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梦剧院一日游,初探SNH48的商业帝国

李思园

2017-06-30 15: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位于上海市虹口区嘉兴路267号的星梦剧院
去位于上海的SNH48星梦剧院,从地铁4号线海伦路站2号出口往东南走,身旁是下班回家的人流。眼前一片待改造的老民房几乎让人迟疑,但手机地图会告诉你方向没错。穿过一条小巷,经过淮南牛肉汤、千里香馄饨和五金配件店就到了SNH48剧院。
工作日晚六点,离一场例行公演开场还有一个半小时,剧院对面的足疗店里,退休大爷们正在仰着享受足底按摩的时候,剧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双肩包、运动鞋的年轻人,把整条街的年龄层拉低不少。
主题公演向来一票难求
这里是粉丝们口中的“嘉兴路”,从2013年开业以来每周都会定期举行3至4场例行公演。即便每场演出都会在视频网站上免费直播,粉丝们还是愿意蜂拥而来,让可容纳300多人的小剧场几乎场场满员。
抢票大战每周在SNH48的官网定时上演,改换实名制购票后,必须提前一周在网上订票,预先登陆账号,等待整点一到立即刷新。不出预料的话系统会提醒你人数太多正在排队,如果遇上人气成员生日、新公演首演的场次,竞争更加激烈。
物超所值的站票,让粉丝和偶像面对面
来SNH48剧院的多数是“熟客”,普通座席和站席的门票均为80元,在粉丝眼里“绝对是物超所值”。同样的价格,站票通常比座位票卖得更快,站在前列距离舞台只有一两米的距离。
参加相关活动可在SNH48护照上盖章
吸引熟客们反复来到剧院的正是和成员们近身接触的机会,观演次数多也成为了一种荣誉,进场验票时工作人员会给观众的“护照”盖上纪念章,很多人的“护照”已经盖得满满的。
举着荧光棒、手幅等应援物的粉丝
可以说,在SNH48剧院看公演与隔着屏幕听歌看视频的追星体验完全不同。
歌曲间奏时,粉丝会配合节奏喊出“应援call”,一段歌曲结束,每位成员进行例行的自我介绍前,还要进行一轮舞台上下的喊话。
在剧院内高喊和成员互动带动气氛的粉丝被称为“聚聚/巨巨”。“call”的内容通常是粉丝群根据成员最新动态编写的打油诗,材料来自于她们的微博或直播,事先通过微信群通报敲定。
粉丝在台下大声喊出“call”,成员抓住机会调侃几句,或者诚挚表示感谢,让他们注意保护嗓子,让粉丝有受到关照的感动。
击掌环节
被誉为整场公演最值钱部分的是所有表演结束后的“击掌环节”。成员们举起左手在剧院出口一字排开,和每位观众击掌,每一次击掌说一次“辛苦啦,谢谢”,让粉丝带着和偶像碰过手的激动心情离场。
剧院气氛热烈,粉丝配合度高,是48系剧院的特点。小众属性创造出归属感,让同好之间更容易抱团。一个突出的例子是:SNH48的观众不会在剧院内偷拍。
虽然禁止拍照摄像是观看任何演出的一个常识,但即便国家大剧院的观众也还要工作人员用激光笔警告。而据笔者在SNH48和BEJ48的剧院内观察,这项规则的执行率几乎达到100%。
提供高频度的现场演出,创造和偶像近距离接触的场景,从表演方式到吸粉商法,SNH48依然沿袭着日本AKB48的传统。“wota艺”直接照搬(Tiger! Fire! Cyber! Fiber! Diver! Viber! JaJa!),很多应援口号直接使用日语(XXX超绝Kawai!),甚至队伍编号也仍在延续总部序列。
2016年6月,日本经纪公司宣布由于SNH48违反合约,将SNH48从AKB48系列中除名,并表示对北京和广州成立的BEJ48、GNZ48并不知情。
成立的头三年里,SNH48照搬全套AKB曲目填上中文歌词,安排成员去日本研修,还曾有两位日本元老成员以“海外留学生”的身份站在嘉兴路的舞台上,和总部互动密切。
而在“开除事件”一年之后,SNH48已经全部改换歌曲,一年间推出五套原创公演,北京、广州、沈阳的姐妹团BEJ48、GNZ48、SHY48相继成立,中国的48系列团体发展到四个,舶来的形式已经完全被本土化了。
新粉丝中对AKB48不了解的越来越多,早期的SNH48粉丝在讲述“入坑”经历时表示,曾经作为“总部饭”对带有山寨色彩的SNH48感到抵触,但在观看剧场公演后抛弃成见“黑转粉”,转而把热情投入到SNH48身上。
“出村”成员只有极少数,大多数成员依然驻守在剧院
即便SNH48的明星成员已经有很多单独上电视剧、综艺节目的机会,但这些受众面更广的“资源”却不是大多数成员聚集忠诚粉丝的途径。剧院仍然被视为“大本营”,其他活动被称为“外务”。
圈内粉丝将非48系的世界称为“圈外”,如果能被圈外一般大众熟知叫做“出村成功”。“出村”可以为成员吸拉来数量可观的路人粉,但只有极少数人气最高的成员才会被赋予外部资源,要想出头,首先要在圈内竞争中过关斩将。
2016年总决选后,公司发公告淘汰四位成员
被淘汰成员邓艳秋菲发微博致歉
团体内部的成员人气竞争是48系偶像的核心玩法,总选举即一年一度的业绩考核大练兵。运营公司对偶像们的“绩效考核”严苛程度超乎寻常,去年总选举之后四位成员被末位淘汰,遭到解约。
即便在非选举期,公演门票也会附带一张投票券,每年获得最多票的成员会被授予“剧场MVP”奖。人气成员会得到提拔,没有人气的成员会渐渐被放置在边缘,工资水平也和“绩效”直接挂钩。
如果喜欢一个成员,就要帮她在总选举中获得好名次,便成为48系粉丝的基本逻辑。
笔者在剧院外垃圾箱里捡到的CD
嘉兴路的剧院门外有个垃圾桶,整摞崭新的SNH48唱片可能会和观众喝完的空饮料杯一起出现在这里。
演出开始前,一个刚刚买了十几张CD的粉丝站在垃圾桶旁边拆盘,他以极快的速度抽出夹在歌词页里的投票券、握手券和“生写”照片,然后把半数拆完的盘直接扔掉。
购买投票盘可得到总选投票权
这样的唱片在官方商店以78元一张的价格出售,被抽走投票券、握手券、写真照片的CD则被形象地称为“破鞋”。
“破鞋”通过淘宝二次贩卖时的价格为3~10元,写真的价格根据成员人气高低,转卖时的价格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
而根据官方推出1680元投票盘附赠48票的价格计算,在总选举中每投出一张票最低需要花费35元,单张购买的价格更高。
从6月9日投票开始,到7月29日最终结果出炉,SNH48的总选举战线长达近两个月,开票一周后和一个月后还会分别宣布“速报”和“中期结果”。
本月公布的2017年总选举速报前三名
2017年总选举速报结果已经被贴在了SNH48剧院咖啡厅的门口,上届第3名黄婷婷目前大幅领先去年冠军鞠婧祎,BEJ48的段艺璇以分团成员身份挤进前三。
速报的结果让几家欢喜几家愁,而大多数来剧场观演的粉丝都神情凝重。
2016年总决选第一名鞠婧祎获得超23万票,折合人民币超1000万元。
2016年的总选举有166位成员参加,前48位入围成员共计获得175万票。进入前16位“选拔成员”最少需要2.8万票,第一名鞠婧祎获得23万票,与成立12年的AKB48第一名指原莉乃的票数相差无几。与2015年相比,总票数的增长超过200%,以此势头,2017年的SNH48总选举票数将很有可能超过AKB48。
2015年与2016年总决选前16位成员的“单推王”
每届总选举之后,SNH官方会再发布一张入围成员“单推王”榜单,“单推王”即在本次选举中为某个成员投票最多的粉丝。可以“单推”,也可以分“首推”“二推”“CP推”。
在粉丝圈里,所推成员频繁更换并不罕见,去年第一鞠婧祎的“单推王”和前年冠军赵嘉敏的“单推王”是同一人;第二名李艺彤的单推王“katui”(“卡推”)则是李艺彤粉丝团的代号。
总决选投票指南
48系成员大多拥有个人应援会,集资现象在应援会中非常普遍。在一个成员粉丝QQ群里,置顶消息是总选科普和投票教程,并附上支付宝、微信、淘宝店多个集资渠道。在投票教程里,建议有财力的粉丝以40的倍数购买总选CD,没钱的就小额捐赠给应援会的集资账号,集中买票。
SNH48的粉丝以90后和00后为主,大部分是学生或毕业不久的社会人。在总选举拉票的演讲里,许多成员都会动情地劝告粉丝:如果支持我让你们的生活水平降低,就请不要勉强,这次失败了我们还有下一次。当然,这种深情喊话起到的很可能是反作用。
鞠婧祎在去年的获胜感言中说:“从第四名到第一名,是我和粉丝间不可言说的信任和支持。”入围的成员说得最多的是,“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看到更美的风景,今后还要一起走下去。”这样的姿态让粉丝们坚信投票的价值,在来年的总选举中更加卖力。
48系成员人数本来就多,同时还在不断成立新队伍,招收新人。对团队整体来说,成员多,意味着“粉丝不流外人田”;而对成员个人来说,只追求“绩效”的高压机制非常残酷。
截至目前,SNH48与BEJ48暂休的成员
SNH48的陈怡馨在微博自曝患抑郁症后退团,由于合约尚未到期,在官网上被列入“暂休”一栏。同样“暂休”的还有去年烧伤事件的主角唐安琪。BEJ48成立一年间,“暂休”成员达到了15名。
最荣耀的一人身后,有更多同样年轻的身影在挣扎
退团成员空出的位置由更年轻的后辈成员替补,粉丝的注意力也在不断向新人身上转移。总选举即丛林法则,塔尖之下,总有更多同样年轻的身影在金字塔底层挣扎。
责任编辑:夏奕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SNH48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