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城市养鸽人:小信鸽能平安飞回来就好

澎湃新闻记者 莫琪

2017-06-29 10: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采访 莫琪 摄影 薛松 吕啸 视频编辑 龙景 实习生 潘婕(06:49)
除了广场上与游客争食的鸽子,城市的天空还有一片片飞翔的信鸽吗?里弄和胡同上空回响的扑羽声和鸽哨声,似乎只留存在儿时的记忆和影视剧中。事实上,即便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在各个角落还散布着一群职业养鸽人,在这样一个小群体中,信鸽比家人更重要,信鸽比赛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
由于信鸽能参加赛事,有的鸽子身价可高达两百多万元,然而它们的职业生涯最多也就6年。鸽子的训练就是放出去、飞回来,而对这些职业养鸽人来说,还有更多的意义。
信鸽不是宠物,是运动员
顺风90公里/小时,逆风54公里/小时,这是信鸽的平均速度,最高可达177公里/小时,天空相当于鸽子的高速公路。
鸽子对人来说分三类:肉鸽、观赏(宠物)鸽、信鸽。《圣经》上有记载,诺亚方舟在汪洋上漂泊了150天后,白鸽衔来橄榄枝,证明离大陆不远了。鸽子强烈的归巢欲至今是个谜,但因此古来都被人饲养来传输讯息,我国古时有称“飞奴”。19世纪后期,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军队都建立了军鸽通讯网。和平年代信息系统发展迅速,信鸽也从战场退役,但它们没有彻底宠物化,而是成为了“运动员”。
信鸽运动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开展的体育项目,同赛马、斗牛一样属于极少数动物参加的体育赛事。每只在册信鸽出生几天内都将终身套上记有主人信息的信鸽环,上海市信鸽协会副会长许智勇以2017年的上海为例说明养鸽的规模,今年一共卖出55万枚环意味着今年可能有55万羽新鸽出身,年内500公里、800公里、三环赛等市区级比赛共有400场左右,奖金额高的有20-25万元,普通比赛也有1万元。
信鸽对人来说是荣誉当然还有金钱,一只普通的鸽子价格可能只有几十元,一旦成为冠军鸽后,除了比赛应得的万元到百万奖金外,鸽子作为运动员就有“转会价”,去年一只四关综合冠军鸽身价曾达到280万元。在笃信血统的养鸽界,一只鸽子成为冠军后,它的父母、子孙都将蒙荫,虽然这可能意味着这只冠军鸽的未来重责将是繁殖而不是飞翔。
是运动员就要训练,鸽子的训练就是放出去、飞回来,远距离的话开车运鸽子一次花费太大,所以就出现了职业训放鸽人,每只鸽子的“路费”只几块钱。重大比赛前,训放鸽人就会在市内一站站集鸽,然后统统送去几十公里外的远方再放回来,这样一趟趟下来强化信鸽飞翔的能力。
有趣的是,老手都说一只鸽子放不好,只有成群,性子烈的鸽才会互不相让争着往回飞,这时候速度最快。
养鸽后继无人
在初春的上海西宝兴路街头,某天晚上八点左右渐渐聚集起十几二十个大叔大爷,手扶着自行车张望着侃大山,车上架着、地上放着些半米见方的扁木箱,里头咕咕咕直响,这是他们的信鸽,他们在等训放鸽的人来收鸽。
集鸽时间原定晚8点,63岁的陈礼均早早就在街上等了,事实上因为堵车,集鸽车9点才到,期间大家不着急,都说难得有机会聚聚聊聊。集鸽车是个驮三个大铁笼子的卡车,每个笼子有两排,分八九层,装满能容近万羽鸽子。车子停下后陈礼均赶紧提着木箱上前,一只只从箱子里取出递给老板,十来个人百多羽鸽子不到十分钟就集完了。交了钱这些养人鸽不急着散去,更愿意继续聊会儿。
养鸽的人开玩笑说“家里最重要的是鸽子,第二孩子,第三老婆,没有自己。
陈礼均作为知青去了外地12年,后来开始养鸽,至今已经有40年了,他说养鸽子最开心的就是看到鸽子回来,“你在心里估算着时间,一直等,终于看到它拍着翅膀飞回来的时候,心脏都是咚咚咚跳的……鸽子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上海,很像我们这些知青出去那么多年能够回到上海,家里人看我们回来是一样的心情。”
陈礼均有150多羽鸽子,其中起码有60多羽还“在役”,老中青循环着参赛。他说自己这算散户,“玩这当爱好”,养鸽面积只有十多个平方,大户养鸽是成百上千个平方的。
对他而言,养鸽最辛苦的是坚持,坚持每天早晚两次打扫、两次鸽舍训飞,没人教他养鸽他就几十年来慢慢摸索,他说鸽子不会说话,只能靠人去一点点琢磨它、理解它。
“可惜后继无人了,” 陈礼均的孩子是个女儿,不喜欢养鸽,再者这似乎是长辈的运动,极少有30岁以下的参与者,加之现代市区内对饲养禽类限制严格,公房里邻居对鸽子的味道、排泄物意见很大,养鸽群体在渐渐衰落,城市上空也没了鸽群。
刘志华看似是个“养鸽大户”,有着三层、百平米的鸽舍,但属于他自己的鸽子其实并不多,因为他是个训鸽人,训了十年鸽,应该算鸽子的“职业教练”。
信鸽毛色主要是瓦灰、雨点、绛色几种,眼睛有桃花、鸡黄等色,哪种鸽子一看就容易出成绩呢?
“那种看上去不胖但是抓上去很结实,拿在手上不重很有浮力感的,羽毛最好薄一点,太重的话飞起来负担重,” 刘志华说,他的鸽子为他捧得五座冠亚军奖杯。
刘志华印象中养鸽的黄金时代是十年前,以前一个五百公里的比赛能有五六万羽鸽子参加,含金量很高,现在玩这个的人少了,比赛顶多两万多羽。
那些被“处理”掉的鸽子
刘志华表示没听说过养鸽子暴富,“在中国台湾养鸽子是可以暴富的,但是在大陆好像很少,因为赛制不一样。台湾有的是飞海峡,大风大浪大雨不管什么天气都会放,比赛非常残忍,如果天气恶劣可能在规定的时间里面只有一个鸽子回来,那么全部的奖金就都是它的。”
所以养鸽人都说赛鸽要出好成绩,第一靠血统、第二靠养功、第三靠训练,第四就是运气。
为了提高“运气”有些人开始利用比赛规则漏洞作弊,这点倒是在有人类参加的比赛里很常见。因为技术受限赛鸽无法全程跟踪,最终回巢时间的确认倚靠安装在鸽笼里的感应器接收,这意味着算准时间在家附近放鸽回去也能算成绩。5月的一场头奖45万元的比赛就出现过这样的疑团,距离650公里的比赛中,第五位序的鸽子归巢时间比第四位慢了近50分钟,按照当天的风向,正常情况应是宝山、崇明等地的赛鸽先归巢,而实际结果却是前四位鸽巢都在浦东,为此,上海市信鸽协会紧急对排位前1000名的绝大多数信鸽进行了验鸽。
从50公里开始训起,慢慢加起到100、200公里,直到鸽子准备好参赛了,这就是训放鸽。一只鸽子一般在比赛之前要训放十次,飞到一千两百公里,这样才会有点成绩。
问刘志华怎么提高鸽子飞回几率,他说可以把它的配偶留在鸽舍,利用鸽子的追蛋(交配)欲或者饥饿感提高归巢几率,此外没特别好的方法,他认为鸽子是靠天吃饭的,很多情况下幼鸽飞出去飞丢了也就丢了,没人能教好鸽子飞。
“鸽友们心里都有数,训飞、比赛过程中鸽会丢失,天气好的时候鸽子丢的少一点,下雨天、大雾天丢失的比例很高,此外还有野生的猛禽,这些都说不定的。”也因此,等待信鸽归巢的过程才格外揪心。
事实上,天灾之外信鸽“报废率”很多在养鸽人手上,举例来说一批幼鸽熬过几次训飞存活下来参赛,其中只有成绩好的才会被留下继续作为赛鸽,甚至种鸽。剩下的一部分孵性强、护雏欲强的会被留作保姆鸽,其余的就会被“处理掉”,也就是杀了吃掉。而所谓保姆鸽,就是帮种鸽代呕、照顾雏鸽的“奶妈”,然而因为种鸽的孵化要掐在保姆鸽自身的蛋孵化期两天内,所以一般保姆鸽自己的蛋都会被人换走吃掉。
“我今年春天大概有二十几羽鸽子参赛,其中新鸽子13羽,老鸽子有10羽。等秋季新的幼鸽出来了,就要把老的保姆鸽都淘汰掉了。淘汰就是杀掉,或者送人。养鸽子的人很少吃自己养的鸽子,太残忍了,所以都是彼此交换的。”
一只鸽子的生命周期一般是在十五六年,从半岁开始前两三年如果飞得好能不断参加比赛,年纪越轻参赛的距离就越短,四五岁的时候可以作为种鸽、保姆鸽,质量好的能开始飞长距离的比赛,因为年纪上去耐力就好,行话叫“拖拉机”。一般而言,6岁之后就可能要被处理掉,尤其10岁之后,因为这时候下的蛋很难孵出小鸽子。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已经出现了“鸽子养老院”,帮受限于鸽棚环境的养鸽人将信鸽养老送终,然而这往往也只针对退役的冠军鸽。
鸽子是靠天吃饭的
训飞对教练刘志华来说也是消耗自己的过程。
他一般傍晚7点开始在市内分两条路线集鸽。顺利的话在晚上11、12点就能收完,然后连夜赶往目的地,按照他的训放计划公里数离开上海市区,一路夜车,抵达一片开阔的空地。然后坐在驾驶座里半眯半醒等待太阳出来,到那时他要用扳手敲打铁笼叫醒那几千羽睡熟了的鸽子,阳光会唤醒鸽子的本能,意识到自己离家已远,趁它们焦躁地扑腾在促狭的笼子里互啄时,敞开门,这时候它们就会扑向天空。
成百上千只鸽子的飞行是股热浪。如果你离它们很近,你能看见被鸽群扬起的白色气流,这是鸽子羽毛间的粪便粉尘,你能闻见热热的臭味,你的头发会跟随这股热浪飘动起来,顺着任何一羽鸽子的方向你就能看见天空,即便是人,这时候靠某种遥远的本能似乎都能明白自己的方向。
天气好的情况下,几十公里的距离鸽子飞得要比车开回来快,所以一清早陈礼均就打开了自己的鸽笼门,开始等待鸽子回来。这是他每天的习惯,无论是在自家门口放飞还是拉到远处训放,每天他都坐在家里望向鸽舍的门,留神何时有沉重的拍打声,那是鸽子远归的着陆。
老鸽子不怕,小鸽子第一次飞能安全回来就好,他心想,但下一次呢?比赛时呢?不好说,鸽子是靠天吃饭的,人类也许只能满怀希望地等待,正如人类的每一次常规许愿。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