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修水干部回忆失联书记最后话语:往上跑,往高处跑

毛江凡/江西日报

2017-06-30 11:09

字号
雨水泛滥,修河暴涨,英雄未归,牵挂绵长。
2017年仲夏,九江西部持续大暴雨及特大暴雨,修水县洪水来袭,灾情严重。
杭口镇,位于修水县中部,千古人文胜地,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黄庭坚故里。修河穿镇而过,千百年来,滋养民生,丰盈仓粟。
水利万物而不争。水也有桀骜不驯的时候,一旦失控,则危及大地苍生。
文中人物照自左向右依次为:邓旭、匡美建、程扶摇,图片由修水县委宣传部提供
6月24日,凌晨2时许,杭口镇。修河之水暴虐,房屋被淹,庄稼被毁,双井村水源塘水库,岌岌可危。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党委委员、副镇长邓旭,大学生村官、扶贫专干程扶摇等六名干部,接报后紧急出发,在察看汛情途中,山洪突如其来,三人不幸被洪水冲走。
消息传来,江西省委、省政府紧急部署,九江市、修水县党政部门靠前指挥,人民群众自发参与,全国各地救援队、志愿者纷至沓来……
然而,浩浩修河,茫茫江面,全力搜寻,英雄无着。
直到27日上午11时,在距杭口镇10多公里的下游,修河南圳大桥处,三位失联的抗洪英雄之一——大学生村官、扶贫专干程扶摇的遗体被发现。
81个小时,2400多人的全天候搜寻,带来的这一重大消息,却是英雄牺牲的噩耗,这是多么痛心的努力。
而匡美建、邓旭,此时此刻,你们在哪?你们好吗?你们的亲人、战友、同学、乡亲,都在盼着奇迹发生。在他们深重的期许里,有着最热切的牵挂,最美好的祈愿。
在这样一起大灾大难面前,站在最前面的共产党人,他们心系群众、身先士卒的群体形象和崇高担当,已经在修河大地上传颂弘扬,在幕阜山与九岭山脉间声声回荡。
匡美建等3人失踪前乘坐的皮卡车。
“美建,你在哪呀?河里水凉呀,你起来吧,我来接你回家。”
“不得了!匡美建和其他两名镇干部在抗洪救灾一线被洪水冲走了!”6月24日早上6时28分,修水报社记者部主任朱修林突然接到朋友电话。听到这个消息,他整个人都懵了。
6时46分,朱修林接到领导电话,要他火速赶到县防汛办开会。他心中掠过了一丝不安。待他火速赶到防汛办,才获知匡美建、邓旭、程扶摇真是被洪水冲走失联了,县里正在全力搜救。主持会议的修水县县长张林语气哽咽,当时坐在前排的朱修林分明看到县长眼里泪水在打转。
朱修林与匡美建相识于2011年,当时匡美建在大桥镇当镇长。那年,修水遭遇了“6.10”特大洪灾。匡美建与镇村干部冒雨抢修被洪水冲垮的河堤。他一个人一口气扛运沙包100多个,身上全部都是淤泥。在他的带领下,干部群众齐心协力,保住了下游5000多亩稻田和3500多户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2014年11月,匡美建调任东港乡党委书记。第二年9月1日,他邀朱修林到东港去看一看。朱修林说,不到一年时间,感觉东港变化很大。他把渣津镇黄坊进东港10.8公里的路,由原来的不到5米宽,扩展到6米多宽,老百姓欢喜得不得了。
2016年6月,匡美建调任杭口镇任党委书记。“那天,我与他在一个会场上碰上了。我说,你又准备搞啥大动作?一年之后我再去你那看一看。他笑道,想是想,就是压力大呀。” 朱修林告诉我们,如今,匡美建到杭口镇任职就要满一年了,自己正打算到他那里去看一看,谁知却听到他被洪水冲走的噩耗。
6月25日上午,朱修林来到匡美建失联的地点。刚刚站定,一个悲戚的声音传来:“美建,你在哪呀?河里水凉呀,你起来吧,我来接你回家。”他转过身,正是匡美建的妻子沈红燕,被人搀扶着,虚弱而悲伤的哭喊,让闻者落泪。
是啊,美建,你在哪儿?11岁的女儿在等爸爸,年迈的父母在等你尽孝!
朱修林想起6月24日晚上7时50分,九江市委书记杨伟东赶到修水指导抗洪救灾时,当着许多县领导的面说:“你们的孙朝辉书记是哭着打电话向我报告美建他们失联一事的。”
28日上午,记者在杭口镇政府见到了唐文。刚刚经历了生死考验,他眼里布满了血丝。作为当天凌晨与匡美建同行的6名干部之一,脱险后他立即投入了抗洪抢险工作,但当晚经历的一切,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24日凌晨1时50分,杭口镇蚕桑站站长唐文接到镇办公室的电话,说杭口镇双井村村民紧急求救,村里的水源塘水库有溃堤危险。他立刻赶到办公室,与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党委委员、副镇长邓旭,镇主任科员冷春生,杨坊村大学生村官程扶摇,镇城管队员郭礼华共6人汇合。这时他才知道,匡书记接到了修水县防汛办电话,“修河上游已形成洪峰,需要高度警惕”。匡书记还说双井村支书报告水库告急,请求镇干部前往察看灾情,疏散群众。
“我们立即行动起来,把蛇皮袋和其他一些防汛抗洪装备搬上了皮卡车,程扶摇是司机,匡书记坐在副驾驶位置,我和另外3人在后排。”唐文说,6个人冒着暴雨向双井方向疾驶而去,快到杭口老桥时,突然遇到了洪水,路面已经看不清,只能借助两旁的行道树判断路的方向,车子很快就被洪水包围了,他感觉到车都浮起来了。
书记叫扶摇赶紧往左边打方向盘,洪水就把车子往右边推,眼看车辆已经失控,匡书记大声说,不要推门,从窗子爬出去,全部站到车斗里,等人来救援。没想到,水越来越急,还掀起了大浪,瞬间唐文就被浪打出了车斗。
借着微弱的光,唐文发现6人被分成了3处,他一个人在一边,匡书记、邓副镇长和程扶摇3人在车辆旁边,冷春生和郭礼华在一块。落到水里后,他虽然有1米8的高个,脚却根本够不着地。大家一边呼喊求救,一边拼命逃生。慌乱中他呛了几口水,然后感觉到一捆很大的蛇皮袋漂到他身边(后来才知道是水性较好的郭礼华推给他的),他拼命把身体压在蛇皮袋上,身体浮了起来,不知怎么就漂到了玉米地附近,他赶紧抓住几根露出水面的玉米秆,往前边扑腾,过了一会感觉水浅了一些,他站起来,水在他腰部位置。
暂时脱离险境后,唐文立即摸出手电,往皮卡车方向打光,他依稀看见匡书记拼命向他喊:“唐文,打110,快打电话……往上跑,往高处跑!”声音时断时续。唐文掏出手机,但是手机已经被打湿,无法使用。当他朝匡书记方向大喊手机不能用的时候,已经没有明确的回音了。
唐文沿着玉米地死命跑,跑到附近的一个养猪场,找到了一些泡沫箱,想返回去救其他同志。没走几步,他发现水位又涨了许多,根本过不去,也根本看不清书记他们在哪。后来,他碰到冷春生和郭礼华带着村民和一条渔船过来了,船上有探照灯,开船的是杨坊村村民章金龙。船划到出事地点后,发现洪水又急又大,根本靠近不了皮卡车,只好返回。
眼睁睁看着水位上涨,章金龙再次把小木船划到皮卡车的位置,已经是半个小时后,既没有看到皮卡车,也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前后半小时发生的一切,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到匡书记他们此时此刻的处境,瞬间心就被揪紧了。
唐文说,其实,在他们的皮卡车开往杭口老桥的途中,路面已经涨了水。他们之所以选择往前,不是不知道危险,而是担心受灾的群众。匡书记曾说过,当群众孤立无援时,党员干部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朱亚民是一名铲车司机,事发时,他正开着铲车转移群众。路过杨坊村路段,遇到了匡美建一行的皮卡车。他还停下来提醒他们,前面的路已经被淹,危险,不要过去了。匡书记回答他说,被困的群众不及时疏散,他们不放心,还是得过去看一看。
是的,人们有理由相信,作为在基层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匡美建的内心对当时的危险是非常清楚的,在凶险的洪水面前,他带领大家决意向前,且没有丝毫迟疑,是因为他们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到了第一位,而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了。匡美建以及五位干部这种大无畏的担当精神,其心可鉴。
大桥镇中学教师吴黄林是匡美建的高中同学,得知匡美建失联后,一直寝食不安。他眼里的匡美建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还记得,农忙时你曾经来帮我收拾庄稼,搬家时你也来当苦力抬家具。还记得有一次我喝醉时,对你拳脚相加,而你却毫无怨言。如今,我多想再搂着你的肩膀叫声兄弟,你却再也不回应了。”
修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蓉说,匡美建是真正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工作经历丰富,工作能力强,是一个深得人心的好书记。2016年6月任杭口镇党委书记后,匡美建主政杭口虽然才一年时间,遇到涉及群众利益的大事却不少。他总是亲自出面协调,化解矛盾,帮群众争取利益,老百姓对他交口称赞。
这几天的搜救中,数以百计的村民赶来义务参与救援,他们多么希望他们的匡书记能平安回来,继续带领大家一起致富奔小康。
“这几天,我拼了命地在河两边的茅草堆里搜寻,两只手臂都被茅草割伤了,我感觉不到痛。找不到小邓,我停不下来啊!”
宁州镇是邓旭工作战斗过3年的地方。2016年6月,邓旭就是从这里提拔调往杭口镇任党委委员、副镇长的。宁州镇党委书记吴干金深情地回忆起了朴实、敬业的小邓。1985年出生的邓旭,老家在永修,他是从那边考到修水来的。2013年,邓旭从黄龙乡选调到宁州镇,负责黄田里组团片区的开发。他工作热情很高,责任心很强,所以组织上安排他兼任一个片区的出纳。两年里因征地拆迁经他手的补偿款达一个多亿,而所有账款,每一笔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从来没出过错。他说,老百姓的补偿款就是救命钱,一定要管好,及时发放。对他的工作,老百姓都看在眼里。
“这次邓旭出事后,镇里第一时间准备拿出一万元钱,请村民参与搜救。谁知,老百姓得知我们的想法后,很生气:‘小邓是我们的亲人,这钱我们不要!’邓旭曾经驻守的黄田村,200多村民连续数天放下一切事情,义务参与到一线救援。” 吴干金说,一名干部优不优秀,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秤,他们心里亮堂着呢。
黄田村村民吴济民对邓旭有着很深的感情。他家里负担重,经济比较拮据,夫妻俩不时闹矛盾,还曾闹离婚。驻村3年间,邓旭没少往他家里跑。他还记得那次,两口子因为琐事又吵起来了,邓旭忙完工作,晚上10点多钟骑着很破的电动车到他家里来拉家常,反复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开导他们。
“他说话声音和蔼,态度很诚恳,为人很亲切,平时我们都叫他小邓,经过他的疏导,我们公婆(指夫妻)都想通了哩,和好如初。现在他却找不到了,我们公婆俩都很难过。这几天,我拼了命地在河两边的茅草堆里翻寻,两只手臂都被茅草割伤了,找不到小邓,我停不下来啊!”说着,吴济民突然哽住了,眼里噙满了泪水。
朱水友是黄田村支部书记,对邓旭这位驻村干部,他很信服。邓旭做事公正,很有正义感,还非常体恤老百姓。他管账,村里发放青苗补偿费,他怕有的村民等钱用,经常连夜骑电动车送到村民家里。有一次,邓旭从村里忙完工作出来,已经是夜里10点多钟,路上电动车忽然没了电,他硬是推着电动车,一步一步挪回到县城的家。
今年60岁的周先玉,是宁州镇农技推广站站长,与邓旭一同驻村数年。多年的交往,让他们亲密无间,以师徒相称。他说,邓旭这个小伙子上进、勤奋、认真,从来是公私分明。几年来,从未带家人在村里吃过一顿饭,从不占公家便宜。
“2015年,他孩子出生一个月,丈母娘却得了癌症,他没说,硬是自己扛着。有一次他连续几个月胡子拉碴,我跟他开玩笑,说他影响共产党员形象,其实我是心疼他,工作上没日没夜,家里还要任劳任怨,里里外外,少不了他这个顶梁柱啊。”周先玉说,这样的一个好人,没想到,说不见就不见了。但是作为师父、长辈,他多希望有奇迹发生。因为,他的妻子在等他,他的孩子在等他,他的乡亲们在等他!
“摇摇,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可是你到哪儿去了?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舍得离开我们?”
这段话,是汪梦诗写给程扶摇的。2013年汪梦诗、程扶摇、熊泽峻作为同一批大学生村官,被分配到了杭口镇。汪梦诗在双井村,程扶摇在杨坊村,熊泽峻在坪下村。当时,只有程扶摇有一辆电动车,于是,他就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了每天从镇到村,接送两人上下班的任务,即使大热的天,也从来不抱怨。
汪梦诗说,相仿的年龄,共同的理想,让他们结下了很深的友谊。2016年,她考到了修水县电视台,和程扶摇见面的机会少了,却和他的妻子成了闺蜜。她曾不止一次从他妻子那里听到对程扶摇的“抱怨”——怨他太大方,老是拿自家小车当免费出租车接送同事,甚至看到村里的百姓在路上等车,他都会停下来问一问,带上一程;怨他每个月工资只有1900元,油费却花了1000多;怨他5+2、白+黑,天天没日没夜工作,顾不了家……
“妻子嘴上怨他,但内心还是无条件地支持理解他。”汪梦诗说,为了让扶摇安心工作,在银行上班的妻子,特意从大分行调到了离家近的小营业部,家是照顾到了,可工资少了一大笔。
24日凌晨程扶摇失联后,他们几个好朋友悲痛万分,一方面帮着照顾他的家人,一方面祈祷扶摇能平安归来。
直到27日上午,她得到消息,在距修水县杭口镇10多公里下游的修河河道南圳大桥处,发现了一具遗体,经家属确认,正是被洪水冲走失联的扶摇时,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悲痛。
奇迹没有发生,英雄已经罹难。
瞬间,满屏的逝者安息、一路好走,让几天来人们压抑着的悲伤喷涌出来,深深的牵挂,化作了沉沉的缅怀与悼念。
已经考到铜鼓县国税局工作的熊泽峻回忆道,在杭口镇工作时,他和扶摇一直是一个房间的室友。“2014年底,山上发生火情,镇里组织干部去灭火,扶摇跑在最前面,直冲向火情最严重的山腰,后来火被扑灭了,他却成了个黑人。我说太危险了,他却说自己命大。现在想来,这句话真令人心酸啊!”
程扶摇的一位亲人在微信中这样写道:“摇摇,昨天(24日)上午我们一直都在善意的谎言中等你归来。当确认你真正失踪时,我们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中,你母亲怎么也不相信,她打开每间房,摸摸被窝,摇摇不可能丢下妈妈,一定还在睡。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在场的人无不失声痛哭。”
“摇摇,这是你的骨肉,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面对满屋子的人,不满两岁的孩子跳上跳下,是那样开心,他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呀。当看到奶奶哭时,孩子抱着奶奶拼命地喊:奶奶,奶奶。这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失去了父亲,更不知今后成长道路的艰辛。”
“摇摇,你大学毕业,考到杭口镇当了一名村官,吃住都在村镇,十天半月才回来住一晚。昨晚(23日)11点从杭口回来,晚饭都没吃上。母亲追悔自己没起来给你做点吃的。你刚刚睡下不久,凌晨一点多,又接到镇里的电话,要组织村民疏散。你接完电话,没有与父母道别,紧急驱车赶往杭口。这一走,却成了阴阳相隔。”
“摇摇,你工作敬业,镇里大事小情总有你忙碌的身影。你为人忠厚善良,每次从修水到镇里,都要捎上每一个想搭便车的同事。你是修水足球队队长,带领队员们参加省市赛事,获奖多次。有时,出征失利,你总是向队友们作检讨,把一切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孩子,你就是这样一个有担当的人。”
“摇摇,你有一个幸福和美的家呀!看,这是去年拍的全家福:父亲,修水第一中学高级教师,高三语文把关老师,师德高尚,与人为善;母亲,在家操持家务,名副其实的贤内助;妻子,在银行工作。这正是你父母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孩子,难道你不留恋这个温馨的家吗?”
…………
这一行行发自心底的文字,一声声催人泪下的呼唤,正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最感人也最本色的一面。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是29日的早晨8点,离24日凌晨2点三位抗洪英雄失联,已经过去了整整126个小时。
程扶摇的遗体已经被发现,而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副镇长邓旭依然下落不明。
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希望在生长。
脱险的三位干部——冷春生、唐文、郭礼华,又投入到新的救灾抢险工作中,继续战斗在一线。
佛山菠萝救援队、南昌蓝天救援队、赣州红十字雄鹰救援队……来自各方的20支救援队,28日仍在持续进行拉网式搜寻。
搜救队伍扩展到上万余人,全力奋战在搜救现场。修河下游,邻县武宁,2000余干部群众也加入了寻找英雄的行列。
修水县爱心联合会的志愿者们,又在准备新一天的后勤保障,给一线的搜救人员送水送饭。
修水县城,秩序井然,人们出门的出门,上班的上班,一切安然。但他们的心中有痛,有牵挂,也有深深的祈愿。
有一句话说得好,从来就没有从天而降的幸福。岁月静好,只因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大爱忠诚,勇于担当。历史必将铭记这一群人的模样,这一份使命、责任、光荣。三位共产党员的形象,乃至于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更广大共产党员的形象,已在7月1日——党的96周岁生日前夕被定格,他们的壮举,将在修水河畔被口口传颂,就像一座不朽的丰碑,耸立在广袤的赣鄱大地上。
英雄无悔,忠魂永在!
(原题为《最崇高的担当——致敬抗洪英雄、共产党员匡美建、邓旭、程扶摇》)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修水失联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