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公安局鉴毒师:鉴毒远比电影桥段复杂,时刻有中毒可能

合公新、李萌、刘职伟/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2017-06-29 15:47

字号
看过美剧《绝命毒师》的观众,可能都对影片里的制毒师印象深刻,他们会凭借自己丰富的化学知识制造各种毒品。而对于身为鉴毒师的宋昕来说,一群像他这样的人就是制毒师们的克星,双方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 6月28日,记者采访了宋昕,听他讲述了鉴毒师背后的那些故事。
入行
化学好手毕业后成为鉴毒师

宋昕是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理化检验科负责人,2008年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法化学专业毕业后,他就来到公安机关从事毒品方面的理化检验工作,通俗来说也就是一名专门与制毒师较量的鉴毒师。“高中化学学得不错,后来考入警校,就选择了这样一个专业。”宋昕回忆说,入校后他就从老师和学长的口中得知,选择了这个专业,自己以后就得一直和毒品、毒贩子甚至制毒师们打交道了。虽然听上去有些危险,但宋昕当时觉得毒品很害人,如果能为打击毒品犯罪出点力,也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就这样,毕业后宋昕如愿成为一名鉴毒师,一干就是九年,其负责的理化检验实验室在毒品方面的检验水平,在全省处于领先地位,而他自己也多次和制毒师们较量,每次都是以宋昕胜利而告终。
鉴毒
鉴毒过程远比电影桥段复杂

28日在宋昕的陪同下,记者参观了他的毒品检验实验室,里面有很多高端仪器,基本上都是从国外进口,还有各种各样的化学试剂。这些都是用来对抗制毒师的“兵器”,凭借着它们,宋昕才能准确检验毒品成分和分量,精准打击毒品犯罪。
在电视上,观众常会看到,警察抓住毒贩缴获毒品后,用手一掂,然后兴奋地说“缴获了多少毒品”。对于这一桥段,宋昕笑着说,真实的鉴毒过程远比这个繁琐,“缴获的都只能算疑似毒品,而我的工作就是确定它到底是什么,而且重量也不能有丝毫马虎,这不仅是检验需要,还会影响到后期对毒贩的量刑。”正因此,宋昕面对每一件检品都异常严谨,容不得一丝马虎。
虽然不是在一线直接与涉毒人员较量,但宋昕的工作仍不乏危险。“实验室里很多化学试剂都有剧毒甚至是致癌物质,且挥发性强。”宋昕说,所以每次做检验工作时,都需要佩戴全封闭的口罩。
更危险的是对疑似制毒场所的勘察和检验。因为既然可能是制毒场所,里面通常都会堆积着大量各种各样的化工原料,而且谁也不知道那些制毒师对这些原料进行了哪些处理,会有怎么样的化学反应,产生哪些气体,“反正里面氧气含量低,而且一进去就会有明显的刺鼻刺眼等感觉。”所以在进入疑似制毒场所前,宋昕都会“全副武装”,“就跟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防化部队一样。”宋昕说,一般情况下,需要在里面勘察七八个小时,时刻都有中毒可能,但如果不做好勘察,就会直接影响到接下来的侦查工作。
战争
攻破制毒师的最后一道防线

检验毒品只是宋昕工作的一部分,而他更看重的,还是与那些“绝命毒师”的较量,在他看来,这是一场从未停止过的战争。“很多制毒师都有超高的化学知识和制毒工艺,因此,被抓后,他们通常都拒绝交代,觉得自己水平那么高,警方根本就不会懂自己在做什么,又是怎么做的。”
而宋昕们的存在,就是用来攻破制毒师的最后一道防线。曾经某地警方成功抓获几名制毒师,但在落网前,制毒师已对疑似制毒场所进行了彻底打扫。到场后的宋昕面对的只是一座空厂,没有原料没有成品,连反应釜等制毒工具也被反复冲洗过。
“制毒师当时很强硬,坚持说自己没有制毒。”宋昕说,为了锁定证据,他就在空厂里一点一滴地进行勘察,最终通过废弃的塑料袋、反应釜中残留的原料残渣等,成功还原出制毒流程,发现该工厂曾生产了大量合成氯胺酮(制作K粉原料),至此制毒师才“甘拜下风”,承认所有罪行。
幕后
4公斤“冰毒”原来全是白糖

据宋昕介绍,合肥与全国多数省会城市相比,虽然毒情相对较轻,但毒品问题呈蔓延趋势,吸毒人数持续上升。经过分析,瘾君子吸食的毒品集中在冰毒、海洛因和K粉,此外还有些新型合成毒品。
有时宋昕也会对自己的对手们琢磨不透。比如此前瑶海警方根据举报,曾抓获了一名涉嫌贩毒的男子,并搜出了总重约4公斤的“冰毒”,然而经过宋昕反复检验,这里面丝毫毒品成分都没有,就是单纯的白糖,后来才知道,嫌疑人觉得贩毒挣钱又没有货源,觉得白糖看上去像冰毒,就打算以此冒充,“这就不是贩毒而是诈骗了。”
宋昕说,现在吸毒人员呈现低龄化趋势,而且不少人是在知情自愿的情况下吸食,就是追求所谓的刺激,不过也有一些人接触到伪装成“奶茶”、“咖啡”等新型毒品,总得来说预防年轻人吸毒很有必要。
【语录】
制毒师绝不会吸毒

宋昕:“现在好多毒品,都掺杂了各种不同的化学成分,你也不知道它进入体内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不管是什么毒品,都会对人的中枢神经造成极大危害,最终让人走上‘末路’,现实中,制毒师都是不吸毒的,因为他们最清楚这些东西有多大危害。 ”
【故事】
毒贩吞下98个藏毒品的避孕套

有一次,宋昕碰到的毒贩将98个藏着毒品的避孕套吞入肚中,然后想借此把毒品运入合肥。 “当时我都觉得后怕,只要有一个避孕套破了,这个人就会当场死亡。 ”宋昕说,这些人都是经不住贩毒的高额回报而铤而走险,就算是制毒师,他们如果凭借自己的知识在化工企业也能有不菲收入,却依然为了钱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原题为《战胜“绝命毒师” 揭秘合肥市公安局鉴毒师的故事》)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鉴毒师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