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一栋五层住宅歪成“比萨斜塔”,监管部门称无法强制介入

郭俊/微信公号“法报视点”

2017-07-04 11:43

字号
江西九江甘棠湖边有条桂枝巷,巷内有一栋状如“比萨斜塔”的5层楼房,歪斜偏差大于标准值30倍,与周边两栋楼房“亲上了嘴”,让巷内住户提心吊胆了两年多。
安全隐患何以未能得到排除?究其原因,除了多方纠葛难处理外,有关部门也陷入窘境:民宅成了危房,治理时无法可依。
而对于比邻而居的住户们来说,他们的安全诉求,又该怎么保障呢?
专家建议,我省应借鉴其他省市经验,尽快出台房屋安全管理方面的条例,立法完善危房治理。对危房怠于整治的业主,可以对他们设置一些强制性的措施,杜绝安全隐患。
5层楼房歪成“比萨斜塔”
沿着九江市浔阳西路来到甘棠湖边的商务大楼,从庐山北路向北行走约70米距离,一条逼仄小巷夹在华莱士和馄饨店中间,宽不足2米,长不过百米。
近日,由于一栋倾斜房屋的存在,这条不起眼的小巷开始为人所关注。
“这就是那栋‘歪楼’,已经和其他房屋‘亲嘴’了。”6月21日,桂枝巷的住户沈大爷说。
他口中的“歪楼”,就是巷口的那栋5层楼房。肉眼可以看到,这栋“歪楼”明显向后倾斜,状似“比萨斜塔”。大楼左右两面墙壁已经和旁边的两栋楼房紧挨在了一起,被当地住户戏称为“亲嘴楼”。
进入巷道内抬头仰视,“歪楼”与一栋楼之间形成了三角形,交合处还连接了一排钢筋,似乎试图将“歪楼”顶住。
爬上“歪楼”,在楼内向外张望,可以看到“歪楼”与另一栋楼贴在了一起,后者已被磕蹭掉了一些瓷砖。
“以前就有倾斜的现象,现在越来越严重了。”沈大爷介绍说,每每进出桂枝巷,头顶的“歪楼”总让他和其他住户们担心,由于此处均为旧房,假使“歪楼”突然倒塌,后果不堪设想。
居民乔女士则反映,她邻居家去年失窃,盗贼就是直接从对面“歪楼”上跨进屋内的。
最令居民们感到揪心的是,“歪楼”一楼均为店面,二楼以上则经营着多所培训机构,目前均正常营业,每晚都会有大量儿童聚集在此。
由于邻近名校,此处还遍布着各种各样的辅导班、补习班。其中一家儿童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余某表示,鉴于存在的安全隐患,正考虑搬离此处。
社区曾建议附近住户搬离
据“歪楼”内的一位商户透露,该楼建造于上世纪90年代,建成时就已有些向后歪斜,自从2015年起,歪斜愈发严重了起来。
2015年,在接到群众多次反映后,“歪楼”属地的湓浦社区书记闕红勤将情况汇报给了当地房管部门。她表示,房管部门要求必须先找到“歪楼”的房屋所有权人,由其提出申请做房屋安全鉴定,方能确定“歪楼”是否属于危楼,具体应如何处理。
于是,闕红勤辗转联系上了房东汪女士。“汪女士多年前与他人合伙花费700万元的价格购得‘歪楼’后,便离开九江长居于广州。”闕红勤表示,汪女士在得知“歪楼”倾斜越发严重后,表示会回来向房管部门申请房屋安全鉴定。
与此同时,湓浦社区在桂枝巷张贴了通知,称“歪楼”存在安全隐患,提醒附近住户随时注意安全,建议搬离。
“后来,房东称已做了房屋安全鉴定,之后就没了下文。”眼看“歪楼”倾斜愈发厉害,这一说法让闕红勤感到哭笑不得,“作为社区,我们又不能越俎代庖直接处理‘歪楼’,只能是不停向上打报告反映,但房管部门也未给过任何反馈。”
2年过去了,居民们渐渐习惯了“歪楼”的存在。
“前几年九江发地震,许多老房都开裂了,可这栋‘歪楼’却没出现任何裂缝,我们觉得建筑质量还是过硬的,况且找到这么一个人声鼎沸的临街店面不容易,所以就没想过搬走。”一楼店面的一位承租商户坦言。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当然,除了“歪楼”仍继续倾斜着,所有人都在担心那个临界点的到来。
拆了重建?维修整改?
“我也很无奈啊。”电话那头,作为房东之一的汪女士慨叹。
她表示,这栋“歪楼”是她与4个业主共同购买的,当初并未注意到楼房有歪斜的状况,如今倾斜越来越严重,让她也始料未及。
据汪女士介绍,早在2015年10月接到“歪楼”的反映后,她就赶回九江做了建筑物垂直度检测,报告显示“歪楼”3个阳角的实测倾斜偏差均为300mm左右,大于标准值30倍,不满足规范要求。
“结果出来后,也没有人找过我,我又看不懂这份报告,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件事就这样搁置了。”汪女士回忆说。
直到今年5月9日,九江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来一份公函,才让汪女士想起了“歪楼”一事。
公函载明,汪女士拥有部分产权的“歪楼”存在倾斜明显现象,远超《混凝土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允许范围,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按照有关规定,房屋产权人承担房屋安全管理主体责任,请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安全隐患。
“既然存在安全隐患,我的想法是,要不然拆了重建,要不然维修整改,可这些都做不到。”汪女士解释说,由于“歪楼”所处的桂枝巷紧挨着多所楼房,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势,她被告知无法进行维修,更不能原址重建。
“目前来看,最为直接的处理办法,就是直接拆除,但是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楼房是5个业主共有的,我们之间无法就此达成一致意见,甚至连房屋安全鉴定的时间都无法确定。”汪女士有些无奈。
更为头痛的是,面对搬离的建议,当地住户也无法落实。“其实我们也知道很危险,但为什么要窝在‘歪楼’附近不肯走?因为搬走就没有地方住了。”住户张女士坦言,桂枝巷的居民大部分都是低保户,经济困难,让他们搬离实在是左右为难。
“我们是老城区,根本没有地方安置这么多住户。”湓浦街道有关负责人直言。汪女士也表示,她无力承担如此多住户的安置问题,“这事只能这么拖着”。
监管部门陷无法可依尴尬
“面对危房,我们其实也很尴尬。”谈到“歪楼”,九江市房屋安全鉴定办公室(下称房鉴办)主任朱立摊开了双手。
他表示,由于“歪楼”建造资料已无法找到,在做了建筑物垂直度检测后,还必须再做一系列的相关检测,才能确定其是否属于危房,并决定究竟该如何处理,“初步判断可能是地基存在问题”。
根据《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下称《规定》)第十二条,房屋所有人和使用人都可提出鉴定申请。经鉴定为危险房屋的,鉴定费由所有人承担;经鉴定为非危险房屋的,鉴定费由申请人承担。
“做了初次检测后,房屋所有人迟迟不筹资申请做接下来的鉴定,导致至今无法对‘歪楼’进行房屋安全鉴定。”朱立介绍说,鉴于隐患颇大,浔阳区房管部门曾欲自己出资对“歪楼”进行鉴定,但由于鉴定涉及破坏性检测,若不经过业主同意强行鉴定,将难逃行政乱作为的指摘。
更尴尬的是,即便鉴定的问题解决了,“歪楼”的后续处理也陷入了困境。
根据《规定》第十七条,面对“如房屋所有人拒不按照房屋鉴定机构的处理建议修缮治理,或使用人有阻碍行为的”的情况,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有权指定有关部门代修,或采取其他强制措施,费用由责任人承担”。
“法律并未指明强制措施的具体手段,我们在实际执行时根本无法适用,几乎沦为了沉睡法条。”朱立解释说,鉴定结果出来后,针对不同的危房等级还将需要更多的善后处理资金,“可能需要上百万”,在房管部门强行鉴定的基础上,房屋所有人是否愿意支付这笔钱又成了问题。
“强制介入无法可依,善后资金难以落实,这成了挡在解决危房问题面前的拦路虎。”朱立坦言,房屋安全鉴定一环扣着一环,每一步都依赖于业主的主观意愿,房管部门地位十分被动;一旦出现业主意见不明朗的状况,鉴定就无法继续进行,后续处理也跟不上来,只能眼看着安全隐患慢慢增大,贻害无穷。
他还透露称,正因如此,导致九江一些本该鉴定的房屋没有鉴定,教人深感担忧。
而作为附近住户而言,他们的安全诉求又该如何保障呢?
有利害关系的住户可提起诉讼
实际上,朱立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据报道,2015年5月至6月间,全国已至少发生5起老旧居民楼垮塌事件,造成至少22人死亡。
“若法律能够具体明确房管部门主动介入危房处理的权力,就好了。”朱立慨叹,目前涉及危险房屋管理的相关法规,仅有《规定》这一“部门规章,没有具体的实施办法,已不适应于当前的社会现状,亟须立法完善。
这并非不可实现。武汉市和长沙市分别于2014年、2016年正式实施了《房屋安全管理条例》,其中明确了房管部门主动介入危房治理以及可以采取哪些强制措施的权力。
“危房治理一旦出现盲区,将祸及广泛。”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行政法学博士王柱国表示,江西各城市老城区的房屋大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房屋建造标准、技术均较低,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建议我省借鉴其他省市经验,尽快出台《江西省房屋安全管理条例》,立法完善危房治理,明确并细化房管部门的权力。
此外,他还建议,应规定由地方财政安排专项房屋安全鉴定费用,解决承担房屋鉴定专业工作经费不足的后顾之忧。
对于受到危房安全隐患威胁的住户,江西东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东强指出,我国《物权法》虽然保护权利人的物权,但前提是物本身合法、安全且不具威胁性,在“歪楼”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情况下,若其所有人不积极处理,有利害关系的住户可以有险不查、损坏不修或未采取有效解危措施为由,申请仲裁或提起诉讼,要求“歪楼”所有人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若“歪楼”给他人造成了生命财产损失,已构成犯罪的,则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刘东强说,根据《规定》第十三条,必要时,仲裁或审判机关可绕过房屋所有人,直接提出房屋安全鉴定的要求,以便尽快启动危房治理程序。
“但由于走民事程序时间长且救济效果有限,还是建议当地房管部门直接介入,责令‘歪楼’业主限期处理,否则房管部门可直接启动危房治理程序,并依法要求业主承担相关费用和行政责任。”刘东强说。
关于善后处理,王柱国提到,如经鉴定确实属于危房,建议由政府统一安排经济适用房,对原危旧房屋进行拆除,土地由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回购,其用途根据当地规划由政府统一安排。通过这一举措,可以让危房居民得到及时妥善安置,城市建设发展拥有更大空间,城市建设格局也将变得更加合理。
据悉,目前汪女士已经赶回九江处理“歪楼”一事,但由于其他业主长居外地,无法立即回到九江,暂定于今年8月将对“歪楼”进行房屋安全质量鉴定。
(原标题为《 九江“亲嘴楼”羞红了谁的脸?》)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九江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