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逃出围捕圈发起报复,贵州3村民被咬伤其中1人生命垂危

陆小波 姚强/ 贵州都市报

2017-07-06 16:20

字号
粉碎性骨折,头部、腰部、双腿被撕咬伤——家住桐梓县高桥镇周市村的何远学、何远忠、何大勇三位村民遭遇飞来横祸,如今伤痕累累,欲哭无泪。
6月30日,3人赶集后返家途中,被发狂野猪攻击,何远学伤势最重,目前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赶集回家路上,三村民遭野猪攻击
7月4日下午,记者见到了躺在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内的何远学,他仍处于昏迷状态。
“父亲若不躺在河里装死,估计就被野猪咬死了。”说起这起惨剧,儿子何德龙眼里充满了恐惧。
凶悍的野猪。图片来自网络
6月30日下午3:40许,今年64岁的何远学和兄弟何远忠、儿子何大勇赶完集后正往家走,突然,马路边的草丛中窜出一头巨大的野猪,将何远学扑倒在地,一阵撕咬,随后将他拱摔下马路坎,并随之跳下,继续撕咬。
何大勇、何远忠见状,相继跳下路坎轰赶野猪,没料到,野猪又对两人发起了攻击。
“救命啦,野猪咬人了!”无奈之下,何大勇忙跑到附近村民组求救,众多村民跑过来,才威慑住野猪,野猪顺着河边快速逃走了。
事后,3人被紧急送往桐梓县人民医院治疗,由于何远学伤情严重,又转院到了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
据诊断:何远学右手腕处粉碎性骨折,头部、腰部、双腿10余处咬伤,大腿部有两处约20厘米长的撕裂伤口,腰部伤情深达肺部、心脏、脾,伤情很严重,目前,医院已作了手术,但至今还没度过危险期。
何大勇伤及腿部、胸部、手指;何远忠伤及右手掌、腿部,当前,两人还在桐梓县人民医院治疗。
野猪事发前曾遭围猎
记者为此赶到事发地——周市村院子村民组进行了采访。该村寨坐落在两山之间的一条小河边,河脚至山腰是庄稼地,山顶是茂密森林,野猪攻击3名村民的地点离村寨约100米。
“当天,那头野猪跑过河来,爬上马路,又欲爬上马路偏坡,但坡太高没法爬上去,此时,那三人正好从马路上走过,就遭到了攻击。”村民陈从海心有余悸地说。
记者看到,马路偏坡上,还清晰地留有一条约1米长的爬痕。
野猪把何远学拱翻到马路坎下的河边。
陈从海说,何大勇跑来村寨求救后,几十位村民立即赶去现场,此时何远学正被野猪追咬,已成了一个“血人”,正拼命地爬过河,何大勇冲过去死死地抱住了野猪,何远学才暂时脱离危险。
“这头野猪大约350斤,非常凶狠,看到我们来了这么多人,它居然不害怕,还想爬上马路坎来攻击人。”另一位村民也称,在众多村民摔石威慑下,何远学又倒在河里“装死”,这头野猪才气冲冲地快速顺河而上逃走了。
野猪怎么会跑到村寨边来伤人?院子村民组组长何扶明说,事后了解到,当天有5名外村人在围猎这头野猪,野猪从河对面山坡上窜下来,欲跑上河这面的山上,由于未能爬上偏坡,又正好撞见这三位村民,才发起了攻击。
当地野猪频繁出没,曾多次伤人
“这头野猪已被围猎疯了,只要见到人就会发起攻击。”周市村小学校长张麟说,事发当天,因担心放学回家的学生遭到野猪袭击,碾坝、院子、窩凼、中山、野猪池5个村民组的40多名学生,均由几名老师逐一护送回家。
教师、村干护送学生回家。
野猪攻击伤人事件,虽已过去几天,但提及此事,周市村村民心里依然恐惧。
记者采访了解到,村民恐惧的并不只是这头野猪,而是附近山林里更多的野猪,且之前相邻乡镇就出现过野猪伤人的事件。
“近3年来,常会看到三五成群的野猪出没在林里,这简直太可怕了。”何扶明说,每年,该村民组靠近山林边的10多亩庄稼会被野猪啃坏,几乎绝收,这事发生后,村民们更不敢去靠近山林边的庄稼地干农活。
偏坡上留有野猪的爬痕。
村支书何德均也向记者证实,该村山林里出没的野猪很多,至少造成全村200亩庄稼地绝收,村委已向相关部门打报告,希望猎捕一些,避免伤人事件再次发生,控制住泛滥状态。
高桥镇林业站负责人称,近年来,山区生态环境日渐改善,该镇多个村的确都出现了成群野猪。“野猪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若泛滥成灾,可以适当狩猎,但必须层层报批。”这名负责人坦言,他已将此事向上级部门汇报。
他还告知记者,6月30日,因狩猎造成野猪发疯伤及村民的5名猎人,其中3人已到公安机关自首。
(原标题为《逃出围捕圈,野猪发起致命报复》)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野猪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