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长空丨零式战机秘密来华,“魔鬼”肆虐中国天空(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顾剑

2017-07-08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双流:中国空军被逼入绝境
上世纪30年代,航空工业的进步促使空战战术不断改进。随着飞机发动机动力加大、机体强度增强,高速掠袭战术已逐步被各国空军接受,它要求飞行员能在时速超过400公里时仍能有效的操纵飞机进行机动和射击。同时,编队战术也在不断发展,飞行员在战斗中须严格执行战术纪律,攻击、掩护分工明确。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那种依靠飞行员个人技艺的单打独斗,已经过时了。
但当时的中国空军,却仍墨守陈规。伊-16完全具备运用高速掠袭战术打败零式的性能,但国军飞行员还是热衷于贴身缠斗。所以,他们选择的复仇武器不是伊-16,而是更灵活、但在速度和爬升等方面远逊于日机的伊-15——而这也为复仇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在第4大队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情况下,第5大队成为中国空军复仇的主力。
民国空军中,第4大队是中央嫡系,第5大队的核心则是一批粤系和华侨飞行员,其中大队长黄新瑞、副大队长岑泽鎏都是当时空军中战绩彪炳的领军人物。1940年11月18日,黄新瑞率队前往新疆哈密,换装伊-15的最新型号伊-153。它拥有可收放式的起落架,时速提高到440公里。国军飞行员认为,通过发挥伊-153的机动性优势,足可击败零式。
1941年3月14日,日本海军第12航空队12架零式战斗机由横山保大尉率领,从湖北宜昌的机场出发,护航10架轰炸机袭击成都。中方在10时50分至11时起飞31架伊-153迎战。大队长黄新瑞率领第5大队9机在7500米高度掩护,副大队长岑泽鎏率11机在7000米高度上待机,第3大队28中队周灵虚中队长率领11机在6500米高度上巡逻,黄新瑞担当总领队。11时32分,日机从新津县下降高度,7架零式在上方5架友机的掩护下扫射了双流机场。半小时后,中方机群与正在低空扫射、编队飞行的零式在双流附近发生交战。
日军空战王牌、零战指挥官横山保(1909-1981)。海军兵学校第59期,日本投降时军衔为海军中佐,总战绩5架。战后在日本航空自卫队中官至少将。
一开始,日机正全力搜寻双流机场地面停放的飞机,并未注意到在高空设伏的中国机群。横山保大尉回忆道:“飞抵成都时,我们起初没有发现敌人,于是我带队低空飞行,在机场附近空域搜索猎物……突然,从高空俯冲下大群敌机——原来他们埋伏起来在等我们!”
在本方基地附近以逸待劳、兵力是日方近3倍、占据了足够的高度优势、且未被敌人发现、抢先发动攻击——一切看似完美,胜利本该唾手可得——但国军飞行员糟糕的战斗技能抹煞了之前所有的努力。中方的俯冲掠袭居然没有击坠1架日机,在随后的战斗中各编队也是分散迎敌,毫无配合可言,将主动权拱手让出。日方羽切松雄一空曹和上平啓州二空曹在战后报告,他们在扫射完地面目标后,在距地面800米的空中待机时,突然遭到高空数架伊-15的俯冲攻击。在如此有利的情况下,中国飞行员没有采取攻击后迅速脱离的战术,而是极不明智的拉平飞机试图与零式格斗,从而使日机能凭借优异的爬升性能摆脱中国飞机的咬尾,转守为攻。
此次空战中,在中方首轮突袭未获得成效后,日本飞行员大多运用下述方法与中方战机交锋:迅速爬升,甩开爬升率欠佳的伊-153,待占据有利位置后,发动俯冲攻击,再利用俯冲获得的速度爬高脱离,并重复这一战术。
横山保后来写道,“我机群高度明显处于劣势,一开始位于不利局面。但由于零式的性能优势和飞行员的经验,我们迅速扭转了态势,反过来咬住了他们。战斗结束后,我们打败了3倍于我的敌机,总战绩27架(此为日方统计)”。而中方战报指出,“我机兵力三倍于敌,高度优势,且乘敌机低空扫射时实行攻击。各机联络欠佳,作战行动未能协调一致,故在缠斗时期力量每嫌单薄”。
此战持续了约30分钟,中方31架参战飞机中有18架被击落或受损迫降,其中10架全毁。飞行员黄新瑞、岑泽鎏、陈鹏杨、袁芳炳、周灵虚、林恒、江东胜、任贤共8人牺牲,另有6人受伤。日机全部返航,只有4架轻伤(1机中弹2发、1机中弹3发、1机中弹1发、1机中弹8发)。
五大队大队长黄新瑞(1914-1941),美国华侨,抗日空战王牌,六星星序奖章获得者。1941年3月14日,在双流空战中弹中前额,带伤迫降后不治牺牲。
五大队副大队长岑泽鎏(1912-1941),广东恩平县人,抗日空战王牌,战绩5架以上。但因是粤系出身,仅获授两星星序奖章。1941年3月14日,在双流空战中牺牲。
如果说璧山空战的失利还情有可原,双流空战的败北则完全是人祸。指望用盘旋能力强的伊-153对抗高速度、高爬升的零式本身就是错误。单就这场战斗而言,国军在大好局势下,打了半小时只命中14发子弹,技战术水平实在令人难以置评。零式根本没有防护钢板和自封闭式油箱等防御装备,如果中国飞行员的枪法稍好一点,在战斗开始时打爆几架零式,那么后续战况很可能会完全不同。事实上,战后中方报告也承认“平时战斗及射击之训练较少”。
从团队配合看,尽管中国战机在战前分三层部署,但在战斗中各层飞机却缺乏协同和掩护,被零式运用高爬升率抢回先机;由于平时器械保养工作欠妥,多架飞机因机枪卡壳、氧气不足、发动机过热等故障而不得不退出战斗,致使数量优势没法完全发挥。作为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民国空军不仅被日本人打出一个18:0的交换比,还牺牲了黄新瑞、岑泽鎏两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全军士气大挫。
黑暗与光明
璧山空战和双流空战,是零式在中国战场最知名的两场战斗。从1940年9月起,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日军就以不到20架零式把中国空军逼入了绝境。在和零式的交锋中,中方先后折损各类军机约百架,却没有在空战中打下一架零式(仅依靠地面防空火力打下2架)。但是,把这种惨败归咎于装备落后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较之武器,国军更为落后的是战术理念、训练水平和情报工作,这些不加以改善,拥有再好的飞机也难以扭转局面
1941年,在零式的肆虐下,中国空军几乎被彻底逐出天空,抗日战争也进入最艰苦的阶段。不过在漫漫黑夜中,依旧有微弱的星光闪烁。这一年发生的两个事件,最终改变了中国天空的战局。
9月,日本政府确定了“南进政策”,包括零战部队在内,日本海军航空兵逐步撤离中国大陆,准备对英美作战,侵华日军只保留了部分陆军航空兵。中国空军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6月12日,在缅甸仰光,1架刚刚装配完毕的战斗机腾空而起。座舱里是一名白人飞行员,但飞机却涂着中国机徽。和中国空军先前使用的轻巧灵活的苏制飞机不同,这架飞机显得膀大腰圆,皮实坚固。地面上,一位身着中国军服的西方人,正以冷峻的眼光注视着这一切。
横行华夏天空数年后,日本航空兵迎来了真正的劲敌:陈纳德的飞虎队。
陈纳德在美制P-40战机前。在看过P-40的飞行表演后,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兴奋地表示,我们需要100架这种飞机。但陈纳德却冷静地说,中国需要的,是100名优秀的飞行员。
(作者系江苏省作协会员,军事历史作家)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碧血长空,抗日战争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