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3

您别迷惑,这个事儿甭说您觉得有问题,据说人家霍华德卡特自己当年都出来辟谣了(我也只能用“据说”了,时间和条件有限我现在没办法去为您翻当时的各大报纸来验证了,您多担待!)。
咱们先不挖这句话哪来的,就光看这句话,就知道这不是古埃及人说的。为什么呢?因为埃及人没有一个单一的、明确的“死神”的概念。现在好多的流行书刊都说埃及的阎 王 爷 是奥西里斯了,或者说是阿努比斯的。但是这些都是方便科普,牺牲了许多信息的说法。奥西里斯也罢,阿努比斯也罢,虽然和死亡、来世有很多关系,但是他们不是扛着镰刀跟人间索命的Grim reaper啊。何况还长了个翅膀,就更可笑了。您要是哪天看到有长翅膀的奥西里斯,一定要拍照发朋友圈儿,因为这可是大发现啊。这句话一看就是西方的死亡的具象化形象:死神被揉进去了。造谣造成这样儿,照本山大爷的话:“真为你们感到悲哀”!
这句的原文是“Death shall come on swift wings to him that toucheth the tomb of a Pharaoh”。这里头翅膀儿什么的都是来自这句话。根据每日邮报的记者和很多网络上的好事者调查,这句话见于很多当时对图坦卡蒙的报道(不过他们也没告诉我到底是哪些个报纸,谁先起的头儿也不得而知了)。但是光是我见过的就有:1)卡特挖到一个泥板,上面写着这段话,卡特就假装没看见,把这块泥板埋起来了。2)卡特找到一个小圆牌儿,上头刻着这句话;3)在法老墓室入口有这句话。行吧,这一句话可以跨越物质和空间到处蹿,这也是快成量子力学的事儿了。所以可见这个事儿是假的。而且呢,发掘报告也好,照片也好,都没有看到这句话。研究古埃及诅咒的学者也没收录这句话。要是这句话真的如此重要,大家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希望这么一说能解决您的疑惑。对于这个问题,您得有自信,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我跟这儿还要表扬您,有自己的见解,不人云亦云,要不要考虑加入埃及学家的队伍啊?

34

您的这个问题很深刻,有些地方已经超出了埃及学的范畴,值得路过的丧葬考古学、人类学和博物馆学的能人和同仁们来添枝加叶,一起回答。
先说说人类遗骸的发掘、研究、展示和处理。这个事儿往大了说,正如您所讲,是个职业伦理的问题。对于这个事儿,考古学界和博物馆学界都有自己的共识了。国际博物馆协会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1986年那会儿就提出了国际所有博物馆都应遵守的道德规范,里头就明确地说了,要妥善保存人类遗骸以供未来研究之用,在展示人类遗骸的方式一定要得到同行和各种宗教信众的认可。绝对不能把人类遗骸当做一种猎奇的东西。其实这个事儿,埃及的木乃伊就是个例子。我在之前的答案里有两三次提及了19世纪拿着锛凿斧锯开木乃伊玩儿的行为,这就是“把人类遗骸当做猎奇”的行为,如果发生在今天的博物馆,是会被国际同行谴责的。如果您有机会去看看国外的博物馆,一般展示人类遗骸的地方都放在比较隐秘的地方,然后贴个牌子说:前面有个人类遗骸,您要是觉得不舒服或者觉得又被冒犯到就别往前走了。这其实就是在考虑人们可能在道德上对怎样展示遗骸是有不同的标准的。
考古学界更重视这个事儿了。毕竟我们这行和死人打交道是十有八九。198 9年在Vermillion的南德科他州大学,考古学界也提出了一个行业准则,强调要部分人种和宗教地尊重人类遗骸,尊重死者生前对自己将如何埋葬的遗嘱,处理和研究人类遗骸需要得到当地社区团体在法律框架下的商议和许可。这样就严格地限制了考古学家发掘时对人类遗骸的操作。比如说吧,在英国研究葬俗的丧葬考古学家,在发掘当时的老坟场之前,要写很长的报告,说明自己的研究目的和问题,并且说明和这些遗骸相关的团体是不是希望发掘能帮助他们了解自己的过去,而且要在发掘前承诺最小程度地破坏埋葬地。当然,如果是发掘jd教和yt教的遗骸,要考虑宗教信仰问题,要考虑重新埋葬的,对其他信仰也是要考虑这一信仰对尸体和来世的看法。可以说,考古学家的职业道德是和当地人的来生观和信仰相互动的。当然啦,这些程序必须是在法律框架内实施的。然后呢,挖出来的遗骸一定要得到尊重,和博物馆学者一样,展示的时候不能闹着玩儿当玩意儿。
那么有了这些国际准则,并且在埃及最高古物委员会的许可之下,新近的展览,只要把木乃伊以合理的,科学地方式展示,就不是“违法的”,也不是违反职业道德的。至于在一百年前被弄到世界各地的木乃伊,也要由当地博物馆和考古学家达成意见,保证尊重死者,遵守上述标准。毕竟嘛,这件事情已经有法可依,有规矩可循,网友朋友大可不必过虑。
文物归还的问题就比较敏感了哈。我们国家国宝流失这么多,在这里讨论还与不还,不管怎么说都是很伤民族感情的事儿。不过呢,要回应一些人说的一件事儿,就是说不归还是因为外国的文保比埃及当地好。怎么说呢,客观来说,当代埃及的博物馆文保视野还在不断地进步。虽然和欧洲国家有那么些距离,但是人家是不断在变好的啊。你看看这个新埃及博物馆,那可都是一流水准。而且在埃及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文保高手,帮着埃及人保护和修复文物。可能埃及文物“回家”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埃及自己的时局了。几年前内部闹的时候把马拉维博物馆一把火燎了,糟蹋了,怪可惜。所以我们还是要对埃及有信心,看到这个地方更好地管理自己内部的盗窃、非法交易文物,同时和外国协商,拿回自己的文化遗产。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我真的很喜欢您这些“偏门“的问题,很有见地,很深刻。

20

没事儿,您别害羞,要是想了解埃及王室,是绕不开这些问题的。在这里通过您的问题点给网友朋友是很好的。
网友们可能经常听说埃及王室有兄妹婚、父女婚,觉得超惊讶。那么这种婚姻有没有呢?有,而且从在很多历史时期都能看到。比较著名的是新王国时期和托勒密王朝(讲真,这两个王朝的历史相对细致,都够拍40集电视剧了)。首先在这里说明,我们对于古埃及皇后、皇妃的理解多来自于雕塑和铭文,这些材料不一定总能直接告诉我们这些人的出身,因此对于一些皇后到底是谁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贵族,学者们自己都有不同的见解。这里咱们就举几个相对实锤的典型。
兄妹婚分两种,同父同母,同父异母。第18王朝阿蒙霍特普一世和自己同父同母(雅赫摩斯一世和雅赫摩斯-奈芙尔塔丽)的雅赫摩斯-美利塔吞结合生了公主雅赫摩斯,未来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的母亲。同父异母的代表是哈特谢普苏特和图特摩斯二世。哈特谢普苏特是图特摩斯一世和公主雅赫摩斯的女儿。图特摩斯二世是图特摩斯一世和穆特诺佛尔特的儿子。
那么父女呢?真的有这么“变态”吗?其实这要看我们如何理解“Great Royal wife”的头衔。它可能是仪式上的,仅仅代表这位女性在王室家族中的权力。这点在第18王朝尤为如此,因为这个王朝的早期一直有皇后摄政的传统。阿蒙霍特普三世和把自己的女儿西塔蒙提携为王后。但是有学者认为这个仅仅是仪式性的。至于大家说阿肯那顿和自己的女儿间有婚,其实是一些学者的说法,目前尚有争议。
为什么要兄妹婚呢?咱们深谙宫斗剧的网友们可能一下儿就猜着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其实埃及的公主原来是可以嫁给权臣的。比如之前回答里头提及了一位被“御赐不用亲吻地面,可以亲吻国王双脚”的驸马爷。法老也是可以娶平民或权臣的女儿的。但是问题就是,这样一来会造成强大的外戚力量。比如古王国末期,阿拜多斯地方的权臣把自己的一对儿女儿嫁给了陪比二世,有学者认为这是了不得的事儿,说明王权开始式微,地方势力借与王室的关系开始自大。但是呢,埃及法老是可以娶公主以外的人,比如联姻的公主,甚至是平民的女儿。比较著名的是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平民皇后提依,阿肯那顿法老的母亲。有学者认为,第18王朝早期,哈特谢普苏特凭借自己母亲那枝儿能追到开国元勋雅赫摩斯,所以能保持朝政,因此之后的法老开始更多地考虑非王室皇后诞下的继承人。
我们每每谈到这些古埃及奇异的婚恋方式,就会产生一些或是猎奇,或是负面的情感。有些人借此发挥,把古埃及王室说得很乱,或者鼓吹古埃及文化野蛮,其实大可不必。纵观世界,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地区对家庭、血亲、婚姻的定义都是有不同的,这个在人类学上甚至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因此一种文化看到另一种文化,会觉得这是“他者”,赋予其或野蛮落后,或异域情调的意义。我希望网友们能正视古埃及王室这种婚姻制度,知晓其中有些是仪式性的,有些是具有争议的,而有些是出于无奈的政治考量的。
说的有点严肃了哈。感谢您的提问,对这样的问题,说出来,了解一下,会排除很多疑虑和误解,是大好事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