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吸“笑气”致瘫 这类毒品为何在海外流行?

宋婷/中国新闻网

2017-07-05 11:55

字号
中新网7月5日消息, 这两天,一位名叫林娜的女孩坐轮椅回国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新西兰天维网5日刊文称,林娜曾是一名在北美留学的“打气球”上瘾者,由于长期沉迷吸所谓“笑气”,导致她手脚失控、大小便失禁,最后不得不回国治病。其实在新西兰,年轻人中也很流行吸“笑气”这种精神刺激方式。比林娜更甚的是,新西兰青少年中流行的一些有害的精神刺激方式千奇百怪,甚至还引发过严重的爆炸伤人事故。
“吸笑气,让我变成了一只爬行的怪物”
当十几岁的林娜走出国门,前往美国留学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幅模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西雅图开始流行起了吹气球,微信里到处充斥着贩卖气球的留学生,对于没有抽过烟没有喝过酒的我很是新鲜。于是一直蠢蠢欲动,闺蜜拧不过我,带着我去烟店买了几盒所谓的气弹。我跟闺蜜发誓我就尝尝是什么感觉,可是第一次之后我就开始沦陷了。”
林娜沉沦了,一发不可收拾,她甚至一个月就要花去十几万去吸笑气!
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几十万也花了出去。林娜的前胸和肚子上开始生出一片红色的小包,她逐渐失去了对手脚的控制,想伸手去够前面的杯子却拿不起来,出门逛街会突然摔倒在地。
用林娜的话来说,吸笑气让她过让了“爬行动物”的生活。每天15个小时都抱着奶油瓶吸笑气,她的双腿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我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我知道我在别人眼里毫无尊严。”
再到后来,林娜已经大小便失禁。一向爱干净的她瘫坐在肮脏恶臭的床单上,沉迷在笑气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
“我变成了大家都讨厌的人,因为满身的小便和大便。”
她忘记了时间,只是感觉有人在追杀自己。面对医生的询问,她甚至想不起自己的年龄,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最后父母在首都机场迎接她的时候,林娜已经完全了变样。
飘飘欲仙的精神毒药,可能会要你的命
笑气,学名叫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最常见的是蛋糕店和咖啡店用来做奶油的发泡剂。另外,牙科、孕妇分娩时也会被当作镇静剂来使用。
这种本来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化学物质,却被“耍家”改造成了流行玩法。由于这是奶油枪里的一种辅助奶油发泡的食品添加剂,因此很容易就能买到。
一般来说,由于直接从罐中吸食气体可能会造成肺部损伤,大多数吸食者会通过气球、小灯泡和面具来吸入笑气。因而在留学生圈里,这种行为被叫做“打气球”。
现在酒吧、KTV、夜场等娱乐场所也特别流行这种“嗨气球”的玩法。吸完后让人感觉飘飘欲仙,有种上头的致幻快感。但作为一种短效的吸入性全身麻醉剂,吸入笑气约15到30秒即可产生欣快感,但只能持续2到3分钟。
因此,很多“嗨”者为了保持这种快感,会没有节制地不停吸食,林娜就是这样。
但原本可以作为医用气体的笑气,为什么会造成如此恐怖的后果?
原来,笑气的危害虽然比不上其他毒品,但长期或大剂量滥用,会影响维生素B12的合成。继而造成贫血,导致末梢神经及脊髓病变,出现手脚麻木等症状。严重的情况下还会造成精神异常,如嗜睡、抑郁或精神错乱等。当然,更严重的后果就是致死。
英国曾一度流行吸“笑气”助兴,因此而导致的悲剧不断。在2006年到2012年间,英国共有17人因过量吸入“笑气”死亡!
在新西兰,年轻人“打气球”很常见
在新西兰年轻人的圈子里,吸笑气并不奇怪,甚至可以用“很普遍”来形容。早在2003年,大家就发现吸笑气在奥克兰大学学生中很普遍,当时有不少医生发出警告称,过量吸食笑气会导致脊髓受损。
不过很多新西兰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消遣方式,一个Kiwi朋友告诉记者,“吸笑气没什么大不了的,基本上每个Kiwi都吸过。”
“奥克兰很多地方能够买到,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新西兰人吸笑气已经很多年了。”
“我们以前在奥克兰Freemans Bay的一家便利店买NOS,那个时候真是逍遥快活的夜晚啊!”
“我经常在派对上嗨笑气,你可以在便利店买到小罐瓶。它能让我和朋友嗨翻天!”
“我从来不特别喜欢这种嗨法,而且吸的时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这种兴奋感只能持续一分钟。不过,好处是它比较便宜。”
2017年全球吸毒调查发现,吸笑气当下一个非常流行的精神致幻类型。
新西兰流行的各种“嗨”药
在新西兰,除了吸笑气外,年轻人还有其他“嗨”的方式。比如最近才导致过爆炸事故发生的嗅油(petrol sniffing)。
嗅油(petrol sniffing)是一种很流行的吸入性刺激神经的方式,让人产生幻觉,从而上瘾。不过,嗅油对人体健康有危害。澳洲土著年轻人里很流行嗅油,这里曾经发生过2名男孩在嗅油后死亡的惨剧。
更重要的是,嗅油有引发火灾和爆炸的危险!
上月,奥克兰南区Otara地区的一处公屋发生了一起严重爆炸事故。爆炸导致4人烧伤,其中一名女子全身着火,严重受伤。爆炸导致该女子的衣服全部融化,全身烧伤严重。
从现场的残留物来看,爆炸原因可能是“嗅油”的残留烟雾所致。据推测,可能这几名少年在早些时候“嗅过汽油”,衣服上沾有残留物。但随后他们试图点烟时发生了悲剧,明火导致衣物上的残留物发生了爆炸。
另外,新西兰年轻人还流行“嗅胶”(Glue Sniffing)。
Glue Sniffing也是一种吸入性刺激神经的方式,胶水的粘合剂中含有令人陶醉的烟雾。作为摆脱日常生活压力或填补无聊的一种方式,年轻人常常会嗅胶。这在西方青少年中越来越受欢迎,因为它容易获得,产生刺激效果几乎是即时的。嗅胶后,吸食者会感到兴奋和愉悦。
但是嗅胶也会对身体带来严重伤害。常见的有头晕、失去身体协调和肌肉运动能力,还有人会出现幻觉、精神恍惚,并不断骂脏话。严重者还会昏迷和呼吸衰竭。
健康部:出售气弹容易违法
那么在新西兰出售一氧化二氮是否违法?
健康部首席法律顾问Phil Knipe 告诉记者,一氧化二氮作为药品来说是一种处方药,其非医疗用途的销售、供应或作为吸入使用都违反了“1981年药物法律”规定。
“作为食品添加剂,新西兰可以进口奶油枪里的发泡气弹来使用,但前提是不能用作吸食目的。”
Phil Knipe 告诉记者,新西兰健康部曾经起诉过出售类似物品的零售商,因为这些零售商出售这类罐子的目的不纯。
在这份“儿童与青少年死亡率审查委员会报告”中,Nick Baker直接指出了“吸气”的危险性。“与其他OECD国家一样,新西兰也面临青年吸食和滥用致幻气体的问题。因吸入致幻气体而死亡的人的年龄比其他毒品导致的死亡者年龄要小很多。”
健康部一直在提醒新西兰的年轻人,不要滥用和吸食那些精神致幻物,这非常危险。这些物质有致命作用,会危及生命。
(原题为《留学生吸“笑气”致瘫 这类毒品为何在海外流行?》)
责任编辑:柴敏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笑气,留学生,一氧化二氮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