
另一边,在吸收了古老的德古拉血液后,三个孩子被放进“楚门的世界”养成。父母都是吸血鬼们找到的人间败类,每月按时领酬劳,条件是要完好无损地把孩子养大。孩子生活的环境中出现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安排好的人选。
其中一个女孩从小性格温良,非常爱爸爸妈妈,当然她并不知道妈妈是个没钱还喜欢包养牛郎的外貌协会,爸爸是热衷赌博嫖娼的败类。
在长到六七岁时,她体内吸血鬼血液作祟,抑制不住冲动咬了妈妈,她的爸爸第二天就另寻新欢邂逅了新妈。吸血鬼血统逐渐更难抑制,女孩终于有一天咬死了家里的猫。类似事件让她频繁轮换父母。
在不安全感和对亲情的渴望中,女孩最后还是死于血液反噬,满口吐血地见到了突变冷漠脸的爸妈和男友。
如果这就算是重口味,一定是忘了几年前的园子温是什么狠角色。
作为日本血浆用量大概排名第一的导演,他从来都不会在作品放过变态、暴力、死亡。父母、家庭、情感在园子温影片中从来都是负面病态的地狱般存在,常是毫无理由的恶,无来由更加让人恐惧。印象深刻的是《神秘马戏团》中,他甚至设定父亲变态到在12岁女儿面前和妻子交欢,同时还要反过来乱伦一遍。
《东京吸血鬼酒店》这部长卷中,园子温曾经热衷,后来被称变得商业化,不那么园子温的部分都逐一回来,一样不剩地都用机枪扫射一遍——家庭的变态、日本社会的压抑爆发,以及他对情感关系的不信任。
剧中其实是双女主设置,两条线逐渐暗合在“我到底是谁?有谁真的在意我”这样找不到自己的悲剧中。
被选中的三个女孩长大后,只有一个女孩真奈美(富手麻妙 饰)幸运地活下来了,更加幸运地说,她碰到了夏帆饰演的k女郎。连姓名都没有,k在其中的功用性一开始就显现出来。
两人相遇的开端并不友好。真奈美还差3个小时就要22岁了,剧集以她即将到来的小酒馆作为开始场景。标志性长镜头横移,小酒馆里坐了四拨前来吃喝的女生。(主要是女生)她们边吃边聊,讲学校同学、讲父母、讲和男人之间的关系,还有三四个人在旁若无人地说,怎么吸血,血液味道的不同。
真奈美闯进酒馆后,跟着进来的是粉色女郎,拿出手枪和机关枪,对全场人全面扫射,扫射完毕,只留下突然开始喘大气的真奈美,粉色女郎也命运多舛,转身就被吸血鬼新人族杀死。
真奈美拿着粉色女郎给的卡牌一路狂奔,而k则一路尾随,杀掉了她想求助的警察,希望能得到真奈美信任。同时也暴揍了真奈美男友,其实也是吸血鬼,最终还是被吓懵了的真奈美给跑了……正好跑到了山田的车上。
作为剧中不多的男性角色,山田顺利拿出了园子温常给男性角色赋予的变态特点。他本是人类,父亲是东京市市长,小时候为了获得科尔宾族支持,获得权势,就把他送给了科尔宾族的萝莉姐妹花中的妹妹去抚养,导致他不人不鬼的样子。
得到真奈美的山田扫射完毕后带着真奈美和k回到家中旅店。到此,园子温的这场由吸血鬼主导的病态人类实验终于拉开帷幕……
科尔宾族吸血鬼去人类中,找到了一大群人盛装打扮来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上会白给男的发10万日币做奖励,女的发15万日币,以此来吸引人。最终大群人类如约来到酒店,兴高采烈热情高涨。这些人其实有一个共同特征:孤独。
银行贷款难以还完、从小是孤儿被人孤立没有朋友、家人不顾自己感受非常痛苦……来到这里的人,实际上都有类似的不幸在生活之中,所以才对天上掉的馅饼如此兴奋。
作为一部娱乐片,园子温还抽空表达了自己的反小津情绪,东京哪有那么好啊,你看,有多少孤独无助的人啊,多少性压抑的人啊。
再娱乐,也要对日本社会不满一下……
山田告诉他们世界将要毁灭,以后他们是幸运儿,会生活在这个酒店里,结婚生子过日子,不能离开半步。只要他们每天贡献出两小管鲜血。反抗在一轮暴力压制后走向屈服和沉默,渐渐地,他们有人真的看上对方,想要在酒店房间里单独相处聊天。人类的反抗性逐渐被吞噬,转而增强的是对现状的妥协接受。
K和小伙伴应邀也来到了酒店。其他人都进入房间后,她们寻找着真奈美,要带她回到德古拉族,接受洗礼。
实际上,真奈美在不断被迫变身的过程里,缺乏和找寻着的一直是情感联系。她喘气奔走在酒店里,梦到父母突然揭穿她的身世,失去一切后,她又来到雪地中,不断在问,出路在哪里……也实在无法理解自己到底是谁。
只有真奈美一个人困惑着自己的情感孤独吗?不是,和她相爱相杀的k有同样的问题。和闺蜜去罗马尼亚玩耍突然就被抓进去变成了吸血鬼后,k的全部情感寄托来自一个高高在上的大首领。她以为这个金发碧眼的吸血鬼绅士是爱她的,才能为他如此卖命。
直到看着这个首领当着所有人面宠幸洗礼了真奈美,k还没有动摇。她为首领大杀四方,把东京的酒店杀成一片血海后,却被亲自告知,她已经被抛弃了。k才发现,从来没有人在意过自己。连自己以为是闺蜜,并且还默默爱自己的诺亚,也在赶来之后,要捅自己几刀。大家都是为了自己。
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小喽啰,跟两个毫不相关的人类在一片学海之中的对话,更像是k和真奈美的内心阴暗的疑惑写照。
当然,如果只有暴力血浆和灵魂拷问,那也不是园子温。从17岁就开始写诗,每每都还要在片子里放一些唯美浪漫的悲剧景象才好,死亡是要有诗意的。
比如山田和老婆之间的爱。
哪怕自己孤独且病态,但对方却完全了解,对方更是自己口中的伊丽莎白。
连死亡,也要亲吻着,让头颅泡在同一个水池里。
剧集的尺度很大,其实后面一半几乎都在不要钱的血浆里打滚,不是爆头就是砍头,其实意思已经不大了。
园子温也总是有收不住的毛病,喷血浆上瘾管不住自己。
这部《东京吸血鬼旅店》试图把日本年轻人的一些社会问题放在了吸血鬼的命题下面,夏帆的角色浮光掠影,但几乎都很精彩有用。
另一个女主就显得臃肿不堪了,表现力也太欠缺,除了奔跑吼叫,基本没有别的演技可言,是让这部剧要减掉一星的重要理由,当然不仅是她演技的锅,角色本身塑造性很高,大概园子温想想也就是个吸血鬼娱乐片嘛,何必去拷问那么深刻,就把孤独和自我认同的疑问点到为止,隔靴搔痒。
看完以后,完全觉得真奈美这个角色没有任何的心路历程,也没有什么成长反思,路径就是惊恐,惊恐,惊恐……最后,绝望而死。
其实夏天嘛,看着冰西瓜食欲都能好出一大截,如果能放飞一下自我,别介意脑洞太大没补好的剧情,不妨把园子温不要钱的血浆想成西瓜汁,看看食欲又涨了多少呗。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京吸血鬼酒店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