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巩义:尚未被打扰的魏宋岁月

三三

2017-07-03 14: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世纪30年代,一个叫普艾伦的美国人来到洛阳龙门石窟。面对孝文帝礼佛图与文昭皇后礼佛图,他心生向往,随后买通文物贩,以4万银元盗凿龙门石窟至宝。5年动荡岁月里,没人注意这些千年石刻被一点点凿碎,偷运到大洋彼岸。多年后浮雕重被粘合,在美国博物馆展出,帝后表情满目疮痍,余下还有两箱碎石,永无复原可能。
所幸这个美国人不知道,洛阳城附近的巩义小城,还封存着另一副帝后礼佛图。

邙山佛境 1500年前的微笑
巩义夹在郑州与洛阳之间,是个小城。“巩,固也”,这个洛河边巩固而不可拔的地方,从夏商周开始,一直是京畿所在。石刻、皇陵、古宅,城内有上百个文保点,大宋皇帝除被掳徽宗和钦宗,皆长眠在此,城北封存着一处石窟,鲜少人往。
北魏石窟寺,邙山余脉大力山下,有近代开凿的五窟,大小7000多尊佛像,碑刻200余,气象万千。往石窟寺的路要钻进城边的村寨,乡间小路开到门口,像忽然闯进一个封印的佛国世界,穿越千年时空,就是这里藏着中国仅存的一副完整帝后礼佛图。
帝后礼佛图的“后”侧,最下层的女官与女侍。   本文图均为 三三 图
北魏皇室礼佛,有云冈、龙门为代表,前者明朗刚劲,后者温柔敦厚,石刻艺术后期,北魏鲜卑汉化程度渐深,佛像造型也转为“优美而端正的姿态,宁静而高雅的气氛”,巩县石刻尤其以画龙点睛的沉静闻名,在《魏书》和1975发现的清版《石窟寺本末》中都有据可循。
石窟寺是巩县石刻的最高造诣展现。更珍贵的是它历经宋、金、元、明、清5个朝代,外加两次世界大战,几次被夷平焚毁,还有持续不断的洛水泛滥与人为盗凿,1500年间总能绝处逢生,至宝从未伤筋动骨,是个奇迹。
走进寺中,穿过前厅,十几米草坪尽头大力山下,迎面是摩崖大佛。5米高的大佛身躯瘦长,面带微笑,杏目微张,弟子与菩萨侍立两侧。不像在云冈所见,巩义造像眼部轮廓不明显,没有过多刀刻痕迹,站在近前看有种云雾感,心境不由得肃穆,佛国沉静之态尽显。
紧挨大佛是第一窟,入门转身,两侧墙壁之上就是镇寺宝“帝后礼佛图”,左为帝,右为后,共三层,仪仗迤逦,人物飘渺。最上层的帝与后跟随比丘,是仪仗中最高大的人物,上附伞盖、羽扇,身侧有正反身侍从,搀扶、挽袋、持扇、捧炉,将相嫔妃分别随后。衣裙轻盈,体态尊贵而谦卑,面目舒展,低眉微笑。
第一窟内的佛像最为完整,神情宁静。
石窟寺里有十几副礼佛图,不都是帝后等级。第一窟这副两相对应,声势浩大,对比看就会感知何为帝王气。尤其站在队首向后看,高低起伏的队列,旌旗飘展,人物衣裙随风摇曳,耳边似乎能听到颂唱佛音,亲身体验十分感撼。
洞窟内,所有保存完好的石刻都有墨拓痕迹,最受推崇是第三窟内这幅飞天。左右两幅,左幅中央破损,右幅极完好。飞天上下半身呈90度弯曲,一手花蕾,一手莲枝,羽衣透体,祥云环绕,全无生硬曲折,且云行与衣裙方向似乎在下降,看久了有种要飞将下来的真实感。
石窟寺内的佛像衣纹精彩。云冈与龙门,佛像巨大,且岩石坚硬,佛衣难免生硬,且游客只能远观。而在巩义,不但能近前,且可以一个人安静仔细观看,大力山土质疏松,那时期刀刻技法与艺术品味又步入更高阶段,佛像衣裙垂下,轻盈似随风摇曳,细节完美。
石窟寺内因土质疏松,佛像风化较严重。
雨落天华藻井是北京人民大会堂天顶的原型。
有时间多停留的话,石窟内有很多北魏信仰《法华经》内形象,帝王、伎乐、神王、异兽以及各种佛教纹饰,“诸天伎乐,百千万神,于虚空中一时俱作,雨众天华”。1500年来,它们经历过无数风雨,如今暂时安静不被打扰,能得见是这个时代人的幸运。
被遗忘的北宋皇陵
巩义城南,分布着近156平方公里的北宋皇陵,皇室贵胄陵墓近千,中国境内最大。而这些陵台或在农田中央,或者在荒野之外,庄稼、农夫、孩童伴着巨大的坟茔与镇陵石像,站在那里能感受到一种和生活融为一体的突兀,长眠于此的帝王能预想到一个半世纪后的这种景象吗?
宋太祖赵匡胤的永昌陵几个月前刚刚被河南文物部门圈起来,简易围栏内太祖坟茔边依旧都是庄稼地。正值雨季,在潮湿酥软的田地上走得满身泥泞,才能靠近。神道早就踪无所寻,石像生们—望柱、象、瑞禽、甪瑞、马、虎、羊以及文武官在陵前方散落。也许是太偏僻,居然还能一一对应,破损程度也不大。
一对石狮都半埋地下,老照片上它身边原本是一片麦田。
最前面两只仰首石狮半身在地下,查了查老照片,它们这样被埋了至少100年。几步外,就是一畦菜田,刚长出大苗,也许几十年间在此劳作的村民就坐在石狮身上吃午饭、歇脚、啼笑皆非的场景。
身高近4米的镇陵大将军是石像生中最显眼一座。头戴护耳,颌下结带,身披铠甲,双手按钺,熊腰虎背、体型微倾,长得高鼻阔口吊睛,是宋人心目中威武的代表。他在这儿站了千年,眉目依旧清晰。
虎背熊腰的镇陵大将军。
被金追得南渡,最后无处遁形的宋朝,不用后世盗墓,帝王出逃后,当时各个皇陵就被金将翻了个底儿朝天。这也是另一个年久无人理,漫天草长的原因,没有墓宝。昌陵近前有个小小的石台,没什么祭品,只有些鸟粪。零零散散有些红绸带系在墓碑与长满坟茔的树枝上。
墓碑和树枝上系着红绸带。
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在杯酒释兵权中一统天下,又在烛影斧声中忽然暴毙。不论陵墓看起来如何失落,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站上一会儿,心中总会有所触动。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古墓、巩义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