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郭文贵“海航爆料”真相:航空内鬼供料,经篡改而成

澎湃新闻记者 方远

2017-07-09 23: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前,逃亡海外近三年的“红通嫌犯”郭文贵在美国VOA和推特上接连“爆料”,自称曾受指使调查另一领导亲戚的信息,并称该亲戚在海航集团赠送的波音787公务机上与女模特有不当行为等,以此造谣所谓的中国腐败等问题。
在上述“爆料”中,郭文贵一会声称这些信息来自国内高层内斗,一会又称来自已落马的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
郭文贵系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8月,涉嫌多宗犯罪他逃亡海外。今年4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向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爆料”真相如何?近日,公安机关侦破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披露所谓的“爆料”信息实际上是郭指使民航总局空管局原员工宋军,联系海航集团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原员工马丛,让其利用职务便利,搜集的海航公司客户飞行记录、航班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在获取这些信息后,郭肆意编造、歪曲解读,就变成了“贪腐新闻”、“桃色新闻”。
身在国外的郭文贵是如何遥控国内人士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所谓的“海航爆料”是如何出炉的?近日,澎湃新闻采访了相关办案民警和犯罪嫌疑人宋军、马丛。
“内鬼”泄密,海航客户信息流入郭文贵手中
宋军(右)和郭文贵的合影。
宋军今年47岁,1994年7月至2005年,他曾任民航空管管制员,随后转至民航总局空管局任管制员,直至2015年4月辞职。2012年4月,他还在香港注册创办顺达煌嘉航空客机发展公司。
2009年,因郭文贵要求加快审批公务飞机的一个紧急飞行计划,宋军与郭文贵结识。
此后五年,俩人基本无联系,直至2015年8月,出逃海外已有一年时间的郭文贵主动联系了宋军,向他打听海航集团公务机一客户的出行记录等信息,俩人关系由此升温,通过WhatsApp保持联系。
“他不仅与我称兄道弟,还向我许下诺言,声称可以帮我办理英国移民,帮我在英国买房子,还可以帮我照顾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宋军由此动了心,找到了在海航集团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任飞行运行中心值班经理的熟人马丛。而马丛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和宋军合开公务机服务公司,遂对其言听计从。
公安机关查明,自2015年12月,马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首次将获得的客户及家属的身份证和护照等信息,拍照后微信发给宋军起,至2017年3月间,他通过邮箱分三批次,将146名客户的561条行踪信息发给宋军。随后,宋军将这些信息发给了郭文贵。这些行踪信息包括客户的飞行日期、起落站、航班号、机型、机号等内容。宋还按郭的要求翻拍客户及其亲戚的身份证和护照照片,偷拍客户个人及飞机照片,了解客户的个人兴趣爱好及随从的联系方式,一并发送给郭。
男女同机就爆料称有不正当关系,帮手称“没想到”
马丛至今还不知道,他提供给宋军的信息,被郭文贵用于何处,谈及深陷囹圄的境遇,他失声痛哭。
2017年4月19日,郭文贵接受美国VOA专访时说,国内有人曾指使他调查另一中央领导亲戚的信息,并称该亲戚拥有一架私人定制的波音787飞机。他还透露了该飞机的编号和航班资料。
4月22日,郭文贵在国外社交软件上继续“爆料”称,某中央领导的亲戚向波音公司订制私人飞机,甚至带一名女模特在飞机上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看到这些信息后,我非常害怕,没想到郭文贵不管我的生死,把我拉下水。”宋军说,5月4日,他将该公务机购买协议、租赁合同等文件,通过邮件发给郭文贵,以证明该公务机属于海航集团,但郭文贵并未予以理睬,继续他的“爆料”。
事实上,波音787公务机从2016年10月才开始投入运营。“最多可乘坐40人,我们也发过广告,只要客户愿意掏钱包机,均能提供包机服务。不能说你乘坐过该公务机,该机就属于你。”马丛说,这些信息到公司简单咨询一下,就能获得。
海航集团也先后于6月10日、6月15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郭文贵对其的指控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是完全虚假的,并称郭文贵的诽谤已侵害其声誉和合法权益,决定起诉郭文贵。
宋军向记者回忆道:“从2016年底起,郭文贵加大了对一些客户的关注度,几乎天天向我下指令,询问客户的相关信息,比如去了哪些国家和城市、同行人员有哪些等。”
此后,郭文贵“胃口”大增,还要求宋军提供国内一些知名企业家、演艺明星、模特等公众人物,甚至中东、美国等国家政要的乘机信息。记者还了解到,目前郭文贵在通过一些机构和渠道,查询美国一些政要和企业知名人士及其亲戚的个人信息。
“采取欺骗手段是郭文贵惯用的伎俩。”面对记者,宋军难掩他的气愤。“他谎称是通过了解这些能影响市场的企业家信息,了解中国经济形势。”
宋军还说,出于对郭文贵的信任,他从未问过郭搜寻客户信息的目的,全部照单收下,直到看到其在VOA和推特上发布的所谓“海航爆料”,他才意识到郭的险恶用心,他内心很害怕,知道自己惹了大事。
令宋军更气愤的还有,他提供给郭文贵的“内部信息”,仅是包含乘客身份信息、航班起降时间和机型机号等内容的客观信息,但到了郭手中,就成了可以胡乱解读歪曲、任意移花接木的“百变之王”:如果随行乘机人员中有女性,那就是在飞机上淫乱;如果乘坐的是新飞机,那就是买了送给领导亲戚的礼物;如果经常乘坐公务机,那就一定有该公司的股份。
而这些所谓的“爆料”都被郭文贵贴上来自“高层内斗、已落马高官马建”的标签,都言之凿凿一般。“内鬼”马丛至今还不知道,他提供给宋军的信息,被郭文贵用于何处,谈及深陷囹圄的境遇,他失声痛哭。
被郭文贵笼络替他办事,自以为成了“哥们”
记者在采访中观察到,郭文贵之所以能让宋军对其“百依百顺”,自有他的一套“驭人术”。
“最初认识时,他跟我称兄道弟,在聊天时,他还会发一些黄色图片或视频给我,跟我谈女人问题,他这样的知名商人,跟我谈这些,一下子让我觉得俩人关系很近。”宋军说。
郭文贵还善于许诺笼络人心。宋军说,他的女儿在美国留学,郭文贵承诺帮他照顾在美国读书的女儿,还可帮他们全家移民英国。
2016年中秋节,宋军的女儿到英国旅行,郭文贵和他的身边女助理王雁平以家宴的方式热情招待了他的女儿,陪其女儿过中秋节。“他们不仅点蜡烛,还亲自下厨包包子,拍了上百张照片和多段视频发给我,这一下子打动了我,发誓要一辈子效忠郭文贵。”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不过是郭文贵需要时的一枚棋子。”宋军说,2016年一整年,郭都没主动联系过他几次,后来需要他搜集公务机客户信息后,特别是2017年前三个月,郭天天联系他。
“他表面上看着热情,实际上很会摸透人的心思。”宋军说,2016年7月,郭文贵委托国内的人给他一张黑卡,并对他称“兄弟这个黑卡你随便用,这是世界上最牛的卡,不限制消费,就是买飞机都可以”。宋军说,郭这是算准了他,知道他不会使用这个卡,他希望的是能够承接他公务机的业务。
“今天能亲近你,明天就能卖了你,不光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一些官员也因为他走上了犯罪道路。”宋军说,经过和郭文贵的交往,他发现郭把金钱看得最重要,像着了魔一样,为了钱能够放弃一切原则,背叛国家和至亲之人,而跟郭沾边的人,不少人不是死了,就是被其送进了监狱。
7月9日,澎湃新闻从公安机关获悉,宋军、马丛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被刑拘,相关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航爆料 郭文贵 航空 内鬼

继续阅读

评论(3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