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絮语丨娄梦涵:我在荷兰舞蹈剧场的那些年

口述 娄梦涵 采访整理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7-07 10: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Dissonance》片段 编导:娄梦涵(01:07)
【编者按】:即日起,“文艺范”栏目将不定期推出一些在国外跳舞的舞者的故事,或许他们的人生经历,会给你触动和启发。今天的口述者为娄梦涵,他曾是世界当代芭蕾风向标——荷兰舞蹈剧场(NDT)的资深舞者。从舞团退出后转型做编导,今年34岁,已定居荷兰。
他是谁?
因为《红幕》,久居荷兰的娄梦涵最近都驻扎在国内。
受朱洁静邀请,他要为“朱洁静舞蹈剧场”排一部70分钟的舞剧,讲述舞者光鲜背后不为人知的生活和状态。
舞剧有人给剧本,但娄梦涵删了80%,觉得“太中国化了”。
难得回来编一次舞,舞者们都傻掉了。不仅男女舞者的动作都由他出,舞者们怎么托举、怎么换把、怎么变换位置也都是他编排,舞者们要从头跳到尾。
朱洁静惊讶他脑子里庞大的信息量,忍不住问他是否都是现编动作。毕竟在国内,不少编导都是让舞者做几个大举、做几个动作,再选一些串起来,一部舞剧就成了,轻松得很。
34岁的娄梦涵还是希望爱惜自己的羽毛,“我不会这样做,那是我的作品,我的风格,我不会让别人动。”
娄梦涵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全世界跑的青年编导。在此之前,他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世界当代芭蕾风向标——荷兰舞蹈剧场(NDT)的资深舞者。NDT的出身为他添了光环,也为他游走世界换来了通行证。
2014年11月,NDTⅠ团首次访沪登台上海大剧院,技惊四座。时隔三年,同样是11月,同样是上海大剧院,NDTⅠ团将再度来访上海演出三场。
NDT特立独行在哪,中国舞者娄梦涵又在这里得到过怎样的锻炼?以下这段自述,或许有助于你了解一二。
娄梦涵在荷兰的生活照。
考团
我出生于重庆,从小学古典芭蕾。在跳古典芭蕾的演员中,我的先天条件不算最好,不够修长,腿也有点粗粗的。因而,我改了方向转跳现代舞,来到广东现代舞蹈团。
我在广东现代舞团呆了三年,人不相信命运还是不行,那个点就把你挤出去了,把你的思想转换到另一个频道了。当时,团里青黄不接,老演员少了,学得东西少了,刚好有同学在国外,我开始咨询和申请学校。男生比较抢手,也是运气好,我只是寄带子过去,他们(法兰克福音乐表演艺术学院)就收我了。
我希望被新兴的知识冲击,想让自己有更多学习的欲望——这是我当时坚决出去的原因。父母当时把家里唯一一套房子卖了,凑了10万给我当生活费,算是押了赌注。
2005年,我来到法兰克福音乐表演艺术学院,不用出学费,但一年要交10万生活费。学校读四年,我因为专业好,直接跳级到了大三。
除了音乐史和解剖史是德语,学校的舞蹈课都用英语教学。我的英语都是现学的,那时候德国人还是排斥外人,即便听得懂英文,还是装不懂,就回你德语。我出去买东西,都要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