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让儿骑牛上学的父亲李里:我不是孔乙己式的迂腐

实习生 耿璐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2017-07-04 07: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里带着儿子骑牛上学。 成都商报客户端 图
身着古朴布衣,脚蹬圆口布鞋,肩扛扫把,左握大蒲扇,右牵黄牛缰绳,牛背上坐着个背红色书包的小男孩。
一父一子一牛,与远处道路上的汽车形成了或古或今的呼应。有网友拍了一张照片,把它传到网上,引来了一圈围观和讨论。
照片里的父亲叫李里,正陪着三岁儿子李七麟,骑着自家牛去上幼儿园。“个头小,胆子却很大。”李里说,儿子从小接触动物,两岁就开始在家里骑骆驼,从去年上幼儿园开始,常常在父亲的陪伴下骑牛骑驴上学。
早在10年前,李里就因传授国学被媒体报道,他的“奇怪”常引来大众的注视和讨论:初中后辍学,在家自学,后来去高校教学,并开了国学课;自14岁起钟情长衫,由此获得“长衫先生”之名;按照中国传统文人的方式生活,不会用电脑,只用手机接打电话、发短信,偶尔用百度搜索一些资料。
2010年,李里还在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副教授时,在学院国学工作室下建立了“传薪书院”。4年后,李里离开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传薪书院脱离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成为他独立经营的一所书院。
传薪书院里有300多种植物,180多种动物,包括儿子李七麟骑的牛和骆驼都是动物园里的。李里说,这些动物是从野味馆、餐馆里救养的,“后来越来越多,我们去年正式向林业局办理了各种手续,现在向市民开放了”。他常带着孩子牵着骆驼,骑着毛驴去田间散步,吟诗作对,李里称之为“悟道”。
儿子骑牛上学单程需要一个小时,在路上,李里会带着儿子诵读古诗里的阴晴变化和四季更迭:“牧童归去横牛背”、“细雨骑驴入剑门”、“绿遍山原白满川”;有时会讲讲四川才子李调元进京赶考的文人趣事。“我主要对他进行一些诗意生活的启蒙教育,让他热爱大自然,感受生活的诗意。”
多年来,有人嘲讽他“神经病”、“作秀”,也有人效仿他,开始穿长衫,读古书。李里不懂网络世界,也不爱和别人争论,“大家说好说坏,都没啥。”他说,“我的行为都是从自己的追求出发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2日,李里在成都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电话采访。他说自己欣赏陶渊明“悠然见南山”的心境,渴望桃花源的理想王国,他不是孔乙己那样迂腐的人,但信奉“和而不同”。
【对话李里】
“牛驴会保护娃儿”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让儿子骑牛去上学的?
李里:我平常去近处办事,比如讲学、去银行、去超市买东西,都会骑牛出去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别人家出门骑电动车、开车一样,所以其实让儿子骑牛上学也是很自然的。他两岁就开始骑骆驼玩了,很熟练,也没有太大安全问题,这些都很正常。
澎湃新闻:他第一次骑牛上学是个什么情况?
李里:我第一次送他大概是去年年底。最开始骑驴,后来骑牛,因为刚开始他有点害怕牛,觉得有点高,后来尝试地骑了以后,发现骑牛也很稳,很不错,就喜欢骑牛了。
澎湃新闻:一路上你们做什么,李七麟表现出什么情绪呢?
李里:就是和他讲对联啊,古诗啊,故事什么的。没有紧张,也没什么很兴奋。因为在家里也经常骑骆驼骑驴,就是很自然的状态去骑,三岁小孩也不太懂什么别人羡慕或者其他情绪。
澎湃新闻:单程要骑行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这么长时间,三岁的七麟会不会有不适应?
李里:有时候久了他也会有一点儿累,他会说:“爸爸骑累了。”说累的时候其实也就要到了,我说“忍忍也就到了。”
我送他骑牛的频率大概是四分之一,其他时间是他妈妈开车送的。他更喜欢骑牛上幼儿园,经常早晨起来他会喊:“爸爸,我要骑牛,我要爸爸送,不要妈妈送!”开车时间很短嘛,没多少乐趣。
澎湃新闻:你这么带他去上学,需要准备什么呢?
李里:骑驴的话会带扫把,因为驴粪是是一小团一小团的。牛粪是一坨一坨的,所以要带铲子。还有给他带上垫子,这个是平常就有的。
澎湃新闻:路上有交警来阻拦过你们吗?
李里:没有遇到过。不过我们路过有些景区,会觉得污染了景区,不让我们走某条路。
澎湃新闻:动物走在路上受到惊吓,会不会担心伤到背上孩子?
李里:这些动物和人类有情感交流,遇到惊吓,还会保护娃儿。
“他需要一个集体生活”
澎湃新闻:他(李七麟)平日和幼儿园同学相处怎么样?
李里:他性格很好的,也很热情,大家都会一起玩,相处得很好的。
澎湃新闻:幼儿园老师同学们怎么看他骑牛的事情?
李里:幼儿园保安叔叔一见他骑牛来,就会喊他名字:“李七麟,你来啦!环保出行啊!点赞点赞!”小朋友们都很羡慕他,因为比较新奇嘛,老师们没说些什么。
澎湃新闻:有没有家长效仿你?
李里:这个倒没有,这个也效仿不来的。大家住在楼房里,也没法养这些动物嘛!
澎湃新闻:你自己的书院好像有幼儿班,你会让你儿子在书院读书吗?
李里:幼儿班只招收五岁以上儿童,他现在上的幼儿园也是我们附近的幼儿园,是一个比较宽广的生态幼儿园,他现在还小,我们书院小孩子太少,他需要一个集体生活,学习最起码礼节规矩。另外古代都是五岁发蒙的,所以读完幼儿园后我们再让他回书院读。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现在学校里教的东西?
李里:现在的教育是把人培养成某种人。也不是说不需要学,当你成为真正的人之后,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想去学。比如我学国学到后来,对天文、地理、生物、化学等东西有兴趣,自然而然就会去学了。这些就是需要的时候你去学,不需要你学有什么用呢?
澎湃新闻:你说5到20岁小孩,有十几个在你们书院这边读书,书院这边是有办学资格的吗?
李里:这些就不提了,因为孩子们都是家长自己送来的,我们也没有特别去专门的办证。目前这类私塾、书院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澎湃新闻:你儿子平常都喜欢玩些什么?
李里:平常主要是和动物们玩,他很喜欢和动物玩,胆子也很大,像蛇啊蜥蜴都敢拿,因为从小就在玩嘛。
我们有意培养他与自然、生物的情怀,而不是沉迷于没有情感的虚拟工具中。他就是这样长大的。他很习惯现在的生活。
澎湃新闻:你有觉得他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吗?
李里: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很热情,很活泼,很健康,和大家都相处很愉快。
澎湃新闻:如果等他大一点想到外面去读书,不想在书院读书,你会怎么做?
李里:这个根据情况啊,如果需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当他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后,他想去外面深造也是可以的。他至少要具有基本的价值判断,具有基本的人的认识,人的道德,人的情操,人的基本素养,道德的素养,艺术的素养,这些都是必要的。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澎湃新闻:你的教育理念是什么?
李里:儿童关键是要引导。儿童教育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个,核心是不专门培养某一种人,而是培养真正的人。现代的教育都是培养某一种人,比如物理学家、化学家、文学家、体育运动员、工人、老总等等,而中国传统教育培养的是真正的“人”——具有健全人格、闪烁着人性光辉的人。第二点,就是因材施教,因势利导。因此要先成为真正的“人”,然后才是某一种人。至于他成为哪一种人,那是根据他的先天兴趣进行引导。
澎湃新闻:如果以后在书院读书,长期看会不会脱离集体?
李里:我们书院里有十几个学生,这已经是个集体了。从古到今的私塾都只有几个人,十多个人都算多的了。你看绍兴三味书屋里的私塾有几个人嘛,就只有几个人的位子。不必在于人多,真正的教育,人多了反而不好因材施教。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在追求什么?
李里: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生命体、人与心灵的和谐,这是人永恒的追求,其他的追求都是复杂无意义的。我的一切行为都从这里出发,是我自然的选择。
澎湃新闻:周围人是怎么看待你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对你的看法有变化吗?
李里:当时身边有很多反对声音,大家会把我当另类看待。这个逐渐会有变化,每个月第二个周六,成都很多图书馆会邀请我讲学,这个习惯已经延续好多年了,大家喜欢得不得了,再加上现在国家都在提倡国学热。
澎湃新闻:除了自然动物等方面的培养,有培养李七麟别的兴趣爱好吗?
李里:没有专门,我们就顺其自然了。孔老夫子说得很好:根据儿童的天性来因材施教,不要人为让他做什么,根据他的兴趣爱好因势利导,这个很重要。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对儿子的影响大吗?哪些方面有体现?
李里:这是自然的,家庭教育是最重要的嘛。中国传统教育,首先是母教,母亲的教育;其次是家教,家庭的教育;这之后才是文教。五岁娃娃才开始发蒙,五岁以前都是性情式的教育,性情上引导他,现在不会有很多知识上的教育,会教他要温柔,要平和,要和蔼。平常他会跟着我拜孔子,这些他会跟着学。
澎湃新闻:你希望他长大成为像你这样的人吗?
李里:他不一定要成为像我一样的人,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身体和心灵健康,人格健全,具备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传承的优秀美德。至于他在哪一方面喜欢什么,这就要根据他的天性了。
“没有刻意让媒体报道”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现代技术?你们书院也是有网站的。
李里:网站是学生们做出来的,我没关注过。任何事物都有利有弊。坐飞机很快,快是结果;骑牛很慢,慢中出过程。现代文明的简单快捷让一切事物只有结果,而完全放弃了过程;而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美好都在这个过程的体现中。现代人几个小时就能见面,是无法理解古代思念等待的味道,鸿雁传书的期待,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深情的。
澎湃新闻:有人说你“穿长衫”、“骑牛上学”,就是“形式主义”?
李里:文化要化在衣食住行上面,成为一种生命形态。陶渊明对中国文化最大的影响就是他的生命形态和彰显出来的文化精神。现在讲国学的人,要么是学院派,要么是功利派,都与自身生命没有太多联系。文化与生命应该是浑然一体的,用生命来彰显文化的精神,正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澎湃新闻:也有人认为你让儿子骑牛上学是一种炒作?
李里:当然不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个很正常。有人说好的就一定有人说不好的;有说不好的就一定有人说好的,这个太正常了。
澎湃新闻:十多年来,一直有人嘲讽你“神经病”、“作秀”,你对此怎么看?
李里:大家说好说坏,都没啥。我的行为都是从自己的追求出发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是我自然的选择。我不是孔乙己那样迂腐的人,坚信天下和而不同。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媒体对你的报道?
李里:就是平常心,无可无不可。我没有刻意要让媒体去采访报道,但是这个呢,君子与人为善。你们几次三番来要采访而我拒绝的话,我觉得这个不符合仁者之心。同时也可以顺便通过这个形式来弘扬我们中国自己的文化。我希望媒体可以求实,不要乱报道。
澎湃新闻:从古到今,时代一直在变化革新。你如何看待“与时俱进”?
李里:“与时俱进”最早出自于《易经》。你对你所处的时代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了解,这才是真正的与时俱进。不懂你所处的时代故步自封,这是孔乙己式的迂腐;但是懂得时代不代表认同时代,不是在生活上和大家保持一模一样。这是两回事。
澎湃新闻:你提到现代社会太功利,这么多年来你是如何自处的?
李里:既要守住自己的精神追求,又对外界事物宽容理解。苏东坡的婢女朝云评价“学士肚子里装得都是不合时宜的东西”,让苏东坡大呼知己。不合时宜就是能够特立独行、不随波逐流,这是我觉得欣慰的东西,同时对世间万物豁然达观,又不同流合污。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成都 国学 骑牛上学

继续阅读

评论(1.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