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关注武当剑传承:江湖没了,留下舞台

喆华 恒巴特 艾甫/中国之声

2017-07-05 15:11

字号
编者按
“南拳和北腿,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武术,是中国“国术”,既讲究形体规范,又讲究精神传意;既追求动静结合,也追求内外兼修,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印记。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中国功夫繁衍流变,派系林立,拳种纷显。
在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里,中国功夫混杂着民族情绪和电影特技,许多武侠人物被一步步推向神坛。实际上,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传统武术逐渐失去了其实战意义,很多流派和技法面临失传。“一代宗师”现在哪里?中国功夫路在何方?

电影《卧虎藏龙》里武当高徒李慕白与玉娇龙竹林斗剑
“北崇少林,南尊武当”,相传一代宗师张三丰,在道教圣地武当山悟出“内家拳法”,注重内功和阴阳变化,自成一派。武当剑,实质是武当派内家拳法的延伸,是武当山诸多剑法的统称,虽“剑无成法”,却能因敌变幻,刚柔相济,端倪莫测,曾有“天下第一剑”的美名。
钟云龙:剑它有神气,它有杀伤力,练剑的最高境界,就是人与剑结合。
武当山紫霄宫,钟云龙道长曾任住持
出生于1964年的钟云龙,是武当三丰派第十四代传人。1983年,19岁的他来到武当时,山上大小门派有11个,对外统称武当派,现在只剩下三丰派、龙门派、华山派等六七个门派。
钟云龙:如果门派传承没有规矩是很泛滥的,中国道教门派有四百多派,四百多派如果都有的话就乱套了,没有的,失传了就不可再立了,只能成为历史了。
钟云龙道长
武当派声名显赫,前来挑战者众多。钟云龙21岁被武当山派出,到衡山、崂山、终南山等地学习功夫,24岁云游归来,任武当山道教协会武术总教练,负责武当山规模宏大的紫霄宫安全。他说,彼时上门切磋的练家不少,“有时候一天好几拨”。
钟云龙:他就说他找过很多地方都没有敌手,我一掌把他打到那个殿堂里边去了。他可能是练过散打的,我给他两个拳一摆,当时他就咳嗽了,我就知道他受伤了,蹲地上吐血了。
钟云龙道长年轻时在武当山紫霄宫练功照
钟云龙最后一次切磋比武在23年前。一位自称欧洲武术创始人的意大利武士来到紫霄宫大院,在和钟云龙比武过程中被推倒,受了轻伤,此后,没有安全措施的比武被严禁。出门云游切磋,钟云龙也屡屡碰壁。
钟云龙:过去叫江湖规矩,如果我到你那里去,我可以到你家里去吃住,跟你学。你可以组织你的同辈师兄弟,或者把你练的好的徒弟都组织起来交流,有这个氛围,但是现在他没什么江湖、武林,没这个东西了。武术为什么说不行了呢,一个安全意识强了,你犯了法你哪都跑不了,再一个就是交流的环境没有了。
钟云龙道长在武当山景区练剑
没有了实战的环境,功法就无法提高,武术也容易沦为自娱自乐的套路。如今,很多古老剑法,逐渐成为传说。剑只能用作收藏或者表演,它的材质,也从硬变软,舞起来呼呼作响。
钟云龙:它是那种铁皮,应该说钢皮,一抖起来晃晃的,你试一下,它咔碴,啪,响一下,那剑过去的,剑哪会有啪这种响声的,没有的。很多铸剑师给我送剑,没有一把我是满意的,有些做的太花,做的很复杂复杂,其实用不成。我现在还收藏着的,那是80年代的那个剑,那个剑现在生锈了,也很不好看了,跟着我一起走了很多年。
记者采访钟云龙
江湖没了,留下舞台。
过去练剑,一练功力,二练身法、手法,苦练几年才能摸剑。现在几天就能速成一套剑法,只练套路,谁的花哨,谁就能在表演中获得掌声。以蹲马步为例,传统武术中小马步是两步半,大马步是三步半,现在舞剑的人一上台,马步一跨就四步以上,为了好看。
钟云龙:他下面什么都没动,他使劲在叫,对不对,他样子做出来就行了,他不一定有功夫。你像我们学剑,我刺出去这一剑我是有留余地的,万一人家变了怎么办,我还可以变,那现在这些练刺出去就刺出去,反正没有什么危险。
武当山太湖景区
厌倦了繁琐的事务性工作,2003年,钟云龙归隐深山,潜心修炼,研究道家文化。在武当山后山峭壁上的一个山洞,钟云龙一待就是五年。
钟云龙:那几年主要是想修行。没电,手机一关,没电你天黑了你睡觉,那个山上天黑了黑呼呼的,前面就悬崖很高的悬崖,所以一般人找不到的。
钟云龙道长表演:大魁星式
钟云龙离开紫霄宫后,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庙观里的道人逐渐不练功夫,而接待游客的任务越来越重。
新闻播报:2016年,武当山共接待中外游客760.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3亿元,同比增长15.24%、18.42% ……
九十年代,每年的游客十几万,如今,一年几百万。武当功夫自然成了当地旅游的名片。武当山周边武馆林立,各门各派拉开阵势招兵买马,大小几十个武馆中,不少是外来教练开的,传授的也不是武当功夫。
钟云龙:很多人自己去编一个,是什么时候,什么老师傅,临终时候床底下压了一个东西给我了,那是金庸小说中喜欢编这种故事。过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剑谱拳谱给谁的,过去都是口口相传的。
武当三丰会馆兵器库
2009年,当地政府决定重振武当雄风,钟云龙出山,给武术院校的教练们培训武当功夫,普及两拳一剑:“武当拳、武当太乙拳、武当剑”。四个月后,再回山洞,已无法居住,“仙山”里,从此再无隐士。
钟云龙:现在你怎么隐?山里面也不允许生火,你生活都没办法,对不对,你自己特意把那个地方挖一块地,马上就有人来追究你了,环境变了。
钟云龙弟子陈师行在拍摄央广短片
去年,钟云龙离开武当山,带着几十个徒弟,远走贵州福泉,在一座新建的太极宫里做住持。他曾向师父许下诺言,终身不离武当,此番出走,爱剑的钟云龙,没有带走一把武当剑。 
(原题为《武当剑,谁能仗剑任逍遥? | 中国功夫》)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术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