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把共享雨伞一伞难觅,创始人:正常,伞可以带回家共享

澎湃新闻记者 欧阳李宁

2017-07-06 20: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句“藏伞于民”,让共享雨伞企业——“共享e伞”创始人赵书平火了。
7月3日,南昌当地媒体报道,“共享e伞”的3万把共享雨伞在投放半个月后,已经难觅踪影。媒体援引市民声音称,“投放了没几天就全部不见了,全被人拿回家了。”对此,“共享e伞”创始人赵书平回应称,在进入的11个城市都出现了“一伞难觅”的现象,但这是正常的,当初投放的初衷就是藏伞于民,主张市民把伞带回家。
赵书平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于雨伞找不到的现象毫不吃惊,”我们都被共享单车的模式迷惑了,认为满大街才是共享。”
在赵书平看来,雨伞是可以带回家共享的,这对雨伞来说最好的一种保护,“雨伞跟自行车不一样,自行车它可以立在那个地方,但雨伞没有护栏挂、没有一个支点,是没办法单独站在那里的。”
赵书平透露,他们公司推出的共享伞目前的成本在60元左右,未来通过广告收入,在投放前就有望收回一半的成本,“每半小时收费0.5元,家人间的共享使用频率更高。”
据赵书平介绍,“共享e伞”还和滴滴湖南公司、华为等企业建立了合作,“我们将为湖南近50万辆滴滴专车、快车提供20万把共享雨伞。华为11个园区中的几百辆大巴上,也已经出现我们的共享雨伞。”
工商信息显示,“共享e伞”运营方为深圳市一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12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赵书平通过深圳四野之家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100%股份。
5月16日,共享e伞开始在深圳投放共享雨伞。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共享e伞已经进入了华南的十余个城市,投放了近30万把雨伞。
5月底,共享e伞宣布获得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圳四野创投会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其实就是我自己的钱,自己为自己背书。我们预计在8月启动A轮融资,规模在3亿-6亿元。”赵书平说,“(金沙江创投基金合伙人)朱啸虎说我们这个模式挺好玩的,出来后有桩雨伞基本上没戏了。他现在等我们的A轮融资。”
在涉足共享雨伞前,赵书平一直在服装行业,“前期利润很高,我已经赚了很多钱,但后来在2010年以后,因为淘宝兴起,把制造业搞得没利润了,我就一直想转型。我这属于跨界‘打劫’。”
以下为对话实录:
“我们被共享单车的模式迷惑了”
澎湃新闻:在南昌投了三万把雨伞,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意外吗?
赵书平:不意外,上海我也投了5万把,现在不也找不到了吗?我们6月26号在上海投了5万把伞,27号就下雨了,我们27号晚上再去看就没有了。所有的伞都被老百姓带回家了。
澎湃新闻:那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这个事,伞都看不见了,怎么共享?
赵书平:我们来探讨一下,其实我们是被一个场景给迷惑了,现在大家都看到共享单车,它是满大街的,对吧?就认为必须要满大街才算是共享。其实这是大家一种错误的思维。
我们反过来,假如说当初先出现的是共享雨伞呢?共享单车出来大家可能就会骂共享单车了,说怎么满大街都是。
其实我对共享的理解,它分的是一种可不可以带回家的共享,这个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我们雨伞是可以带回家共享的,这对雨伞来说是最好的一种保护。雨伞跟自行车不一样,自行车它可以立在那个地方,但我的雨伞没有护栏挂、没有一个支点,是没办法单独站在那里的。
与其说伞挂在护栏上,跟陌生人共享,作为我的初衷,我巴不得他带回家去共享,因为个人的使用频率很低,但你家人之间共享就不一样了。下雨的时候,每一个家庭成员出门都可能带一把伞。
但是大家又有一个最大问题:特别相信自己,特别相信自己的记忆,认为密码我记得住。其实你睡一觉醒来,你第二天一定会忘记这个密码。或者用了一次,接下来几天完全不下雨你还会记得密码?
我们的锁有个特点,是在伞把手的位置,且特别容易滑动,你在使用过程中不经意间就会弄乱密码。
赵书平透露,共享e伞的机械锁在使用过程中就会锁上。  微信公众号“四野之家” 图
澎湃新闻:那你需要投入多少伞?
赵书平:按照城市人口10:1的比例投放。很多人不了解我的整个逻辑,说什么是伪需求,他都没有搞懂。虽然我们的伞没有定位,我们靠手机使用时定位,不是靠终端定位。但我可以看到我的后台数据,比如上海,我们有5万把伞投下去,使用的数据达到了49000把以上,大概只有500多把雨伞没有数据。
在我的理解当中,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那五百多把雨伞坏了。第二种可能是有些用户,可能带了两把,甚至三把雨伞回家。两种可能都有,对不对?
澎湃新闻:雨伞被破坏了怎么办?
赵书平:可能性不大,为什么?第一,因为这个雨伞质量很好,这样品质的伞拿去商场要卖一百多;第二我们的押金现在是19块,最少需充值9块,相当于28块钱就可以第一次使用。你是不是心里很平衡,你就不会去破坏这把雨伞。
我的理由就这么简单,因为你拿到一个物有所值的东西,你为什么会去破坏它,不会,没有理由,没有动机的。
所以,我总结了我对这个共享产品的心得:第一,你的共享产品不能忽悠消费者,这个东西一定是好东西,一定是物有所值;第二,共享的东西老百姓没有义务来帮你保护,没有义务来帮你修理。
澎湃新闻:你们预计的损坏率是多少?
赵书平:30% ,我们当时考虑一把伞最少有三个人进行共享,所以这样可以相互抵消不计,就等于说10把伞有3把伞不见了,但剩下的7把伞,还会产生21个人去共享,那对我们来说是不会亏的,这个概率我们想过的。已经都考虑过了。
澎湃新闻:你们的伞怎么投放?
赵书平:我们首先会选护栏,一般是地铁口的护栏。另外,我们会在比较繁华的街道两旁的人行道护栏、公交站台边挂上我们的伞。
共享e伞一般投放在繁华街道两旁的人行道护栏上。   微信公众号“四野创投会” 图
“投放前广告收入就可以收回一半成本”
澎湃新闻:你们盈利主要靠用户的使用费用?
赵书平:不是,我们盈利主要靠广告费。我们刚刚跟湖南的滴滴公司签了合同,进行广告置换,我们的伞里面打滴滴专车的广告。滴滴在湖南有50万辆快车跟专车,我们要给他们提供20万把雨伞。
我们和华为也建立了合作,在它的11个园区的几百辆大巴上都投放了雨伞。
每把雨伞内侧有8个面,其中有4个面会拿来做广告,还有伞柄也可以做广告,而且每把雨伞我们有一个袋子,类似漂流瓶功能,我们会给它一个冠名权,那等于我就有6个位置可以获得到广告收益。
如果算5块钱一个位置,光是广告费就收回了30块钱。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APP的植入广告,但这个广告的话就需要我们做到一定的流量以后,我们可以跟可口可乐公司、百事可乐公司,或者一些大型的金融机构可以合作。
现在很多人跟我们谈,如果我们做到一定流量的时候,雨伞就不仅是一个躲雨的工具,它还是个广告媒体。
澎湃新闻:一把伞的成本多少?
赵书平: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成本是90块钱,但是了现在成本已经控制在60块钱。
澎湃新闻:投放前光是广告就已经收回一半成本了?
赵书平:对,但如果你的体量不够大的时候,你是肯定要亏本的,因为那个时候的广告,卖的钱不多,人家做广告还是要看你的数据。
所以我的投放量越大,我的成本越低,但是我的投放量越大,我的广告费收得越高。所以一定是赚钱的,不可能亏本的,但是在这种行业,不允许有很多家一起生存,如果有很多家一起生存的话,就等于和尚多了没水吃。
“8月前进入长江以南雨水多的城市”
澎湃新闻:进驻了哪些城市?
赵书平:你看我现在很简单,就是要快速地推进,我从5月开始投放第一支雨伞到现在一个多月时间,我就投了12个城市。首先就是深圳、广州、珠海、东莞,还有福州、赣州、苏州、南昌、长沙、桂林、杭州、上海,马上还有南宁。
澎湃新闻:挑这些地方是因为雨水多?
赵书平:首先,我们肯定是布局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没有北京,因为北京是北方,雨水少,所以我暂时没去考虑它。此外,你看桂林,它是旅游城市对吧,它影响力很大,另外这些城市都在南方,因为南方雨水多,现在进入梅雨季节,所以这个是很关键的一点。
这段时间天天下雨,虽然对老百姓出行不方便,但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收益,我们就是靠天吃饭,靠这个梅雨季节吃饭。
南方梅雨季节有一百多天,有140天、150天下雨,等于说一年1/3甚至1/2的时间都在下雨。
澎湃新闻:进入新的市场时,一般都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赵书平:有些城市看到共享单车已经让他们很头疼了,他们很着急。我们当时跟杭州城管沟通了,我说你试一下,我们的伞放两天以后,第三天就全部不见了,我说你不用收,别人就帮你收走了。
澎湃新闻:你们现在大概投了多少伞?
赵书平:我现在已经投了近30万把。
澎湃新闻:市场会不会存在饱和?
赵书平:会,我现在预计是先按10:1进行投放,我们一边投放,一边观察。假如我一直投一直投,但是假如我突然这一批投下去以后,街上出现很多伞,那就说明不能投了。为什么?已经饱和了。就是说明家家户户都已经有你的伞了。
数据在我手里,我能看到我的伞每天的数据。举个例子,我现在投了10万支伞,我每天可以看到我的数据在动,我每个伞在动,那我肯定会继续投伞。如果我的10万支伞投下去,最后我的数据只有1万支,那我不着急啦?那我肯定就不投了,我就肯定要关门大吉。
澎湃新闻:已经进行过天使轮融资了?
赵书平:天使轮其实就是我自己投了1000万,自己为自己背书。接下来8月可能会启动A轮融资,我们现在在等数据,等我们有500万的注册量时就会启动A轮,大概预计是3个亿到6个亿。
澎湃新闻:现在有没有一个计划,接下来要进入到多少城市,投放多少量?
赵书平:我们很简单,就按每个城市10:1的量投放,我们现在第一个阶段就是在今年8月1号之前把珠三角、长三角、西南地区,反正长江以南包括海口、三亚的省会城市和二级城市全部覆盖。
华北的话,我今年基本上不太考虑,我可能今年就最多会进入北京市场。此外,就等到明年了,因为华北马上就进入秋天了。
共享e伞已在十余个城市投放。  微信公众号“四野创投会” 图
“朱啸虎在等我们的A轮融资”
澎湃新闻:怎么看有桩的共享雨伞?
赵书平: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有桩自行车和无桩共享自行车的命运。虽然说他们现在花了很多精力去做,我觉得都是徒劳的。借还这么不方便,还不如自己买一把。他还有另外一个竞争对手,那些地铁口卖雨伞的,人家10块、20块一把伞,就把他干掉了。
澎湃新闻:你们后台的运营数据能不能透露一点?
赵书平:其实我们现在注册用户已经达到40万了,投放量是近30万把,应该还没到30万把,可能二十七八万左右。这个数据已经很好了。
澎湃新闻:涉足共享雨伞前你是做什么的?
赵书平:我是2004年开始自己成立服装公司,做服装定制团单,类似一些机构、国企的员工服装。这是我来深圳做的第一份工作,做了一年多以后,自己做老板,一直做到今年2月份。我现在这个事情还在做,交给我的家人在管理,我自己在做共享伞。
做传统的服装已经没什么利润了,前期利润很高,我已经赚了很多钱,但是后来在2010年以后,因为淘宝兴起,把制造业搞得没利润了。所以我就一直亏,再加上深圳的房租又涨、工资又涨,压力挺大。亏到2015年、2016年,我就一直想转型。
忽然有一天我家小孩放学回来,说怎么满大街都是自行车,我们可不可以体验一下,我才知道这个共享单车这个事。我就想,共享单车被人做了,共享汽车、充电宝都被人做了,还有什么可以做呢?后来想到了共享雨伞。
我们申请了无桩共享雨伞的专利,后来者要突破我这个专利比较麻烦,因为我们申请的专利是很严谨的,技术壁垒已经被我用专利保护起来了,后来者是比较头痛的。
澎湃新闻:你的新一代雨伞有什么改进?
赵书平:我们7月10号以后开始投产,增加了夜光功能,密码那个部位在晚上是可以发光的。押金也增到了29块。接下来我们还会增加收音机功能,但现在电池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澎湃新闻:听说你跟朱啸虎见过,他怎么看待你的这个模式?
赵书平:他就说一句话,他说你这个挺好玩的,很有意思,他说你这个出来有桩雨伞基本上没戏。后来他叫助理跟我们沟通想投我们天使轮,但是我没有答应他,因为我天使轮自己已经投完了,他现在等我们的A轮。
责任编辑:欧阳李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雨伞

继续阅读

评论(1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