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地铁设女性车厢,为什么阿伯和姑娘都跑过来吐槽

王钟的/中青在线

2017-07-01 14:35

字号
保护女性权益,是保护公民普遍权益的一部分。权利保护“去性别化”,才真正有利于实现性别平等的伟大目标。
6月28日,广州地铁正式试点“女性优先车厢”,有女乘客感叹设置女性车厢贴心,有男乘客笑称“好男不与女挤”,随后去别的车厢候车。但是,并非每位乘客都理解“女性优先车厢”,据中新社报道,在志愿者劝导一位阿伯到隔壁车厢排队时,阿伯非常生气,对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破口大骂:“照顾女人不照顾老人,岂有此理!”
即使身为女性,对女性车厢也不全然待见,署名“陈小二”的女作者就在《新京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坐进女性车厢的女人有点像“动物园里被关在玻璃橱窗里的大马猴”。
设置女性车厢并非广州首创。几天前,深圳地铁也开放了女性车厢,结果第一天就遭遇尴尬——高峰期车厢里塞满了大量的男性乘客。
据说,设置女性车厢的一大理由是为了防止性骚扰。广东省人大代表苏忠阳在《关于广州地铁设立女性专用车厢》的提案中认为,广东夏季炎热漫长,女性普遍着装较薄,“地铁色狼”让女性乘坐地铁出行时受到困扰。的确,广东妹子日常穿着的确清凉些,此番广州和深圳在全国率先设立地铁女性车厢,不能不承认有“因地制宜”的因素。
然而,因为姑娘穿得清凉,就默认增加了性骚扰风险,进而以隔离的方式将女性“保护”起来,这套逻辑恐怕站不住脚。尤其在越来越具有现代意识的女性眼中,这种隔离式保护同样是对女性的偏见,甚至是走上了一条回头路。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是女权运动的一句名言,话说得虽然有点偏激和武断,却适用于地铁设女性车厢——好像用一件密不透风的袍子把车厢里的女性都裹住了。
地铁或者列车设立女性车厢,并非世界主流做法。在世俗国家中,只有像印度这样众所周知的性骚扰高发国,才不得不设立女性车厢。设立女性车厢,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将所有男性视为潜在骚扰者。而在公认的女性权利受平等保障的国家,很少能看到设立女性专用车厢的。
如果从照顾特定群体需求的角度看,设立女性车厢更没有充分依据。正如广州阿伯所说,老人同样需要照顾,以此类推,残疾人、儿童都需要照顾。在设立女性车厢之前, 是不是要把有需要的群体都考虑一番?为“有需要的人士让座”早就被写入各地公共交通乘坐规定,照顾专座也常见于公共交通工具中,在这个基础上再设立专门的照顾车厢,既有悖于精细化管理的理念,也会让公共资源分配变得复杂化。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践,把这句法律名言用于女性车厢设立与否的讨论中,就要看现下倡导性的“女性优先车厢”究竟有多大落地实践的可能。上下班高峰期地铁本就拥挤不堪,阻止男性乘客进入女性车厢并无多少可行性。如果是在客流平稳、乘车秩序良好的低谷期,本来地铁上乘客就少,就算女性车厢能起到隔离效果,也未必谈得上对女性乘坐体验有多大改善。事实上,日本一些地铁线路设立女性车厢后,性骚扰案件不减反增,因为缺乏法律强制性,经常有男乘客拒不配合。
保护女性权益,是保护公民普遍权益的一部分。权利保护“去性别化”,才真正有利于实现性别平等的伟大目标。例如,《刑法修正案(九)》将“强制猥亵妇女”改为“强制猥亵他人”,不分性别地将所有公民平等地列入法律保护,鲜明地体现了时代特征和法治现代化的趋势。近年来,多地尝试设立无性别公共厕所,也是对性别权利平等的响应。打着保护旗号将女性单置,恐怕不是实现平权的好办法。
(原标题为《地铁设女性车厢,为什么阿伯和姑娘都跑过来吐槽》)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性车厢

相关推荐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