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等国不满卡塔尔对复交条件的回应,断交危机如何了局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郑东超

2017-07-06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四国外长在开罗发表联合声明说,卡塔尔对四国提出的13点要求的回复“消极且缺乏实质内容”不能令人满意。沙特外长朱拜尔在开罗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抵制将继续下去,直到卡塔尔改变其政策。至于下一步措施,磋商还将继续。”
自6月5日至今,卡塔尔断交危机爆发已有一个月。沙特等国对卡塔尔一阵猛怼后,向卡塔尔提出复交的13项要求,限卡塔尔10天内答复。在科威特的中间斡旋下,沙特允许延长2天的答复期限。7月4日,卡塔尔对沙特等国的要求做出回应。
当地时间2017年7月5日,埃及开罗,沙特阿拉伯、巴林、埃及以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召开外交部长会议。视觉中国 图
这场外交危机并未因盟国内部矛盾的性质而迅速平息,也没有失控升级至军事冲突,各方主体保持克制,将危机控制在非军事领域的对抗。以沙特为首的强势方,把控着事态演进节奏,渐进式对卡塔尔施加压力,试图逼卡塔尔服软就范。外交危机的另一争端方卡塔尔,相对势单力弱,但未临阵退缩,低头服软,但也保持了很大的克制,未与沙特随风起舞、以硬碰硬,而是动用外交资源,纾缓压力,从国际社会争取有效斡旋,希望以最小的损失实现外交危机的“软着陆”。
中东的这场断交危机发展至此,双方接下来能否寻求到各自均可接受的平衡点,结束危机,兄弟复合?还是危机升级,博弈烈度增加,甚至兵戎相见?笔者以为,观察下一步卡塔尔断交危机的发展走势,要注意以下几个观察点。
“风向标”:卡塔尔如何回复13项要求
沙特等国怒怼卡塔尔,但保有后手,所有对付卡塔尔的举措都是非军事领域,并且提出复交的条件。这说明从沙特角度看,要控制危机节奏,并未完全封死和平化解危机的大门。但沙特提出所谓的复交条件,很显然为卡塔尔难以接受。沙特等国对卡塔尔的立场有一定的预判。因此不排除沙特在提出要求的决策过程中留有后招,运用“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策略,为卡塔尔讨价还价留有余地。尽管沙特外长朱拜尔指出“13项要求不容谈判”,且在5日的记者会上对卡塔尔的回应表示不满并称将继续对其制裁,但这更多的是向卡塔尔施压,并不意味着要求内容的不可更改性。而埃及外长舒凯里则说:“我们希望智慧将占上风,卡塔尔最终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似乎也在暗示沙特等国的条件并非“不容谈判”。
问题的关键是在沙特等国以较强硬的姿态回怼卡塔尔的回应后,卡塔尔还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沙特提出的要求,这成为决定危机走向的“风向标”。可以预计的是,卡塔尔对13项要求仍然不会照单全收。因为复交要求的内容超出了惩罚支恐、支伊(朗)的范围,损害了卡塔尔的内政和外交权力。这种情况下,复交要求不具有建设性,难以成为复交的基础性条件。
如果沙卡双方对13项要求的态度针尖对麦芒,各自坚持己见,形成难以协调的僵局,沙特等国很可能将危机进一步升级,增强对卡塔尔的制裁,甚至不排除军事威胁。但若双方在相关国家的斡旋下,形成默契,均作出妥协,找到照顾双方感受和利益的契合点,卡塔尔有可能实现“软着陆”。
沙特的预期目标:危机能否结束的标准
行为目标是国家外交实践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能否实现预期目标,是沙特停止或继续围堵卡塔尔的重要衡量标准。沙特在这次断交危机中的目标具有较强的复合性,希望达到一箭多雕的目的。要求卡塔尔杜绝干涉海湾国家内政,停止资助恐怖主义,与伊朗保持绝对距离。还有背后难以言表的目标是遏制卡塔尔的小国大野心。
沙特以中东地区大国自居,其他海湾国家包括卡塔尔是“小兄弟”。但近年来卡塔尔走上了小国大外交的道路,不时在地区甚至全球搞出大动作,追求地区大国的野心处处彰显。这就与沙特为地区大国目标构成竞争,沙特难以忍受卡塔尔的“僭越”行为。通过此次危机,打压并遏制卡塔尔的大国野心。
对于干涉海湾国家内政,无论危机前卡塔尔是否有干涉行为,经过此轮危机,卡塔尔将会谨慎收敛。对于资助恐怖组织,卡塔尔外交大臣已经明确表示,卡塔尔无法中断对恐怖组织的资金支持,因为卡塔尔从未对恐怖组织予以资金支持。
与伊朗关系问题上,卡塔尔会保留与伊朗发展正常国家关系的权力。在此次危机中,伊朗坚定地站在了卡塔尔一边,这很大程度上拉近了卡塔尔与伊朗的距离。卡塔尔与沙特在处理伊朗问题上有不同原则,沙特以非黑即白、非敌即友的绝对对立二元论看待与伊朗的关系,但卡塔尔则以多层次多元维度看待与伊朗的关系,承认与伊朗在教派上的分歧,但也承认与伊朗在其他领域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
通过此次危机,沙特对卡塔尔敲打,已让卡塔尔感受到压力,会在一些方面如追求大国地位等方面保守谨慎。但卡塔尔有自己的原则和实力,不会任由沙特等国宰割,这会弱化沙特预期目标的实现。但为摆脱眼前的危机,在沙特较为看重的方面,卡塔尔在守住内政外交主权的底线下,可能做出一定的让步。
美国的调解很关键,但不肯深度介入
中东地区主要盟国之间爆发外交危机,常理而言美国应从中斡旋调解,对危机降温消暑,维持盟国内部的团结。但此次危机中,总体看美国内部对危机看法不同,总统和国务卿、国防部释放立场差异较大的信息。调解斡旋的意愿不强,不愿深度介入此次危机,认为这是海湾国家的“家务事”,应在海湾国家内部解决。
但危机爆发后,海湾国家负责外交事务的高官陆续访问美国,希望获取美国的支持,显示出美国在中东地区仍旧处于主导地位。随着事态的发展,美国的态度是继续保持相对超脱姿态,放手让海湾盟国自行解决这场萧墙之祸,还是加强对这场危机的介入力度,成为“超级斡旋者”,防止事态失控,是影响危机走势重大影响因素。
尽管美国各方释放不同的立场,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在沙特和卡塔尔之间,美国都难以割舍。特朗普访问沙特已经充分表明,在重新拉紧与中东盟国的政策上,沙特的角色可谓是举足轻重。尽管卡塔尔在美国的盟国分量不及沙特,但是美国中东司令部和最大的空军基地位于卡塔尔,美国在卡塔尔有重大军事利益。因此,沙特和卡塔尔外交危机,不会给各自与美国之间的盟国关系带来太大冲击。
不过游戏规则存在变数。传统而言,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布局,以沙特为牵引,将海湾国家打包为一个整体,发展美国与海湾国家之间的盟友关系。在海合会框架下,美国与沙特、卡塔尔之间形成相互链接的三边同盟关系。在特朗普政府时期,除以上盟国模式外,美国还有其他模式可供选择。美国在沙特和卡塔尔危机上保持超脱姿态,在斡旋调解上故意收劲,形成沙卡适度紧张关系之势,将其固化、长期化,这样沙卡两国会增强对美国的倚重,同时美国还可以分别发展与沙特、卡塔尔之间的双边同盟关系。
由此可见,美国是影响此次断交危机的变量。根据事态的发展以及自身利益评估,选择在介入危机上或深或浅,或进或退。但有一点是,美国在此次危机中有自己的危机管控底线,那就是避免沙特和卡塔尔走到兵戎相见的极端态势。因为一旦沙特和卡塔尔大动干戈,美国将难以全身而退,并且正在塑造的中东盟国体系将遭受打击。
危机走势及对中东格局的影响
厘清了影响卡塔尔断交危机的主要影响因素,笔者认为,沙卡之间危机短期内难以结束,并且这种危机造成的沙特和卡塔尔关系的倒退,有长期化的趋势。下一步,危机的焦点集中在复交的条件上。综合各方面因素看,卡塔尔难以接受要求条件,这会招致沙特等国进一步的反制举措,这其中包括遭受新的更加严厉的制裁,被踢出海合会,甚至会遭到沙特等国的军事入侵。
断交危机将在地区产生连锁反应,地区大国关系格局将重新洗牌。危机前,伊朗是备受逊尼派孤立和敌视的国家,而海合会国家是逊尼派国家集体对伊朗的地区组织。危机后,海合会同盟关系受到巨大冲击,对抗伊朗的实力受损。而伊朗将在海合会打来缺口,与卡塔尔关系升温,在此次危机中找到扩充自己地区力量的机遇。土耳其作为另一个地区大国,不惜得罪沙特,站在了卡塔尔一边。地区国家通过选边站队,实际上形成了土耳其、伊朗挺卡阵营与沙特、埃及、阿联酋等国反卡阵营。这种在危机的特殊背景下形成的临时阵营,尽管难以固化。但是在很大程度上而言,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区的新格局仍旧变动不居,并且这种可塑性、游离性、不确定性特征将持续存在。
(作者系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卡塔尔,沙特,断交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