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独自在夜晚的海边》:梦的唯一现实是自己

韦伊

2017-06-29 22: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聊聊现实与梦境。

单就结构和主题来看,《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可以算是洪尚秀近年作品中最乏善可陈的一部。然而,加上婚外恋私奔的新闻,且新闻的女主角金敏喜又成了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扮演的角色恰恰是一位跟导演发生婚外恋的女演员……这些耸动效果的叠加,为读解这部电影频添了许多趣味。
费里尼说:“我了解自己不是被当作导演,就是被当成疯子。身为导演的一项权利就是:你被允许做梦。”而洪尚秀导演行使这项权利的方法是:允许角色做梦。
在《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里,海媛在梦境中见到了崇拜的演员简·伯金,也看到了不伦恋的对象在她把两人的关系告诉自己朋友后的反应。在《自由之丘》里,主人公森在梦境里与偶遇的咖啡店老板娘产生露水之情,最后又与失联的恋人喜相逢。
《独自在夜晚的海边》看似是洪尚秀走得最远的一次——在100分钟的片长中,梦境占据了95分钟,但其对梦境的呈现远较前两部来得荒诞。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许多匪夷所思的事,在梦里会显得理所当然。正是借助这样的通识,通过黑衣人在异国的海边背起主人公英熙,以及在江陵的酒店阳台上擦拭玻璃又被其他人视而不见的画面,洪尚秀反复提醒着观众:这只是一场梦。
至于他这样做的原因,可以有多种解释,可能是在表达这些所谓恋情的纠葛无非就是黄粱一梦;也可能是将围观他的绯闻的观众与电影的观众重合,传达出:你们所闻非实。
然而,相比之前的两部,梦境在《独自在夜晚的海边》里的作用变得单一而乏味。
在《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里,因为现实与梦境的对照,海媛的不伦对象的虚伪和懦弱暴露无遗,她也得以正视心知肚明却想要逃避的现实。
而《自由之丘》的妙处在于梦境与现实的边界模糊不清,无从判断森究竟和咖啡店老板娘发生了肉体关系,还是维持着一起喝酒的朋友关系,爱情和欲望孰胜孰负到最后仍是个谜。所有这些都能触动观众自发地思考主人公的境遇与选择。
而在《独自在夜晚的海边》里,所有影像的呈现都是作为梦境主体的英熙的单一视角:她玩够了帅哥,却因为跟其貌不扬的已婚导演真心相爱而遭受非议,不得不远赴海外避风头;她的已婚或者找到伴侣的朋友,或承受孤独,或失去自我;她的演技备受赞赏,却因丑闻的影响无法得到好的工作。
因为没有现实或者他人的视角作为参考,整部电影有点像是一个人的宣泄和宣言。从这个角度看,说洪尚秀和金敏喜想借这部电影来洗白,确可成立。
在洪尚秀过去的电影里,他都能保持一种局内人和局外人的双重姿态,尤其是在他火力全开嘲讽男同胞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这次爱得热烈,终于陷入当局者迷,表达得过于迫切和直白,其实技巧再高明一点,“洗白”的陈词会更有说服力。
说整部电影没有现实的参照似乎也不确切,梦境往往能反映一个人最真实的心境。不论是洪尚秀的前作,还是七十多年前的《爱德华大夫》,抑或是被视为神片的《穆赫兰道》,但凡影视作品中涉及梦境,都无法超脱弗洛伊德的认知范畴,皆反映潜意识的心理过程,都是对自己最透彻的直视。《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也不例外。
从英熙与前后三组朋友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她的本我、自我与超我的交战。以汉堡为背景的故事,显然是反映她想要逃避当下的大环境。她对着婚姻不幸的朋友说:“我想要的不过是活得像我自己,不会动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活得像自己。”这是本我的基本诉求。而美丽、演技好、惹人疼,这些从朋友口中说出的赞美,其实是她希冀从他人那里获得的认可。
而她清楚导演有孩子,“孩子可是很强大的”,又无法确定他是否会赶来异国找她。这表明她对这段感情的信心不足,导演无法完全满足她情感上的需求。
于是,代表母性形象的温柔、贴心的女性朋友,便成为她转移爱恋的客体。所以,不论是异国的姐姐,还是江陵的姐姐,她都会对她们说:“一直待在一起吧。”
如果洪尚秀的工作方法真如外界所言:没有剧本,只有大纲,很大程度上借助演员的临场发挥。那么,英熙的心路历程或许就是金敏喜的心路历程,这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恐怕还是会如很多人所预想的,无法以幸福收场。

金敏喜与洪尚秀。金敏喜凭借此片获得了第67届柏林电影节影后桂冠。
责任编辑:程晓筠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睡不着

继续阅读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