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山脚下的书店”开业:一个几乎可以“轰趴”的书店

澎湃新闻记者 阮玄墨

2017-06-30 09: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继上海朱家角、金山、静安,浙江宁波店,上海三联书店又将书店开在了上海的佘山脚下。6月2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书店开业当天参观了这家“山脚下的书店”。
“山脚下的书店”外观
书店外的“甜品站”
书店一共分为四层。除一楼的书架比较集中外,其余三层的图书散落在各个角落,或许是书店设计者有意营造一种读者与图书自然邂逅的氛围。
书店布局指示牌
与书店活动相关的主题图书展台
书店的负一层有咖啡吧台、电影放映空间和大书桌,图书散落在紧挨墙壁的书架上。在电影放映屏幕的下方,摆满了各种有关电影的图书,使得图书和生活场景紧密结合。
电影放映空间
电影主题图书
观影环境
咖啡吧台

书店一层可能是这家“山脚下的书店”最具特色的地方。木质悬空的实木书架象征着树木丛生的森林,灰色的矮凳象征着山下溪流中的鹅暖石,在和书店外的山景遥相呼应的同时,营造出一种读者在林中阅读的情景。
实木书架
“鹅卵石”板凳
书店内的绿色植物墙壁
楼梯间的漏光设计
手写的“店长图书推荐”
同音乐相关的图书展台,还可以戴上耳机聆听音乐
亲子阅读空间
能看见书店外的潺潺流水

二楼整层都用作讲座活动空间。书店将活动空间与阅读空间区分开来也有一定的好处,一方面可以保证阅读不受干扰,另一方面也给讲座活动留有足够的空间。开业当天,詹宏志和金宇澄作为嘉宾进行了题为“阅读,城市文化再发现”的对谈。
活动空间
对谈现场:顾文豪(左)、詹宏志(中)、金宇澄(右)
现场为读者准备的“图书甜点”

书店的三楼更像一个家庭的起居室,有厨房、沙发、观景台等。接下来书店还可能提供类似莎士比亚书店的住宿服务,同时也会提供西点、咖啡制作方面的培训。
有拍摄装备的厨房
厨房
客厅
自制的“书店蛋糕”
颇具办公间味道的讨论空间
露台
家居风格的图书空间

在“山脚下的书店”,澎湃新闻记者就这几年书店行业的变化以及知识焦虑等问题采访了金宇澄和詹宏志。
负一层的阅读空间
前些年书店大规模的倒闭,曾让金宇澄一度对书店业失去了信心。他甚至向人大代表提议,应该为保护实体书店立法,“就像多少人口的街区要有幼儿园,要不然满大街都是卖鞋子的怎么办”。
这两年虽然全国各地实体书店频繁新开,但给金宇澄的印象仍是是周围的朋友都在网上买书,很少有人会再去书店。“我自己现在也不大去书店,以前常去的几家书店现都关门了。”
不过即使如此,金宇澄也希望能有更适合或更方便读书人的书店存在。“书店的经营可以学习台湾,上架图书更有侧重,对接更精准的读者群。”
“汪曾祺作品“丛书
詹宏志说自己一生都是书呆子,和书店的渊源很深。“我年轻时的台湾还很封闭,那时总觉得还有很多书我是见不到的。我要用旅行的方式补足我对其他书的接触。我要去香港,才有机会接触在大陆出版社的书。所以那时淘书,香港是我必去的地方。像纽约、伦敦、东京这种能找到大量图书的地方,我每年都会安排十几天时间在大大小小的书店里兜兜转转。”
负一层摆放了很多诗集
而现在对于詹宏志来说,网络书店提供了很大帮助,可以买到他想要的大半英文书和日文书。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会去书店,“因为在线的图书资料和看到的实物感觉还不太一样。在网络书店中,首先要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图书,从类别等途径一点一点寻找。可当图书在书店里摆放出来,无意中某段文字或书的某种形态就能打动我。所以对我来说,还是要给自己一些遭遇图书的机会,所以我希望书店的书越多越好。”
詹宏志认为,理想的状态是一个城市至少有三种书店。“现在的书店环境变好,很大的意义在于让大家有别的理由来到书店,得到一些遭遇图书的机会。但是一个城市也应该有一些大书店,书多到进去会迷路、一辈子也找不完。同时,城市中也该有一些旧书店,处理那些‘书的亡魂’”。
与对谈活动呼应,书店各处摆放有金宇澄的《繁花》和詹宏志的《旅行与读书》
而对于知识焦虑的问题,金宇澄认为,也许是大量出版所引发的某种茫然吧,层出不穷的新书,即使是极愿意读书的人都读不过来。相比之下,大陆缺乏更细致、更有引导性的读书活动。“台湾一个出版朋友告诉我,他们举办一场读书会,预计来访者的数量,能够精确到个位数。或许这也会是大陆将来的状况,现在相对还是比较粗放的,市场估算、读者等等方面的数字化掌握,没做到台湾那么细致。”
《里尔克诗全集》与香薰
在詹宏志看来,知识焦虑并不等于知识饥渴。“知识饥渴是一种自发的行为,知识的获取源自兴趣和自己的想法,整个过程是主动而充满乐趣的。知识焦虑等于一种恐吓,类似‘新手父母要读的书’这样的阅读清单。”
书店随处可见的雅致空间
“知识焦虑是一种社会资讯爆发中被勒索的恐慌行为。我不认为它可以持久,反而可以持久的是那种自发的求知力量。一个社会知识的进步并不能依靠知识焦虑来推动,而要依靠每个角落中自发求知的个人或团体,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步骤和追求。我更期待在大陆看到后者。不过知识焦虑这种社会现象在每个社会的某个阶段都曾发生,但仅仅是一个阶段而已,不会长久。”
责任编辑:臧继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三联书店,詹宏志,金宇澄,佘山

继续阅读

评论(42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