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面瘫男主们,教材级演技来了

戴桃疆

2017-06-28 16: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tvN接档《芝加哥打字机》的悬疑剧《秘密森林》是近期颇为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这部十六集的电视剧在故事整体设计和节奏把控上呈现出的特质,同样出现在近些年高品质英剧美剧中。
一部有品质的电视剧,首先需要一个能够牢牢抓住观众的主角。《秘密森林》在首尔都市中构筑了一个环境错综复杂的险恶丛林,权力斗争、权钱交易无处不在,多数人选择遵守丛林法则,能够与之对抗者便是英雄。
但传统英雄高大正面、光芒万丈的形象几乎被漫画式的偶像类电视剧占尽了。而品质往往意味着能够沉淀下来,与现实接轨,因而品质剧集中的主人公往往带有反英雄(anti-hero)的特质。比起正统的英雄,反英雄更加复杂,也更加耐人寻味。
《秘密森林》的男主角就是不同于正统英雄的反英雄角色。
高大帅气的外形不是反英雄的充分必要条件,具备反英雄特质的主角不必年轻英俊,可以是大叔而不再是欧巴。
《秘密森林》的男主角黄始木(曹承佑饰)首尔大学毕业,三十五岁,就职于西部地方检察院刑事三部,已有八年工作经验。有阅历、有头脑,会令主角的光环看上去更加真实,但只有这些则显得特色不足。
为了给反英雄一反常态的行为提供充足且合理的缘由,创作者多半会夺走主角的健康,给他安排一种不治之症或是难言之隐。
曹承佑饰黄始木
黄始木脑部过于发达,对声音过分敏感,未成年时期饱受周遭声音引发剧烈情感波动的折磨,一度被外界认为有精神疾病。经过脑部手术,黄始木以丧失与他人共情能力、感知他人情感、拥有个人情感世界为代价,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成为一个冷淡的智者。
剧集仍然偶尔安排男主角在承受外界巨大压力时耳痛发作,同时也提醒观众,男主角并非没有知觉,他和正常人一样,也会感到疼痛、惊恐、委屈、疲惫和饥饿,也会认识到自己孤独的处境并渴望同伴与他人的认同。
号称“千面人”的韩国演员曹承佑在中的表演为中国观众津津乐道,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这个几乎没有情感波动的冷面人设定。而“冷面”抑或一种由内而外的酷,正是当下国产电视剧中男主角最常见的特质,而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则是面瘫。
曹承佑的演技是经过优秀作品检验过的,将《秘密森林》中的表演形容为教科书级别、富有层次感的冷面表演也不为过。
值得一提的是,《秘密森林》有层次的“面无表情”能够全方位地展示给观众,除了演员表演水平存在差异,更多地在于节奏的成全。
加速近三倍播放,仍然可以察觉主角表情变化的阶段性
在与案件相关的部分,《秘密森林》的节奏相对较快,多数推理由内心独白与情境再现共同配合完成,将富余的时间分配给与人物冲突相关的情节。
有质量的台词,从对话开始到终结,应该推动人物身上某种情绪或特质的改变,否则对话的意义将被大幅度消解。让人物与人物对话,一来是为了推动人物碰撞、发生戏剧冲突,二来是为了向观众更加全面地展示人物,甚至误导观众,为后续情节的戏剧性翻转做铺垫。
《秘密森林》中男主角变化最显著的对话大多发生在与裴斗娜饰演的女主角韩如珍之间。
比曹承佑大一岁的裴斗娜在剧中要饰演一个比男主角小五岁的“二手新人”女刑警,一半靠演技撑场,另一半靠角色设定。
韩如珍热心、勇敢、正直、有头脑,警校毕业后做过派出所片警也做过交警,为了做刑警选择从头来过,私下里喜欢画简笔画,是个个性十分可爱的成熟女性。
裴斗娜饰韩如珍
韩如珍在剧中戏份不算重,但分量不轻。一方面这个角色要以拍档的身份与男主角进行呼应,另一方面她要承担歌德式女性的重任——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们上升。
男女主角同时出现的场景多数仍围绕案情推理展开,在维持一定信息量的基础上,这部分场景的主色调是温馨轻快的,偶尔还有一些诙谐幽默。冰山一样低温、冷感的男主角即便一如既往地呈现出细微的表情变化,但情感更加细腻丰富、人物状态更加松弛,更像一个无异于你我的正常人。
电视剧的本质是戏,正常人再给自己加戏也不如异常人天生有戏。女主角让异于常人的男主角有了与常人近似的潜质,但除了让观众理解角色、认同角色外,观众更需要角色行动起来。
疾病以及并不光辉的过去可以用来解释男主角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和举动,但想取得行为的正当性,男主角还必须具有两种特质:专业技能出类拔萃,行为符合普世价值。
李浚赫饰徐东宰
《秘密森林》布置了一种纷繁复杂的大环境。牟利者为了向权力寻租,用金钱与少女进行方式多样的贿赂,官僚系统中寻求升职空间者为了自身利益和小集团利益上下勾结、互相掩护,想要剖开利益链条,必须持有利刃——男主角的利刃就是他的头脑。
全剧以行贿者朴武成被害身亡开局,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观察与分析,展示出男主角的冷静、理智、过人的分析能力和行动能力,这些特质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染上人情味,但没有变质。
拥有过人的能力是男主角不通人情世故,仍能避免出局的护身符。因为有用,因而能够避免被长官直接排出,因为有用而又不容易被利用,男主角才会成为丛林中的搅局者。
如果说能力出众为男主角在戏剧中的行为提供了合理性,那么他行为的正当性则必须符合普世价值,从而唤起观众的认同。无法与世人共情的男主角追查真相并非出于个人利益、个人偏好,而是出于对公平、正义的坚守。
如果说为反英雄配置一个正常人做搭档,是为了给异于常人的主角提供与外界建立情感联系的路径(比如“福尔摩斯”故事中的华生),那么为反英雄设置一个与之相似的对手就是为了让这类反英雄成为“英雄”。
《秘密森林》中,男主角面对的是检察系统内部的小集团,而这个集团的核心则是西部地检的检察长李昌俊。李昌俊背后有现任法务部长官岳父做支撑,手下有依附他且同样有受贿嫌疑的检察官徐东宰。李昌俊与女主角所在龙山警署的署长是同乡,间接掌控着检察与警察两大组织。
刘在明饰演的李昌俊是个复杂的角色,为了向社会高层攀爬,他可以抛下过去的自我,抛下与前法务部长官永日载十年的情谊,成为掌权者唯唯诺诺的女婿。
站在反英雄对立面的不会是代表纯粹之恶的反派,《秘密森林》中努力将一个鱼龙混杂的集团塑造成为男主角不得不击破、打倒的对立面。而这种处理方式也成了《秘密森林》的问题所在。
刘在明饰李昌俊
作为一部预制剧,《秘密森林》保持着高度的整体性,它面向确定的结局铺开一张大网,创作者只需将脑海中的预想完成即可,无需迎合观众偏好,保证了人物特性的稳定,和剧情整体的合理性。
弊端在于,用制作一部全长一百六十分钟电影的思路去制作一部十六集的周播剧,势必导致为了保留悬念吸引观众而在单集末尾制造戏剧点。
《秘密森林》的处理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祸水引向男主角,一种是引出新的嫌疑人。
随着案件不断深入,男主角关于案件的假设不断增多,为了强化单集戏剧冲突,依靠不断引入新的嫌疑人,《秘密森林》成功地营造出一种除了被害人与男女主角以外,全员各有动机、全员都有嫌疑的悬疑氛围。
曾被男主角掰断手指的初中同学频繁地围绕着案件出现,是否蓄意向男主角复仇?
被诬陷贪污八亿韩元的前任法务部长官父女是否会为了自己昭雪而制造事件?
寂寞而无爱的高官妻子是否会因厌倦虚伪的生活而着手复仇?
相传被贬值受罚的新人警察背景不明,且为何要潜入目击者的病房?
新的疑点不断出现,疑团层出不穷的确让这部剧集悬念丛生,但疑团套疑团的叙事方式也让这部剧的主线部分变得混沌不清,疑点分散,试图撇清某个嫌疑人干系的佐证无力,所有角色连同观众一道被抛入云雾之中。
检察院内部获取情报的主要途径是靠偷听。
缺乏误导观众的主要嫌疑人,是英国悬疑类剧集最常见的错误。多数存在这种问题的剧集,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在完全没有暗示的前提下,突兀地揭发一个看似最无辜的角色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且为真凶。
《秘密森林》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在疑点平均且分散的众嫌疑人中择一定罪,要么就给出一个“万万没想到”式的结局,完成度或许不错,但势必导致过程精彩而回味不足。
另外,疑点平均分布也导致《秘密森林》单集之间的承接部分显得生硬,没有峰回路转,没有豁然开朗,只有平滑过渡。人物关系虽然紧张,但却因势均力敌长期处于相持的状态,剧情陷入胶着,缺乏实质性进展。
穿帮镜头
虽说整体品相不俗,《秘密森林》中穿帮镜头、逻辑瑕疵和不切实际之处也是随处可见。
举例来说,2001年韩国司法考试办法改革之后,考试与学院制法学教育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修满相应学分方可应试。考试合格后又需要在司法研修院进行长达两年的学习,出任检察官前,还要再参加法务研修院的短期学习。这样看来,仅用三年时间便完成上述过程的青年检察官永恩秀显然太过“优秀”了。
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秘密森林》总体表现仍不可谓“不俗”。角色设定与演员表演成就了冰山检察官黄始木的独特魅力,他足够复杂,言行不可预测,十分神秘,镜头不回避他的冷酷,也不回避他的痛苦,让人物发光的同时也投下阴影,人物的立体感应运而生。
尼采有言,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成为怪物,你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大概也只有如此这般无情却不冷血的怪物,才有能力与腐败的国家机器战斗。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秘密森林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