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第二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车基本被偷光,实在撑不下去

澎湃新闻记者 欧阳李宁

2017-07-04 08: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距离悟空单车宣布倒闭不到一个月,又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关门,原因是:车被偷光了。
近日,共享单车公司3Vbike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对外宣布,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止运营。
“我们的押金已经退了接近95%,剩余还有一两百名用户没有申请退款。”7月3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投入近百万元造了1000辆自行车,投放市场后仅找回几十辆,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到100%,实在撑不下去了。
公开资料显示,3Vbike的运营方北京华尧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10日,注册资本10万元,巫盛华持有100%的股份。今年2月26日,3Vbike首批车辆在河北保定投放。
在巫盛华的计划中,公司的运营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用户使用车辆的租金;另外是广告,单车后面有广告位。只要车辆的丢失率控制在30%以下,他都可以盈利,“假如一辆车一天有一个人骑,一年就可以回本。广告的收入就是赚的。”
“我们公司注册在北京,目标瞄准的是三线城市。因为我们是小公司,从一开始就避开跟巨头的竞争。”巫盛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先后在河北廊坊、秦皇岛、福建莆田投放了车辆。
但公司的拓展并不顺利。巫盛华说,“保定城管赶我们走,不允许新增加投放,我们只能选择新的城市。廊坊城管更严,投出去马上就没收。”
最让他意外的是,单车投放后等待着他的,不是钱自动转进账户,而是大量丢失、被盗,“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车,最后宣布停运前,每天只有不到十辆车在使用,运营人员满街找都找不到车。”
至于车辆丢失的原因,巫盛华认为,一是用户素质不行,有贼;第二就是防盗措施做得不好。没有用到智能锁和GPS定位。他解释,没有装智能锁,主要是为了成本考虑,不然成本高了一倍不止,盈利就成问题。
巫盛华将这次创业失败的原因归结为车辆丢失太严重,“还是规模上得去,车丢得起,就做得起来,假如规模小,车丢了就没了,肯定就是不行的。”
巫盛华自称不是年轻的创业者,他今年已经48岁。总结这段不成功的创业经历,他说,“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我认为真有资金投,经过单车的提升、理念的改进,这个事情还是有可能值得做的。”
下为澎湃新闻记者与3Vbike创始人巫盛华的对话实录:
“我不是年轻的创业者”
澎湃新闻:后续事宜处理得怎么样了,用户押金和余额退了吗?
巫盛华:后续没有太多事需要处理,主要就是退押金,95%都退了,还有一两百个人,等着他们申请退款。我们押金是99元,最开始时是150元,后面降下来了。
澎湃新闻: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巫盛华:接下来还没有想好,先休息一下,有媒体说我们是虚假的创业激情,这么看来我们也得停一停。
澎湃新闻:涉足共享单车前在做什么?
巫盛华:我年纪比较大了,接近50岁了,不是年轻的创业者。做过好多事情,之前是打工,搞工程,做房地产,2014年出来创业,试过网站、App,也不成功,最后放弃了。去年开始接触共享单车,认为这个模式很好。
我们计算过,单车丢失率控制在在20%-30%,都是可以盈利的。收入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用户使用车辆的租金;另外是广告,单车后面有广告位。我们单车成本也不高,300块左右。
假如一辆车一天有一个人骑,一年就可以回本。广告的收入就是赚的。要是每天有两次骑行,利润就不错了。所以哪怕损失百分之二三十的车辆也能有盈利。
但现在车辆是百分之九十几甚至百分之百的丢失。
澎湃新闻:创业失败对你的生活有造成很大影响吗?
巫盛华:造车和员工工资总共亏了上百万元,但不影响接下来的生活。我投资之前就有失败的准备,创业都是九死一生嘛。
“去莆田是被卡拉单车误导了”
澎湃新闻:悟空单车创始人说过资源都往头部企业集中,他们找不到厂家造车,小厂造的车辆质量不好,你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吗?
巫盛华:我们刚刚起步,没有融资,中小厂已经能满足。车的质量当然不是很好,但我们有维护员,加上每个城市投放数量也不多。所以质量不是这次失败的原因,但也有提高的空间。作为创业者,我没有在一开始追求太好的品质。
澎湃新闻:为什么决定从保定起步?
巫盛华:我们公司注册在北京,目标瞄准的是三线城市。因为我们是小公司,媒体称为是末位的玩家。我们从一开始就避开跟巨头的竞争。找到保定,是因为这里是历史名城,认为市民修养不会差。
我们所有进驻的城市基本上都是第一个进,竞争较小,所以我们每小时可以收费1.5元。我认为我们一开始选择三线城市的战略还是没错的。
我们总共进驻了保定、廊坊、秦皇岛、莆田。保定城管赶我们走,不允许新增加投放,我们只能选择新的城市。廊坊城管更严,投出去马上就没收,还好秦皇岛比较包容,没有赶我们走,四个城市,秦皇岛运营得算是好的。
澎湃新闻:莆田的情况怎么样,之前传出共享单车大量丢失的卡拉单车就在莆田。
巫盛华:我们就是被卡拉单车误导的。当时报道只说了卡拉单车使用率很高,但没有提到城管的问题,报道后面还说车也都找回来了,所以我们相信车辆丢失不会那么严重,就去了莆田。我本身也是福建人。结果糟糕得不得了,那里的车丢失得最快。
“如果丢失率不是这么大,其实也是可以做的”
澎湃新闻:所以失败的原因是城市管理太严还是车辆丢失?
巫盛华:最大的原因还是单车大量丢失、被盗,我们投放了一千多量车,最后宣布停运前,每天只有不到十辆车在使用,运营人员满街找都找不到车。
至于车辆丢失的原因,一是用户素质不行,有贼,不然也不会被偷走,第二就是我们防盗措施做得不好。没有用到智能锁和GPS定位,导致低素质市民有机可乘。
但是为什么没有装智能锁,主要是为了成本考虑,不然成本高了一倍不止,盈利就成问题,这个项目就不能上马了。
此外我们没有拿到融资,如果每个城市投1万辆,每天丢失个几百辆,我也能运营一段时间。融资多,我也可以装智能锁。就算有人偷车,也不会一直偷吧。
澎湃新闻:要拿到融资很难吧?
巫盛华:难,悟空单车雷厚义说得很对,共享单车行业头部效应很明显。资本这个东西只会追逐前两家最大的。
但我们认为,如果丢失率不是这么大,其实也是可以做的。
澎湃新闻:听说你投了100多份商业计划书,融资主要想达到什么目的?
巫盛华:投了很多商业计划书。我们做共享单车,主要是希望能够进入中国几百个三线城市,做大规模。一开始的想法是,我们自己拿钱做出成绩,才能更好地融资,风投也是看业绩的。
所以自己下决心先做,试运行。其实到了今年6月中旬,有一个私募股权融资的机会,我们放弃了。因为觉得融到钱,也不知道怎么投了,可能会对不起投资者,车丢得太严重。
澎湃新闻:你的优势是什么,为什么觉得投资者会青睐你?
巫盛华:我们的模式比摩拜、ofo多了尾部广告位,收入可以增加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如果车辆两年报废,第一年收回成本,接下来的一年就可以赚钱。就算是跟ofo同城竞争,他免费我也可以免费,我还有广告收入。
但谁知道车丢了,两方面收入都没有了。
“ofo模式就是,我钱多、我车多,你损坏吧”
澎湃新闻:ofo也进驻了很多三线城市,它有没有遇到和你同样的问题?
巫盛华:ofo的车损失的绝对数量肯定非常大,它在保定投了两万多辆,但它有巨大的融资,巨大的投放量,被盗几千辆,也就是10%到20%。它车多,亏得起。
我理解的ofo模式就是,我钱多、我车多,你损坏吧,只要不超过一定比例,他们都承受得起。
但是我的几千辆被偷光,我就是百分之百损失了。
澎湃新闻:怎么看摩拜的模式?
巫盛华:共享单车行业就两种模式:摩拜的高成本模式和ofo的低成本模式。
摩拜的车确实造得好,从运营角度、技术角度来看,它的模式正确的,但成本高了很多,是ofo的3倍,显然回本期就延长两三倍。这种模式,目前为止不是最好。当然,ofo损耗率大也是成本,但是ofo也在改进质量。
这两家的模式都没达到最好。ofo有可能更早地找到盈利模式。
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我认为真有资金投,经过单车的提升、理念的改进,这个事情还是有可能值得做的。
澎湃新闻:怎么看加盟模式,在各个城市找企业加盟,造车的钱他们出,你们负责运营。
巫盛华:假如单车都丢了怎么办?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加盟类似众筹了,还得解决单车不被盗的问题。
还是规模上得去,车丢得起,就做得起来,假如规模小,车丢了就没了,肯定就是不行的。
责任编辑:欧阳李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单车 倒闭

相关推荐

评论(47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