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16岁少女被拐19年后找到亲人,曾被关小黑屋12年

云南网

2017-07-04 17:11

字号
赵楚会和家人通电话
云南网讯 “爸爸,我还活着,我好想你们……”当听到女儿的声音后,赵高贵,云南镇雄这个六旬老人嘶哑着嗓子低吼,夺眶而出的眼泪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赵楚会的父亲赵高贵
1998年,云南镇雄16岁的少女赵楚会外出打工时被亲戚拐骗到江西一偏远贫苦的山村,卖给了一个比她年长40岁的男子,终日被关在一间黑屋内,稍有不顺就遭打骂,炼狱般的日子她煎熬了12年。因偶然的一次机会,她拼了命地一口气跑了两小时候才得以逃出“魔窟”,19年后才找到了千里之外的亲人。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此事件未过追诉时效,她可向云南警方报警。
江西干部扶贫发现被拐女
陈丽君是江西上饶广丰县的一名机关干部,在今年5月初在结对帮扶困难户时,大坪村有一家人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家特贫户户主叫罗来云,今年53岁,患有白内障,近30年不能视物。平日以蹬三轮车拉客、在建筑工地打零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加上每月270元的低保,养活一家五口人。他就在大坪村租了一处20平米的民房,每年1000元租金,多年来,大人和孩子从未买过一件新衣服,一直穿着附近领居给的旧衣服,日子过得非常拮据。
赵楚会一家人和扶贫干部陈丽君
在帮助他们家采集信息时,陈丽君发现罗来云的老婆赵楚会和三个孩子既没有身份证,也没有上户口,她感觉特别蹊跷。在多次询问之后,赵楚会才告诉陈丽君,自己是在19年前被人拐骗到江西广丰,老家在云南昭通镇雄。她过了10多年“非人”的日子才遇到了现任“丈夫”罗来云,两个人在一起虽然生活艰苦,好在罗来云对她很好。
江西云南两地接力寻亲
陈丽君决定帮赵楚会寻亲。但赵楚会在广丰生活近20年后,乡音已改,而且还忘了家乡具体的位置,她也不知道自己和父亲的全名怎么写,于是陈丽君带着她前往当地公安局户籍科,分别用“赵小慧”“赵租慧”“赵祖会”“赵楚会”等名字,和她父亲用“赵高贵”“赵高会”等名字来一一查询,整个镇雄县竟然搜索到有几百条相关信息。经过好几小时的排查,最后确认她的真名应该叫“赵楚会”,是镇雄县以勒镇大山村人。
前往户籍科查询身份信息
陈丽君赶紧联系自己在云南镇雄的朋友高其健。6月24日,高其健带着小会大家的希望上路了。从镇雄开车前往以勒镇大山村需要两个小时,翻过崇山峻岭,周边罕有人烟,仅山脚下零星散落着几户人家。她满村寻找小会的父亲“赵高贵”,几次找错后,最终在一个山坳里找到了小会的亲人。
高其健在大山村寻找小慧的父亲
“你们家是不是19年前走失过一个女儿?父亲叫赵高贵。”高其健告诉云南网(微信:yunnancn),听了这句话,一名衣衫褴褛、满面沧桑的六旬老人从老旧的瓦房冲了出来,颤抖着声音回答:“我就是赵高贵,你说人找到了?”乡亲们听闻都围上来,告知高其健,除了父亲赵高贵,赵楚会的母亲早已改嫁,家里还有一个奶奶、叔叔和两个弟弟。赵高贵因为常年在煤矿工作,患上了尘肺病,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一家人日子过得非常贫苦。“小会,我是爸爸,这些年你都去了哪儿啊?……”在接通赵楚会的电话后,这个老男人嘶哑着嗓子低吼,眼泪夺眶而出,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16岁被拐江西关在小黑屋12年
赵楚会告诉云南网(微信:yunnancn),她16岁时被大舅哄骗到江西打工,没想到一去到广丰,就被以6000元的价格转手卖给了一个比她大40岁的陌生老头当“媳妇”,几次逃跑都被抓回去,用铁链锁起来关在黑屋子里,每天吃不饱饭还随时被这名男人用棍子抽打,打伤后也不管不顾,留她浑身是伤躺在地上自行恢复。在被拐的第二年,尽管她生下了第一个儿子,但让人绝望的处境没有一丝改变,就这样煎熬过了12年。
当其儿子10岁后,老头生病了需要人照顾,于是将赵楚会放了出来洗衣服做饭,她实在忍受不了这“非人”的待遇,拼了命地一口气跑了两个小时候后逃到广丰县城。因多年来从没有踏出过村子半步,她甚至连村子的名字也不知道。想回家但是身上一穷二白,家乡的名字也记不清楚了。
后来,她遇到了待她极好,从来不打骂她的罗来云。多年没有尝过家庭温暖的赵楚会决定和这个男人过日子,并为他生育了3个孩子,但因自己身份特殊,孩子们一直没有上过户口。而这几年,她也一直不敢回那个承载着她噩梦般记忆的村子去看望自己的儿子,“怕回去被抓到又被打”。
“想立马回去,五个人回去的路费我们付不起。”
小会一家人和父亲开视频
陈丽君不仅帮小会找到亲人,还帮她用手机注册了微信,与父亲、奶奶、弟弟开了视频。“爸爸,我是小会,我没有死,我好想你啊...”赵楚会看到镜头那边的父亲抹着眼泪,嘶哑着声音问她去哪儿了,心里百感交集,赶紧对着手机向家人介绍,“这是我的三个孩子,快叫外公、舅舅,我嫁在江西了”。罗来云也一改往日的羞涩,对着小舅子承诺自己可以帮失业的他找一份建筑工地的工作。赵楚会说,这是她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幸福,虽然还是一穷二白,但是她找到了爸爸。
6月28日,她的弟弟赵楚情从福建打工地来到江西广丰看望姐姐,“姐姐丢了的时候我还小,没什么意识,但是爸爸和奶奶会经常念叨,曾经找过,但是没找到。”赵楚情告诉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他在福建多日没找到活干,来看望姐姐后准备去上海打工,争取年底带姐姐回去过年,然后办身份证。“想立马回去,但是家里太穷了,五个人回去的路费我们付不起。”赵楚会说,虽然罗来云在陈丽君帮助下治好了白内障,但是因为年龄太大,迟迟找不到工作,家里生计成了问题,回家的事情只好往后拖一拖。
陈士渠:未过追诉时效,可向云南警方报警
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赵云曙律师分析称,拐卖妇女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施诈、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加重情形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应以收买被拐卖妇女罪与强奸罪实行数罪并罚。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是否还可以选择重新报警追责呢?赵云曙表示,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刑事追诉时效为二十年。即使超过二十年,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也可追诉。而且限制妇女人身自由的行为是个持续性的过程,妇女获得自由后才开始计算追诉时效,所以,现在报警完全没问题。
他补充说,我国虽然原则上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警方管辖,但没对报案地有要求,公民在任一地点报案后,当地公安机关认为自己没管辖权的可以移送到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进行处理。
此外,曾多年致力于打拐工作的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在接受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 )咨询时也表示,此事件没过追诉时效,女当事人可向云南警方报警。 
(原题为《云南镇雄16岁少女被拐江西关在小黑屋12年 19年后终于找到亲人》)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黑屋 拐卖 镇雄 云南 江西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